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八十章 翘家的小金

这下,轮到服务人员郁闷了,他在驯兽师公会工作了近一辈子,就没听过哪个来认证的驯兽师要求认证费打折的?

眼前这位,想法也算奇葩了!

纠结的看着冰娆,服务人员叹气道:“小丫头,自古以来,认证费就没有打折的。”

“你们太不会做生意了,懂什么是薄利多销不?这样吧!你给我们打个五折,我和哥哥就都认证了。”冰娆开始讲价了。

服务人员满脸黑线,还带这样滴?而且,一下子就打了个对折,你们也太黑了吧?一百块上品晶石想认证两个人,想什么好事呢?

冰溪也诧异的看着冰娆,脸上红果果的写着‘妹妹,我不懂驯兽啊!’

不过,冰娆才不管那些,她现在只想和哥哥一起打包认证了,不懂驯兽有什么关系?她也不懂啊!

但想来,能让兽兽认主就可以了呗!

“给,认证费,我和哥哥的。”见服务人员不说话,冰娆就当他默认了,然后掏出一百块上品晶石放到前台的桌上,美眸定定的看着服务人员。

“……”服务人员好想抓狂,这事他做不了主啊啊啊!

“怎么了?”这时,楼上下来一个白胡子老头,看到前台貌似有情况,就随口问了句。

“会长,这小丫头想认证费打折,一百块上品晶石要认证两个人。”见来了救星,服务人员连忙道。

“你是会长?来的正好!”听到白胡子老头是柳城驯兽师公会会长,冰娆瞬间双眸放光,来了个有权利的,真是太好了。

面对冰娆仿佛看见晶石般闪闪发亮的美眸,以及服务人员无奈的目光,会长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这种被人觊觎的感觉真心不好啊。

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后,白胡子老头才摸着自己的长胡须道:“小丫头,驯兽师公会的认证费自古就没有打折这一说,不过,我们公会倒是有一项优惠,就是在五分钟之内驯服一百只五级兽兽的话,就可以免了认证费,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服务人员闻言瞪大眼睛,他咋不知道公会有这个优惠?

“好!我和哥哥都要试!”冰娆肯定点头。

“那就跟我来吧!”白胡子老头诧异了下,才道。

事实上,那优惠不过是他随口说的,本意是吓退冰娆,但没想到冰娆居然答应了?

如此,白胡子老头反倒弄不明白了,这小丫头是驯兽术太高明,还是无知者无畏啊?

五分钟之内驯服一百只五级以上兽兽,只怕高级驯兽师都做不到这样的程度啊!

心里疑惑,又想看看眼前小丫头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所以,白胡子老头果断带着冰娆去了后院。

后院有间院子,养着许多兽兽,基本等级都在三至六级之间,这些兽兽,一般来说都是给驯兽师练习用的,驯服好后再卖出去,周而复始循环,也算是驯兽师公会的一项收入来源。

指着院中兽兽,白胡子老头笑眯眯看着冰娆:“小丫头,只要你们能把这院子中的兽兽都驯服了,我就给你们通过认证,如何?”

“你确定?不会是骗我吧?这院中可不全是五级以上兽兽。”冰娆不放心的瞥了眼白胡子老头,提醒道。

“我堂堂驯兽师公会会长,会骗你一个小丫头?”白胡子老头很无语。

“那就是你们驯兽师公会根本没有二百只五级以上兽兽。”冰娆猜测。

白胡子老头沉默了,说实话的聪明小丫头,真是太不可爱了!他们驯兽师公会,还真是没有二百只五级以上兽兽。

不过,他话都说出去了,冰娆也应战了,那就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小丫头,可以开始了吗?”白胡子老头决定跳过那个令人不愉快的话题,并问道。

“可以,计时吧!”冰娆美眸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十分轻松的对冰溪道:“哥哥,咱们先跟这二百只兽兽谈谈心吧!”

冰溪黑线着点头,跑这跟兽兽谈心来了,他们也算有史以来头一份吧?

“小丫头,你们可只有五分钟…”白胡子老头闻言嘴角狂抽,并善良提醒道。

“五分钟足够了。”冰娆自信满满道,然后,直接朝院中最大的一只笼子走了过去。

那只笼子里,装了一对六级火狮,这两只火狮一公一母,应该是夫妻,而且还十分恩爱的那种,因为冰娆走过去之前,它们正在互相给对方顺毛,见到冰娆后,两只狮子连眼皮都没抬,依然故我的秀恩爱。

“你们好,我是冰娆。”非常有礼貌的做了个自我介绍,不过,冰娆并没有得到两只狮子的回应。

但冰娆没不放弃,干脆打开了笼子将手伸了进去…

看到这一危险动作,白胡子老头吓得魂都要没了!

天呐!那可是没有驯服、野性十足的兽兽!

万一它们发狂一口咬上,那小丫头漂亮白嫩的胳膊可就没了啊!

不过,老头担心的显然并没有出现,两只狮子见到冰娆将手伸了进来后,相当警惕的看着她。

六级灵兽,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智商已经极高了,而让两只狮子万分警惕的对象,自然是冰娆肩膀上趴着的那只小白猫。

虽然这两只火狮无法看出银啸的本体,但兽兽与生俱来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让它们根本不敢放松下来,这时,银啸又淡淡的撩了下眼皮扫了眼笼中的狮子,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顿时,笼中狮子的绒毛都竖了起来。

银啸高冷的释放出一丝只有兽兽才能感知的威压,自然是想让两只狮子立马驯服,别浪费自家主人的时间。

这时,冰娆的手也摸到了两只狮子的身上,唔,手感不错!

围观的白胡子老头,见那两只脾气不太好的狮子居然没咬冰娆,顿感诧异。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小丫头真那么本事,居然把他们这里脾气最暴燥的两兽给驯服了?要知道,这两只狮子,很多高级驯兽师耗费了许久都没能驯服,可这小丫头一上手,怎么马上就臣服了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慢慢的,白胡子老头看到两只狮子眼神柔和了下来,然后它们还伸出舌头友好的舔着冰娆手心。

老头有些傻眼,这就成了?

驯兽成功与否,主要看兽兽的眼神与脾气。

没有驯兽的兽兽,眼神中充满了暴戾,脾气也异常暴燥,可驯服之后的兽兽,眼神柔和,脾气温顺,对人类也相当友好。

现在,冰娆显然驯服了这两只最难搞定的狮子。

然后白胡子老头就听冰娆吩咐两只狮子:“你们去帮我搞定其它兽兽吧!”

两只狮子点头,并跳出笼子去与其它兽兽交流。

见到这一幕,白胡子老头瞠目结舌,这样也行?真的行吗?

转头看向冰溪,见他居然也如此炮制,白胡子老头有些不淡定了。

驯兽,什么时候如此容易了?而且,还能说服高阶兽兽去帮着自己驯服低阶兽兽,这可能吗?

在白胡子老头看来,高阶兽兽即使驯服了,顶多也只是会服从命令一些,但帮着驯兽这样过于高端、灵活的任务,兽兽们显然是没办法胜任的,更主要的是,也没有兽兽会那样做。可眼前的这两个小家伙却做到了,这是不是能说明,驯服过的兽兽其实还有潜力可挖?

想到有这个可能,白胡子老头顿时激动了,并发现新大陆般,双眸火热的盯着冰娆兄妹。

感觉到背后的火热,兄妹两人转过身,谨慎的看着眼前的白胡子怪黍离,这老头眸光不太正常啊!

“老头,这院子的兽兽驯服完了,你可以检查下。”冰娆催促道。

“不急,两个小家伙,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在五分钟之内驯服完这些兽兽的?”白胡子老头实在是好奇极了。

“你不是看到了?我们只驯服了这里等级最高的几只,然后让它们去驯服其它兽兽,仅此而已。”冰娆很有耐心的解释。

“就这么简单?”白胡子老头有些不敢相信,甚至还做起了试验。

就见他吩咐两只狮子:“你们去帮我把隔壁院子的兽兽也驯服了。”

谁知两只狮子根本鸟都没鸟他,脸上红果果的写着‘你有病,得治!’就趴到了冰娆兄妹身边。

不好使啊?

白胡子老头暗自嘀咕,然后委屈的看着冰娆:“小丫头,它们不听我的!”

“又不是你驯服的,为嘛听你的。”冰娆无语道,合着这老头跑她这捡现成的来了啊?

“呃!”白胡子老头有些尴尬了,然后召出了自己的兽兽,一只长毛金丝猴。

非常漂亮的一只金丝猴,拟态模样,小巧玲珑,满身金色绒毛,蓝脸金眼,实力为八级。

那只金丝猴出来后,满脸不耐烦的看着白胡子老头:“臭老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爷还要睡觉呢!”那意思就是让他快点,别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听见白胡子老头兽兽的话,冰娆、冰溪忍不住‘噗哧’一笑,这只小猴子蛮有意思的。不过,白胡子老头却瞬间涨红了老脸!

丫的!他是这家伙的主人啊!这家伙为什么就不能给他点面子?每次出来,都这爱搭不理的态度,偏偏自己还得哄着。

这时,长毛金丝猴也发现了冰娆兄妹的存在,愣了愣神,就直奔他们两人跑了过去。

好奇的看着冰娆、冰溪许久,长毛金丝猴才忍不住问道:“两个漂亮小家伙,你们哪来的?”

“家里来的。”冰娆认真回答。

“那你们家,我能去吗?”长毛金丝猴突然小脸一红,有些羞涩问道。

“呃!你要干嘛?”冰娆警惕的看着那只金丝猴。

“想去窜门啊!你们是不知道啊!我成天跟个糟老头子在一起,闷都闷死了,所以,我想换个环境,多认识些新朋友。我见你们两人不错哟,咱们交个朋友吧?”长毛金丝猴目露期待,渴望的看着冰娆和冰溪。

冰娆、冰溪极度无语,一只八级金丝猴要和他们交朋友?不过,看它家主人的脸色可不太好,都快黑成锅底灰了。

但长毛金丝猴显然没注意到自家主人不悦的情绪,依然期待的看着冰娆、冰溪,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可怜。

“呃!”冰娆犹豫着,她真不想诱拐别人的兽兽。

“死小金!你皮痒了是不是?”果然,白胡子老头火大吼道。

但名为小金的猴子依然故我,它真心觉得,跟着这对漂亮小家伙日子应该会比较有趣!

“老头,我和哥哥可以通过认证了吧?快点给我们证书!”冰娆不想害得这对主、兽失和,只能转移话题。

“好,你们跟我来。”白胡子老头让小金气得也没心思试验冰娆所说的话了,他现在,只想快些打发了这对兄妹,不然,他家兽兽就要被拐跑了!呜呜…

“小金,你留在这里反省!哪里都不许去!”跟冰娆兄妹说完,白胡子老头又警告小金道,他真心觉得小金被他给惯坏了,所以,决定让它面壁思过了。

小金不以为然,一双金瞳充满了渴望自由的光芒!

它想出去玩啊!想出去玩!

无视了小金可怜兮兮的眸光,冰娆拉着哥哥跟在白胡子老头身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到了大厅,白胡子老头亲自给冰娆、冰溪办理了注册认证手续,但在给他们评级时,他却又纠结上了。

给冰娆、冰溪安排的测试,在驯兽师公会的历史上可谓从未有过,五分钟内驯服两百只兽兽,这样的劳动强度对高级驯兽师而言都有些困难,偏偏眼前两个小家伙做到了,虽然说,他们有投机取巧的表现,但不管怎么说,那二百只兽兽已经驯服是毋庸置疑的,因此,他实在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不承认那成绩,可成绩他承认了,这驯兽师的等级该怎么评?

给高级驯兽师?

这不现实!更主要的是,会引起公会其它驯兽师的不满,毕竟,好多人驯了十多年的兽兽,都没晋级为高级驯兽师,两个小孩子第一次认证就成了高级,这要是传了出去,只怕整个流云大陆的驯兽师都要罢工了!

中级?他又怕两个小家伙不满意。

犹豫了下,白胡子老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冰娆淡淡一笑,无所谓道:“随便给个初级的就行了,我们本来就是来认证初级驯兽师的。”

“好的!”白胡子老头有些过意不去,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

将认证完毕的驯兽师徽章交给了冰娆、冰溪,白胡子老头亲自送两个小家伙出了驯兽师公会的大门。

紧接着,白胡子老头就去了后院找自家的猴,想让它帮着自己驯兽。

可几乎把整个后院翻遍,白胡子老头也没发现自己那只顽皮金丝猴的下落,顿时,他着急起来。

“小金!小金!你去哪了啊?快出来,别和爷爷捉迷藏了!”白胡子老头大声叫道。

“会长,怎么了?”被白胡子老头叫声吸引过来的驯兽师们,忍不住问道。

“小金不见了!呜呜…”白胡子老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伤心道,小金可是他的命根子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般的养着。

“会、会长,我之前好像看到一只金色的兽兽跑出了驯兽师公会,不知道是不是小金。”这时,一名驯兽师小心翼翼道。

“你看到了?那肯定就是小金啊!它往哪个方向跑了?”白胡子老头急问道。

“往东!”想了下,驯兽师肯定道。

“东边?”白胡子老头大惊失色,小金莫非去追那两个小家伙去了?因为把冰娆兄妹送出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他们就是往东走的!

呜呜…他的小金,居然抛下他跟别人私奔了!

不过,好在他与小金之间有契约,所以,他倒不担心小金会不回来,只是,自家的兽兽跟着陌生人走掉了,这样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与此同时,柳妖精也来到了驯兽师公会。

跟前台服务人员一打听,柳妖精才知道娆儿、溪儿居然是莫都会长亲自接待的。

找到莫都,本想问问那两个孩子的情况,谁知她刚一说出名字,莫都就一脸幽怨的看着她问道:“副会长,那两个小家伙跟您啥关系?”

“是我孙子孙女。”柳妖精实话实说道。

她话一说完,一把年纪的莫都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柳妖精有些傻眼,这是怎么个情况?都这么大年纪了,哭什么呀?难道说,娆儿、溪儿给他气受了?

“副会长,您可要给我做主啊!”莫都越想越委屈,知道了那两个小娃是副会长家的孩子,他仿佛找到了组织般,强烈要求给撑腰!

“呃!发生什么事了?”柳妖精一脸的莫名其妙,额上渐渐布满了黑线。

“您家那两个娃,把我的小金给拐走了。”莫都可怜兮兮道。

“啊!不是吧!”柳妖精瞪大眼睛,绝美脸蛋上尽是不敢置信,娆儿诱拐无主兽兽有一手,怎么连有主的也拐上了?

“是的,副会长,我强烈要求跟你家去,我要把小金带回来。”莫都迫不急待道。

之前,他不知道上哪能找到小金,现在知道了,真是一刻都不想在等。

柳妖精无奈,只好带着莫都这个拖油瓶一起回了家。

见柳妖精居然带回来个老头,钟伯的脸当即耷拉了下来,这老太太啥意思?示威?想让他吃醋?

钟伯的胡思乱想,在柳妖精说出了莫都的可怜遭遇后,立即转为了同情,并暗自腹腓,孙子孙女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认证个驯兽师居然把人家驯兽师公会会长的兽兽给拐跑了,哈哈!不愧是他家的孩子。

但有苦自己知。

冰娆、冰溪可不认为,他们两个人被只猴子缠上是好事。

主要是这只猴子好奇心实在是太重了,到了街上见啥都要抓在爪里玩玩,而它的爪劲又没轻没重的,一不小心就把人家卖的东西给弄坏了,如此,自然要冰娆、冰溪来赔钱。

而他们几乎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人相信那只猴子不是他们的,谁让那只猴子是和他们一起来的呢!

无奈,两人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想将那只顽皮的猴子送回去吧,那只猴子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吵得冰娆烦死了。

好在它还是怕银啸的,所以,在银啸的高压政策下,这只猴子乖巧了许多,而冰娆则答应带着它玩一天。当然,冰娆也是迫不得已才答应,因为那只猴子说了,如果自己不陪它玩,它就天天来缠着他们。

想到那个可怕的景象,冰娆果断答应。

而有了这只猴子,冰娆的丹师公会、器师公会也没能成行。不过,她也决定先不去那两个地方了,因为认证个丹师、器师肯定还得要钱!

钱呐!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了!

到了晚上,某猴又相中了一家酒楼,死活要进去吃晚饭。

冰娆、冰溪对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然后,才走了进去。

这家酒楼,正是冰娆当初刚到柳城时去过的那家,掌柜对他们兄妹印象相当深刻,所以一见他们来,立即迎了上来,并热情的招呼他们上了二楼。

冰娆和冰溪选择的还是上次的那个位置。

“冰小姐,请问想吃点什么菜?”掌柜的笑成了一朵菊花,并热情问道。

“问它!”冰娆指着小巧玲珑的金丝猴道。

“呃!”掌柜的眨眨眼,冰小姐又多了只兽兽吗?看样子这只猴子是她的新宠啊!

脑补了一下,掌柜的将菜单交给了小金。

小金像模像样的看了眼,然后爪子在菜单上面乱点。

掌柜的见状有些纠结,这只小猴子将菜单拿倒了也就罢了,这点的都是些什么啊!

一个菜没有,都是汤!

唉!算了,还是他看着上吧!

在小金觉得点够量之后,掌柜的收回菜单,纠结的转身离开。

小金则兴奋的手舞足蹈,它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以前,扣门的主人从来不肯带它来!

想想,小金便觉得有些伤心。

等菜上来的时候,小金表现得反倒像个小绅士了,并看着冰娆道:“小娆儿,你帮我挟点菜。”

冰娆诧异的看了眼小金,不过,还是听话的每样菜都挟了点放到小金面前的盘子中。

小金见有菜了,直接拿爪抓着吃。

随后,冰娆又照顾起自己的兽兽。

这次出来,她只带了银啸、紫衡和青云,几只小的都被她留在了家里,不过,算上小金,她要照顾的兽兽就达到了四只。

而四只小兽中,吃饭最为优雅的当属银啸,可以说,不管何时何地,银啸都像个贵族,优雅的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吃过了饭,几只兽兽要集体去方便,冰娆、冰溪只好在坐位上等着它们。

可许久后,两人都没见四只兽兽回来,不禁有些担心。

对视一眼,冰娆、冰溪决定去厕所找兽了。

刚走到厕所门口,两人就率先听到里面传来打斗的砰砰声,刹那间,担心的冰溪踹开了厕所门,然后就见他们家的几只兽兽,正骑在一位年轻男子身上耀武扬威。

此刻,那男子满身是血,并且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他们家的紫衡和青云仍没打算放过他。

青云甚至又开始做它的香辣人了。

好奇看着这一幕的小金,感觉到有趣,便也学着青云的模样,给年轻男子松松筋骨,然后将各种调味料洒到对方身上。

“好玩!真好玩!”小金一边洒调料,一边兴奋道。

冰娆扶额,这四个家伙这么久没出来,她就知道得出点啥事。

“主人,他是范家的人。”正在洗爪子的银啸,看到主人来了,连忙报告。

“范家人?他做什么了?”听到是范家人,冰娆脸上笑容多了几分。

“他想抢小金。”紫衡告黑状。

“所以你们就把他给揍了?”冰娆了然道,不过,小金是柳城驯兽师公会会长的兽,所以,只能怪范家这位运气不好了!

待四兽折腾够了,冰娆、冰溪便带着它们,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酒楼。

夜晚的柳城,也格外热闹,第一次出门的小金,说死不肯现在回家,说是还没溜达够。无奈,冰娆、冰溪只能继续舍命陪猴子!

等小金溜达够,并昏昏欲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见那只小猴子终于不闹腾了,冰娆毫不犹豫的拉着哥哥往家走。

这个时候的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

冰娆、冰溪走着走着,明显感觉到阴风阵阵,似有危险在等着他们。

两人放慢了脚步,除了小金睡得跟死猪一般,银啸、紫衡和青云都瞪着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突然,一道道黑色人影瞬间出现在冰娆、冰溪面前。

兄妹两人相视而笑,然后看着黑衣人道:“找到这个机会挺不容易吧?跟了多久了?”

“死丫头,少耍嘴皮子!我问你,上次我们派出的人,是不是已经被你们给杀掉了?”一名黑衣人怒声质问。

“什么人?”冰娆眨眨眼,无辜问道。

“你还装傻?”黑衣人怒了,昨天晚上他们夜探柳宅的人也没回来!肯定都是被冰娆等人杀掉的!

“我是真不知道啊!哥哥,你知道吗?”冰娆转头笑着问冰溪。

“不知道。”冰溪面容平静,看着就不像在撒谎。

黑衣人则怒火中烧,气得差点吐血。

五十人啊!

冰家和范家共派了五十人,具是灵王以上实力,居然全都无故失踪了!如果说,这跟冰娆等人没关系,打死他也不会信的。

“杀掉他们两个,替咱们的兄弟报仇!”黑衣人知道问不出结果,也不问了,直接下了诛杀令!

此话一出,众黑衣人顿时化身暗夜恶鬼,直接朝着冰娆、冰溪凶猛扑来!

“主人,又是五十人!十个给我!”银啸见有架打,幽蓝的眸子顿时绽放出耀眼璀璨的光华,下一秒,它已经迫不急待的朝自己相中的黑衣人扑了过去。

出手快、狠、准的银啸,一爪子下去就拍碎了一名黑衣人的脑袋,顿时脑浆迸裂,鲜血喷溅!

它的凶狠,顿时吓傻了一众黑衣人。

这只真的是猫吗?为嘛这么厉害?

“小娆儿,我也要十个哟!”这时,紫衡也说话了。

伴着话音,紫衡大钳子倏的伸了出去,霎时,夹断了一名黑衣人的脖子,可以说,这名黑衣人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断了气息。

见对方毫不费力,已经干掉了两名黑衣人,其他黑衣人完全被震慑了。

这兽兽,也太狠了点吧?

一只专门拍脑袋,一个专门夹脖子,这还让人活不?

“避开那几只兽兽,去抓冰娆和冰溪!”见属下都有些被吓到,黑衣人首领连忙安排策略。

在他看来,那几只兽兽实在太过厉害,根本不宜硬碰硬,而冰娆、冰溪在他眼中则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他相信,只要抓住了这对兄妹,这几只兽兽还不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他们的战利品?

可以说,黑衣人首领想得十分美好,他的一众属下也觉得这样做很正确,可当他们真正对上冰娆、冰溪,才发现,人家根本就不是什么软柿子,他们才是啊!

嘤嘤嘤!这两人还是人吗?

冰娆、冰溪见到黑衣人朝着他们扑来,根本没客气,直接放群攻大招。

冰娆的烈焰焚心先灭掉一批,然后冰溪的万莲穿心紧随而至,他们这一波攻击下来,至少三分之一的黑衣人被灭掉。

兽兽们也没闲着。

黑衣人想躲它们?

做梦啊!

无论被哪只兽兽盯上,黑衣人都休想逃脱。

“咦,有架打?可惜小爷居然睡着了。”突然,小金的声音在冰娆耳边响起。

“你睡得跟猪一样,人都快让我们杀完了。”冰娆一边击杀黑衣人,一边还有时间跟小金说话。

“给小爷留几个!”好久没打架的小金,爪痒痒了。

说完,小金立即涨大身形。

霎时。

就见一只近三米的巨型猴子出现在黑衣人面前。

这只猴子身高体壮,一只胳膊都快赶上黑衣人的腰粗了。而它一伸爪,一名黑衣人就被它抓在了手里。

“放、放…”被抓的黑衣人哆嗦了,好大的猴子啊!好可怕!

小金根本不说话,并冷笑两声,然后两手狠狠一撕,被它抓着的黑衣人便瞬间四分五裂了。

干掉一个之后,小金兴奋极了,好久没有架打的它,感觉都快生锈成铁猴子了。

紧接着,它的大手又迅速朝另一名黑衣人抓去。

面对如此残暴的小金,黑衣人吓得腿都软了。

这些黑衣人,虽说出身于世家,但相较于兽界的残酷,他们还是见识得太少了!

要知道,来之前,他们还信誓旦旦的跟家族保证,一定会杀掉冰娆、冰溪,替家族挽回颜面,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敌人的实力如此强悍,他们在对方面前,就好像纸糊的一般。

当然,他们是可以用兽兽辅助作战,但他们的兽兽跟人家的一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因为面对冰娆的几只兽兽,他们的兽兽根本就不敢现身了。

这样的事实,让许多黑衣人死不瞑目,但死前,他们想的更多的则是,家族为何要与冰娆、冰溪为敌?这两个人真那么好杀?

不到一个小时,五十名黑衣人便全军覆没!

这次,冰娆没使用化尸粉,而是直接将死掉的黑衣人给丢到了柳家主宅的花园之中。

她倒要看看,柳家主面对如此多的尸体,如何的百口善辨!

此刻,已经深夜,柳家除了值夜的侍卫,基本上都休息了。

可当天降尸体掉落到柳家各处院子的花园后,不少人还是被惊醒了过来。

冰娆、冰溪站在柳家高大的院墙外,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心情大好。

听完墙角,两人一起回了柳家。

一进门,冰娆、冰溪就看到一白胡子老头坐在门口打起了瞌睡。

“咦!奶奶换门房了?”看了眼,冰娆好奇问道。

“小丫头,我是来找小金的。”莫都听到声音醒来,立即道,脸上还一副‘你们勾引了我家小金’的表情。

“给你。”冰娆将趴在哥哥怀里的猴子,扔给了白胡子老头,顺便又拿出一叠收据,“给我把钱报了,都是你家小金花掉的!”

“……”莫都有些傻眼,他还没跟这小丫头算他们勾引了小金的帐,这小丫头居然还让他给报销单据?这算什么事啊?

“老头,你可别想赖帐啊!”见莫都不说话,冰娆绝美脸蛋上露出警惕的表情道。

“让我报销可以,但你们拐走我家小金又怎么说?”莫都话峰一转,质问道。这小丫头心眼太多了,他可不想吃亏啊!

“小猴子,我们拐走你了?”冰娆不理会莫都,直接问小金。

“没有,我自己走的。”小金很讲义气道。

“呐,你听到了吧!”冰娆笑眯眯的,美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看那老头变脸也蛮有趣滴!

“主人啊!跟着你太无趣了,也没有架打,所以,我决定先不回去了,我要玩够在回去。”这时,小金又道。

莫都欲哭无泪,脸上表情一丝丝龟裂,嘤嘤嘤,他这是被小金抛弃了吗?

“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小金今天晚上杀人了。”冰娆又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然后拉着哥哥回院睡觉了。

“……”莫都彻底石化,好久才反应过来,并扯着小金问:“小金,你杀谁了?有没有后台?”

“不知道,是有人要杀小娆儿,我帮了下忙。对了,明天小娆儿说要去钓鱼,我也要去,你不许阻拦。”小金想起重要事情,看着主人道。

“钓鱼?你什么时候对钓鱼感兴趣了?”莫都不解。

“今天啊!”小金神秘兮兮道,不愿意多解释。

“……”好吧,这还是个新增爱好。

莫都无语。

半晌,他才又问:“你刚刚说帮小娆儿杀了人,那尸体呢?处理了吗?”

“处理了啊!”小金点头,然后坏笑道:“小娆儿把那些尸体都丢到柳家主宅里了。”

“……”莫都这次真正语塞了,那个胆大包天的丫头,如此给柳家人添堵,就不怕柳家主知道了报复吗?

别看柳家主平时道貌岸然,但莫都很清楚,那老小子十分小心眼,若是知道这隔应人的事是冰娆做出来的,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唉!看样子柳城要热闹喽!

莫都一边想着,也回了房间。

今天晚上,为了等小金,他在柳宅留宿了。

第二天。

知道冰娆要去钓鱼后,柳妖精还奇怪,没听说小娆儿有喜欢钓鱼的爱好啊?怎么突然想起钓鱼了?

“此鱼非彼鱼!”冰娆神秘兮兮说完,就带着四只小兽,拉着哥哥出了门。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柳妖精眨眨眼,绝美的脸蛋上尽是迷茫。

钟伯和包子都不吱声只埋头吃早饭,他们倒是听懂了,可他们不敢说,小娆儿要去钓的并非鱼,而是范家和冰家的人啊!不然,柳妖精只怕又要担心了。

而冰娆、冰溪刚刚离开家,柳家主便携着柳家几位长老怒气冲冲的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听完柳家众人的来意,柳妖精脸沉了下来。

昨天晚上,小娆儿和溪儿又遇袭了吗?

这两熊孩子,居然没和她说!

收敛了下神心,柳妖精才淡定自若道:“柳成啊!亏你还是一家之主,这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也敢随便栽赃吗?”

这话,把柳家主气得差点吐血!

姑姑啊?你倒底还是不是柳家人啊?柳家发生了这样令人心塞的事,你没有一句慰问的话也就罢了,现在还反过来说他栽赃?

他栽赃个屁啊!虽然他没证据,但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冰娆兄妹做的!因为,别人根本就没那个胆子!

敢往他们柳家弃尸,这不是找死吗?

可惜,柳妖精就是认定了柳家栽赃,顿时把柳家主及一众长老全都气得小脸煞白,浑身颤抖。

年纪稍大的几位,还哆嗦的指着柳妖精,怒斥着:“柳妖精,身为柳家人,你不仅不为了柳家利益考虑,还一味的包庇外人,你意欲何为?想叛族不成?”

一顶叛族的大帽子扣下来,柳妖精越发的云淡风轻道:“在我眼里,你们才是外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