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九零:权青国太子重伤三天后离宫

“谢尘王!清早惊动尘王,是臣下的不是!此处边陲外围,地势险要,若尘王不弃,还请回部落一叙!”

赫连拓言不由衷的说着违心的话!

似乎在他这样的表现中,企图将凰胤尘的视线彻底转移!

然而,此时两方人马分别伫立在城墙之外,各个面色都讳莫如深的睇着对方!

诚然,在凰老三听见赫连拓的话后,剑眉轻挑,灿若星辰的眸子却深不见底,冷凉的视线直直打在赫连拓的身上!

哪怕对方比他还要年长将近二十岁,可凰胤尘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却是非同小可!

“赫连酋长,本王清晨策马,不巧涉足此地!不知酋长可愿意为本王解惑,这城墙是作何所用?”

凰胤尘冷眸犀利,询问的语气蕴含了不容拒绝的威严!

赫连拓闻声眼眸一暗,低着头的姿态中,在眼底深处也悄然划过一抹冷光!

随即,他故作镇定的说道:“尘王有所不知,草原每年冬天都饱受烈风侵袭,所以……所以臣下便私自命人在草原边陲建造了这些城墙!

本想着在入冬之前修建完毕,但臣下惶恐,此事由于操之过急,所以忘记回禀齐帝!

如今,城墙修建已经暂时搁置,臣下正想奏请齐帝,结果恰逢尘王驾临!

由于近两日变故诸多,所以臣下还来不及禀明尘王,还请王爷海涵!”

不可否认,赫连拓这番话说的十分圆滑!

甚至于若非凰老三提前知晓一切的话,怕是就要被他如此糊弄过去!

话落之后,赫连拓低垂的眼帘内就划过一抹得意!

但还不待他将这份得意的神色收敛殆尽时,结果就听见凰老三低沉的开腔,“哦?此话当真?”

“尘王明察,老臣句句属实!”

赫连拓将所有神色全部收敛后,便再次恢复到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

而后,抬眸面对凰老三深邃看不透情绪的双眸,他努力保持着镇定!

“既然如此,那酋长不如再给本王解释解释,城墙后方上万石的粮草以及数不尽的兵器铠甲……是怎么回事?!”

赫连拓本以为已安全过关!

没成想他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就陡然听见凰老三变得冷厉不少的口吻!

心下一惊,他余光看了看身边的几名护卫,脸上一片冷意,低着头却半饷无言!

他以为凰胤尘不曾走到城墙后方,所以才自以为想出如此绝佳的借口!

但,眼下明显他已经看到了他命人藏在城墙后面作为补给的粮草和作战所用的兵器,如此一来他的计划不得不提前了!

心思起伏半饷的赫连拓,在凰老三如炬的视线中,终于缓缓抬眸,脸颊上竟一反常态的露出淡淡的浅笑,眉宇间那份恭谨和惶恐也不复存在!

但见,他微微仰头睇着骏马上的凰老三,口吻也变得沉稳不少,道:“此事另有隐情!

承蒙尘王照顾,此次臣下特意准备了草原独有的接风宴,若尘王肯赏脸,那这件事臣下一定会在稍候给尘王一个交代!”

赫连拓孤注一掷的态度,让凰老三不禁翘起一侧的唇角!

他凛然,倨傲,昂藏,淡漠!

稳坐于骏马之上,宛然一副王者姿态!

而居高临下的看着赫连拓,自是将他的表情变化全部收入眼底!

眼睑缓缓一寸寸掀开,凰老三冷眸傲然,薄唇轻启,“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

本王相信,赫连酋长一定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案!”

“正如尘王所言,臣下定会如此!”

终于在这一刻赫连拓收起了所有的伪装,和凰胤尘视线交汇之际,他眼底的锋芒也毫不掩饰的泄露而出!

清晨一场无言的交锋,让赫连拓和凰老三之间的气氛仿佛变得有些微妙!

当二人双双从边陲赶回到部落后,两人下了骏马后,赫连拓侧目睇着凰老三,“尘王,臣下听说王妃此次对部落中出现白虎一事相当好奇!

若是尘王和王妃不嫌弃,午后的接风宴还请二位同时前来!

臣下此次定会将城墙和白虎等事,一并给二位一个满意的交代!”

在赫连拓说出此话之后,他微微翕动的鼻翼却不似他言语那般平静!

“好!”

凰老三俊彦凛然,轮廓分明的冷峻表情邪肆又倨傲!

赫连拓眼看着如此狂放的凰胤尘,心里愤懑的情绪更是无处抒发!

三年前兵临部落的事,一直都是他无法忘怀的丑事!

他堂堂赫连拓,前朝曾风光一时的诸侯王!

若非是当年被小人暗算,致使他的兵力被分散,那么当今天下的四大分割,必然也会有他赫连拓的一份!

这么多年过去,所有人都以为他已安心在草原上当一个部落首领!

但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雄心壮志,区区一个草原,如何能够满足他!

在凰老三话落之际,便径自趋步前行!

凛冽的衣袂随行飘飞,昂藏的身躯卷裹着威严的冷厉!

赫连拓站在原地望着凰胤尘的身影,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通同样看到了他身侧的四名随从!

今日午后,他一定要让凰老三后悔部落之行!

他也一定会让他知道,他赫连拓能够在边陲部落中卧薪尝胆这么久,完全取决于他高于常人的隐忍!

凰胤尘,走着瞧!

缓步走向帐篷内的凰老三,身后则跟着玉树临风和醉清墨影四个暗卫!

一行五人缓步穿梭在帐篷周围,所到之处皆引起清晨劳作的部落民众的侧目!

“三爷,看来这次赫连拓打算动手了!”

跟在凰老三身后的醉清猝然在他身边说了一句!

而这句话也同时引起了其他三人的共鸣!

玉树更是满脸不屑的哼哧了一声,接着说道:“三爷,既然赫连拓不知死活,何不让属下等直接将他擒获,送回京都处置!”

心大漏风的玉树,近年来的病情是愈发的严重了!

他这番话因落地之后,便引来临风等人的侧目!

同时,几人眼中明显噙着的狐疑和打量,让玉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嘀咕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见此,临风叹息,抬腿一脚就踹到玉树的腿窝上,骂骂咧咧的说道:“你能不能长点心啊?你脑袋被雷劈了?

现在我们知道赫连拓的用意,但不代表别人知道!

要是我们直接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他擒获,你想让天下人嘲笑三爷是非不分吗?”

话落,玉树一脸土色的看着临风,一边弯身揉着自己的腿窝,一边推搡了临风一下,喊道:“你特么说话就说话呗,不踢我能死啊!”

眼看着玉树和临风又开始拌嘴,一旁的醉清和墨影双手环胸看着好戏。

不多时,在玉树一脸委屈的表情下,墨影连连叹息,忍不住看着玉树,面露悲悯的问道:“玉树,你是猪吗?!”

玉树:“……”

这日子,不能过了!

彼时,不管玉树临风等人如何自娱自乐,而走在前方的凰老三却步履依旧沉稳的前行着!

清晨他离开部落的时候,苏苓还在沉睡,这会应该还没起来吧!

看天色还早,他似乎还可以陪着她再睡一会!

嗯,就这么定了!

如此一想,凰老三的唇角就扯出一抹淡笑,而步伐也愈发加快!

当玉树等人回过神想要去找凰老三评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家三爷的身影早已经闪出百米开外。

等他们想要追上的时候,前方就只剩下他冷色的衣袂划过的涟漪!

以迅捷的速度飞回到帐篷后,凰老三缓了一口气,俊彦噙着邪魅的笑意推门而入!

本以为苏苓会在软榻上安睡沉眠,结果入目之际,就见苏苓一张俏丽的脸蛋有些失神的坐在狐裘大椅上!

此情此景,凰老三心情微沉,有多久他都没看到苏苓出现过这样的表情了?!

“怎么了?”

凰老三缓步上前,伸手摸了摸苏苓有些冰凉的脸颊!

温柔的触碰让苏苓回神,她抬眸看着凰老三,眼神闪着一抹失落,而她指尖上的字条也吸引了凰老三的注意!

从苏苓的手中接过字条,展开一阅,剑眉顿时一拢!

字条上,几个简简单单的字迹,上书:权青国太子重伤三天后离宫!至今下落全无!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