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53 设瓮

万寿宫中,寂静一片,夏堰气的肺都开是疼,他冷笑着看着赵作义,道:“赵作义,此事还未查证清楚,你就这般咄咄逼人。”他目视所有人,道,“你最好保证,这件事不会被老夫查出来,否则,老夫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话落,他朝圣上抱拳,“圣上,臣告退!”拂袖而去。

在官员之中鲜少直呼对方全名,夏堰喊赵作义,这等于就是在骂人。

不过,这会儿,夏堰根本不在乎这些。

郭衍和单超也随之行礼,跟着夏堰离开。

赵作义气的哼了一声,朝圣上抱拳道:“圣上,微臣以为此事实在该查,不但要查还要细细的查,您的丹药到底是意外,还是陶然之故意为之。若是故意为之他又是受何人指使,今儿在大殿上又是谁唆使他诬陷严阁老!疑点重重,还望圣上明察秋毫。”

“是!”刘同道,“宋太太在内宫与陶然之见面,经赖大人所言,有许多人亲眼所见,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所以,臣绝对有理由怀疑宋九歌,即便他不曾指使陶然之对圣上下毒,但诬陷严阁老的事情,绝对和他有关!”

“够了没有!”圣上拍着桌子道,指着陶然之对赖恩吩咐道,“把人押回去,给朕审,审到他说为止。”

赖恩应是,上前拉着陶然之就朝外走。

陶然之这会儿一句话不吭,垂着头乖觉的跟着赖恩出了万寿宫。

“圣上!”赵作义觉得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圣上再将宋弈请回来,所以要快准狠的将事情落实,“宋九歌之事……”还不等他说完,圣上拍着桌子道,“都别说了,给朕出去,滚!”

赵作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圣上呵斥,顿时老脸青一阵白一阵。

严安太了解圣上的脾性了,他朝众人摆着手,示意大家赶紧走,留在这里,一会儿圣上发起火来,说的话更难听!

一会儿工夫,万寿宫里安静下来。

圣上看着地上摆着的官帽,叹了口气,和张澜以及钱宁道:“九歌今儿也太意气用事了,朕都没有怀疑他,他就这么冲动的辞官,朕拦他都不听!”

“宋大人毕竟还年轻。”张澜心头叹了口气,可惜的道,“一时间这么多人弹劾指责,他心里过不去,有些意气用事也在情理之中,圣上不必放在心上,等这件事情明了了,再请宋大人回朝便是。”

“是啊。”钱宁笑眯眯的道,“这会儿圣上若是将宋大人请回来,事情肯定还是会重演,还不如等这件事真相大白了,再请宋大人回来。”

圣上心里很清楚,他压了怒气,道:“他陪了朕好些日子也辛苦了,就让他回去歇几日也好。”又道,“都怪这个陶然之,朕当时就不该留着他!”

“圣上休怒,这事儿的内情复杂,还是交给赖大人审讯吧,陶然之受不得苦肯定会说实话的。”张澜想到了方才殿上的情景,一开始他还没有看明白,可等到严安大怒跪求乞骸骨时他忽然就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严安和陶然之合演的戏,表面看似陶然之和严安在争执,可目的却是将宋弈绕进来。严安乞骸骨的目的,也是逼宋弈自己请辞。

钱宁对这件事也不知情,但看到陶然之指认严安时他大约就猜到了,这肯定只是开胃菜,后头还有大菜未上呢,果不其然……严格老这一招声东击西的苦肉计用的极妙啊,轻易的就将宋弈逼走了。

他倒不是希望宋弈走,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宋弈还是离开几日比较好,也避一避风头,若不然,明天朝堂上弹劾他的奏章只会比今天的还要多,说的话还要难听!

坤宁宫中,太后听到消息也愣了一下,望着谢嬷嬷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宋九歌请辞了?”

谢嬷嬷点点头,将她打听到的朝堂上的事情对太后说了一遍,道:“以奴婢看,这分明就是一个局,从假传懿旨将宋太太请进宫开始,就已经布好了,就等着宋九歌夫妻两个往里头钻呢!”

“好一个严怀中。”太后眯着眼睛,满目厉光,“自己阴私设局,竟还利用哀家!”

谢嬷嬷也觉得严安真的欺人太甚,她低声道:“您看,这件事要是圣上过问起来,咱们怎么说。周琴暂时又找不到,无法证明这懿旨根本不是您传的。说不定现在在外人眼中,是您和严阁老一起设局陷害宋九歌逼他请辞呢。”

“先等等。”太后冷静下来,摆着手若有所思的道,“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谢嬷嬷一愣,不解的道:“难道他们还有后着?”想了想,也觉得有这个可能,宋弈只不过请辞了,可谁知道他哪天会再回来,更何况,圣上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呢,这请辞一事是宋弈一时意气下办的事儿。

“有没有后着哀家现在还不确定。”太后摇摇头,“从今天开始,你对外就说哀家病了,闭门不见任何人。但凡有人来问,你就将你知道的告诉他们,至于这懿旨是真是假,就让他们猜去!”

谢嬷嬷应是,也明白了太后的意思,她这是打算等胜负分出来,再站出来明言,若不然,现在她们掺和进去,不但说了没有人信,而且还吃力不讨好!

“奴婢知道了。”谢嬷嬷扶太后起身,轻声道,“那皇后那边,怎么回?”

太后就冷笑了一声,道:“让她来给哀家伺疾,哀家病了,她这个儿媳妇可不能一点事儿都不做!”话落,就拆了钗环换了衣裳躺了下来,朝谢嬷嬷摆摆手,“你去忙吧,哀家一个人待会儿。”

谢嬷嬷应是而去。

西苑中,赖恩回头看了眼被绑着手由人拖着走的陶然之,满脸的鄙夷,这个人就是个活脱脱的小人,他停下来指着陶然之道:“把他带回去,先紧着皮肉给老子收拾一顿!”

他的属下应是,将陶然之像死狗似的拖走了。

赖恩啐了一口,大步朝宫外走去,一路去了三井坊。

陶然之被人押去了锦衣卫,在牢房中方坐稳,严志纲便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陶然之如遇救星一般,道:“承谦,你什么时候放贫道离开这里,这鬼地方阴森森的,实在不是人住的地方。”

“别着急。”严志纲笑眯眯的道,“过两天我便会放出消息,说你死在狱中,届时再将你掉包出去,这样也不会有人生疑问。”

陶然之不确定的道:“可是赖恩已经下令要行刑,这……贫道可受不起锦衣卫的刑具啊!”这也算是威胁了。

严志纲仿佛没听到陶然之的话,笑着道:“你放心,这事儿我会安排妥当。”说着,指了指后面铺的很干净的床铺,“几日没睡好了吧,先休息一会儿,旁的事有我呢。”话落,朝陶然之笑笑,信步悠然的朝外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陶然之,道,“忘了说,今儿事情办的不错!”便出了门。

陶然之见严志纲走远,忍不住呸了一声,要不是走投无路他才不会做这种事,严氏父子,不得好死!

赖恩站在宋府门前的巷子里,宋府大门紧闭,没有他想象中的冷冷清清也没有门庭若市,探望者摩肩接踵的样子,赖恩笑了笑敲响了宋府的大门。

敲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里头探了个十几岁小厮的脸,悲悲戚戚的看着他。

“我来寻宋九歌,他可在府中。”赖恩站在门口,打量着小厮,小厮闻言摆摆手,道,“我们今儿不见客,不管谁来都不见,大人还是请回吧!”

赖恩一怔,不解的看着小厮。

小厮仿佛怕得罪人似的,又补充解释了一句:“还请大人见谅,不管是谁遇到这种堵心的事情,心情都不会好的,我们老爷也不例外啊。”说着,摇了摇头!

赖恩倒是可以理解,只是……

还不等赖恩说话,小厮就啪的一声关了门,随即他还听道了落栓的声音。

“嘿!”赖恩指了指门,心里不快可又不好发火,摇着头道,“这宋九歌难不成还打算在家里待一辈子不见客不成。”他无奈的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只得原路返回。

赖恩出了巷子,他方走,行人司的崔大人便和三位同僚一起过来,也是和赖恩一般敲了门等了半天,可门开了他们也没有进得去,只得在外头问候了几声,悻悻然而去。

一整个中午,宋府的门前是从未有过的热闹,走了张三来了李四,但凡对严党不满的朝中官员,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走了一遭,也不究宋弈是不是愿意见他们,但是这个过场和态度必须是要摆一摆的。

短短半天,宋弈心灰意冷闭门谢客,在家中痛苦流泪的谣言传的满天飞。

有人暗自高兴,有人惋惜感叹,有人观望质疑,有人同情怜悯……朝堂闹哄哄的都在讨论宋弈是否真的陷害严安这件事……

第二日一早,朝堂上奏疏果然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的吵的不可开交,陶然之被关在锦衣卫的地牢里,也不知是审了还是没审,总之这结果就是迟迟没有出来……都察院更是炸开了锅,好像找到事儿做了似的,弹劾彭尚元,弹劾严安,弹劾夏堰……

而这件事所谓的始作俑者的宋弈和陶然之反而没人管了。

常公公站在宋府的巷子外头犹豫迟疑了许久,圣上派他来安抚宋弈,他总不能不领圣命,可若真让他进了宋府,严安那边又不好交代,常公公站了许久,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宋府的大门,开门的是个黑脸高个的壮汉,堵在门口也不说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杂家是……”常公公眉梢一吊正要自报家门,谁知道那壮汉就很不客气的道,“我们老爷不在。”啪的一声关了门。

常公公吃了个闭门羹,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指着门就骂道:“没眼色的东西,你以为杂家愿意来,杂家可是奉了皇命,你今儿把杂家关在外头,可别后悔!”话落,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杂家非要回去参他一本,都是白身了,还这么狂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得瑟劲儿。”话落,上了轿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关了门更好,他回去不但交差了,还能借机把宋弈骂一顿,这样最好,大家都不难做。

常公公回去果然添油加醋的在圣上面前说了一通宋弈的不是,圣上越听越皱眉,和张澜道:“看来,九歌这次真是伤了心了。”

“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总有些难受,圣上不如再给宋大人几日吧。”张澜也觉得奇怪,宋大人这回是怎么了,连圣上的面子也不给了,这样闹下去,最后他就是再回来,也得尴尬了。

适可而止就成了!

谁知道,隔一日宋弈就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望月楼,和自家的连襟祝士林以及好友廖杰在望月楼中喝的酩酊大醉,直到次日一早才被人扶了回家,等到晚上,他又是如此,在天香楼和行人司的几位同僚喝的大醉而归,第三日,又在薛镇扬家中饮酒,喝醉了还发了一通酒疯,指着宋太太的鼻子,说她晦气!

这样连着三天,宋弈借酒浇愁,自暴自弃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平日有些交情的人便纷纷来邀他喝酒,开解宽慰,而宋弈每邀必去,每去必醉,每醉必要拍着桌子将严安大骂一通:“他就是和陶然之预谋好的,想要陷害宋某!严安他就是个小人,彻头彻尾的小人,他休要再给本官机会,若不然本官定叫永世不得翻身!”

话自然传了出去,有的拍手称快,有的却觉得宋弈又惹了大祸了,如今他是无官无职的白身,怎么还这么高调的骂严安,岂不是往枪头上撞嘛!

“圣上!”严安陪着圣上在后殿下棋,下了一半他欲言又止,圣上不耐烦,道,“你有事就说,吞吞吐吐作甚!”

严安便在身上面前跪了下来,道:“圣上,那宋九歌每日出去吃酒,吃酒便吃酒吧,还每次都要把老臣骂一顿,骂的实在不堪入耳,微臣实在是……求圣上做主,替老臣出口气!”

“他受了委屈,骂就骂了,你就当没听见好了。等改明儿朕让张澜亲自走一趟,让他不要骂你了成不成。”圣上指了指棋盘,道,“快下,快下!”

严安凄凄哀哀的起身坐下,还是忍不住道:“这事儿原本是老臣受了冤屈,怎么现在就成了宋九歌蒙冤似的,老臣这是在给他背黑锅呢,他不知道感谢。圣上,他说他自己受了冤屈,说别人不分青红皂白……他要真说别人也就罢了,可他这样说分明就是隐指圣上,这事儿,老臣实在是气不过他。”

“严怀中。”圣上连名带姓的喊严安,“这事儿等陶然之招了不就有答案了,你什么人朕清楚,九歌什么人朕也清楚的很,你们是朕的左膀右臂,你们闹成这样,让朕很为难!”他说着一顿,语重心长的道,“你能不能不要让朕操心这事儿,你年纪大见识多心胸阔,吃点亏去和九歌求和,这事儿就当过去了,成不成!”

“圣上!”严安不愿意,求道,“让老臣去和他一个后辈求和,您这不是……”

圣上将棋盘掀的飞起来,黑白棋子落的满地都是,他指着严安道:“朕现在说话没用了是吧,你连朕的话都不听了是吧!”

严安吓的一惊,忙跪在地上磕头道:“圣上休怒,老臣知错。老臣这就去和宋九歌赔礼道歉!”

圣上满意的点点头。

十月初十,严安派府中的幕僚洪先生到宋府赔礼道歉,吃了闭门羹,洪先生铩羽而归。

十月十二,严安让长子严志纲带着礼去宋府,依旧吃了闭门羹,严志纲愤愤然离去回家,严安在书房等他,问道:“怎么样,见到宋九歌没有?”

“闭门不见!”严志纲在椅子上坐下来,端了茶吃了一口,笑道,“父亲,今天便给宋弈下帖子吧,以求和为名请他来家中做客,再请朝中诸位大人作证,您和宋九歌化干戈为玉帛,此前所有不快一笔勾销,如何?!”

严安一怔,沉默了一刻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要不是因为你的良策,宋九歌也不会这么干脆利落的辞官,此事你既然早有打算和筹谋,那便按照你的想法去办吧,为父只当不知道了!”

“父亲。”严志纲笑道,“事情已然如此,若不能打蛇随棍上,我们何必忙这一通。以圣上的态度,不出半年,宋弈必定会重回朝堂,倒时候还是还了原样,有什么意义!”又道,“更何况,宋九歌整日和烂泥似的,儿子留意他许久了,他从未作假,每每都是烂醉如泥,这样的人就跟那烂根的草似的,轻轻用力,就能将他连根除了。”

严安知道严志纲说的有道理,所以点了点头没有打算再议论此事,而是道:“你前几日不是说派人劫杀崔冲吗,如今可有消息了?”

“走水路不易动手,我已安排妥当,今晚临清知府会在运河沿岸设宴招待崔大人,他和崔大人乃是旧日同僚,颇有交情,所以这一回崔大人必定会赴约,我的人就在那里动手,不出两日,朝中就会收到崔冲命丧的消息!”他说着一顿,又道,“至于秦昆,不出意外后日就能脱困,这一来一去就能争取到半月有余的时间,足够秦昆处理好所有的一切,您就放心吧。”他将时间都算掐的好好的。

严安老怀欣慰,颔首道:“我已经老了,这些事儿就都交给你吧,我专心伺候圣上就成了!”他说着放了茶盅,拿了挂在一边的官服,“宋九歌不在,今儿我当值,和你母亲说一声!”

严志纲应是,服侍严安穿了官府,亲自送他出门,等严安出去,他便回书房以严安的名义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请柬,叫人送去宋府,邀请宋弈今晚来严府赴宴!

没出意外,宋弈将请柬撕成两瓣,叫人送了回来。

严志纲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晃悠悠去请了钱宁,和钱宁无奈的笑着道:“圣上命我父亲与宋大人以和为贵,可我们三番五次的上门赔礼,那宋九歌不但没有同意,甚至连面都没有露,这样下去,圣上恐要以为我们严家没有出力,在敷衍他呢。”

钱宁面色不改,问道:“严公子,你这是唱的哪出啊?”他可不相信严安父子俩真有诚意和宋弈以和为贵,要真这样,他们当初还忙活什么!

“圣命难违。”严志纲无奈的道,“您也知道,我父亲他一向将圣上的话当金科玉律,从未有过不尊不从的时候,您说,现在这情景,我们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啊。”

钱宁打量着严志纲,想了想道:“这事儿杂家帮了。”一顿又道,“不过,宋九歌这个人脾性难捉摸,办不成办得成杂家可不保证!”

严志纲颔首道:“您亲自去,那宋九歌无论如何也不敢不给您的面子啊!”

钱宁心里有数,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晚上,他在望月楼设宴请宋弈吃饭喝酒,果然,数日未出门露面的宋弈来了,可等看到宋弈时钱宁也吓了一跳!

虽还是以前的宋弈,疏懒俊逸的样子,可细瞧宋弈的面容,立刻就能明白,这分明就是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这还是宋弈吗,这还是玉树临风的宋九歌吗?钱宁简直不敢相信!

“宋大人!”钱宁请宋弈落座,“不过小事,你何必一蹶不振,你这副样子杂家可真是头一回见!”

宋弈见面前摆着茶,桌子放着酒,他推开了茶盅给自己斟了杯酒,一口饮尽,摆手和钱宁道:“宋某已经不是朝廷官员了,钱公公若不嫌弃,还是唤宋某一声九歌吧,也不枉我们同僚一场!”看似云淡风轻,可听在旁人耳朵里,还满是落寞之色。

钱宁还真是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宋弈,他没有想到宋弈受的打击这么深:“九歌,实话和你说,圣上可是一直想着让你重回行人司,你只要再耐心等一段时日就好了,你得振作起来。”

“行人司我断是不会回去的。”宋弈接着倒酒,挑眉望着钱宁,问道:“钱公公今天是来当说客的?是给圣上当说客,还是给严府当说客?”说着,硬和钱宁碰了碰杯子。

钱宁硬着头皮喝完了杯中酒:“你这可真是冤枉杂家了,杂家今儿来就是为了看看你,请你喝酒吃饭,你若不高兴杂家说这些,那我们今儿就只论风月,不谈朝事,如何?”

“善矣!”宋弈抚掌大笑,给钱宁斟酒,两个人一来二去喝了一壶酒,宋弈拍着桌子让人再上,钱宁揉着发胀的额头,拉着宋弈道,“可不能喝了,杂家今晚还要当值,你是千杯不醉,杂家可没有这好酒量!”

“您不懂。”宋弈摆手示意小厮去拿酒,边和钱宁道,“这千杯不醉也是憾事,有时便是想醉一回,也不如凡人那般怡然自在啊!”很遗憾的样子。

“喝不醉?!”忽然,雅间的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郑辕黑着脸站在门口,沉声道,“你喝不醉,今天我陪你喝!”话落,脚一勾一踢将门关上。

钱宁愣住,他是听说过郑辕和宋弈之间的旧怨,听说当初第一个上薛家求亲的人是郑辕,薛家似乎也露出了结亲的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来二去的,中间横空杀出了个拿着信物的宋弈,把这亲事给截胡了。

自此后,郑辕和宋弈就算是结了梁子!

不过,郑辕今天来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来落井下石?

宋弈倒是不惊不诧,一点不意外的朝郑辕微微一笑,颔首道:“有郑六爷相陪,是宋某的荣幸,请坐!”话落,正看到方徊亲自提了个酒壶进来,宋弈眉头一皱,道,“郑六爷海量,小杯如何吃,去换坛子来!”

方徊应是而去,不一会儿带着人抱了数坛子酒,跟堆山似的堆在桌子上!

郑辕面无表情的在宋弈对面坐下来,眼里是强忍着厌恶和恼怒的样子……

宋弈递了一坛子给钱宁,自己拍开一坛子,笑道:“今儿定要喝的尽兴,二位,请!”话落,自己仰头捧着坛子,清冽的酒水便泄流而出落到他的口中……

姿态潇洒肆意。

郑辕冷哼一声,也拍开了坛子,和宋弈一般,对嘴倒酒!

一时间雅间便只听得到烈酒入喉的声音,钱宁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懊悔今天不该出门的,谁知道碰到这么两个酒疯子,跟结了八辈子仇似的,不醉死一个不罢休的架势。

他要怎么办,喝还是不喝?

钱宁探头看了看半臂高的酒坛子,决定装怂:“你们喝,一会儿你们醉了,杂家还能送你们回去!”然后他就坐在一边开始喝茶。

宋弈和郑辕没有看他,一会儿工夫,两人先后丢了坛子,宋弈一阵爽朗大笑,指着郑辕道:“郑六爷爽快!”话落,又开了一坛子,“再来!”

郑辕不说话,提了酒壶接着就喝。

两人连着喝了三坛子酒,钱宁总算看出来郑辕的眼神开始有些涣散了,他做和事老站在中间:“今儿就到这里了,这酒也不会跑,明儿再接着喝成不成?!”

“不成!”不等宋弈说话,郑辕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起来,眯着眼睛盯着宋弈,道,“既是要喝酒,不喝醉怎么能算喝酒,接着喝!”一副不把宋弈灌醉誓不罢休的样子。

宋弈淡淡一笑,挑眉道:“再上酒!”他话落,方徊又重新提着几坛子进来……

如此一直喝到子时,钱宁急的团团转,他今儿还要去万寿宫当值呢,可宋弈和郑辕全然一副不肯走的样子,难不成他要陪着熬一宿?

“二位。”钱宁围着桌子转,“听杂家说一句,这喝酒适可而止就成了,可不能玩命的喝,今儿就算了,到此为止!”

郑辕已有七分醉,他撑着站起来,扶着桌子走到宋弈面前,冷笑着道:“宋九歌,你说,还喝不喝?”

“郑六爷舍命想陪,我宋某如何能做那扫兴之事。”宋弈说着,一顿,道,“再拿酒!”

郑辕似笑非笑,目露杀气的望着宋弈:“宋大人可真是千杯不醉的好酒量。”一顿又道,“这酒量无底,但心却若针眼,可惜可惜!”

“郑六爷这话说的可真是怨气滔天哪。”宋弈毫不在意郑辕的敌视,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

郑辕瞧不得他这副样子,一拍桌子夺了宋弈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喝道:“宋九歌,你要去死我管不着你,可你这样我就看不下去,你什么意思,当初求亲时可是一脸真挚诚意十足,这不过成亲才数月,你就将她一人丢在家中,整日在外花天酒地?!为了朝中那点事,你竟还怨她。你就是个伪君子!”

宋弈一怔,歪着头看着郑辕,忽然笑了起来,摆着手道:“郑六爷醉了,今儿就到此为止吧。”说完就打算朝外头走,郑辕气的不行,啪的一声砸了酒坛子,指着宋弈道,“你要是不好好珍惜,你当初何必娶她!”

“这是宋某的事。”宋弈挑眉目光不善,“你若太闲便去楼下看看歌舞,我宋某的事还轮不到你管。她既已经嫁给我,便就是我宋九歌的人,是好是坏自有我护着她,用不着你在这里越俎代庖!”

郑辕大怒呼啦一声将桌子掀了,一副气怒在胸要动手的样子,钱宁哎呀一声上去将郑辕拉住,宋弈啪的一声打开门,才发现外头站了好些人正朝里头看热闹,宋弈哼了一声,昂着头负手出了门。

郑辕推开钱宁,冲着外面大声喝道:“宋九歌,你不要太过分!”

“哎呦,这都闹的什么事儿。”钱宁跺脚,带着自己的人就追着宋弈出了望月楼,在楼外追到宋弈,他气喘吁吁的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太冲动了,说翻脸就翻脸!”

宋弈笑笑,朝钱宁抱拳道:“实在抱歉,宋某意气了。”

“算了,算了,杂家也不说你了。”钱宁望着他就叹道,“我看你闹一闹向世人露个底就成了,再这样下去,势必要坏了你的名声。依我看,严阁老既然向你递了梯子,你就坡下驴得了,和和气气的回去当差,圣上高兴,你也安安全全的过了这关,岂不是皆大欢喜。”

宋弈不解的看着钱宁,仿佛没听懂他的意思。

“你可比别这样看我。我承认我今儿是受了严志纲所托,来劝你接了严家的帖子。可是这事儿对你也没什么害处啊,你去一趟喝几杯酒说几句客套话,明儿就能顺顺利利的回行人司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何必端着架子不放下呢。”钱宁摆着手,一副无奈的表情……

宋弈哈哈大笑,和钱宁道:“行,那我就听您的,接了严府的帖子,到时候公公可一定要来做个见证,也让大家看看,我宋九歌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说着一顿,道,“后日,后日宋某有空,除此时间宋某可就不奉陪了。”

你还不小肚鸡肠哪,跌了一跤就开始就地装疯卖傻,有几个人像你这样的。钱宁腹诽完,摆着手和宋弈道:“行,你说哪天就哪天。我这就给严家回个信儿。”说完,招呼宋弈身边的常随过来,“快送你们爷回去,别叫他再去吃酒了。”

宋弈的常随应是,扶着宋弈。

钱宁上了轿子催着道:“快走,快走,杂家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圣上定然是恼了杂家了。”

宋弈目送钱宁走远,悠然回头,就看到不远处郑辕负手站在暗影处,他淡淡一笑,转身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缓步往家走着……

郑辕直到看不到宋弈的身影了,才负手踱着步子往马棚而去,他身边的常随就低声道:“爷,恕属下直言,您这样和宋大人一闹,明儿肯定会传的沸沸扬扬,这样对您的名声可不好。”还是为了宋太太,爷还要不要成亲了,别人知道了,还不得退避三舍,哪敢将自家的女儿嫁过来。

“我不过试探他罢了。”郑辕翻身上马,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常随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想了想试探的问道:“那……您说的那话……也是试探?”看着就是来给宋太太出头出气似的。

郑辕怒目瞪了他一眼:“好好办你的差事!”打马而去!

常随愕然。

果然,第二日宋弈和郑辕在望月楼里负气斗酒甚至打架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据说当初最先发现宋太太这颗明珠的,并非是宋弈,而是郑辕,郑辕还托了媒人去薛家正式提亲了,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薛家却答应了宋弈。

虽说宋弈和宋太太已成亲数月,可郑辕始终未忘宋太太,对宋弈怀恨在心,适巧宋弈自暴自弃甚至连宋太太也怪责辱骂,郑辕便气不过去给宋太太出头,这才闹了起来……

谣言越传越烈,简直比那戏剧话本还要精彩万分,郑辕痴情感人,宋弈软弱负心招恨,角色设定鲜明,传扬起来精彩生动,引人入胜。

严志纲听完后,哈哈大笑,道:“这宋九歌真是高看他了,自己媳妇还让别人出头!”随即,他眼前就浮现出幼清的样子来,冷笑道,“可真是可惜了一位佳人!”

第二日晚上,严府广下了请柬邀请了朝中三品以上的大员赴宴,为严安与宋弈冰释前嫌作个见证。

入夜时分,严府彩灯高挂,宾客纷至,热闹非凡,赵作义和彭尚元前后下了轿子,两人互相行礼,彭尚元皱眉道:“严阁老难不成还真要和宋九歌和解?这若和解了,不是正好给圣上一个借口召他回去吗。”

“你还不明白。”赵作义低声道,“以我看,这就是个鸿门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到底什么事儿,严安没有和他们说,他们也只能猜测。

彭尚元蹙眉,和赵作义道:“那我们去问问严阁老去,事情不弄清楚,老夫心里没底!”说着一顿,又道,“崔冲遇害的消息今天还没有到,也不知得手了没有,老夫这几日寝食不安,实在是难熬!”

“玄正,你休要焦急,这事儿现在看上去对我们不利,可有一点你不可忽视,这些可都挤在都转盐运使司那边,只要他将那边收拾干净了,无凭无证的,你还怕什么。”

彭尚元眼皮直跳,总觉得心里不安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走吧,走吧!”赵作义拉着彭尚元朝严府外院的花厅走去,两人在门口又碰到了夏堰,夏堰敷衍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很不给面子的当先进去,赵作义顿时生了怒,若非他们,他又怎么会这么仓促的离开了都察院,又怎么会待在东阁,这仇他势必要报!

“宋大人到了!”赵作义身边的小厮低声提醒了一句,赵作义和彭尚元皆转目朝外看去,果然就看到穿着一身常服的宋弈朝他们走过来,赵作义正想着要说什么时,宋弈已经昂着头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摔了帘子进了花厅!

“这……”赵作义拂袖,“真小人!”觉得太扫兴了。

彭尚元摇着头,心想宋弈这个人寻常不都这样的,他要不高兴,就是见着严安和夏堰也能昂着头视而不见,更何况对你呢!

两人也随即进了花厅,按官阶高低落座。

薛镇扬蹙眉望着宋弈,低声交代道:“你只管走个过场就好了,等过了这场,不管真假圣上那边算是交代了。”

宋弈颔首,又和夏堰打了招呼。

不过半个时辰,花厅里开的两桌已是挤挤攘攘坐满了人,严安起身致辞:“今儿请各位同僚来,不为别的,只为老夫和宋大人能化干戈为玉帛,消除误会,也给所有人做个榜样,同朝为官和气最重要,不管大事小事切勿上纲上线,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他说着微顿,朝宋弈看去,“宋大人以为呢。”

宋弈含笑,回道:“严阁老位高权重,宋某能得您这般礼遇,若还执迷不悟,可真是不识大体,此事,就由阁老做主,宋某毫无意见!”

严安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道:“那别的话就不说了,今儿各位敞开了喝,不醉不归!”

众人纷纷应是,一时间推杯换盏,宋弈和严阁老各坐一方迎来送往一杯接着一杯受着别人的酒,宋弈喝了半场摆着手道:“今儿可喝不动了,前天和郑六爷喝的酒,这会儿还宿醉未醒呢。”

“宋大人可是嫌弃酒盅不爽?”严志纲笑眯眯的走过来,一挥手道,“给宋大人换坛子来!”

随即有人搬了坛子来,严志刚抱了酒坛子塞给宋弈,大声道:“宋大人今儿高兴,不如来点痛快的,这里在座的大人都换成换碗,大人们敬你一碗你便喝上半坛子,如何?!”

宋弈一副有些头晕反应不过来似的,严志纲又道:“那我献丑,给各位大人做马前卒,我先来。”话落,端了酒碗一口喝了碗中的酒,他翻过碗来对宋弈道,“怎么,宋大人这是看不起在下?”

宋弈一副推脱不开的样子,摇着头抱着酒坛子喝了起来……

开了头,两桌十几个人皆是端着碗过来,不过一刻宋弈就摆着手,道:“多谢各位大人的美意,宋某实在是不成了。”说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宋某如厕,失陪失陪!”然后一步三倒的往外走。

严志纲对守在门口的小厮打了眼色,小厮立刻上前扶了宋弈,道:“宋大人,小人送您去!”

宋弈笑笑,随着小厮而去。

薛镇扬直皱眉起身打算陪着宋弈一起去,严安恰巧走了过来,按着薛镇扬的肩膀,道:“薛大人升迁,老夫还没恭喜过,这杯酒就当老夫向薛大人道贺了。”

“不敢!”薛镇扬端了碗焦急的看了眼门口,可惜宋弈已经不见了,他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想去找宋弈。

宋弈东倒西歪,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小厮就指着前头一间房,对宋弈道:“宋大人,前面就是净房。您要不要小人陪您一起进去。”

“不用。”宋弈摆着手,“我自己去便可。”话落,扶着墙还晃了几晃,跌跌撞撞的进了门。

------题外话------

晃晃悠悠一个月到头了,日子太快了…唉唉~又老了一个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