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七十一章 委屈的紫衡

这一幕,令齐亚枫等人齐齐惊呆了!

这是怎么个情况?

“我去,紫衡居然抢了只银狼幼崽,这下麻烦可大了!”齐亚枫看着数量庞大的银狼群,感觉头有些大了。

“小娆儿,咱们快些逃跑吧!这么多银狼,要怎么打啊?”肖敬小脸煞白,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胸口了。

“娆儿,紫衡这是在干嘛?”冰溪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以前在崖底的时候,紫衡就挺喜欢欺负别的兽兽,但出来后它已经明显收敛了许多,可现在怎么又抢上人家银狼的幼崽了?难道说,紫衡老毛病又犯了?

“看看不就知道了。”冰娆淡定自若道。

“还看?别看了,快跑吧!再看这些银狼一定会跑过来把我们生吞活剥了的。”齐亚枫满脸焦急,嘤嘤嘤,他年这么年轻,又没有娶妻生子,可不想英年早逝、命丧狼口啊!

“瞧你这小胆子!比苍蝇的还小!”正准备做晚饭的青云,听了齐亚枫的话,无比鄙视道。

“这么多狼,你就不害怕?”瞪着眼睛,齐亚枫大声质问。

“怕有用?”青云不答反问道。

“所以才要快跑啊!”齐亚枫反唇相饥道。

青云更鄙视了,并撇撇嘴道:“你连我都跑不过,还想跑得过这些狼?小弟,今天还没吃药吧?”

说这话的同时,青云还伸出钳子摸了摸齐亚枫的脑门,气得齐亚枫浑身直打颤,并火大吼道:“我不是你小弟!你的小弟是连谨和柳御尘!”

丫的,被只螃蟹给摸了头质疑着,齐亚枫真心想挠墙。

无辜躺枪的连谨表示,关他啥事?为嘛要把他扯进来?

不过,肖敬、白皓和商羽听完齐亚枫的话,却感到相当吃惊,齐亚枫、连谨和柳御尘成了兽兽的小弟了?

哎玛!这是啥时的事啊?

面对肖敬三人惊讶的目光,齐亚枫更火大了,“看什么看?没看过给人当小弟的啊!”

“见是见过,就是没见过有给兽兽当小弟的。”商羽俊美的脸蛋上尽是无语道,这事,闻所未闻啊!

“现在不是见到了。”齐亚枫抓狂了。

“小弟,淡定。”见齐亚枫情绪有些激动,青云连忙安慰。

“该死的!我说了不是你的小弟。”齐亚枫纠正道。

“嘿嘿,你不知道我和紫衡是亲兄弟,所以咱们的小弟都是共享的吗?它的就是我的,我的自然也是它的。”青云坏笑道。

还带这样的?

齐亚枫哑火了!

这时,看了看肖敬三人,青云又仿佛看见肥羊般,笑眯眯问道:“你们三个,要不要也给我当小弟?要知道,蟹爷可不随便收小弟的,必须得看着顺眼、长得漂亮的才行,一般人,本大爷可看不上!”

“……”肖敬三人都有些傻眼,这只螃蟹又打上他们的主意了?而且,它的要求貌似还挺高。

“快同意吧!不然倒霉的可是你们。”见青云又把主意打到了肖敬三人身上,齐亚枫心里顿时平衡了,这正是所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三人再愣,这算威胁不?

看到三人谁都不吱声,只是傻愣愣的看着齐亚枫,青云等的有些不耐烦,遂直接道:“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以后,你们就都是我的小弟了,记得按时上交保护费啊!”

“……”我去!还带这样的?

肖敬三人完全被青云的无耻给惊呆了!

有些看不下去的莫俞,上前提醒:“我说你们能不能正经点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闲扯!”

“我们没有闲扯,而是很正经的在讨论正事!对了,还有小莫莫你们几个,也一并认了我当老大吧!虽然你们没啥钱,但做点体力活、跑跑腿啥的,还是完全可以的!”青云看着主动送上门的莫俞,坏笑着道。

“……”这下,轮到莫俞傻眼了。

他这算是自投罗网了吗?

而且,人家还嫌他们没钱,让他们跟着做点体力活,跑跑腿就行!

“祖宗,银狼群就要打过来了,咱们别说这些了好吗?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这些银狼们吧!”对于青云的不急不慌,莫俞好想给它跪了,不过,想到近在咫尺的银狼群,他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

猛然惊醒的齐亚枫等人,瞬间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次奥!银狼都要打过来了,他们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跟青云扯皮?可这实在非他们所愿,而是不知不觉就被青云带进了沟里却不自知!

青云依然淡定,并不以为然道:“有什么好想的?你们咋就知道对方是要和我们打架?就不能是来看我们的?你们啊!真是太不懂得兽兽间的相处之道了!之前,紫衡带着礼物去看它们,现在它们过来回礼也很正常啊!切!还人类呢!这点礼尚往来的道理都不懂?难道还得蟹爷我教你们?”

又被教训了,呜呜…

众人集体泪奔!

对于青云的长篇大论,他们真是醉了,貌似一只螃蟹懂得比他们还多啊?

但可能向青云说的那样吗?

要知道,那群银狼可是嗷嗷嚎叫的在紫衡后面追着,他们怎么看那些凶狠的狼都不像是特意过来回礼的,反而紫衡抢走了人家幼崽这样的事实显然更有说服力!

而面对距离越来越近的银狼,众人小心肝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颤上了。

“小娆儿,再不走可就来不急了啊!”心急火燎的肖敬,跑到冰娆身边,提醒道。

“等等看。”冰娆淡定自若道。

“还等啊?”肖敬欲哭无泪,有种在等死的感觉。

“小娆儿,救命啊!”说话间,紫衡已经到了近前,随手就把钳子中托着的银色小毛团丢给了冰娆。

捧着那团小小的银色小东西,冰娆还没等问紫衡怎么回事,齐亚枫就一个箭步冲过来,并提醒道:“小娆儿,快把这只小银狼还给这些狼吧,那样的话,它们没准就会退回去了。”

“还给它们干嘛?”紫衡听了这话,有些不解道。

“不还给它们,难道等着它们来咬我们啊!”齐亚枫火气又上来了,并忍不住朝紫衡吼道。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才发现众人脸色、情绪都有些不对劲的紫衡,眨眨眼,急得都有些出汗了的额头上,满是问号。

“你还问我们怎么了?你干嘛偷了人家的小银狼崽啊!这下好了,咱们都等死吧!”不说这个还好,一说,齐亚枫的怒火就控制不住了。

“我偷了小银狼?没有啊!”紫衡有些委屈,呜呜…它是那样的蝎吗?

“没有?那这些追在你后面的银狼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它们是来看我们的啊!”齐亚枫继续发飙!

这个时候,银狼群也已经到了。

听到齐亚枫的话,为首一只体型巨大的银狼,十分歉意道:“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我们是护送我家小王子来请紫衡的主人帮忙看病的。”

嘎嘎嘎!

已经做出攻击姿势的齐亚枫等人听到这话,只感觉头顶一片乌鸦嘎嘎叫着飞了过去,他们没听错吧?来找小娆儿看病的?

转过头,齐亚枫等人就看到冰娆已经将一枚丹药分成了四份,然后轻轻分开那只银色小毛团的嘴,将丹药塞了进去,而这时他们也才注意到,那小东西的呼吸确实十分微弱,甚至几乎都要感觉不出来了。

“来、来护送病人,那、那你们干嘛不跑在紫衡前面啊,还害得我们误会…”知道闹出了乌龙的齐亚枫,尴尬不已的抱怨道。

说到这个,轮到众银狼郁闷了。

呜呜…不是它们不想跑在紫衡前面,而是它们跑不过啊!

说起来也是醉了,堂堂风系银狼,以速度见长的银狼,居然跑不过一只蝎子,这话说出去谁会信?

但这就是事实!而这样的事实,为首的那只银狼根本提都不想再提。

轻叹着气,为首银狼继续道歉:“也是我们太心急了,才会害得你们误会,不过,你们可不要冤枉了紫衡,它是我们银狼一族认定的朋友!”

紫衡!

听到这只银狼提到紫衡,齐亚枫才后知后觉的猛然想起,他怎么把那只小气的兽兽给忘了啊!

完蛋了!完蛋了!

他冤枉了紫衡,还对紫衡大吼大叫,这下子,那只蝎子怕是要记上仇了!

小心翼翼的陪着笑,齐亚枫转头看着紫衡,低声下气道:“紫衡,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你不会记仇的,是吧?是吧?”

“哼!”被冤枉了的紫衡傲娇的哼了声,然后扭过头用屁股对着齐亚枫,以表明爷现在很生气,不想搭理你!

齐亚枫一见,立即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了,呜呜…得罪了紫衡,这该如何是好?

“紫衡,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齐亚枫继续讨好的哀求道。

可惜,紫衡根本不卖他面子,并恶狠狠吼道:“本皇是蝎子,不是人!所以,没有大量!”

吼完,深深被冤枉,玻璃心严重受挫的紫衡,立即将身形缩小了几分,然后,它委屈不已的用钳子紧紧抱住冰娆的腰,呜呜的哭了起来。

“……”

哎玛!这下事闹大了!

在场的人,除了莫俞五人认识紫衡时间短,不是很清楚这只蝎子的脾性,可连谨等人谁不知道啊?

正因为知道,他们才深感事关重大!

毕竟,这只蝎子一向没心没肺惯了,又经常欺负他们,所以,他们谁也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紫衡抱着冰娆委屈得嚎啕大哭的场面,他们,能不惊悚?能不害怕?

特别是刚刚吼过紫衡的齐亚枫,更是吓得小脸煞白,这下该怎么办?

紫衡居然哭了!

呜呜…齐亚枫也好想哭,因为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离倒霉不远了。

边上围观的银狼们,都没想到自己只是跟在紫衡身后,居然就惹出了这样的事,顿时,它们全都内疚不已,想哄哄紫衡,可那家伙根本不抬头的只顾着呜呜哭…

一时间,在场的人及兽兽们,谁都不敢吱声了。

出大事了啊!

等冰娆小心翼翼的喂那只小银狼吃完了丹药,才感觉到现场气氛有些不对劲,而她的后背,也湿了一片。

转头一瞧,紫衡正趴在她背上,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冰娆有些黑线,紫衡这是怎么了?

方才,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紫衡交给她的那只小银狼身上,因此并未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可能让紫衡哭得如此伤心欲绝,这得是受了多大委屈啊!

先看了眼正满脸焦急盯着她的众银狼,冰娆淡淡一笑道:“我已经给这小家伙吃了最好的疗伤丹药,不过,它伤的太重了,只怕还得治疗几天才可以。”

“小王子有救了?”为首的银狼一听,立即老泪纵横,然后看着冰娆,它又感激道:“紫衡的主人,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可是我们银狼一族的大恩人啊!”

“我叫冰娆。”冰娆说了自己的名字,听着这只银狼叫她紫衡主人,感觉怪别扭的。

“冰娆小姐,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了,请接受我们银狼一族最崇高的敬意吧!”为首银狼说完,立即带头单腿着地跪到冰娆面前,这样的礼节,一般只有它们的王才可以享有!但冰娆对银狼一族有大恩,因此众银狼都十分感激她,才会让她享受到了银狼王的待遇!

可它们这样一来,冰娆反倒不自在了。她可不习惯接受这样的大礼。

“你们不要这样,快起来。只是一粒疗伤丹药,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冰娆连忙道。

“对于冰娆小姐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们银狼一族来说,却是救了我银狼族未来的继承人,这样的大恩,我们不能忘记!”为首银狼有些固执道,并跪着不肯起来。

冰娆无奈极了,遂看了眼哥哥。

“你们都起来吧!我妹妹不习惯你们这样。”收到妹妹的求助,冰溪叹气道。

为首银狼闻言,只能不情愿的率众狼站起身。

“我的孩子!”突然,一只体型娇小些的母银狼趔趄着,朝着冰娆所在方向一步三晃的小跑了过来。

一到冰娆面前,看着冰娆手里抱着的银色小毛团,它就开始流泪。

“王后啊!你别哭了,身体要紧啊!”见状,为首银狼忍不住劝道。

可它不说还好,它这样一说完,那只母银狼眼泪流的更凶了,并紧盯着冰娆哀求道:“人类小丫头,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愿意付出所有来换取我孩子的命!只要它能活下来!呜呜…是我的错,都是我,如果不是我在怀着它的时候受了重伤,宝宝它也不会才出生就这样虚弱!”

身心受创的母银狼,伤心欲绝的哭着,然后就见它猛咳了几声,并吐出好几口鲜血…

冰娆见状连忙塞了粒疗伤丹药给它,并善意的提醒着:“你别激动,放心吧!我会尽自己所能治好这只小银狼的。”

母银狼一听,给了冰娆一个万分感激的眼神,而它紧张得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也放下不小。

之后,冰娆又把小银狼放到了母银狼怀中。

抱着自己的娃,母银狼又默默流泪了。

“麻麻,它们好可怜。”这时,目睹这一切的染儿,哽咽着含泪道。

“麻麻,一定要帮帮它们。”冰魄也过来道。

听到说话声,母银狼不自觉的抬起头,才看到说话的竟然是两只巴掌大的小狐狸。

眼前两只小狐狸,明显也刚刚出生不久,看到它们如此活泼,并想到自己那奄奄一息的孩子,母银狼又忍不住嚎啕大哭。

母银狼的哭声,紫衡的哭声,在众人耳边此起彼伏的交替着。

冰娆无奈极了,转身轻抚着紫衡的头,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娆儿,我也好可怜,嘤嘤嘤…”紫衡边哭边道,对于才吸引到自家小娆儿的注意,它感觉相当失落。

“那说说你怎么可怜了?”冰娆扶额,颇有耐心的哄着。

“我被人冤枉了!我的蝎格受到了别人质疑,我好伤心、好委屈…”紫衡絮絮叨叨的说着,把自己形容的无比可怜,好像六月不飞雪都对不起它似的。

众人听着紫衡添油加醋的向冰娆告状,额头冷汗都下来了,特别是齐亚枫,那小脸白的就跟遇见鬼了似的。

此时此刻,齐亚枫真是万分后悔,他刚刚如此冲动干嘛呢?现在好了,被只蝎子恨上了,这以后还不定怎么整他呢!

呜呜…只要一想到自己未来堪忧,齐亚枫就好想撞墙。

冰娆则边听边哄,并且给了齐亚枫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这事啊!她真心帮不上忙,谁让她是帮兽不帮理的呢!

紫衡告完状,心情明显好了不少,但它仍然抱着冰娆不肯撒手。

好沉!

冰娆感觉到了累,虽然说,此刻的紫衡身形跟个半大的孩子差不多,但奈何壳里肉多啊,所以,她只能找个地方坐下来,而紫衡,则一脸小可怜样的趴在她怀里继续寻求安慰。

这时,吃了冰娆一粒疗伤丹药的母银狼,身体明显好了不少。然后,它也趴到了冰娆身旁,一人一狼各自抱着只蝎子和小银狼旁若无人的小声聊起来。

当然,冰娆抱着只蝎子的样子,虽然让在场的人有些不敢直视,但却没有人敢乱说话,不然,紫衡在把他们给恨上,那多得不偿失啊!

瞧瞧齐亚枫,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就知道他到底有多想挠墙了。

趁着冰娆和母银狼聊天的工夫,青云又想起该做晚饭了,遂拉着莫俞一起,准备大显身手!

可以说,知道了冰娆的兽兽都喜欢告黑状后,莫俞是一点想要篡夺主厨大权的想法都没有了,不然,这青云在跟冰娆告一状,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小心翼翼的跟在青云身边,莫俞决定要当个最佳助手。

而郁闷的齐亚枫,则跑到角落面壁思过去了,当然,主要是得想个好主意哄哄那只蝎子,不然,他可就真要倒霉了。

无事可做的肖敬等人,决定去打猎,好给晚上加餐。

为首那只银狼一听,当即表示自己知道个地方,有很多可以打的低阶灵兽。

之后,就由几只银狼陪着肖敬等人去打猎了。

等他们收获颇丰打猎回来的时候,冰娆已经跟母银狼聊的差不多了。

从母银狼口中,她知道了是紫衡在去给银狼们送礼物的时候,听说了银狼王后和小王子病重,因此才向它们推荐的她,另外,她也知晓了母银狼受重伤的原因。

它,遇到了狼族的死敌,一只豺狼!而且是一只九级豺狼!

豺狼这种东西,别看沾了个狼字,但它们跟狼可没有任何关系。

不如狼族优雅高贵也就罢了,还专门喜欢吃腐肉,因此,狼族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上沾了个狼字的兽族,偏偏,豺狼还专门喜欢以狼自居,多年不被接受后,它们性情便越发的暴力嗜血,甚至把狼当成了生死大敌,不见面还好,只要见到了,必定有一番血战!

两者都是以群居著称的灵兽,真打起来,虽然狼族的实力更强,但豺狼根本就是祸害狼不要命的主,所以即便狼族取得战斗胜利,肯定也是损失惨重。

豺狼王不在乎自己族人的生死,只想给狼族添堵,可狼族不愿意啊!

狼族把每一位族人都看得相当重要,它们不想自己族人的生命,损失在臭不要脸的豺狼手中,由此,众狼族便决定,以后有豺狼的地方,它们尽量回避好了。

这倒不是说,它们害怕豺狼,为的不过是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而已,当然,如果能将豺狼一击即中,又损失较少,那还是要灭掉豺狼的!

一直以来,所有的狼族都遵循着这样的政策,而之前,虚妄森林中本已经没有豺狼了,曾经一个小的豺狼群,早就被银狼一族给消灭干净了,可是不知道从哪跑来了一只九级豺狼,还带着一大群小弟,如此,自然是大敌见面,份外眼红!

那只九级豺狼一来,就把消灭银狼一族当成了已任,而遇到了只有几名护卫在侧,又即将临产的银狼王后,它自然不能放过。

之后,自然是银狼王后受了重伤,然后产下了银狼一族奄奄一息的小王子。

事情虽然让银狼王后叙述的很简单,但冰娆依然从那只母狼的话语中听到了深深的、无比强烈的恨意。

能不恨吗?

伤到了自己的孩子,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愤怒,那比伤在自己身上更令当母亲的无法接受!

两人聊了会儿,冰娆看出身体还有些虚的银狼王后好像累了,就让它原地休息会儿。

银狼王后听话的闭上眼睛,可冰娆却无奈发现,这只心理过度紧张的母狼,每几分钟就会睁开眼睛,探探自己孩子的呼吸,生怕已经不在了。

小银狼的情况与她小时候何其相似!

见此,冰娆心头有些酸涩。

不由自主的,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面对重病的孩子,当母亲的心情肯定都是一样的!

就在冰娆沉思的同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刺耳尖叫突然传进了她的耳中。

小憩的银狼王后也被吓醒了,并不解的问:“冰娆,出什么事了?”

冰娆刚想说,我也不知道,就见一道青色身影冲进了她怀中,并挤走了改趴在她腿上的紫衡,抱着她哇哇大哭起来。

摸不清状况的冰娆,看着嚎啕大哭的青云满脸黑线,怎么,刚把紫衡哄好,你又来?

你们可真不愧是好兄弟啊!轮班哭!

“主人,熟、熟了,呜呜…好疼!”没等冰娆问,就见青云已经举着一只硕大的钳子到她面前,并眼含热泪,哽咽道。

冰娆看了眼青云举着的大钳子,额头黑线又多了几根。

果然熟了,原本青白的钳子此刻红通通的,还有一股鲜香味从那钳子上面飘出来。

深吸一口气,冰娆无奈道:“不是说了,让你离火远点嘛!”

“我、我想给主人做饭吃。”青云委屈极了。

“你可以让莫俞做,你指挥嘛!”冰娆摸摸青云的脑袋,提醒道。

“那和我做的,怎么能一样?”青云不太满意那样的方式,它就是要亲手给亲爱的主人做饭吃!可这第一次,它明显蟹失前蹄了。

“兄弟,经过我这么久的培训,你咋还这么蠢萌蠢萌的?就不能学的聪明点?”被青云给生生挤走的紫衡,本来生气的想要揍青云一顿,但看见它受了重伤,还哭得那么伤心,它就有些下不去手了,唉!都是自家兄弟,相煎何太极啊!

可是,紫衡也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见青云居然没明白它的意思,遂站起来,指着青云道:“跟本皇走,本皇教你怎么做饭!”

青云一听,虽然有些舍不得主人温暖的怀抱,但它想学做饭,所以,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紫衡去了。

冰娆扶额,紫衡会做饭?

“冰娆小姐,它们两个行吗?”站在边上忍不住旁听的莫俞,不忍直视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冰娆显然有些头痛,她的兽兽,太与众不同了,所以,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她的兽兽身上,貌似都不奇怪。

“对了,刚刚怎么回事?青云怎么会把自己的钳子给煮熟了?”随后,冰娆又问道。

“不是煮熟的,是烤熟的。”莫俞忍俊不禁道。

“烤熟的?火大大了?”冰娆猜测。

“是的。”莫俞点头,就将青云受伤的经过给冰娆描述了一遍。

事实上,青云受伤虽然值得同情,可他心里就是忍不住想笑。

那只螃蟹真是太搞笑了,见肖敬等人打了许多猎物回来,就说要给自家主人弄烧烤,当时他就怕出事,便极力阻止,可青云死都不肯听,并趁他不注意,将一块肉直接丢进了火堆里,而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肉里的油脂滴到了火上,瞬间加大了火势,顺便把青云的一只钳子也烤熟了,再后来,他便闻到了一股海鲜特有的味道。

受了重伤后,那只螃蟹更是想都没想,飞快的如同小雏鸟般投进了主人的怀抱,求安慰!

说实话,他活了三十年多,真是没见过这么能作,又这么会撒娇的兽兽,今天算是都见识到了!

听完,冰娆也只能叹气了。

最后,今天的晚餐由紫衡和青云共同完成。

吃晚饭的时候,齐亚枫等人看着满桌子的菜谁都不敢下筷!

这些菜,看着虽然不如冰娆做的那般色香味俱全,但至少熟了,可大家就是不敢吃啊!而更令他们愤愤不平的是,凭啥那些被留下来用餐的银狼们,吃的跟他们不一样?

银狼们吃的食物,是小娆儿亲自烤的肉!

那肉,一看就香喷喷的,直往地下滴油,银狼们也各个吃的满嘴油光,看得他们羡慕不已。

呜呜…他们也想吃啊!

可青云和紫衡这两个霸道的兽,就是不许他们吃!

“你们怎么不吃?是不是嫌我们做的不好吃?”半晌,青云见眼前众人都不动快,遂不满的紧盯着他们问道。

“我、我们舍不得吃,你看看你,为了给我们做菜,把钳子都弄伤了…”连谨小心翼翼的说着,说到后来,他都觉得编不下去了,呜呜…一只螃蟹和蝎子做出来的东西,谁敢吃啊!

“既然知道,那就更应该吃了!不然岂不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心意。”青云眯着眼睛道,心里对连谨的话却忍不住唾弃,哼!真当爷傻啊!不就是怕不好吃嘛?

众人沉默。

青云见它都这样说了,还没有人给面子,小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可就在它准备发飙的时候,冰娆突然伸出筷子,笑着道:“还是我先来尝尝吧!”

对于冰娆出面解围了,连谨等人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谁知紫衡却一把摁住冰娆的手道:“小娆儿,你先别吃,让他们先尝,若是他们尝了啥事都没有,咱们在吃也来得及!”

噗哧!冰溪听着这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明显被当成小白鼠的齐亚枫等人,却明显感觉到了来自于紫衡和青云的深深恶意,这让他们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嘤嘤嘤,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吧?

可齐亚枫因自知还是带罪之身,所以他根本不敢发表任何意见,连谨等人,本想抗议,但考虑到这两兽会明目张胆的告黑状,想想还是算了,忍下吧!

不过,这次冰娆却不赞同。

只见她佯装不悦的对紫衡和青云道:“这是你们第一次做菜,当然得我先尝了!怎么能把这么宝贵的机会让给外人!”

小娆儿好体贴!

一听这话,齐亚枫等人瞬间满血复活了!

紫衡和青云听了也非常高兴,青云还兴奋道:“那主人先尝一口就好,不好吃的话咱们就不吃了!”

“行。”冰娆点头同意,然后伸出筷子去挟菜。

她每道菜都尝了一口,放下筷子后,就见紫衡和青云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她,眸中写满了期待。

冰娆心中一暖,笑着摸了摸两兽的头道:“虽然算不上多好吃,但对于第一次做菜的你们,已经很不错了!”

说完,冰娆率先开吃。

紫衡和青云见状,心情立即大好。

青云甚至又向冰娆撒娇,“主人,偶是病人,你喂偶一口吧!”

“好。”冰娆点头,并挟了口菜塞进青云嘴里。

霎时,青云感觉幸福的都要飞起来了!

有了冰娆带头吃菜,其他人自然不好意思在拒绝。而菜进到嘴里的第一口,他们立即惊觉自己又被骗了。

可看到冰娆大口的吃着,他们又感觉冰娆好像不是为了骗他们才说还可以的!更主要的是,冰溪、钟伯以及柳妖精们都在吃,几只兽兽也吃了,人家都没说什么。

这样的事实不禁令众人怀疑,难道他们的胃口让冰娆给养叼了?

吃过了晚饭不久,风尘仆仆的银狼王才赶回来。

银狼王第一时间赶到冰娆这里,自然是听族人说了冰娆的事,因此特意过来感谢她。

看着身型巨大的像座小山,目光如炬、熠熠生辉的银狼王,连冰娆都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只威风凛凛、英武过人的兽中之王!

它的气质,从某方面来说跟银啸的有些相似,但却又不完全一样。

相似的地方,自然是因为两兽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及血脉,两只兽兽,都是难得一见的兽中王者!

不同的方面,是银啸向来独来独往,又异常高冷,平时的时候,基本不喜欢跟人交流,说白了,就是只宅男!

然而这银狼王,因为身系一族众狼,因此它的身上,更多了几分领袖的气质以及宽容大度的性格!显然,这些是银啸所不具备的!

不过此时,眼前的这只银狼王却有些狼狈,身上更是多处受伤染血,唯有那双异常明亮的冰蓝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感激。

见它如此,冰娆也没废话,直接将一粒疗伤丹药塞进了它的嘴里。

随即,身形高大的银狼王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眸。

再睁开眼时,它那双漂亮的冰蓝双眸又明亮了几分,而它身上的伤也全都好了。

“人类的丹药果然神奇。”银狼王赞叹道。

“你若喜欢我可以送你些。”冰娆很大方道,随即,她才贴着银狼王的耳朵,小声道:“现在有件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银狼王眨着眼睛,不解问道。

“杀掉那只九级豺狼!”冰娆声音更小了,而她之所以如此,并特意找了个偏僻角落跟银狼王谈及此事,主要是怕哥哥反对罢了,但她真的想除掉那只豺狼!

“你要帮我?为什么?”银狼王十分慎重的问道,眼前人类小丫头的实力,说实话它看不出来,但以它九级灵兽的眼力,还是看得出在场的几人中有一名灵尊,还有两只和它一样的九级灵兽,如果他们都帮忙的话,除掉那只九级豺狼的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可对方为何要帮它?

就算这小丫头与其他人类不同,对兽兽十分友好,但银狼王也想不明白冰娆主动帮助它们的理由。

“感同身受!”冰娆只说了四个字,银狼王就立即明白了冰娆的意思。

看来这人类小丫头也有仇人啊!只是不知道这小丫头的仇人是谁?

银狼王想着,既然冰娆愿意帮它除掉敌人,那么将来若有机会,它怎么也得把这个人情还上啊!

点了点头,银狼王表态道:“冰娆,谢谢你,你的恩情我会永远铭记在心的!”

“你太客气了,我只是为了小银狼的安全,好歹我救过它,自然不想它的身边有任何危险存在。而且,我还没杀过九级灵兽,现在正好有机会可以试试身手!”冰娆云淡风轻的道,她帮助别人向来随心,所以,实在不太习惯接受别人或兽的感激。

可想银狼王不感激自然不可能,毕竟,如果真能除掉那只九级豺狼,对于银狼一族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如此,它怎能不开心?

与冰娆相约第二天一早就出发除豺后,银狼王便略带激动的离开了。

银狼王走后,冰娆早早就休息了。

冰溪看着妹妹的帐篷却若有所思。

深夜,感觉到饿的齐亚枫出来偷吃馒头,看到冰溪坐在火堆旁发呆,便不由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也没睡?莫非也和我一样,饿了?”

抬起头,淡淡看了眼齐亚枫,冰溪才道:“我没饿,晚上吃的很饱。”

说到晚饭,齐亚枫顿时来了精神,并压低声音问道:“冰溪,你跟我说个实话呗,你真的不觉得今天的晚饭很难吃?”

“确实很难吃。”冰溪实话实说道。

“那你们还吃了那么多?”齐亚枫俊美的脸蛋上满是不可思议。

“亲人做的,在难吃也要吃下去!”冰溪淡淡道。

“呃!不是吧?难吃还要硬吃?”齐亚枫咋舌,这也未免太自虐了吧!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与我们的区别,记住,兽兽喜欢娆儿,不是没有理由的!”冰溪说完,便丢下齐亚枫,回了自己的帐篷。

齐亚枫则独自一人,若有所思…

早上,冰娆等人刚刚吃过早饭,银狼王便带着几只银狼气势昂扬的出现了。

一见到冰娆,银狼王便激动到大嗓门的道:“冰娆,我来了,咱们出发吧!”

冰娆听见这话,就知道事情要遭!

因为,她还没有和哥哥说今天要随银狼王出去!

果然,冰溪闻言,淡淡挑眉问道:“妹妹,你要去哪儿?”

------题外话------

谢谢亲15829399033、墨香竹韻、┄┶Jiá0、藤泪兒、ら枯叶蝶√送的鲜花。

谢谢亲1076017015、15829399033、冬思语、wuminyan、amirt、ら枯叶蝶√、shirley47、dai1616、draculanan、沫丶染、moirabala16、amy72614、藤泪兒、缘分天空1144011、chengqian、2580102322、alicemeimei、wdzhy、伊纱蓝肆、水晶蓝吃迷投的票票。

谢谢亲琉璃t绯伩洂、ら枯叶蝶√送的钻石。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