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52 请辞

周姑姑颔首,幼清则笑道:“姑姑去宴席室稍坐,喝杯茶吧。”

“不必了,早些陪宋太太回宫,奴婢好交差。”周姑姑一副很着急,连坐都耽误时间的样子。

“太太。”周长贵家的朝辛夷打了个眼色,她则跟着幼清进了房里,关了门周长贵家的低声道,“太后娘娘怎么会召见您,也没有说什么事,太突然了。”

幼清也觉得很突然,太后没有理由再唤她去宫中。

难道是宋弈在西苑出了事?不可能,若宋弈出了事,来传她的也不可能是太后娘娘,更何况,江淮还守在西苑呢。

那太后是为了什么事。就是想和她们交好,也不该这么催着请着让她去宫中才对。

幼清总觉得哪里不对。

“要不然,您和周姑姑说一声不去了?”绿珠拿了见海棠红的素面褙子出来,幼清穿着衣裳摇了摇头道,“没有适当的理由,如何拒绝!”

绿珠想想也对,太后娘娘的懿旨,你说不理就不理,说推脱搪塞就推脱搪塞,这也太不将她放在眼里了……过后还不知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周妈妈。”幼清扣了扣子,低声和周长贵家的道,“你去和江泰说一声,让他去一趟西苑想办法把我进宫的消息告诉老爷。”若是太后别有用意,宋弈知道了应付起来也比她轻松自如些。

周长贵家的应是,点着头道:“奴婢知道了,这就去和江泰说。”话落,周长贵家的推门出去。

幼清换了衣服重新挽了个垂柳髻,带着绿珠和采芩出了门。

周姑姑笑着望着幼清从房里出来,幼清上前来微笑着道:“周姑姑,我们走吧。”

一行人便去了门口,马车停在巷子里,是一辆镂空雕着福禄寿三仙的圆顶马车,车身上挂着块“坤”字的铭牌,幼清打量了一眼那个铭牌,便由绿珠扶着上了马车,马车出了三井坊,径直向城南的皇城而去。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车终于停了下来,周姑姑隔着帘子笑道:“宋太太已经到了,请您下车!”

幼清重新下了车,依旧是她上次来时的西侧门,这一回周姑姑没有再让人通禀,而是直接拿了腰牌出来,小黄门恭敬的看了一眼,请她们进去!

“宋太太。”周姑姑看向跟着幼清的周芳和采芩三个人,笑着道,“您的婢女就留在宫外吧!”

绿珠一愣,问道:“上一次我们来见太后娘娘的时候,我们是跟着太太进去的,这一回怎么要在这里等了。”

“让你等你就等,哪来的这么多话,是听你的还是听太后娘娘的。”周姑姑目光一凛,不善的看着绿珠,“在这里等着!”

绿珠还要再说,幼清拦了绿珠,轻声道:“你们就待在这里好了,若是老爷来了,就说我进去了!”

绿珠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这个什么姑姑也太嚣张了。

周芳点了点头应是,拉着绿珠和采芩将车赶去旁边,坐在车上等着幼清。

周姑姑冷哼了一声进了西侧门,幼清跟在后头,依旧是长长的甬道,红的是墙灰的是路,陆陆续续有人路过,但依旧很安静,安静的只有鞋底在地上面发出簌簌的声音,周姑姑垂着头走的很慢,等拐了一个弯,幼清便问道:“这路和我上次进宫时走的不一样啊。”

“嗯。宋太太上次进宫的时候太后娘娘还住在钟粹宫吧,现在她已经搬回坤宁宫了,所以路便有些不同。”周姑姑说着,忽然摸着肚子脸色微变,“劳宋太太在这里等奴婢一下,奴婢去一趟净房很快就回来。”

幼清总不能拦着人家方便,她点了点头,道:“姑姑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周姑姑看了她一眼飞快的原路返了回去。

幼清静静站在甬道中间,打量着甬道里的样子!

“这位姑姑。”忽然身后有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幼清转身去看,就看见一个穿着宫中内侍服的男子,约莫四十出头的样子,垂着头看不清容貌,但皮肤很白声音也极细,幼清扬眉,对方这才发现认错人了,惶然道,“实在抱歉,奴婢刚调入内宫,不大熟悉,冒犯了夫人,还请夫人恕罪!”

“无妨!”幼清淡淡摇头,并不打算再说话,内侍却接着道,“奴婢……可否借问一下,夫人可知道乾西所如何走?”

幼清想了想,指着门口道:“公公出了此门一直往西走,到头后见到一座殿门,那便是乾西所了。”

“多谢夫人指点。”内侍垂着头,目光躲闪,“夫人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一人在此,要不要奴婢给您引路?”他说着话,陆陆续续有内侍和女官自她们身边经过,好奇的打量着他们,又匆匆而去。

“不必劳烦公公,我由周姑姑领路,她现有事在身,我在此等她一刻便成。”幼清说完,内侍点点头,道,“那奴婢就不打扰夫人了,奴婢告辞!”话落,依旧垂着头,脚步匆匆。

幼清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出声喊道:“公公留步。”那人步子一顿却没有回头,幼清便走了过去,盯着他的脸看,“公公自哪里调过来,如今在哪个宫服侍,如何称呼?”

内侍背影怔了怔,犹豫了一刻回道:“奴婢姓唐,原先在浣衣局。”他说着一顿,才道,“如今在长春宫。夫人若没有其它吩咐,奴婢告辞!”

幼清微动,视线落在那人背影上,心头却是越想越奇怪……来来往往许多女官内侍,他为什么要找她问路?他并不知道她是什么人,竟主动说要给她引路……

这样太不像一个常在深宫走动,成了人精的内侍所为。

最重要的是,她刚刚看到他的下颌上,似乎有清清碎碎的胡渣。

本朝内宫太监只收十五岁以下净身的男子,而这个人年纪这么大了,肯定是在宫中待了许多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可能再生胡须!

幼清心头一突,立刻提着裙子走了几步,等到了门口,就看到那人一直往西而去,但方才躬着的身影却渐渐直立起来,幼清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陶然之!

江淮说陶然之从西苑逃走后,锦衣卫和东厂找了好几日都没有找到,陶然之会不会根本没有出宫,而是从西苑潜到内宫来了?

所以才一直都没有找到。

完全有这个可能,幼清蹙眉问守在门边小内侍:“你认识不认识刚才出去的那个人?”小内侍确认似的回头看了看那人的背影,摇头道,“奴婢不认识。”

幼清咬着唇,就和小内侍道:“你去通知禁卫军,告诉他们陶然之很有可能潜到内宫来了,让他们速速来抓人。”

小内侍骇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幼清。

陶然之差点毒死圣上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陶然之逃走的事情他们也听说了,而且锦衣卫和东厂已经找了好几天,但陶然之像是消失了似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陶然之竟然出现在这里。

这简直是……

小内侍怀疑的看着幼清,幼清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道:“你现在通禀,就算误报了,也只是你认错人了而已,并无过错。可若是你说对了呢,那这份功劳和际遇可是百年难得的。”

小内侍眼睛一亮,立刻点着头道:“奴婢知道了,这就去告诉锦衣卫的赖大人。”一溜烟的跑远了。

幼清回头朝西面看去,陶然之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

“宋太太!”周姑姑回来了,幼清转头朝她笑笑,道,“姑姑好了,那我们走吧!”

周姑姑就露出尴尬的样子来,回道:“不好意思宋太太,刚刚奴婢已经回禀过了,太后娘娘方才有些不舒服,正歇下了,今儿恐怕要让您白跑一趟了,奴婢送您回去吧。”说着不等幼清说话,就示意幼清原路返回。

这是什么意思?太后娘娘急匆匆传召她,等她到了却又临时取消了……什么事让她这么着急传自己过来,又是什么事让她又无缘无故的取消了呢。

这不合常理了。

幼清蹙着眉头望着周姑姑,笑着道:“姑姑若是有事,便去忙吧,稍微我随便请个人引我出去就好了。”

周姑姑脸色一变,不悦道:“宋太太这是要让奴婢失职啊,您是奴婢引进来的,当然要奴婢引出去才好。”

幼清不说话,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周姑姑皱眉,哼了一声:“不识好歹!”话落,快步拐弯走了。

幼清一个人站在门口。

有管事姑姑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客气的质问道:“敢问您是哪个府里的夫人,为何独自在此处,是不是要见哪个贵人,奴婢帮您通禀一声?!”

“妾身行人司正宋大人的家眷。”幼清说完,对面的管事姑姑立刻就换了一副面容,笑眯眯的道,“原来是宋太太,您这是要去哪里,受了太后娘娘传召?”行人司宋大人虽官衔不高,可耐不住他在圣上跟前有分量,宋大人的七品抵得上朝中的一品都绰绰有余。

她自然要热情相待。

幼清没有说话,心里飞快的转了转:“原是受太后娘娘传召,只是走到这里,周姑姑说太后娘娘凤体不适,已经歇下了,让我先回去!”说着,一顿又道,“姑姑可知道太后娘娘凤体如何,太医如何说。”一副关心的样子。

“太后娘娘病了?奴婢方才还在御花园见到谢嬷嬷在和人说话,若是太后娘娘不适,谢嬷嬷应该不会这么轻松的吧。”管事姑姑说着一顿,还要再说话,幼清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道,“可否劳烦姑姑引我去见坤宁宫,我既然来了,还是给太后请个安比较妥当,哪怕远远磕个头也成啊。”

管事姑姑笑着点头,道:“当然可以,宋太太随奴婢来。”说着引着幼清往外走,幼清心里却是巨浪滔天似的震动起来……

莫名其妙的进宫,莫名其妙的被拒,莫名其妙的遇到了陶然之……

还有周姑姑的古怪。

对方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她现在想不到,但是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贸贸然的出去,她要去见太后,无论如何都要确认对方是不是假传懿旨,若是假传,这件事也势必要让太后知道。

这对于她来说就是证据。

她满心戒备,耳边听着管事姑姑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前走:“奴婢姓华,在居安宫当差,不过我们的贵人早几年没了,奴婢也无处去,平日便在宫中各处转转,也当打发时间。”她这是有意巴结幼清。

幼清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应付着华姑姑,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到了坤宁宫,在殿外正好碰到了回宫的谢嬷嬷,幼清过去笑着行礼:“谢嬷嬷!”

“宋太太?”谢嬷嬷显得很惊讶,“您怎么在这里?”

幼清的心沉了下去,面上却不动声色,朝谢嬷嬷笑笑,欲言又止……谢嬷嬷立刻想到了幼清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面色一变,对华姑姑问道,“你那个宫里的?”

华姑姑自报了来路。

谢嬷嬷皱眉朝幼清看去,幼清和她微微摇了摇头,谢嬷嬷就摆手道:“宋太太既然到了你便办自己的差事吧。”

华姑姑应是,行了礼退了下去。

谢嬷嬷就打量着幼清,过了一刻才语气不明的道:“宋太太随我进来。”说着,带着幼清进了坤宁宫。

坤宁宫比起钟粹宫来不止豪华了多少倍不止,太后娘娘正坐在偏殿的炕上喝着茶,见着谢嬷嬷进来,她招手道:“那边如何说,能下地没有?”显然是问圣上的情况,谢嬷嬷立刻朝太后打了眼色。

太后什么人,一见谢嬷嬷这样的态度就明白过来,她立刻朝后看去,就望见了幼清,随即微微一愣:“宋太太?”

幼清上前行了礼。

谢嬷嬷把自己的猜测和太后说了一遍,太后的脸色立刻阴了下来,问道:“什么人假传的哀家懿旨?”

“是一位姓周的姑姑,容长脸长的很清秀……”幼清细细把周姑姑的样子描述了一遍,“妾身上次来钟粹宫时,见到过这位姑姑。”谢嬷嬷听着就皱了眉,太后望着她问道,“是不是周琴?”

谢嬷嬷就点点头。

“此人如今已经不在哀家身边当值了,哀家搬到坤宁宫时就将她留在了钟粹宫。”太后言语中透着怒意,“看来,恐怕是有些人不安分,想借着哀家的名义对你不利!”

恐怕不是对她不利这么简单,她不想在这里久待,这件事太蹊跷了,她必须立刻和宋弈商量一下,想到这里她遗憾的道:“妾身还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节!”

“不着急,先将此人拿了审了再说。”太后说完,就对谢嬷嬷道,“你速速派人将这贱人给哀家绑过来!”

太后不相信幼清,所以要拿周琴来对质,而幼清也不相信太后,所以确认之久就想立刻离开。

正在这时,外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太后面色一变,谢嬷嬷已经出了门去,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谢嬷嬷小跑着进来,看看幼清,又看看太后,就道:“赖恩方才在钟粹宫抓到了陶然之,这几天陶然之一直潜伏在钟粹宫中!”

殿中极其的安静,太后一动不动的盯着幼清,却对谢嬷嬷道:“让赖恩进来,哀家有话要问。”一顿又道,“速速将周琴拿来问话!”

陶然之犯的罪可是非同小可,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害了圣上的罪名是坐实了,莫说杀一次就是杀一百次都不够……可是现在,陶然之竟然在钟粹宫找到了,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宋太太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宫中。

若是让圣上以为她收留了陶然之,甚至于,陶然之是受她指使……

她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但是宋太太是个人精,她不得不防着她。

那个人果然是陶然之,怎么会这么巧,正好让她撞见。幼清心头也在飞快的转着,假设周姑姑真的是假传懿旨,太后娘娘不知情,那么这件事就是另有人策划预谋的,为的是什么她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这个陶然之却绝对是关键所在!他犯的罪非同小可,一旦牵连上可是杀头之罪。

可若周姑姑并非假传懿旨呢,太后喊她来,却故意安排她撞上陶然之……太后想要做什么,嫁祸她和宋弈吗?

目前来看,太后似乎没有这个理由,但是,谁又知道她会不会和严安私下里达成了交易,这天下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更何况,她和太后之间也谈不上什么情谊和合作。

幼清心里七上八下,第一次觉得眼前像是被人敷了一层面纱一般,看不清楚!

外头听到赖恩的脚步声,太后望着幼清,指了指床后的屏风,幼清颔首脚步轻轻的站去了屏风后面,过了一刻就听到赖恩粗矿的声音:“微臣叩见太后娘娘。”

“赖恩。”太后眯着眼睛望着赖恩,“你无端端的为何到宫中来,可是有什么事?”她甚至怀疑这事儿赖恩会不会也参与其中,所以望着赖恩的眼神满是审视!

赖恩垂着头,抱拳回道:“微臣得内功内侍举报,说陶然之可能在内宫出现过,微臣便带人搜查了内宫,果然在钟粹宫的偏殿抓到了潜藏的陶然之。微臣现在要将此人押去西苑面觐圣上!”

“哦?”太后冷冷的道,“是何人给你举报的。”

赖恩说了个内侍的名字:“微臣身负皇命,太后若无吩咐,微臣告辞!”话落,朝太后行了礼,不等对方说话,赖恩转身大步而去。

太后气的咬牙切齿,却没有再喊住赖恩。

“你听到了?”太后望着谢嬷嬷,“把人都给哀家带来。”

谢嬷嬷应是。

“宋太太!”太后脸色微沉,望着幼清道,“你先坐坐,喝杯茶吧。”

幼清当然不会长留在此处,她从屏风后走出来,低声道:“娘娘,妾身还有要事,必须立刻出宫!”她说完,不等太后反对,随即又道,“娘娘不觉得陶然之出现在钟粹宫很古怪吗?”

太后没有说话,幼清接着道:“此事现在还未明了,具体如何您不清楚妾身也不清楚,但正因为如此,妾身才要去确认,留在这里只会耽误时间。若您找到人查证后,有疑问随时遣人去问妾身,妾身随时恭候!”她的意思是说,您如果怀疑我,随时都可以来问她。

“好!”宫中进出都有记录,幼清说的是不是假话她查一查就知道了,太后怕的是幼清背后谋算她,不过,看她这个样子,焦急不像是假的,她心里便了有数……恐怕对方冲的不是她,而是宋九歌夫妻两人,“哀家让人送你出去。”

幼清谢恩,由坤宁宫女官领着出了坤宁宫。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谢嬷嬷才回来,身后带着一个小内侍,却不见周琴的身影,太后皱眉,谢嬷嬷解释道:“奴婢寻遍了宫里内外,不见周琴的身影。”

也就是说,周琴不是死了,就是逃走了!

太后没有说话!

这边,赖恩将陶然之带回了万寿宫,圣上正与内阁六位阁老以及除了户部以外的各部尚书在议论户部账目的事情,赖恩大步进去,回道:“圣上,陶然之已经就擒,请圣上裁夺!”

“找到了?!”圣上眯起眼睛,喝道,“给朕带上来!”

赖恩应是,将穿着一身内侍袍服剃了胡子的陶然之提溜了进来,往地上一摔,陶然之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圣上饶命,圣上饶命啊!”

“狗东西!”圣上怒拍龙案,喝道,“你将朕吃的出了病,朕关你难道关错了不成,你长肥了狗胆竟然敢逃走!”

陶然之依旧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求着命!

夏堰站在一边,和单超对视一眼,两人皆没有说话,又同去看严安,只见严安心平气和的站着,目不斜视,莫说气怒和害怕,便是连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

夏堰眉头微蹙,想到了方才宋弈匆匆出宫时说的话,太后娘娘将方幼清请去了宫中……而正好这么巧,陶然之今天也在宫中被抓。

“你说,你为什么要加害朕,是不是有人指使你的!”圣上起身,怒瞪着陶然之,亏他这么多年宠信他,没想到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竟然要害他!

陶然之摇着头:“圣上,贫道没有,贫道真的不是有意要加害您啊,圣上!”他一口咬死了说没有。

“给朕打!”圣上指着陶然之对赖恩道,“就在这里,打到他说话为止。”

赖恩应是。

堂上没有一个人敢这个时候开口,即便是落井下石也不敢站出来!

“圣上,贫道冤枉啊!”陶然之磕着头,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

赖恩亲自操了手臂粗的大棍,由两个内侍摁住陶然之,一棍子呼呼生着风的打了下去,陶然之啊呀一声,就疼晕了过去,钱宁立刻指挥着人打了水过来,将陶然之泼醒……

陶然之疼的嗷嗷的哭,埋头在地上,嘴里咕噜咕噜不知说着什么。

砰砰的又是两棒子,夏堰直皱眉撇过头去,正在这时陶然之受不了了,他大喊道:“贫道招了,招!”

圣上摆了摆手,赖恩停了下来,圣上道:“说,你为何害朕,是受何人指使!”

“是……是……”陶然之撑着跪起来……在场的各人不由自主的朝后缩了缩,谁知道陶然之这只疯狗会咬谁,只要被咬到了那可就是一身骚啊……

前殿顿时安静下来,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并着钱宁和张澜都屏住了呼吸。

陶然之哼哧哼哧的忍着疼,手臂一抬径直不拐弯的就朝严安指了过去:“圣上,是严阁老,严阁老指使微臣下毒的!”

有人咳嗽了几声,像是没忍住惊讶而岔了气一般。

严安脸色一变,惊愕的看着陶然之。

夏堰浑身一怔,怕是自己听错了一般看向单超,单超也与他一样正满脸的惊骇,单超如此,郭衍也是如此,所有人脸上都是不敢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似的……要知道,陶然之和严安的关系,那是朝野皆知的,两人坑瀣一气不知做了多少荒唐事,想当初,陶然之能进宫,那也是严安引荐的。

陶然之怎么会指证严安?!

最重要的,他们宁可相信严安自杀,也绝不会相信严安有这个胆子或者立场去杀圣上,圣上死了对严安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难道是陶然之和严安翻脸了?所以才会决定拉严安垫背?若是这样,倒是有这个可能。

可是陶然之这样的指认,但凡有点脑子都能想的明白。不需要证据,就已经是荒诞至极!

毫无意义啊。

圣上也是一愣,没反应过来,望着陶然之确认道:“你说谁?”陶然之义正言辞,大声的道,“是严怀中指使贫道在圣上的丹药下毒的,他要谋害圣上啊,圣上,您一定要替贫道伸冤,杀了这个奸贼啊!”

“住口。”圣上当即就反驳道,“你当朕老眼昏聩,不辩真伪,你再胡乱攀咬立刻就将你碎尸万段!”

陶然之愤然开口,不畏生死:“圣上明鉴,确实是严怀中指使贫道下毒的,您若不信,贫道愿和严怀中当庭对质!”

圣上皱眉,朝严安看去。

“臣,愿意对质!”严安走了出来,拂开官袍跪在了下面,厉目望着陶然之喝问道,“你说老夫指使你毒害圣上,你有何证据!”

陶然之回道:“贫道没有证据,但贫道就是最好的证据。”他说着朝圣上抱拳,朝在列的各位大人抱拳,“众所周知,贫道当初就是严怀中举荐进宫服侍圣上的,当初严怀中就告诉贫道,得一日需要时,他要做一件大事,贫道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事,就在前几天,严怀中终于告诉贫道,他要弑君!贫道受他挟制不得不从命……圣上饶命,贫道真的是没有选择,不得不从贼啊。”

“陶然之!”严安大怒的样子,指着陶然之的鼻子道,“老臣何时和你说过这样的话,老臣何时叫你谋害圣上,你简直危言耸听!”他像是被气着了一样,平日的好口才派不上用场。

“严怀中,你不要以为没有证据就能将这些推的一干二净。那你说,贫道和你无怨无仇,甚至你对贫道还有恩,贫道为何不说别人偏要说你。”陶然之口沫横飞,连身上的伤都忘了疼,“贫道要不是受你挟制威胁,贫道为什么要害圣上,贫道在西苑中潜心炼丹服侍圣上,满大周哪位道长有贫道的恩宠和地位,贫道是疯了还是傻了,连命都不要,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严安气的脸都白了,陶然之朝圣上抱拳道,“圣上,贫道句句属实,您若不信,请审问严怀中,他定然会招供!”

严怀中抬起手啪的一声,抽了陶然之一巴掌:“混账!你没有理由,难道老臣有理由不成,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你说,你是受什么人指使,来诬陷老夫的!”说着,又打了两下。

圣上摆着手,皱眉道:“怀中,有话好好说,你这般样子作甚!”

严安气的不行,说不出话来。

“老大人。”郭衍扯了扯夏堰的衣袖,皱着眉朝上头点了点头下颌,意思不言而喻,夏堰颔首,低声道,“你偷偷去,将九歌找来,我们在此静观其变!”

郭衍应是,不动神色的出了门。

这边,赵作义站了起来,义愤填膺的替严安说话:“圣上,严阁老忠君忠国兢兢业业,他不可能做出这等弑君逆天之事。陶然之定然是受人指使,诬陷严阁老!”

“老臣附议。”刘同站了起来,回道,“正如严阁老所言,他毫无立场吩咐陶然之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还求圣上明察秋毫!”

圣上没有说话,望着严安和陶然之,目露深思。

“圣上。”陶然之一副豁出性命的样子,道,“贫道所言句句所实,若有半句假话,臣愿一死以证清白。”说完,朝赖恩道,“赖大人,接着打,能死在万寿宫,贫道也死的荣耀,没白来这世上一遭!”说完,对着圣上唱到,“贫道死不足惜,还望圣上保重龙体,千秋万岁!”

赖恩当然不会听陶然之的话,就站着没有动。

圣上不耐烦的皱着眉头。

严安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他猛然磕头,对着圣上红了眼眶,哽咽的道:“圣上,老臣受这贼子冤枉,还求圣上明鉴!”

“朕知道了。”圣上根本没有相信陶然之的话,这天底下谁都可能杀他,但是严安不会杀他,他心头虽对严安颇有微词,也不如从前那般亲近,但一个人的秉性,相处这么多年他还是有自信能掌控的。

最耐人寻味的是陶然之的反应,他无端端的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圣上。”赵作义大声道,“微臣有话要问陶然之!”

圣上颔首,示意赵作义问。

就在这个时候,钱宁在圣上耳边说了几句,圣上颔首,钱宁和来回禀的小内侍点了点头,小内侍跑了出去,过了一刻,就看到门口一身官府的宋弈大步走了进来……

夏堰和郭衍正焦急的看着他,宋弈朝几个人点了点头,上前和圣上行了礼,圣上道:“九歌,你来的正好,一起听听!”

“是!”宋弈领命,站在了末位,冷眼看着陶然之和严安,他刚从宫外回来,和幼清也见过一面,在内宫中发生的事他也已经知道了……

这样的场景,他在未进万寿宫前便已经预料到了,所以毫不惊讶。

“你接着说。”圣上指了指赵作义,赵作义就走过去,望着陶然之,问道,“我且问你,你从西苑逃走后,这几日住在何处?”

陶然之答道:“贫道无处可去,又没有办法逃出皇宫,所以就在钟粹宫中躲避了几日。”

圣上脸色微变。

赵作义颔首,又问道:“你既躲藏的如此隐蔽,又为何暴露了行踪,被赖大人发现。”

陶然之就闭口不言。

大家觉得奇怪,赵作义就朝赖恩看去,问道:“还请赖大人说一说当时的情景。”赖恩点了点头,走上前来,道,“微臣今日正当值,正巡视到内宫外,忽然里头跑出来一个小内侍,说他看到了陶然之在内宫出入,微臣就带着人赶去内宫,一番搜查后果然在钟粹宫找到了陶然之,微臣便将他擒住。”

“小内侍看到了陶然之?”赵作义开堂审问似的道,“那那位小内侍现在何处,他又是如何认出陶然之的?”一顿又道,“陶然之鲜少去内宫,一个小内侍如何认得陶然之,即便认得,陶然之做了装扮,连胡子都剃了,警惕小心,那小内侍又如何认出他来。”

“据小内侍所言,他并未认出陶然之,而是因为当时在宫门口,一位夫人指点他的,他才去和微臣回禀!”赖恩说完,忽然心头一怔,朝宋弈看去。

宋弈淡淡的,面色无波!

“哪位夫人?”赵作义打破砂锅问到底,赖恩回道,“臣已查过,乃是……”他看了看宋弈,道,“是行人司司正宋九歌的内眷,据说陶然之自北面而来,和宋太太站在甬道内说了约莫半盏时间的话,过后陶然之鬼祟而去,宋夫人则喊了小内侍去告诉微臣,其后,宋夫人去了坤宁宫,过后如何,微臣没有再查!”

赵作义像是明白了什么,猛然转身望着宋弈,道:“宋大人,没想到贵夫人还和陶然之认识,这件事,是不是请贵夫人过来盘问一番比较好,免得你和严阁老一般,被人诬陷陷害都不知情!”

宋弈没说话,夏堰站了出来:“赵大人这话差矣,事情到底如何还未查清,如何将宋太太请来,即便是问也该是宋大人回去问,赵大人就不必多事了。”

赵作义正要说话,严安仿佛万念俱灰似的,伏地大哭道:“圣上,臣年老昏聩,无能无德位居内阁,臣……乞骸骨!”一副惹不起躲得起的样子。

圣上一怔。

“老大人!”赵作义激动的走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了严安的身后,“老大人千万不可中了别人的奸计,您若请辞,岂不是要寒了我等的心,万万不可啊!”

刘同亦道:“圣上,此事太过蹊跷,但凭陶然之一人之言,实在难以服众,还求圣上详查,还严阁老清白!”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刘同一跪,吏部施铮明也跪了下来,随即内阁二杨落跪,工部钱璋也随即跪下来,就连兵部尚书的徐展云以及吏部尚书戴文奎皆跪在地上……

如此一来,大殿中就显露出泾渭分明的清形,以夏堰领头,单超,郭衍以及宋弈站着没有动。

夏堰看向宋弈,宋弈微微颔首,随即他们也跪了下来,求道:“此事疑点重重,还求圣上详查!”

“各位同僚。”严安朝众人抱拳,“老夫年事已高,在朝中已有数十年,也到了给年轻有能者让贤的时候了,你们不用劝老夫,老夫决议如此,实无心再恋战,纠一时长短!”他朝圣上磕头,语气死沉沉的,“求圣上恩准。”

“闹够了没有。”圣上拍着桌子,喝道,“朕还没说话呢,你们倒好,一个个给朕演起戏来了,都朕起来!”

大家都不敢再说话,纷纷起身静默。

圣上望着陶然之,喝问道:“陶然之,你给朕说实话,朕答应你,给你留个全尸!”

“是严怀中!”陶然之语气坚定。

圣上大怒,赵作义出列,道:“圣上,这件事分明就是陶然之受人指使而陷害严阁老!”他说完,猛然转头望着宋弈,“宋大人,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这件事就过去了,你今天必须解释一下,宋太太为何突然去宫中,又为何和陶然之见面,那半盏茶的时间,她和陶然之在说什么。”

宋弈依旧没有说话,陶然之却是跳起来道:“贫道……贫道宋太太是无意碰上的。”

“赵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夏堰望着赵作义,“你这是在恶意引导。方才赖恩也说了,还是宋太太让人去告诉赖大人的,要是宋太太和陶然之认识,她又怎么会举报。”

赵作义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弈。

圣上皱眉,怎么一会儿是严安,一会儿是宋弈……

“臣有本奏!”赵作义正经八百的道,“微臣弹劾行人司司正宋九歌,枉害忠良,勾结贼人,大逆不道,居心叵测!”就等于在说是宋弈指使陶然之诬陷严安!

“臣有本奏。”刘同出列,接着赵作义的话道,“当日圣上中毒未醒,太医院太医素手无策,却偏偏宋大人救了圣上,此事甚为蹊跷,当详查!”在对方没有应对的时候将结果逼出来。

这算是当庭弹劾宋弈。

圣上脸色越来越难看,如同严安一般,他更不可能相信宋弈会害他,也不相信宋弈会这么蠢,用陶然之来诬陷严安……再说,宋弈那天救他,情真意切,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但是有人弹劾,你就要把事情说清楚,可以弹劾对方,甚至可以吵架动手,但必须说清楚。

赵作义目光全场一扫!

“臣附议!”施铮明喊道,随即,此起彼伏的“臣附议。”刘同,钱璋,杨维思以及杨翼悉数附议弹劾宋弈……

唯有戴文奎和徐展云垂着头没有出声。

戴文奎与郑辕私交甚好而徐展云则是太后的人……他们随同求严安不要致仕是礼节附议,但弹劾宋弈,就立场太过鲜明,他们自然不会做。

不过,有以上几人份量已经足够了。

圣上一脸烦躁又一脸的无奈,他看向宋弈,希翼的道:“九歌,朕让你辩解,证清白!”他希望宋弈把话说清楚。

夏堰和郭衍以及单超脸色很难看,方才的风向转的太快,赵作义又是句句扣着宋弈,他们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不过,现在圣上让宋弈说话,就足以证明圣上是相信宋弈的,他们暗暗欣慰,这件事还有转机。

众人朝宋弈看去,宋弈从容的走了出来,毫无预兆的他摘了头顶的乌纱,托在手中,道:“臣百口莫辩,求辞!请圣上恩准。”

夏堰一怔。

严安余光扫了眼宋弈,眼中划过笑意,他方才百口莫辩都乞骸骨了,现在宋弈当然也得请辞!

“你!”圣上也没有想到,指着宋弈道,“朕让你自辩,你请辞什么,朕不准!”

宋弈垂目,语气坚定的道:“臣无法自辩,各位大人所言所猜有理有据,臣一时难证清白,所以,臣只能辜负圣恩,求去!”他话落,将乌纱摆在地上,朝圣上行了大礼,起身,头也不回大步出了万寿宫……

------题外话------

昨天真的很抱歉,写文以来还真没请过两次假,抱歉抱歉!

话说,月底了,月票表忘了翻翻,要是浪费了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了。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