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封印的危害,解除封印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一眼就能看全摆设的屋子,这里真是名副其实的禅房,比碧落寺里了无的禅房还要“干净”,除了地上排开的蒲团真的什么都没有。这屋子原本的面积就不小,现在看着一览无余的“设备”这里真是宽敞的不能再宽敞了,怪不的他会第一时间想起这里。

“你们盘膝坐下吧,闭着眼不要出声,很快就好了。”上官雪妍不再感概这间禅房了,那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她看着进来之后就看着她,面上带着几分焦急、带着几分期许、或者说更多的是开心他们。上官雪妍轻柔的笑着说道。她笑只是想让他们放松一些,她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这是他们祖辈都在盼望的时刻,可是他们之前的人都是在失望和绝望中离开的,他们即将要完成他们没完成的遗愿。他们此时是为自己开心,为已经逝去的人开心同样也为子孙后代开心。

那兄弟几人听见上官雪妍的话,同时转头看着身为大哥的云霆雪,他们现在到如今反而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同时看向了在他们中间比较有威望的大哥,希望他能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就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样。可是让这次让他们很“失望”,面对他们无言的询问,大哥这是竟然也是沉默应对他们。

“大哥,你是否不信小妹?那要不然这样,小妹先解除大哥的封印。明年过后证明大哥的封印真正解除后,小妹再给其他兄弟解除也一样。这样一来,我们都放心。不过到时候需要诸位兄弟亲自去上京了一趟,毕竟小妹的夫家不是普通人家,小妹也不是很方便远行。”上官雪妍看着他们过了一会想想说,这好像才是最为妥帖的办法。她是真心想帮他们接触那封印,就算是他们为自己守护那两件至宝的后报。说起来他们也不知道是为谁守护的东西,也不能说他们就是为自己守护的。可是现在既然是自己得到那两件东西,就要承他们的情,就算他们是为自己守护的吧。

“雪妍,误会了。说出来你不要笑大哥才是,大哥这也是一时有点不知何从了,它毕竟牵绊了我们几百年。就是因为有它,先辈们为了不让后人受苦,所以我们一直都是控制人数的。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不成婚育子,就是成婚大部分也只有一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血隐咒的关系,我们的妻子也都不长寿,总会在我们衰老之前就去世了。我们最多的一代也就才三十几人,最少的那一代就兄弟两人。我们这一代也就我们兄弟七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人说少,可是却没什么生下就不健全的人。我们兄弟几人现在也就只有我和二弟各有一子,其他的人没成亲,老四是不打算成亲了。现在我们要是解除那血隐咒,它就不会传给下一代,也不会让他们重蹈先辈们的覆辙了,大哥这心里一时五味陈杂。”那云霆雪堂堂的七尺男儿,竟然把自己说的眼睛都红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大哥要是信任小妹,尽管放心就是,小妹就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会帮你们解除封印的。那就请大哥先来,要是解除封印之后,大哥觉得没有什么不是之处,那请大哥和二哥带出两位小侄儿,让小妹一见。”上官雪妍这话说的很明显她可以给他们所有人解开封印,不怕危险。

“我信小妹的,其实要知道封印解没解除很容易的,只要它不在了,也就代表着那血隐咒不见了。”云挺雪伸出自己的一只胳膊,挽起衣袖指着上臂内侧的一个花纹说。他一开始也没打算告诉上官雪妍,他们可以用这个验证她的真假,但是上官雪妍的哪句“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帮他们解封印”感动了他。其实他们的遭遇和她又有多大的关系,她尽可以不理会,他们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她却说出那样的话,他们不能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上官雪妍出于好奇走上前看看,那花纹好像就是一个简单的符号,不过自己不辨别不出来,宸也许会认识吧。

“既然这样,我们都不要说那些无关紧要的,我们先解除封印。请坐吧。”上官雪妍站起身,指着其中一个蒲团对云霆雪说。

这次那云霆雪倒是没什么迟疑的,直接撩袍闭眼坐在那蒲团上。

上官雪妍看见那坐下的人,挥手在禅房里布下结界,主要是她不知道一会解除封印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异样的事发生,所以她才要防止着。

同样在禅房的那几人突然感觉好像四周安静了下了,那种安静是死一样的安静,他们甚至都听不见了自己的呼吸声。可是奇怪的是,他们能看见上官雪妍的手上的动作和她说话的声音。

上官雪妍布下结界之后,站在云霆雪的面前,双手成奇怪的姿势快速的翻动。突然右手抬起用指甲在中指上划了一下,一滴血株漂浮在云霆雪的额前。嘴里说着:“以彼传承之血,解彼传承之印。生生不息,世代繁衍。”话落之时一道白光闪过,那滴血没入云霆雪的额间消失不见。

站在一边的几人就看着大哥手臂内侧的那花纹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好像是隐匿在大哥胳膊上的血肉里了,又好像是消失在空气里了,总之是不见了。他们彼此看了看身边的人,从他们那吃惊的神情中可以看出自己不是眼花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难道那困扰了他们世代的血隐咒就这样让她轻易的解除了。

上官雪妍看着那消失的花纹知道自己成功了,她以前也只是下过封印,解除封印她这也是第一次。虽然知道下封印的人和自己的修为差太多,可是她还是有点担心,毕竟她要是一着不慎就会有严重的后果。不但她会反噬也有可能伤及对方的性命,她反噬倒没什么,伤养养就回来了,要是要了对方的性命,她可是后悔莫及。好在挺顺利的,她可以安心了。

他们等在一边的那几人看见上官雪妍停手,后退一步,他们几人立刻围在大哥的身边着急的想知道结果。

“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大哥,你睁看眼看看我呀。”

“大哥、大哥……。”

他们在不断地呼唤,可是那云霆雪竟然只是睁看眼看了他们一样就没什么反应了,人好像呆滞了一样。只是一直搓着自己手臂内侧原本有花纹的地方,好像在印证着什么?

“大哥,它消失了,它真的消失了。”

“是呀,大哥,我们都看见了。”

“不知道大哥可否觉得身上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上官雪妍的话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没,很好,从没这么好过。”原本还有些呆滞的云听雪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竟然像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快速的回答上官雪妍。

“那就好,那其他几位兄弟也坐下吧,墨儿还在下面等我。”上官雪妍笑着说,她怕自己在这里久了,儿子要着急了。

“二弟,你去把青儿他们也带过来吧,他们身上血隐咒要是也解除了,那我们云家就彻底摆脱了它。还烦请小妹等一下。”云霆雪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了说一句,青儿那是自己的孩子,也是他们的下一代,要是现在解除了,他就不用背负和他们一样的煎熬了。

“无碍,我等就是。”上官雪妍即使怕儿子着急,也要先办完自己的事才是。

“好,我这就去。”一人突然从云霆雪的身边站起来说,并且开门出去。

上官雪妍也想一起解决他们的封印,还有医谷里的那些旁姓人家,她也要尽快处理好,她在医谷恐怕也不能待太久了。他们从上京出来也差不多有半年了,在过年之前他们恐怕就要回去了。

上官雪妍也没等多久,那先去出去的人,就带着两个孩子进来,大一点的那个和轩辕云墨的年纪差不多,小的那个要比上官雪洛大一点。他们也许是第一次来这禅房,竟然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

“爹、各位叔叔好。爹,二叔说你找我,不知有何事?”那大一点的孩子先是和他们问好,然后走到云霆雪身边问他。

“青儿,是爹找你。你先去见过你雪妍姑姑,雪妍姑姑可是你唯一的姑姑。”云霆雪拉过儿子,转过他的身子让他看着上官雪妍,然后说。

“姑姑?青儿见过姑姑。姑姑,青儿以前怎么没见过您,姑姑以后青儿还能见到您吗?”云青文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疑惑的问,他从没听父亲或者娘说过他有什么姑姑,这姑姑是哪里来的。不过自己不讨厌她就是了,她看样子温柔,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母亲看自己一样。

“青儿是吧,你当然没见过姑姑。你没出生的时候姑姑就嫁去外地了,这些年也一直没回来。你今年几岁了,姑姑也有儿子,就是不知道你们谁的年龄要大一些?”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孩子,很精致的孩子。看着他竟然发现他眉宇间有那么一点和墨儿的相似之处,这就是缘分吧!

“我是青儿,今年十岁,那姑姑家的儿子呢?”那孩子回答的很利落,看来也是受过很好的教导的。

“姑姑的两个儿子,今年一个十一岁,一个十二岁。你见到他们可要叫哥哥哦,他们现在就在外面。等我们办完事,你就可以和他们去玩了。”上官雪妍弯腰看着他,这孩子好像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事物,自己刚才说墨儿在外面的时候,他眼里有很深的羡慕闪过。

“青儿,过来,坐在父亲的这里,就像你平常练功一样,闭眼打坐。”云霆雪叫过儿子,让他坐在自己的蒲团上,准备解除封印。

“是爹。”云青文听话的在做好。

看见云青文的动作,身为他叔叔的几人也同样盘膝做好,就连另一个孩子也在自己父亲的指点下坐在一边。

上官雪妍看着准备好的他们,她站在他们中间,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和话语。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次因为是多人,所以为了保险她耗费的灵力就多一些,脸色有些些微的不正常。

“雪妍,你没事吧?”云霆雪在注意着兄弟和儿子情况的时候,也在看着上官雪妍,等他发现上官雪妍的脸色不正常的时候,于是着急的问。

“没事,只是有点消耗内力,我过一会儿就好了。”上官雪妍说完就地坐下,在自己周身布下防御,就自己给自己补充灵力。她之所以布下防御,这样一来可以防止有心之人对她的危害亦可以隔绝云霆雪他们的视线。

等那几人睁开眼的时候,先是发现他们的血隐咒都解除了,开心那是一定的,毕竟这血隐咒折磨他们太久了。现在好了,他们以后也就不用被它压制了。

“大哥,她没事的”?云寞雪看着坐着的上官雪妍有点担心的问,她好像是为了他们吧。

“她说没事,只是消耗了内力,很快就能好的。你带着青儿他们两个,去下面陪着那个孩子吧。告诉他,他母亲正在和好商议事情,要过一会儿才会下去找他。”云霆雪不知道上官雪妍什么时候才会好,但是他知道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为了不让那孩子等久了,他让小七下去陪那孩子玩。

“我知道了,大哥。那无忧我和他见过,应该没什么事。”云寞雪牵着自己的两个侄儿离开。

“好了,她为了我们弄成这样了,我们也该为她做点什么。二弟,你去把我们这些年收集的证据取来,一会送给她。她过几天也给继承谷主之位了,那些足够她震慑那些人了。我们原本打算暗中处理的,现在给她比在我们手里更有用。”云霆雪看着窗外,他昨天就是在这里看着她如何取得比赛,如何大展身手。

“知道了,大哥,我们这就去取。”话说完他们几人鱼贯而出。因为他们每人负责了一家,所以那些东西还要他们亲自去取才行。

他们离开后,禅房里只剩下打坐的上官雪妍和站在窗边的云霆雪。

其实对于上官雪妍他也是一直都知道的,他们上官一族每次只要族长家有女儿诞生都是他们重点要关注的。其实也说不上是为什么,不过他们就是认为能解他们血隐咒是女性后人的可能性大一点。这几百年上官族长家的女儿其实也不是很多,这其中算得上能力突出的更是寥寥无几,很多都是平平常常的,也就在谷主嫁人生子了。当时上官雪妍的出生带给他们的先是希望之后是失望,他们怎么能奢望一个心智不全的人,去救赎他们,那不是个天大的笑吗?

后来,她那过人的医学天赋,又再次给了他们希望,可是还没当他们缓过来的时候,她竟然跌下千丈崖死了。这是他们的疏忽,也怪他们相当然的认为在医谷她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她每次采药他们从没人跟着过。谁知道会发生意外的不幸,直到昨天他们才知道那意外的不幸原来是人为的。她是几百年来,唯一的一个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的保护着。是他们保护不力,可是人已经死了他们还能做什么?他们只能继续等待下去。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带着他们希望出生,又让他们陷入绝望的人、在他们的不重视下消失的人,才是真正能救他们的人。事情真是千转百回,现在也算是柳暗花明了。

------题外话------

解封印内容虚构,小朋友切勿模仿,以免危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