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4章 倒是符合早孕的症状

莫向北回头看她,眉心微微皱着,“不舒服就要去医院!”

“傻子!”安夕颜娇嗔地瞪他一眼,也从床上翻身坐起来,如水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犹豫了片刻,终于轻轻地开了口,“我可能是有了。”

有了件?

莫向北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有什么?龊”

安夕颜忍着捂额叹息的冲动,果然是个呆子。

索性再一次抓过他的手摁在她小腹的地方,轻声道,“我估计有宝宝了。”

这一次,她说得够明白;也同样感觉到,她轻轻摁着的那只大手微微一僵。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眸一直看着他,当看到他眸底快速划过的意外和微微一皱的眉头,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收回视线,微微垂眸的痛时,她也将摁着他手背的手收了回来。

休息室,一片寂静,

安夕颜听到自己渐渐平稳的心跳,她无法忍受这窒息的平静,淡淡开了口,“只是可能,还没确定,你不用担心。”

莫向北翻身下了床,然后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出了休息室。

安夕颜被他突如而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带我去哪儿?”

“医院。”

安夕颜一听,立马挣扎起来,“我不去。”

莫向北根本不理她,直接抱着她出了办公室。、

经过外面的特助室时,唐逸立马赶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吓得一跳,“怎么了?”

“你来开车,去医院。”

“哦好。”

一路电梯直下一楼,走过这一路,安夕颜觉得丢死人了。

只能将脸深深地埋在莫向北的怀里,一路不敢抬头,直到上了车,她才皱着秀眉一把推开紧紧抱着她的男人。

“我不去医院。”

她说着就去推车门,莫向北一把抓过她,蹙眉低喝,“胡闹!”

安夕颜回头,对上他不悦的眸子,忍不住开了口,“万一是,你会怎么做?”

她的话,让莫向北气得忍不住咬牙,“你-说-呢?”

一字一顿,明显是生气了。

安夕颜嘴张了张,最终是没再出声,而是将头偏向一旁,不想再理他,心里却忍不住伤心难过。

他根本不想要孩子。

确切地说,不想要她和他之间的孩子。

在他心里,有小宝就够了。

虽然安夕颜同样疼爱小宝,跟了他之后,见他主动地采取措施,她也没打算再要孩子。

但意外的发生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她今天之所以来找他,就是因为听了李婶的话之后,她心里很慌。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个意外,那时那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告诉他,和他一起商量着面对。

可现在呢?

从她说出‘我可能有宝宝了’的那一刻,她明显失望了。

因为,他除了僵硬、意外和皱眉头之外,没有任何愉悦的惊喜。

这和她想象中,当丈夫得知妻子怀孕之后的反应是完全不一样的。

确切地说,她从莫向北那儿感觉到,他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而现在,他迫切地带她去医院,是为了尽快打掉这个孩子?

想想也是,毕竟他们没有结婚,就如同莫小曦所说,他与她不过是非法同居,根本不被法律所承认。

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接踵而来。

安夕颜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将头靠在车窗玻璃上,使劲地闭上了眼睛。

他如果执意要打掉,她又能如何?

坐在她身边的莫向北,见她就这样见头靠在车窗玻璃上,眉心一皱,伸手过去一把将她的头扳过来,然后靠在了他的肩头。

安夕颜任由他

的动作,却自始至终没有睁眼,直到车子停在医院门口。

莫向北打开车门,又想来抱她,安夕颜立马拒绝,“我自己会走。”

看着她紧绷的小脸,莫向北没再强迫她,而是紧紧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朝妇产科走去。

下午的医院人不多,又恰巧是午休时分,妇产科门诊几乎没人。

坐诊的女医生见是莫向北,立马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态度无比恭敬,“莫先生,您来了。”

莫向北朝她点点头,“给她做个检查。”

女医生立马将目光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安夕颜,上下打量了下,便指着面前的凳子说,“请坐。”

安夕颜依言坐了下来。

女医生在她对面的位置做了下来,便开了口,“夫人,您想做哪方面检查?”

“我想知道,是否怀孕。”

“这几日有什么症状吗?”女医生问着,已经拿起笔,准备做记录。

“一直觉得浑身无力疲倦想睡觉,胃口不算好,而且,”安夕颜咬了咬下唇,“月经已经迟了七天。”

女医生点点头,“倒是符合早孕的症状。”

安夕颜一听,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五味陈杂。

医生立马开了张B超单子,然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对莫向北道,“我带夫人去做检查,莫先生是一起去还是等在这里?”

“一起!”

莫向北说着,就伸手牵住了安夕颜。

安夕颜也没抗拒他,任由他牵着,进了一旁的B超室。

片刻后,她露着小腹,任由冰凉的探头在她小腹部来回移动着。

莫向北就站在她身边,他的大手依旧紧紧握着她的。

深邃的眼眸时而看她,时而看向一旁的仪器屏幕,棱角分明的脸上是不易觉察的紧张。

女医生一边移动,一边忍不住蹙眉,“夫人,你以前生过孩子吗?”

安夕颜一愣,“没有啊。”

“怎么……”

女医生的话刚开口,莫向北突然冷声打断了她,“你只需好好检查就是!”

被他这一声冷喝,女医生吓了一大跳,也不敢再开口,认真地检查起她腹中是否有胚芽的痕迹。

片刻后,女医生收起仪器,递给她几张纸巾,并说,“夫人,检查的结果显示,你并没有怀孕。”

安夕颜擦拭着肚皮的动作一滞,没怀?

接着又听女医生说,“也有可能是时间太短,B超上还看不出来,我去给你开张单子,化验个血和尿液。”

说着,医生就率先走了出去。

一旁的莫向北接过安夕颜手里的纸巾,替她将腹部上的油擦干净,然后将她从诊断床上扶了起来。

两人走出B超市,医生也走了过来,“先随我去抽血化验。”

“好。”

验血的地方在三楼,一路上,莫向北的大手一直牵着安夕颜的,直到她坐在化验血的窗口前。

安夕颜一看护士手里的长针头,吓得她一头扑进了莫向北怀里,不敢去看。

抽血的过程中,安夕颜浑身轻颤不止。

莫向北一只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一只手揽着她,深邃的眸子落在正在抽走她血的针管上,微皱了眉头。

不过是个检查,怎么这么麻烦?

抽完血,安夕颜拿着医生给她的尿液杯去了卫生间。

莫向北等在门外,见她许久不出来,神情有些不安。

正想着冲进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安夕颜手里拿着盛着尿液的杯子慢慢走出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莫向北,白皙的脸上有些绯红,当着他的面这样,她实在是尴尬极了。

见她出来,莫向北径直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去拿她手里的尿液杯,吓得安夕颜大叫一声,“你干嘛?”

莫向北朝她伸着手,“

我来。”

安夕颜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什么都说,径直端着就走了出去。

他不是有洁癖么?

怎么现在倒不嫌脏了?

将尿液送到检验处,因莫向北的关系,原本需要等上一个小时的检查结果,十五分钟就出来了。

女医生见化验单递给安夕颜,“夫人,一切检查结果显示,您并没有怀孕。”

安夕颜将化验单握在手里,不解地问,“可我的月经没来。”

“偶尔迟到一个星期左右,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无需紧张。”

听她这么一说,安夕颜窘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连忙对医生说了一句‘谢谢’,她就一把拽过莫向北,快速冲出了医生办公室。

一口气冲出了医院,直到上了车,她才重重呼出一口气。

天啊,搞的什么乌龙啊,原来根本没怀孕。

莫向北也上了车,坐在她身边,然后对一直等着的唐逸吩咐道,“回公司。”

唐逸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回头关切地问,“夫人没事吧?”

莫向北看了一旁恨不能将自己缩进角落藏起来的小女人,唇角微勾,“没事。”

“那就好。”

唐逸说着,快速启动了车子,朝着公司方向稳速而去。

待车开出一段之后,莫向北看着依旧缩在角落没打算出来的安夕颜,忍不住伸手,一把将她拽到了怀里,低头凝着她,沉声问,“想做老鼠?”

安夕颜原本因为一场乌龙弄得心情很烦躁,此刻听他这么说,立马抬眸瞪着他,“莫向北,这下你高兴了吧?”

“高兴什么?”

“哼!”

他的明知故问,安夕颜懒得理他,收回瞪他的目光看向别处。

心里却忍不住暗想,当听到医生说她没怀孕的时候,他一定很高兴吧?

毕竟,他原本就不想再要孩子的。

既然没怀上,是最好的。

莫向北哪里知道安夕颜的心思,只当时她脸皮薄不好意思了,见她不想说话,他也没再开口。

只是,脑子里一直在想另外一件事……

刚B超检查的时候,医生显然是有话要说,但被他当场截断。

不是他知道什么,而是生过孩子的事,他暂时并不想让安夕颜知道。

时机还不成熟。

但,那位医生,他会再联系。

……

一回莫向北的办公室,安夕颜拎了包就想走。

莫向北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拽到面前,皱起了眉头,“你到底在气什么?”

不管是去医院的路上,还是回来的路上,她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

安夕颜也不看他,将头扭到一边,“我没生气。”

明明就是在生气,却偏偏嘴上还挺硬。

伸手,莫向北一把捏住她的下颔骨,微微用力强迫她转过脸来看着他。

他的力道很大,安夕颜挣扎不过,只得转过脸来倔强地对上他清冷的眸子。

见她抿着唇绷着小脸一副倔强的模样,莫向北忍不住在心底一阵叹息,到嘴边的质问收了回去。

他缓缓将她放开,嗓音有些冷硬,“我让唐逸送你回去。”

说着,他走到办公桌前,摁下了唐逸的内线,“进来一趟。”

他放下话筒没一会儿,唐逸推门而入,“Boss。”

莫向北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头也未抬地吩咐,“送夫人回国山墅。”

“好。”

站在一旁的安夕颜,看着连头也未抬的男人一眼,心微微一疼,连带着眼眶也跟着泛起了水雾。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么地绝情。

他可以捧她在天堂,也可以在下一刻就送她进地

狱。

极力地压制着心底的疼痛,安夕颜收回视线,几乎是小跑着出了他的办公室。

唐逸立马跟了上去。

一路沉默着回了国山墅,下了车跟唐逸说了句‘谢谢’之后,安夕颜就进了别墅。

李婶已经等在客厅,见她进来,立马迎了上来,满眼的期待,“夫人,怎么样?有没有去医院做检查。”

此刻的安夕颜心情差到了极点,只是对李婶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直接上了二楼。

莫小曦也听到了动静,在安夕颜想要进房间的时候,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婶婶,你干什么去了?”

安夕颜什么都没说,直接进了房间。

莫小曦愣了一下,赶紧从房间出来,跟着安夕颜走了进去。

安夕颜一进去,就甩了挎包扑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如果可以,恨不能两眼一闭,就这样睡过去。

莫小曦趴在她身边,看着她微微有些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关切地问,“婶婶,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她的关心,安夕颜能感受得到。

即便是心情很差,差到很不想开口说话,但她还是睁开眼睛,对莫小曦轻声说,“我没事,只是有些累。”

“我看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中暑了?”

外面天热得离谱,安夕颜又是刚从外面回来,所以莫小曦自然就想到了中暑。

“没有。”安夕颜摇摇头,“小曦,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好吧。”莫小曦从她身边起来,“有什么事你再叫我。”

“好。”

待莫小曦出去,房门被关上,安夕颜任由自己陷入浓浓的伤心和难过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