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六章 霆雪的责任,练不成的原因

上官雪妍睁开眼的时候,就感应到这诺大的禅房里就两个人,那人就在她身后站着。她站起并转身看着那站在窗边的男子,他身上少了初见时的无望和死寂,不过那分沧桑感还在。他是长子,长辈又都早亡。他一边要一直背负着和祖上一样的命运传承血脉;一边要等待那个虚无缥缈的可以让他们解脱的人出现;另一边还要照顾着弟弟们。他的压力其实一直都很大,可是那又是他避无可避的责任。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要步先辈的后尘了,他怎么能不无望和死寂,明知道结局如何,他却没能力去扭转那早知的结局,只能等死。

“青儿的母亲也在去年去世了,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离开了。就像先辈们的夫人一样,在一个深夜里离开了人世。其实我也曾恨过云先祖,可是无论我多恨都改变不了事实。我们依旧要一代一代的延续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的命途。我也曾想过是不是我们这一脉的人都死了,这诅咒也就消亡了。我是这么想过,可是我没这么做。我不能辜负父亲临死前的嘱托,我也不能让我去之前的人都死的不瞑目。所以我必须活着,哪怕知道最后的结果,我也必须全面对。现在我完成了他们都没完成的事情,可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了,我却突然不知道做什么了。”云霆雪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他知道是谁。所以他没看上官雪妍一眼,只是看着窗外嬉戏的孩子说。这些都是他的心里话,可是他一直却从不能说,他不能让二弟他们知道他的脆弱。他是长子,这些让自己操心就行了。他不想看着他们也和自己一样,被那承重的宿命压得喘不过气来。其实他也知道二弟和他一样的想法,所以二弟才会在他之后就娶妻生子,默默的和他一起背负那份不公的命途。

“好在你只是想没有那么做,要不然你也只是含恨而终了。我承认那分过于承重的命运对你们不公,可是我能理解先祖这么做的原因。那两件东西实在太重要,你不懂它们对整个天下的意义。你也不知道先祖她是什么人,在她眼中天下人比她的子孙后代重要多了。她其实也一直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可以拿到那两件东西,可是她也做了那个让她心痛的决定,只是因为她心中有大爱。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对于你们来说都是于事无补的,我现在也只是希望你们以后可以过得很好。”上官雪妍和他一样看着下面缓缓的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她也知道即使她说了,他也不会明白的,更何况她又不能明说。

“我不能理解你话里的意思,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也不去计较了。你看青儿,他今天好像很开心,我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笑过了。其实对于现在的你,我有很多的好奇。西越的圣王府现在恐怕在四国都很有名,一个武功高强却不知来历的圣王妃;一个去世八年之久又复生的圣王爷;还有一个小小年纪就能在四国赛上独占鳌头的圣世子。这些只要稍微关注一点四国动向的人都知道。也就那不出府门的谷主和夫人不知道,可是没想到那传的沸沸扬扬的一家人会出现在医谷里。说起来我也应该给你们家说一声抱歉,你们家的遭遇那也是我的疏忽造成的,谷主哪里我自会去请罪。其实我比较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云霆雪也许是不想在想起那过往,于是他也很快就岔开了话。

“奇遇是吧,不过都是用命换来的。至于你说的那些我怎么不知道,不过我还是觉得自己适合做一个深宅妇人。对于你的抱歉我接受了,至于我爹他们哪里算了,他们也不会怪你的。那些都不是我们能预料到的,是有心人的迫害,你们也不知道。要是你觉得实在抱歉,在我不在的时候能不能麻烦大哥多看顾一些我的家人。我想这些年,你也应该比我清楚,我爹和两位叔叔都上了年纪。我那几个弟弟好像都有点迷糊,他们在医谷里不会吃什么亏,可是你也知道医谷经常会有那些外来求药问诊的,他们是一定要接触的,我怕他们上了人家的当。而我又不能长时间留在医谷里,这个谷主的名头我会担着,有些人也许会看在我的身份上,有点忌惮,可是也不免有那种找故意找茬的,我很不放心他们。”上官雪妍和他说着自己的担忧之处,她是真的担心雪枫他们那单纯的性子应付不来那些人。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现在可以从暗中守护转化成明里守护。可是即使就是有我的帮助,那也不是长久的办法。”云霆雪了解她的担忧,这也是他们昨天在暗室里说好的,所以他很爽快的就答应她了。可是同时也提出自己的想法。

“大哥说的我考虑过了。我想等我走的时候,和爹娘他们商议,我能不能带走洛儿。只要十年,等洛儿成年了,我就让位给他,毕竟医谷需要的是能延续血脉传承的儿郎,不是我这个外嫁女儿。”上官雪妍轻声说着自己的打算。

“小妹思考周全,这份心思让我们这些身为男子的的人都望尘莫及。这医谷我就帮你守十年。十年之后,我也老了。”云霆雪看着下面的儿子,言语欢快。十年的时间,他以前那是想到不敢想。有这十年的时间,他也可以陪着儿子长大了,也许自己还可以看见他娶妻生子。

“大哥,你莫不是在嘲笑小妹,心思过于深沉了吧?”上官雪妍笑着看着他问,她言语里有着一丝顽皮。

“小妹,你是那样的人吗?”云霆雪也带着笑意说。他不认为她是那种人,至少她不会用她那份精明的心思去害人。

上官雪妍听后不置可否,她是不是那样的人,她自己都说不上。她只知道她要保护她在乎的人,为了他们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说她心狠也罢,说她无情也罢,她只在乎她在乎的。

“那孩子是叫墨儿吧,百名不如一见。那柳叶剑法,我也才悟道第十式,也只是刚有点心得,他竟然可以熟练运用了。”云霆雪看着下面那正在和小七过招的人,赞许的说。

“走,我们下去看看。小妹突然对这剑法来了兴趣,想见识一下。”上官雪妍说完从窗上翻身下去。

飘然下来的上官雪妍,没惊动轩辕云墨他们,她只是站在一边看着儿子和那个小七拆招。其实那小七的武功的深浅应该和儿子差不多,他缺少的就是内力,墨儿的内力比他要深厚,在加上墨儿从小吃喝的都是自己给的,他体内除了内力还到少存有灵力,在他遇到内力不足的时候,那灵力自然就起来作用。

“大哥可否把那剑招舞一遍让小妹饱下眼福。”上官雪妍看着那跟着下来停在自己身边的人开口说。

“这有何不可,小妹看着就是。”云霆雪说完解下自己腰间的软剑,就舞了起来。

上官雪妍虽然看过轩辕玄霄父子练剑,可是对于这套剑法她从没深究过。她只当那是轩辕玄霄的武功,传给了儿子,那是他们父子的之间的事,她不会掺和进去。今天再看这剑法,看着招式都不算难,为什么他们都不能领悟完全,还有为什么,他们几人中墨儿学的最晚,为什么却比他们领悟的多。难道真是墨儿的习武天赋高于他们,可是自己知道那所谓的习武天赋,一半是墨儿与生俱来的的,另一半那是自己用好东西改造的。

“大哥借剑一用。”等云霆雪舞王剑招的时候,上官雪妍开口。她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她要验证一下。

“接剑。”云霆雪把自己手中的剑抛给她,他和那些孩子站在一起看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上官雪妍接过剑,闭着眼,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剑招默走了一边,然后她才开始舞动。

“无忧,你以前练剑的时候,你娘亲是不是经常看着呀?”云寞雪看着上官雪妍那和大哥一模一样的招式,突然问轩辕云墨。

“我的武功都是娘亲教的,当然娘亲经常看呀。不过这柳叶剑法,娘亲可是很少见的,我和父亲都是早上练剑,那时的娘亲正在给我们做早饭。”轩辕云墨知道他在问什么,于是有点不满的说,娘亲又不会偷学他们的武功。

“你说的真的,可是她……。”云寞雪有点不信轩辕云墨的,她以前没见过。要是就是刚才看一遍,怎么会没一点错处,甚至她使用的剑招都比大哥的有威力。

上官雪妍先是灌入内力展示了一边剑招,她也只是能发挥十一招的威力,最后一招,总是感觉是花架子。她觉得自己的那个想法,也许就是他们一直找不到的答案所在。于是上官雪妍又从头来了一边,这次她没用内力,改用灵力。

轩辕云墨他们看着上官雪妍一遍之后,又舞了一遍。明明是同样的招式,他们明显感觉这次的和上一次不同,这次他们站在远地就应经感觉到了剑气萦绕在周身,杀气腾腾的。

随着上官雪妍的招式变换,他们看见那成形的大柳树上的,柳叶眨眼间脱落,带着杀气向四周荡漾开来。他们好像听到到了什么贴着耳边划过的声音。

“啊,我的头发怎么断了?”

“寞,你的腰带开了。”

“啊,我的手怎么流血了。”

他们几个围观的人发出不同的惊呼。就在他们惊呼的时候,上官雪妍也停下了她的动作。

上官雪妍收了招式笑了笑,她找到为什么他们都练不成这剑法的原因了,那是因为他们从不曾修灵,所以驾驭不了后面的剑招,就是没用灵力的她,也只能发挥第十一的威力,最后一式明显的不对。这云静仪真不知道是什么想的,传个剑法还是让后人不能熟练的,她以为就靠那前面的十式就能让他们守好医谷,她是不是想的也太过于美好了。其实自己也很不理解她的决定,那两件东西只要她封印起来就行了,像她和自己这样的人毕竟很少,她完全没有必要搭上子孙后代,让他们用命去守护着它们。即然让他们守护了,那就要给他们相当的能力去守护它们,要不然他们这些守护者也只是枉送性命罢了。好在自己没什么不良心思,要不然为了保密,不知道会不会杀他们灭口?

“墨儿,你的脸怎么了?来娘亲给你上药。”上官雪妍转上看着那些吃惊的人,先看到的竟然是儿子那带着震惊神情的脸上,那一丝细微的血迹。那伤口好像是被什么极薄极利的东西划伤的,看不见伤口,只留有一丝血迹。上官雪妍从腰里拿出两个小瓷瓶,先是倒出里面的液体给他洗去那丝血迹,然后又从另一个瓷瓶里沾点药膏给他抹上。

上官雪妍那药膏也只不过是掩饰用的,那细微的伤口被灵液应经修复了,可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要小心一点才行。

上官雪妍给儿子上完药,又把药递给随墨他们。

“墨儿,还痛不痛?”上完药的上官雪妍捧着轩辕云墨的小脸心疼的问,这儿子竟然在自己眼前受伤了,好像还是自己伤的。哪怕是无意的,可是让墨儿流血就是不她的不对。

“娘亲儿子不疼,要不是娘亲说,我也不知道脸上有血。娘亲,这就是这套剑法的真正厉害之处吗?”轩辕云墨丝毫不在乎自己脸上的伤口,问的时候语气里有着震惊和激动。

“不全是,娘亲也才只是发挥了它很小的一部分威力,要不然这里就要被娘亲给毁了。”上官雪妍有看看他那已经愈合的伤口,笑着说。她也只是用了相当于接近筑基期的修为,要是真正拿出她原本的修为这武堂真就被她毁了。

“啊,那娘亲好厉害呀,还有这剑法也好厉害。可是娘亲为什么,我使用的时候,就没怎么大的威力,我后面也练不好。”轩辕云墨先是吃惊的看着上官雪妍,然后又有点丧气的低着头。

“那是墨儿还小,你的修为不足以驾驭这剑法,墨儿过些年就可以了。”上官雪妍不想看到儿子伤心,她又不能告诉他原因。所以只能等几年,等他吸收的灵力多了,就能使用后面的招式了。

“那这样呀,我等等就行了。”轩辕云墨从没想过上官雪妍会骗他,他一向是上官雪妍说什么他信什么。所以他也以为现在练不好剑法那是因为他年龄小,驾驭不了的原因。

轩辕云墨相信,可是不代表云霆雪他会信。所以他听见上官雪妍和儿子说的话,他就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那孩子是小了一点,可是他的内力恐怕也不比自己弱多少,再说那剑法他也练了不也没练成。就连他夫君都没练成,为什么她只是看一遍就能发挥这剑法他们从没见过的威力,而且她说这只是此剑法很小的威力。

这剑法威力无穷,他早就知道,他们代代有传言,可是却没人练成过。

“墨儿去和青儿玩去吧,娘亲和你云舅舅还有点事要说,我们一会儿就回家。”上官雪妍打发走儿子,她好像需要给云霆雪一个说法。

“好的,娘亲。”轩辕云墨懂事的回答她。

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儿子,没说什么,走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边。伸手摸着大树的树干:“你说我要是用力,它会不会断了?”上官雪妍问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你想用内力震断它,为什么?”云霆雪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怎么做。

“不是用内力震断它,是用力推它。”上官雪妍听到他的问话,笑着摇摇头说。她又不是闲的没的事无聊,去费那力气做什么?

“那它一定不会断。”云霆雪斩钉截铁的说,这树好像少说也有二百年的时间,她怎么可能推的断。

“大哥,要不要试一试,千万不要用力。”上官雪妍建议她,眼中带着奇怪的笑意。

“试试就试试。”云霆雪觉得她好像有古怪,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于是他走上前,没用什么力气在那树干上推了一下,他竟然发现那树干被他推的摇摇晃晃的。

“它其实已经断了,只不过受创面很小,就像刚才墨儿脸上的伤痕一样。”上官雪妍抚摸着树干上的一个细小的地方说,哪里有树干流出的液体。

上官雪妍没想到自己的那最后的一剑,会伤了离自己较远的儿子,和这可离自己最近的大树。而且这大树差一点就拦腰截断了,她在一次确定了那剑法的厉害之处。不过可惜了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练成它的,其实这也是比较幸运的事。

“大哥你现在也见识了这剑法的威力,当真是威力无穷。可是你们却不能练成,不是你们练习有误,而是它需要特殊的功法配合才行,那是你们不能接触到的功法。至于我怎么可以练成,那就无可奉告了。不过我倒可以教给你们另一套剑法,虽然不如这套,可是那也是独一无二的。你们只要能熟练掌握它,也可以让你们在外行走时没什么后顾之忧。”上官雪妍知道自己不能和他明说,所以说的一直都是半真半假的。

------题外话------

我的电脑卡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