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八九:边陲城墙被发现

赫连部落

东边日出倾洒出一片淡淡的金辉之际,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远远地便传来一阵骏马嘶鸣和马蹄飞扬的声音!

万物宁静的草原上,也因为这毫不收敛的奔跑和嘶鸣声,将不少部落沉睡之人,纷纷惊醒!

“怎么回事?”

此时,赫连部落中心位置的一间帐篷内,彻夜未眠的赫连拓正端坐在灵堂的椅子中闭目假寐。

猝然听见一声盖过一声的嘶鸣,他不免瞬间睁开眸子,噙满了疑惑和恼怒的睇着身边的护卫!

赫连锦瑟惨死,虽然事实真相还没有调查清楚,但该有的祭典还是要有的!

而灵堂周围的安静突然被远处传来的声音所打破,不仅是赫连拓,就连双眼已猩红的云曼都面露怒色。

“你们还不快去看看,是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在锦瑟的忌辰放肆!”

云曼愤然的对着几名护卫开枪,一身白衣麻布裹在身上,脸色也苍白着。

闻声,一旁已有困乏之意的赫连情泽,连忙起身,看着赫连拓和云曼疲累的样子,不禁说道:“父王,母上,儿臣去查探一下!”

话落,赫连情泽便带着几名护卫匆匆走出了帐篷!

而始终站在一旁,毫无存在感的赫连情歌,却不曾说过一句话!

天边的青色几乎和草原连成一线,赫连情泽跨步走出帐篷,外面清香沉凉的空气让他也精神了不少!

“你们几个,赶紧去查探一番!快去!”

赫连情泽厉声吩咐着身边的几个护卫,在护卫纷纷旋身离开后,他的眼底却划过一抹幽光,在暗淡的光线下,他举目四望,察觉到周围没有其他人后,便快步离开了灵堂附近!

彼时,还陷入在一片安宁的部落腹地之处,赫连情泽快步来到了之前发出虎啸声的帐篷附近!

站在木门边,赫连情泽再次观望四周,待他伸手迅速推开木门闪身入内后,周遭再次恢复到宁静!

帐篷内,房顶上被洞开的破口还在徐徐的灌入冷风!

赫连情泽眯着眸子打量着帐篷内凌乱的一切,倏然间他的目光便定在地上已经气息全无的白虎身上!

再次看到这样的巨物,赫连情泽不免心下一紧!

这只白虎他只记得在好几年前曾经见过一面,但是对于这只白虎身上的秘密,父王却始终不肯透露给他!

这一次,若非是白虎的死亡,他也不会对白虎产生兴趣!

昨日,白虎死亡之后,他分明看出了父王眼中闪过的晦涩和难堪!

就连一直守护在这只白虎身边的另外两只如今都不见踪影!

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在赫连情泽的心里,他总觉得这白虎非同一般!

否则,父王不会在这么多年间,费劲的将它们囚禁在此!

只不过,这次不知为何白虎会再次发出令人惊悚的虎啸,而且还死的不明不白!

这情况,完全和锦瑟惨死的事,及其相似!

而部落内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的变故,却都在尘王的到来之后,再次风起云涌!

赫连情泽站在白虎的身前,眯着眸子看着曾让他心惊不已的白虎,困乏的疲累也在此时一扫而空!

“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低声呢喃着的赫连情泽,一瞬不瞬的看着白虎!

忽地,在房顶的破洞射入的一抹光亮拂过眼前时,赫连情泽视线一窒!

那是什么?!

突然看见白虎摊在地上的前腿上,有一处已经干涸的血迹,就连皮毛都撕裂开来!

赫连情泽心下一喜,连忙蹲下身仔细的观察着白虎的前腿。

然而,在他马上就要看到白虎前腿上骨骼上的钥匙凹槽时,身后蓦地一阵飓风划过,他惊慌的回眸,但来不及看清楚是谁,脖颈上就被人狠狠的劈了一个手刀!

随即,便陷入了黑暗!

就这样,赫连情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突袭成功。

而来人低着头,睥睨着地上的赫连情泽,眼尾上翘的桃花眸子闪着冷光,薄唇不屑微动,“赫连部落的王世子,也不过如此!带走!”

当赫连情泽被人拖着离开帐篷后,来人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在瞬着地上的白虎时,他脸颊上划过冷冽,薄唇微哂,喃喃自语道:“原来失踪了将近二十年的白虎,被赫连拓这个老贼囚困在此!哼,真是老歼巨猾!”

话落,来人再次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白虎,下一瞬旋身离开。

就如同清风拂过,不带半点痕迹!

而赫连情泽也从此刻开始,彻底消失在赫连部落!

*

“王上,王上大事不好了!”

当清晨第一缕骄阳的璀璨照耀在整片草原上时,灵堂内一直心绪不宁的赫连拓,也猝然听见了门外护卫的喊声!

赫连拓蓦地从地上站起来,眼皮也瞬息跳动了两下!

“怎么回事?!”

赫连拓看着门外跑进来的护卫,见他们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更事七上八下,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护卫来不及放松神经,剧烈喘息的看着赫连拓,急忙说道:“王上,大事不好了!部落外围的城墙稻草,不知什么原因全部倒了下来!

现在,尘王等人正在城墙外围,已……已经目睹了一切!”

“你说什么?!”

赫连拓的心情瞬间跌倒谷底,甚至惊讶之下还不免摇晃了身形!

而护卫见此,也忙不迭的点头,“王上,是真的!现在尘王就在外缘之地,这……”

护卫六神无主的等着赫连拓开口,而一旁的云曼却瞬时站起身,走到赫连拓的身边,忍不住低声说道:“王上,怎么会如此突然?”

听见云曼的话,赫连拓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侧目看着她,语气冷厉,“你问本王,本王又问谁?!

你们几个,随本王一同前去!”

话落,赫连拓便雷厉风行的离开了灵堂,而云曼则站在原地,脸色十分难看!

“王妃……”

一旁同样披麻戴孝的素问,见云曼怔愣,不禁上前一步,轻声呼唤了一句!

闻声,云曼敛去脸上的愤懑,随即幽幽叹息一声,回眸看向一片白茫茫的灵堂,叹息一声,“素问,命人将锦瑟先葬了吧!最近多事之秋,只能先委屈她了!”

话毕,云曼便红着眼眶走了出去。

是以,直到这一刻,已经身故的赫连锦瑟,恐怕在她生前永远都想不到,这辈子看似光鲜的一生,却到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就连身后事,都只能草草了事!

只剩下素问的灵堂内,空冷又沉痛,可如今佳人已逝,生者却只能坚强!

素问最后一眼看了看棺椁内的赫连锦瑟,擦了擦眼角,凭空说道:“郡主,一路走好!”

下一瞬,素问也紧接着离开,而灵堂内除了遍地冷肃的萧索,便至此无人问津!

部落外围修葺城墙一事,本就可大可小!

但正因如此,若是赫连拓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只怕此事足以牵连到整个部落的安危!

毕竟,按照如今的国情,赫连部落还是隶属于齐楚国的管辖范围!

而突然在不适宜修建城池的草原上建起了城墙,并在尘王到来时以稻草作为遮掩,其用心已昭然若揭。

眼下,赫连拓带着几名得力护卫,骑着马飞奔着跑向了部落边陲的外围城墙之地!

远远地他就看到了在修建一半的城墙前面,五匹骏马正巍然而立!

而正中间跨坐在骏马上的人,恰恰便是凰胤尘!

赫连拓眯着眸子打量着已经显于人前的城墙,只见大片大片的稻草都凌乱的摊在地上!

暗暗叹息后,赫连拓更加迅速的挥着马鞭,眨眼间就跑到了凰胤尘等人的身后!

侧身下马,赫连拓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凰胤尘面前,抱拳低声道,“臣下参见尘王!”

赫连拓的声音传来,稳坐在骏马上的凰胤尘唇角拂过一抹冷笑,随即他敛去所有的神色,回眸冷凝,“免礼吧!”

“谢尘王!清早惊动尘王,是臣下的不是!此处边陲外围,地势险要,若尘王不弃,还请回部落一叙!”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