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2章 他深情地唤她丫头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么?

今天,莫向北这块钢,即使再硬,他也要把他给化了!

所以,当莫向北将她压在大床上,不待他‘惩罚’,安夕颜就主动勾上他的脖子,嘟着唇儿就凑了上去龊。

被她就这样亲上了,莫向北微微有一秒的愣怔,但很快,他就被动变主动,加倍回应她的亲吻。

这一亲上就再也没有分开,直到许久之后,床上的动静归于平静,安夕颜依偎在莫向北怀里,有气无力地抗议,“莫向北,你是属牛的么?”

俗话说:只有被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但为什么安夕颜觉得,他这头牛倒是精神倍棒,而她这块据说耕不坏的田却累得要死。

莫向北抱着她半躺在床上,听着她娇软的抱怨,唇角微勾,“龙不比牛厉害?”

安夕颜绯红着小脸,忍不住拿手戳他结实而坚硬的胸肌,小声抱怨道,“哪有你这样的,往死里整我。”

莫向北微微低头,将下颔抵着她柔软的发顶,沉声问,“以后还乖不乖,嗯?”

“我哪有不乖?”安夕颜嘟嘴抗议,“明明就是你的错,到了现在,却变成了我的错。”

他的错?

莫向北有些莫名,“我哪里错了?”

“你还说!”一听他这话,安夕颜就来气,“你昨天夜晚为什么不回来吃饭?”

“有饭局。”

“可我给你发信息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呢?”安夕颜越说越伤心,“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忙了一下午,就是为了做你喜欢吃的腊排骨火锅。”

“嗯?”

莫向北微微皱眉,“你给我发信息了?”

“发了,怎么你没收到?”

莫向北想起什么,将她松开,然后起床从地板上捡起他的外套,从里面拿出他的手机,然后回到床上。

他直接将手机递给安夕颜,“昨天下午开会就关了机。”

安夕颜无语地看他一眼,然后又将手机丢给了他,半响发出郁闷的声音,“原来都是一场误会。”

将手机打开,莫向北一边翻开她发来的短信,一边睨着她那张郁闷的小脸,丢给她两字,“任性。”

“我哪里任性了?”安夕颜不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但下一秒她又钻进了缩进被子里,弱弱的反驳,“谁让你不理我的。”

莫向北将手机放在一旁,凝目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冷硬,“我不理你,你就悄无声息地逃到了这里?”

“我有告诉小曦……”

“为什么不告诉我?”

安夕颜偷偷抬眼看他,弱弱地小声说,“我离家出走就是为了不想见到你。”

告诉他了,离家出走不就没了意义?

莫向北忍不住满头黑线,“丫头,我看我还真是太宠你了。”

这是莫向北第一次叫她‘丫头’。

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中透着几分懊恼几分无奈。

明明是一副不满的神情,但说出口的话却饱含着宠溺的味道。

心一动,安夕颜一个翻身就趴到了他的身上,唇角忍不住咧开,好看的眼眸弯起成迷人的月牙,“再叫一次。”

任由她趴在他的身上,看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莫向北忍不住伸手,将她撩起夹在耳后,“什么?”

动作轻柔而娴熟。

“叫我丫头啊。”安夕颜绯红着小脸,“我喜欢听。”

莫向北深深地凝视着她,将她一张干净娇俏的容颜都看进眸底,薄唇微启,他再次唤她,“丫头。”

这一次,更是多了几分深情的味道。

怦然心动!

满身的柔情都被他这一声‘丫头’挑动起来,安夕颜轻抬起上半身,将粉红的唇瓣凑过去,轻轻地亲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她亲得很认真很仔细也很温

柔。

像是她对他的爱,缱绻又温柔、绵长又细腻。

她难得的主动,莫向北任由她亲着,很享受地闭上了黑眸。

但亲着亲着,他就无法控制地将她翻身压下,黑眸灼灼地看着她,哑声说,“我叫你丫头,那你呢?”

安夕颜眨着如水般的眸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叫我什么?”

“莫向北啊。”

男人忍不住皱眉,“不好听。”

“那,”安夕颜眼珠子转了转,“向北怎么样?”

“不好听。”

安夕颜咬着唇儿,羞涩地抬眸看着他,犹豫了许久,终于小声唤出来,“北。”

她的声音柔而娇,带着独有的深情缱绻,莫向北只觉得一股子如触电般的感觉,从尾椎骨一路向上,直窜向他的心房之上。

眼眸瞬间变得深而沉,眸光的温度更高了,迫不及待地,他再一次攫住了她的唇瓣,开始了又一轮的耕田运动。

……

相较于安夕颜的被温柔对待,悲催的苏叶就没有这么好运。

此刻,她就站在莫向北隔壁房间门口,对着里面紧闭着房门不让她进去的苏糖糖哀声恳求道,“宝贝,妈妈错了好不

好?”

里面马上传来小糖糖一记冷哼,“苏女士,爸爸说了,要你写八百字检讨书,不然就别想见我。”

检讨书?

还八百字!

虽然作为一枚高大上的莫氏人事部副总监,八百字是小意思,但关键是……

“他又不是我老公,管得着我么?”

“爸爸,”小糖糖的声音再次传出来,“我家苏女士说了,你不是他老公,所以,你的话她不愿听。”

“那你就告诉她,以后糖糖和爸爸相依为命,让她想干嘛就干嘛去。”说完,龙霆又加了一句,“SPA那小哥挺嫩的,现在不就流行老牛吃嫩草?”

“爸爸,老牛吃嫩草是什么意思?”

“乖,这你不需要懂,你妈妈懂就行。”

苏叶在外面听着,满头黑线加怒火冲天。

“姓龙的,你心眼小得跟针鼻似的,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她话音刚落,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打开,龙霆板着一张大黑脸地出现在她面前,“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

苏叶梗着脖子反击,“我不清楚!”

龙霆皱了眉头,他真是恨极了眼前这个女人强势的性格和倔强的脾气,伸手,一把抓过她扯进屋里。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对一旁小糖糖说,“乖,自个儿看电视去,爸爸妈妈有点事要谈。”

小糖糖懂事地点头,“好好聊哦,别打起来了。”

苏叶试图甩开他的大手,却无奈他力气太大,她根本无法挣脱,只得被他拽着进了卧室。

门一关上,她就被龙霆甩到了大床上。

苏叶一见他开始解衬衫脱裤子,吓得一把捂住胸口,“龙霆,你敢……”

龙霆一边脱衣服一边冷冷地盯着她,“把衣服乖乖脱了,别逼我动手。”

面对他霸道而下liu的要求,苏叶一把抓过抱枕,就朝他砸了过去,“你要是敢动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好啊!”龙霆一把扯掉身上的衬衫,大步朝她走去,深邃的冷眸散发着凌厉的光芒,“那就试试。”

他说着,如一头猛兽般,就扑向了苏叶。

见他动了真格,苏叶怂了,一把抓过被子将自己蒙在了里头,大声叫道,“不要!”

今天的龙霆是真的生气了。

以前苏叶怎么对他,他都无所谓,自知是当年对不起她,所以他尽力想弥补她和孩子。

但今天,听到她肆无忌惮地调着按摩师,虽然知道是开玩笑的,但龙霆还是不能接受。

他的女人

,他未来的妻子,强势点没关系,但必须要端庄淑雅。

因此,即便是现在苏叶求了饶,他也不打算放过她。

一把扯掉被子扔到地板上,他沉重的身躯紧紧地压制着她,一把抓过她乱挥的双手固定在头顶,然后低头,就狠狠地咬上了。

一声痛呼,苏叶大叫,“唔唔,你……你是狗吗?”

“那你就是母狗!”

“不要脸!”

……

原本属于三个女人的美好时光,被从天而降的三个男人外加一小家伙破坏得干净彻底。

SPA风波算是告一段落,除了蓝花和东方骁之外,其余俩对都和好如初,特别是苏叶和龙霆,腻歪得让旁人都看不下去了。

特别是东方骁,在餐厅吃晚饭时,一张脸自始至终地板着,也不说话,沉默得让人心底有些不安。

蓝花没有下来吃饭,安夕颜有些担心她,便快速吃完,对莫向北道,“有点不放心花花,我去看看她。”

莫向北点点头,“给她带份饭菜上去。”

“知道了。”

安夕颜说着,招来服务员,还没开口呢,对面的东方骁率先开了口,“给她带一份干锅肥肠。”

“喜欢吃肥肠啊?”龙霆忍不住开玩笑,“口味还挺重。”

东方骁冷冷瞥他一眼,龙霆便又和苏叶腻歪去了。

老二现在火气有些大,还是少招惹得好!

安夕颜拎着打包好的饭菜坐电梯直上八楼,然后敲响了蓝花的房门。

她的房间和苏叶的房间都被另外两个男人强制退了房,所以,现在只有蓝花住八楼,她们都住在十楼。

房门很快被打开,蓝花揉着一头凌乱的短发,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安夕颜,转身又走向大床。

安夕颜走进去,将门关上,看着又倒在床上的蓝花,忍不住开口,“中午都没吃,不饿吗?”

“饿不死。”

蓝花趴睡在床上,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安夕颜将饭菜放在一旁,然后走过去,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先吃饭,吃完再睡。”

“不想吃。”蓝花说着,又倒在了床上。

看她一副颓废又慵懒的模样,安夕颜忍不住问出声,“是不是和东方吵架了?”

“别跟我提他,烦!”

安夕颜走到茶几前,将饭菜给她拿出来,“刚吃饭的时候,我见他情绪一直不对劲,心情似乎很差。”

“关我屁事。”

安夕颜看她一眼,“你真的对他没一点感觉?”

“没有!”

因蓝花回得太快,招来安夕颜的怀疑,“既然没感觉,那你干嘛躲在房间里不下去吃饭。”

蓝花一个翻身坐起来,两眼瞪得溜圆,“我困不行。”

“都睡一下午了,你是猪吗?”安夕颜走上前,一把将她拖起来,“赶紧吃饭。”

蓝花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她拉着走到沙发前,看了一眼饭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肥肠?”

安夕颜将筷子放进她手里,“你说呢?”

蓝花拿过筷子坐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说,“肯定是你瞎点的,恰好对上我的口味。”

“呵呵。”安夕颜冷笑三声,“肥肠我平时根本不吃的好么?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嗜肥肠成瘾。”

蓝花吃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她抬头看着安夕颜,好半响才试探着问,“不会是他吧?”

“嗯哼!”

“我靠!”蓝花一把扔掉筷子,“我不吃了!”

安夕颜气得一把端过那道干锅肥肠,也不说话,直接朝垃圾桶走去。

蓝花一个箭步追上去,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盘子,转身朝回走去,“浪费可耻!”

“嗯,我觉得你就挺无耻的。”

蓝花不满地瞪她,

“安夕颜,你胳膊肘怎么朝外拐?”

安夕颜没理会她的不满,再一次问,“你们真的就没可能吗?我倒觉得东方骁挺不错的。”

“那你怎么不要?”

安夕颜,“……懒得理你!”

蓝花也不理她,狼吞虎咽地将带上来的饭菜都吃光了,看进安夕颜眼里,有一种化悲愤为食量的嫌疑。

待蓝花吃完饭,安夕颜就回了房。

莫向北还没回来,她也没打电、话去催,想着肯定是有事,不然他也不会将她独自一人留在房间。

打开电脑,将剩下的三千字码完了,她正准备拿睡衣去洗澡,突然房门被敲响。

走过去打开一看,却见糖糖站在门外,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她连忙将她牵进来,轻声问,“乖,谁欺负你了?”

小糖糖瘪着小嘴,圆圆的小脸上满是幽怨,“哼,还能有谁?龙霆和苏叶!”

“他们怎么了?”

“他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架!”

“啊!”安夕颜大惊,“打架?”

“都打一下午了,现在又打,我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打架!”

安夕颜慢慢的消化着糖糖给她传递的信息。

下午打,现在又打,而且还是关在房间里打……

安夕颜瞬间就明白了‘打架’的真正含义。

她将糖糖牵到沙发前坐下,柔声道,“爸爸妈妈不是在打架,是在聊天。”

“爸爸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我听到妈妈的叫声了,好像是被爸爸打得很惨。”

面对孩子天真无邪的心思,安夕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得哄着,“那你就先在这里玩一会儿,等他们打完了,咱再回去。”

“小妈咪,妈妈不会被爸爸打死吧?”

安夕颜满头黑线,“放心吧,不会。”

“那我就放心了。”

……

隔壁,床上的两人大战了几百个回合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两人这才想起外面的苏糖糖,连忙从床上起来,打开、房门走出去,找了一大圈没找到人,这下子慌了。

苏叶一脚踢在龙霆的小腿上,“都怪你,糖糖要是丢了,我就和你没完。”

龙霆闷哼一声,抬眼环顾套房一圈,然后抬脚朝房外走去,苏叶一看,也立马跟了上去。

龙霆走出去,看了一眼隔壁房间,抬手敲了敲。

里面,安夕颜刚将糖糖哄睡着,就听见敲门声,便走出来将门打开。

看着站在外面的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抬手指了指卧室,“刚睡着。”

苏叶立马冲了进去,看着床上睡着的女儿,脸上都是愧疚。

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今天如果不是安夕颜也在的话,那糖糖又会去哪里?

想想现在拐卖孩子的那么多,万一……

后果,绝对不是她能承受得住的。

安夕颜和龙霆也走了进来,苏叶伸手,轻轻地将小人儿抱在怀里准备就走出了卧室。

龙霆也准备离开,安夕颜叫住了他,“龙大哥。”

龙霆停住脚步,回头看她。

“糖糖的心思很细腻,很多事情她不明白所以会很担心,就像今天你们把她自己一个人扔在客厅,她以为……”安夕颜顿了顿,“你们在打架!”

龙霆没出声,只是深邃的眸间多了几分深思。

“苏叶的脾气有些暴躁,我想你们之前吵架肯定没避开过她,所以,吵架的阴影一直还留在她的心底;只要你们有点异样,她都会害怕。”

龙霆点头,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心疼,“我知道了。”

送走了龙霆,安夕颜便进了浴室,洗完澡出来

,莫向北也回来了。

她迎上去,却闻到一股子淡淡的酒味,微微皱了秀眉,“你喝酒了?”

莫向北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带着她朝客厅走去,“陪东方喝了点。”

一听到是陪东方骁,安夕颜没再说什么,而是推着他去浴室,“快去洗澡,我去给你拿浴袍。”

莫向北却揽着她的腰身不松手,垂眸看着她,唇角微勾,“一起。”

安夕颜娇嗔地看着他,“我洗过了。”

莫向北才不管这些,一个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浴室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