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5章 乖,我现在就想好好疼你

虽然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安夕颜深知自己是彻底地爱上了莫向北。

爱得义无反顾,没有一丝犹豫。

虽然在一起之后,他一直没提过结婚的事,但她知道他心里是有她的,他是爱她的。

可此时此刻,原本坚信的东西在动摇龊。

安夕颜突然觉得,也许莫向北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

若真的爱她,当她说出有可能有了宝宝的时候,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一想到他那时那刻的表情,安夕颜就忍不住难过得想要流泪。

躺在床上,却是越躺越难受。

索性起床,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箱,拉着就出了房间。

与其等他下班回家闹别扭,倒不如索性回小公寓,反正他不想理她,正好,她也想冷静一段时间。

莫小曦的房门敞开,她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听到对面的房门打开,她扭头看去,当看到拉着行李箱要走的安夕颜,吓得一把扔了鼠标。

“婶婶,你又要离家出走啊?”

安夕颜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什么叫做又?

好像她经常干这事似地。

“我暂时回家住几天。”安夕颜看着莫小曦,柔声劝道,“你离家这么久了,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昨天夜晚,温心然给她打来电、话,让她劝劝小曦早点回家,她和莫向南都想闺女了。

更重要的是,小曦考上了A大,虽然不是安心然和莫向南期待中的学校,但也好歹是百年名校,依照莫老爷子的意思,

还是要大办一场酒席的。

只是,莫小曦一直不回家,主角离家出走怎么办?

听她这么说,莫小曦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低落,“婶婶,你是在赶我走吗?”

安夕颜忍不住拿手指戳她的脑门,“没良心的,我哪儿舍得?再说了,我都要离家出走了,哪儿还赶得了你?”

莫小曦揉着被戳的脑门,想了想,“是我妈给你打电、话了?”

“嗯。”安夕颜没想隐瞒她,“她和你爸都想你了。”

“哼。”莫小曦噘着嘴儿,“想我的话,怎么不给我打?”

“她怕打了你也不接。”

莫小曦想了想,“那好吧,我一会儿收拾东西就回去。”

“嗯,回去之后别再闹别扭了,你都是大姑娘了,爸妈不管有没有错,他们都是为了你好。”

“知道了。”

“那我走了。”

“你真的不要我三叔了?”

“是他不要我!”

……

唐逸送完安夕颜回到公司,便进了总裁室。

莫向北看他一眼,便沉声吩咐道,“帮我查一下妇产科梁晶的号码,我要用。”

“是。”

号码很快就查到了,莫向北看了一眼,没有犹豫直接拨通了。

梁晶就是之前给安夕颜做检查的那个女医生,当她接到莫向北的电、话时,一点也不意外。

恰好,她也正好有话要跟他说。

于是,不待莫向北门,她便主动说道,“莫先生,夫人肯定生过孩子。”

“我知道。”莫向北淡淡开口,“是不是身体因生孩子受过伤?”

“如果我没判断错,应该是在之前生孩子的过程中出现大出血,进行了刮宫手术。”

梁晶的话,让莫向北的眉头倏然皱了起来,脸色阴沉得吓人,握着手机的大手不自觉收紧、收紧、再收紧。

梁晶的声音再次传来,“所以,夫人以后很难再怀孕,即便是真的怀上了,也不能保证孩子能生下来,风险很大,甚至会危及她的生命。”

莫向北猛然闭上了眼睛,一颗坚硬的心,犹如被万箭刺穿,痛得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先生,若想保护好夫人,以后在房事中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绝不能

再有意外发生。”

莫向北缓缓睁开眼睛,再开口,嗓音愈发沉得厉害,“我想知道,像她这种身体情况,有没有办法医治?”

“目前来说,西医没有办法。”梁晶顿了顿,“如果先生和夫人愿意尝试,可以找中医,先调理固本,或许还有希望。”

“好。”

莫向北挂了电、话后,身子猛然后仰,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大出血……

刮宫……

那会是怎样的痛苦和绝望?

一想到那时,她不过才十八岁,那么较弱的身子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浑身是血……

三十二年来第一次,莫向北忍不住心生恐惧。

万一,那时她就去了,那么他现在又会怎样?

突然之间,他好想她!

从未有过的强烈想念,让莫向北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一把抓过车钥匙和手机,从椅子上起来,大步出了办公室。

唐逸见他出来,立马赶上去,“Boss。”

“重要的事给我电、话,我先走了。”

“好。”

一路驱车回到国山墅,李婶见他这个时候回来有些意外,“先生,您怎么回来了?”

“夫人呢?”

“夫人在楼上房间吧,我没见她下来过。”

安夕颜走的时候,李婶正好去了后面的小菜园,自然是不知道安夕颜已经离开了。

莫向北直奔二楼,却在二楼拐角处遇到拎着行李箱的莫小曦。

他看着她,皱起了眉头,“又要跑哪儿去?”

“三叔,我要回家了。”

听她要回家,莫向北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我送你。”

莫小曦连忙摆手,“不用,你还是赶紧去追婶婶吧,她走了。”

走了?

莫向北脸色一沉,“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就说回家。”

莫小曦的话音未落,莫向北已经转身大步朝楼下走去。

她连忙拖着行李跟在后面大叫,“三叔,你是不是又做了对不起婶婶的事了?哎哟喂,你怎么能……哎哎我话还没说完呢。”

站在客厅的李婶,一脸迷茫,“小姐,先生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去?”

“追我婶婶啊。”

“啊,夫人什么时候走的?”

“一个小时前。”

……

安夕颜觉得自己做过最明智的事,就是在房价还没涨到很离谱的时候,按揭买了这套小公寓。

虽然只有四十多平米,但好歹也是一个家。

这块方寸之地,完完全全是属于她自己的,她可以住在这里到天荒地老,也可以拖着行李箱跑出去,过段时间再回来,它依旧温馨。

将带回来的东西都一一规整好,安夕颜一身的汗味,她便拿了睡衣去冲澡。

洗完出来,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想着去烧点热水冲茶喝,公寓门突然被敲响。

愣了愣,这个时候会是谁?

苏叶在上班,糖糖在幼儿园,除此之外,没有旁人会来找她。

于是,走过去,没急着开门,而是伸手将猫眼打开。

当看清外面站着的男人时,她立马来了气,哼,来得还挺快。

只是,她现在根本不想见他,索性也不理,任由他不停地敲门就是不开。

走回厨房,灌了壶水烧上,然后又回了卧室。

而此刻,门外的莫向北依旧在耐着性子敲门。

他知道她在里面。

敲了片刻,见她依旧不开门,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来……

在卧室里安夕颜,突然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吓得她赶紧从里面跑出来。

当看到公寓门打开,莫向北大步走进来的时候,当场就惊住了,“你你你……”

莫向北看她一眼,将钥匙放进口袋,然后淡定自若地站在一旁换鞋子。

安夕颜跑过来,伸手就把他往外推,气得大叫,“莫向北,你竟敢偷配我家的钥匙,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莫向北不但没走,反而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低头,漆黑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你让我去哪里?”

他的嗓音低沉而磁性,这一刻,还多了几分无奈的温柔。

安夕颜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气呼呼地说,“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莫向北将她搂得更紧,“我就爱在这儿!”

“我-不-欢-迎!”

安夕颜一字一顿,带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

之前她怎么就没发现,他脸皮比城墙还厚。

莫向北勾唇一笑,“无所谓,你不用管我,我随意就好。”

安夕颜,“……”

无耻的男人!

知道他竟然进来了,就肯定赶不走。

安夕颜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能不能先松开我?”

“不能!”

安夕颜气极,“莫向北,你……”

“媳妇。”

他突然开口叫她,悦耳的嗓音温柔得不行,撩拨着她的心弦。

只是,安夕颜余怒未消,才不吃他这一套,立马将脸扭到一旁,“谁是你媳妇,别乱叫。”

“老婆。”

他又叫她,唤了一个叫法,嗓音愈发温柔。

虽然没看他的眼睛,但安夕颜能想象得到,此时此刻,他看着她的眸子,该是多么的深情。

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叫她‘老婆’。

以前,她也有让他叫过,但每次他都会不屑一顾,嫌太过于肉麻,根本不愿开口。

此时此刻,听着他这么叫,安夕颜忍不住心动。

虽然很想原谅他,但转念一想,就这么原谅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于是,便一直扭着小脸,鼻子哼了哼,“肉麻死了。”

莫向北无奈一笑,大手抚上她的脸颊,微微用力,强迫她转过脸来看着他。

他微微低头,深深地凝视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柔情,轻轻开口,嗓音柔得都快滴出水来,“丫头。”

如同有一股电流穿过她尾椎骨,瞬间游窜在她身体各个角落,双腿不受控制地一软,就这样十分没骨气地倒在了他的怀里。

莫向北一把将她紧紧搂住,额头紧紧贴着她的,“别生气了,嗯?”

安夕颜娇嗔地看着他,小声说,“哪有你这样的,连生气的机会都不给我。”

“以后的每一天,我会尽力做到让你开心和幸福,不会再惹你生气了,相信我,嗯?”

安夕颜彻底呆了。

她看着眼前的莫向北,就像是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半响都没反应过来。

不就一会儿工夫,怎么变化这么大?

之前那个冷酷又傲娇的男人去哪儿了?

见她呆呆傻傻的模样,莫向北有些挫败,“怎么?不相信我?”

安夕颜轻轻摇头,“你从来没这么温柔过,把我吓到了。”

莫向北拿额头轻轻摩挲着她的,“你要适应。”

安夕颜似乎还不大相信他,忍不住再次问,“以后真的不会让我再伤心难过么?”

“嗯。”

“那若是我做错事了呢?”

虽然这句话有点大煞风情,但安夕颜觉得,还是提前问好为妙,不然万一她放肆了惹到他了,到那时求饶还有用么?

她的话,让莫向北眉心一皱,“做错事当然得改。”

“那万一改不了怎么办?

安夕颜故意逗他的。

她就喜欢他凶巴巴冲她瞪眼却又无可奈何的宠溺模样。

果然,莫向北不悦地冷了脸,“改不了?我自有办法让你乖乖地改!”

“哼,说到底你还是不疼我。”

“乖,我现在就好好疼你。”话音未落,他就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卧室走去。

安夕颜在他怀里挣扎,“莫向北,你这个坏蛋,我现在不想被你疼,你放我下来。”

“不疼你,我就会很痛!”

“流-氓!”

两人在床上,一直从傍晚时分折腾到深夜。

安夕颜饿得肚子‘咕咕’叫,她推着依旧抱着她不放手的男人,有气无力地说,“我饿。”

莫向北在她耳边轻轻开口,“还没喂饱,嗯?”

安夕颜恼得拍他一下,“是肚子饿,你起来做饭好不好?”

莫向北翻身坐起来,然后下了床捡起衣服穿上,“想吃什么?”

安夕颜想了想,“突然很想吃辣的。”

莫向北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出了卧室,但很快他又转回来,双手抄袋,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咱们出去吃。”

安夕颜哀嚎一嗓子,她想起来,之前看过冰箱,里面除了几包方便面和鸡蛋之外,什么都没有。

可她又实在不想出门,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不,你下方便面吃好了。”

莫向北看着她,什么都没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一个小时后,小黑将饭菜送了过来,看了他家少爷还算愉悦的表情,立马问了一句,“少爷,是不是要把你行李也送过来?”

莫向北睨着他,“怎么?你还想让我在这儿打持久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