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东西不能乱用,母子捉弄人

对于上官雪妍说的他们那不合乎柳叶剑法的功法,他不会反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一直都练不成这剑法,他们以前也曾怀疑过,可是一直都没能印证。她的话算是印证了他们以前的猜测,他现在对那云祖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否为他们这些后人想过,小叔现在下落不明。就是因为小叔觉得这剑法和他们的诅咒有关,觉得他们一直练不成这剑法,所以才会一直解除不了这诅咒。就是这个他们一直都练不成的剑法的原因,才会导致小叔一去不归。他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悲剧发生过,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几百年都没人练成的剑法,让上官雪妍这个才见过一次的人就练成了。他觉得他们一直坚持的和相信的都像是假的,他们其实很可悲。

“这我想她也不是故意而为之,这也许是她无奈之下的选择,就像我明明知道这功法的厉害之处,可是却不能传给墨儿一样。我也一直希望墨儿好,可以天下无敌那样就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他。可是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并不一定是好事。她当年要是留下什么厉害的东西给你们,难保这几百年不会泄露出去,真到那时候成为众矢之的就是你们了。就如那两件宝物在上官家的消息就是不知道那假三叔是怎么知道的,可是你看我们一家的遭遇。现在我们是大难不死回来了,可是我们一家人经历的那些生死谁可以忘记。我是不会忘记,三叔也不会忘记,那逝去的牡丹和芍药也回不来了。”上官雪妍看他那晦涩不明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不奇怪他会有那种想法,即使换成她,她也会有一样的想法。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是可以理解云静仪的,她本就不属于这里,只是一个意外的“客人”。她不能擅自改动那些人的生命轨迹,就如自己一样。明明有能力,让墨儿和自己一样获得无尽的生命,自己也曾动过这样的念头。可是宸说,墨儿有他自己天定命运轨迹,自己要是强行逆改,就会给墨儿带来不可预料的结果,也许会害了他。

要说那云静仪是这个面位的过客,那不如说自己才真是这个面位的过客。要不是自己好奇之下的一时之起,自己也不会让宸帮着来到这里,这之后的事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过客又什么样,她们一样都会在这里留下了痕迹。那云静仪已经留下了一个可以治病救人的医谷。那自己呢,自己又能留下什么,或者说是可以为这里的人做点什么?

“是不是都不很重要了,毕竟也过去了这么多年,什么也改变不了了。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也送你一点谢礼。这些年医谷的人不是很一心,其实早就是这样了,只不过近些年了他们更不老实了。等你继承谷主之位之后,我想你也该处置他们的,不如把这些证据都给你,也许会有用的。”云霆雪看着前面抱着书卷走来的几个弟弟,缓缓开口说。

“要是那样,可真是雪中送炭了,我也想过处理他们,想赶他们出医谷。我现在已经让人去调查他们的过去了,不过就这几天能知道的恐怕也不会详尽,要是有大哥的帮助那是一定让他们哑口无言了。谢谢大哥了,医谷少了他们那些心思不良之人,我也可以放心很多。”上官雪妍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惊喜等着她,她相信有这些一定可以名正言顺的赶走他们,还让他们无话可说。

“这也是我们该做的,小妹客气了。你先看看吧。”云霆雪拿过一本书卷递给她,他当时看到时,就很生气。没想到那些人打着医谷的旗号在外面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他原本想过几天腾出手就暗中让那些恶心的人消失。现在有她在,那是不用他出手了。

“看来只是赶走他们那是太便宜他们了,在那之前要让他们知道损害医谷名誉的下场。”上官雪妍抓住手中的书卷,手上青筋暴突。她多久没动过气了,这些人打着医谷的旗号做着坑蒙拐骗的事,什么事罪恶他们就做什么事,比那些地痞流氓都不如。她这看的只是一家的,想来那些家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医谷几百年的名声他们就不曾在意过吗,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让他们毁了。有些事是和那些有身份的人一起做的,被隐藏了,可是也不能改变他们做过那些恶事的事实。这上面记录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放在现在哪一件都够他们把牢底坐穿的,甚至是判死刑的。

“那他们就交给小妹处置了,不过要是用得到我们的地方,小妹尽管开口就是。”云霆雪看着上官雪妍的反应,知道她也是很生气的。那有些人犯得过错,是万死难敌其一的大错。

从昨天她的处事方式就可以看出她是个有原则的人,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人,是个知道大是大非的人。不用自己说什么,这些她都知道应该怎么处置。

“好,我会在继任谷主之位的那天处置他们。大哥你们可有想过回归上官家?你们要是愿意我想爹和族老他们是很乐意的,那些族人也是愿意的,毕竟你们暗中为了上官家付出了很多。”上官雪妍看到那些记录的事件,就没打算放过那些人。上官雪妍突然又想起另一件事问云霆雪,她知道这些古人的家族观念很深,也很重视这些。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了,又是怎么想的?毕竟他们一直是以一个“外人”的身份看待和保护上官一族的。

“这个……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让我们想想吧!”云霆雪呆愣了一会儿,然后看看身边的几个弟弟对上官雪妍说,他不能替他们做决定,他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人问他们是不是想会回归上官家。对于上官雪妍的突然问话,他有点不知所措。

“好,我等你们的消息。大哥,只要记住我们都是上官家的子孙,无论什么时候小妹都欢迎你们回来。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们现在不用天天守在医谷了,可以出去走走看看,外面其实很好。”上官雪妍知道她不能强求他们,也要给他们时间去思考,自己好像提的有点突兀了。

“下面我会留在医谷照看医谷和那两个孩子,二弟他们出去找小叔,看看能不能找到,哪怕是遗骸也要给收敛回来。”对于他们接下来的打算,云霆雪也没瞒着上官雪妍。

“那叔叔已经离开二十来年了,你们没一点线索怎么去找,难道想大海捞针不成,那也太难了。这样吧,我这有我驯养的寻物蜂,你们带着也许它可以帮到你们。”上官雪妍又从自己的腰间布包里拿出几个小瓶子给他们。

“它们怎么用,行吗?”其中一人拿着那小瓶子问上官雪妍,他实在不信会有这么神奇的小东西。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你把自己身上的随便一件东西,找个地方隐藏起来。我们都站在这里,看看它能不能找到不就知道了。”上官雪妍也没生气他质疑自己的好心,只是朱唇亲启。她一贯是习惯用事实说话,她不怕别人的质疑,她对自己的东西很有信心。再说这些寻物蜂不是普通的东西,那是空间里的生物,在自己之前就存在的,宸说它们就是用来寻人、寻物的。自己曾经也用过,可是亲眼见证过。

“好,你们等在这里,我去去就回。”那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那是五弟,性子有点跳脱,就和老七一样十分好玩。”云霆雪看着远去的人影,和上官雪妍说。他这几个弟弟,也就二弟和三弟还有六弟稍微稳重一些。其他的三个人在自己眼前还好一点,要是让他们出去那一定都如脱缰的野马,没人管得住。

“你这个大哥其实挺累的。”上官雪妍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还好,也是我应该的。”云霆雪不在意的说,他也习惯了去管束他们。

那离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上官雪妍打开瓶盖让那寻物蜂围着他绕了一圈,然后叫过来儿子说了一句:“墨儿,你跟着它,拿回它找到的东西,去吧。”

“好的,娘亲。”轩辕云墨随着那寻物蜂离去。上官雪妍只所以让轩辕云墨去,那是因为轩辕云墨的轻功可以追的到它。

上官雪妍拍了两下巴掌,那寻物蜂就飞着离开了。

轩辕云墨离开之后他们就等在原地。

轩辕云墨没离开多久就回来了,不过脸色不怎么好看就是了。

“娘亲……。”轩辕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边有点委屈的喊了一声。

“墨儿,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了?东西没找到吗?”上官雪妍看着儿子的样子,小心的问。她没看见儿子拿回什么东西,可是她又不相信那寻物蜂出了什么错,那有可能那东西藏得比较隐蔽吧,儿子不方便拿吧!

“娘亲,东西找到了,不过我拿不回来。那东西好像是一块蓝色的布片应该是帕子之类的东西,在……在……在茅厕的那什么……池子里。”轩辕云墨先是支支吾吾的,然后咬着牙说完这句话,他都快被熏死了,不行他要回去洗澡了。

“哈哈哈……。”轩辕云墨刚说完身边就响起一串的笑声,那是藏东西的小五发出的笑声。

“五弟……。”云霆雪听到那笑声就知道那是五弟又出坏主意了,只是让他藏个东西,那竟然……。他虽然知道他喜欢乱来,可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乱来。

“墨儿不生气呀,是娘亲不对,早知道不让你去了,娘亲应该让宸去的才对,没事我们一会儿回家洗一下就好了。那是你那个舅舅如厕的时候,把帕子和厕纸弄错了,一不下心就把帕子当厕纸用了,而他又不自知。那东西也许对他很不重要吧,墨儿一后可不能和他一样迷糊。该用在什么地方的东西,就用在什么地方不能乱用。”上官雪妍很快就明白了儿子说什么了,她也实在没想到那人会做出如此极品的事。于是她弯腰看似在教训轩辕云墨其实是在说那人“乱用东西”,但是她决口不提那人把帕子丢在那里是为了试探她那寻物蜂的能力。

上官雪妍也知道她这样说有点过了,可是谁让那人让自己的儿子不高兴了,其实这事她自己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要是自己不让儿子去找,他也就不会不开心了。

“你……?”

“娘亲,儿子知道了,那帕子是用来擦手和脸的。不是用来擦那里的,那是很不干净的,帕子也不能这么用。娘亲这我知道,我很小的时候您就告诉我了。不过娘亲那帕子是布做的,很薄又是可以渗透的。那用的时候会不会弄到手上呀?娘亲那不是更脏呀,要是我以后都不敢用手吃饭了。”轩辕云墨听话的点着头,表明他知道了。然后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一样,问着自己不懂的问题。

上官雪妍看着望着自己的儿子,眼中闪现着“求知”的光芒,就好像他问了一个很疑惑很重要的的问题一样。

“这个,娘亲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你那个舅舅,也许他可以回答你。”上官雪妍绷着笑说,他知道以儿子的聪明怎么会问这么“无知”的问题,他一定是故意的。那人的无意之举恶心到他了,所以他也要一报还一报。他愿意玩,那自己这个为娘的当然也愿意陪着他一起玩。

“娘亲,我知道了。这位舅舅你能回答云墨的问题,云墨就是有点好奇?这个我想他们也都回答不了我,他们一定都和云墨一样没试过把帕子当厕纸用。”轩辕云墨闪着单纯的目光,期待的看着那人,希望他可以解答自己的疑惑。

“五哥,你就说说嘛,小七也想知道的?”在轩辕云墨问过之后,那云寞雪也笑着问,真是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我不知道,我又没用过。”云霆雪的五弟红着脸说,他快被这母子两人给气死了。怎么听她们的那意思,自己还不如一个孩子懂事。会做那种孩子也不做的事,那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就算了,为什么她那母亲也睁着眼说瞎话。弄得自己现在都觉得自己好像真做了那种事一样,现在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的这双手脏的不行了。

云霆雪看着自己那五弟憋的通红的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终于看见五弟哑口无言的时候了,五弟一直的恶作剧都是针对除自己之外的几位兄弟,他们也不会拿他怎么样。现在这孩子明知道事情不是自己娘亲说的那样,可是他就是闪现着他那双又亮又单纯的大眼睛问你,你要怎么回答。五弟现在想必心中也是无力的吧!

“五弟你就说了吧,我们也想知道。”也许是觉得好玩,就连云霆雪都忍不住的开口问。

“大哥,你怎么也……那帕子是我用树枝放进去的,不是我用错了。”那云家老五说完,就消失在他们眼前,这里他实在待不下去了。再说他现在想去洗手了,不,想剁手了。

“哈哈……。”

“没想到五弟也有今天。”

“很难的一见的事情,这算不算报应呀。让五哥平时总是作弄我,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他要是再作弄我,我就问他这个问题。”云雪寞看着带笑的几位哥哥,也说着大声说。

“呵呵……。”

“嘿嘿……。”

……

云寞雪的话落,他那几位哥哥笑的更欢快了。

“娘亲,他们笑什么,那位舅舅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他怎么跑了?”轩辕云墨眨动着他那漂亮的双眼一副迷茫不解的看着上官雪妍问。

上官雪妍在听到儿子的问话,她忍不住也笑出声。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看他那一本正经迷糊的小模样,要是放在他小时候,自己一定狠狠亲亲他,自己的儿子真是可爱死了。

“就你古灵精怪的,你那舅舅想必是洗手去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大哥和各位兄弟雪妍也该回去了,出来的有点久了。对了,那蜂你们要先让他熟悉一下那叔叔的气味,它才好寻着气味找人。不用的时候,它就会待在那瓶子里,那瓶子里的蜂蜜就是它们的食物,我走之前会给你们留下点蜂蜜,它们很好养的。拍一下手代表是让它慢点飞,连拍两下那是让它们快点飞。”和他们几兄弟告别的上官雪妍想到了让自己差点忘记的事,于是停下离开的脚步。

“多谢小妹,我们知道了,一定会好好饲养它们的。”云霆雪代表他们兄弟几人站出来说。

“好,墨儿我们走吧。”上官雪妍说完就带着儿子离开,找人还是让他们去吧,她这样已经是帮他们。

上官雪妍带着儿子回到家,客厅就只剩下他们自己家人,那几位族老已经回去了。

“丫头你回来了,他们……。”上官博看着进来的女儿和外孙就立刻开口问。

“爹,没事了,他们以后和我们一样,只要没意外就不会早亡了,那血隐咒也不会继续延续下去了。”上官雪妍端着轩辕玄霄递过的没来得及和喝的茶水,和自己的父亲说。

“这是什么事,我们彼此一起在谷中生活了几百年,可是却不知道我们和云家那是一脉相承,好像是我们上官家对不起云家他们,二弟、三弟你们改天和我一起去请他们认祖归宗回归上官家吧。”上官博叹着气说,他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事,他怎么觉得这一夜之间他知道了很多秘密。那云家他们也该请回来了,毕竟他们是上官家的子孙。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就不能让他们“流落在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