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1章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田园度假村,位于南城城郊,集吃喝玩乐于一体,是南城人节假日游玩的最好去处。

由于到的挺早,三人办了入住之后,就去吃早餐。

早餐是自助的形式,三人各拿了点东西就坐了下来,吃了一会儿,苏叶忍不住提议,“一会儿去做按摩吧,据说这里的按摩小哥很帅哦。凡”

蓝花一听,立马两眼放绿光,“真的吗?那咱们快吃,吃完就去吧。”

安夕颜看着蠢蠢欲动的两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们两个这样,龙一和东方都知道么?謦”

她的话,立马遭来另外两人的白眼,“管他俩屁事!”

“……”

吃过早饭,苏叶和蓝花相携而去,安夕颜回了房间,虽然说是出来玩,但她每天的工作不能丢,每天六千字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或许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思路前所未有的畅通,只是,刚码完三千字,就收到苏叶发来的微信,除了有一张一看就是***的帅哥之外,还有一句话。

“小颜颜,快来,极品啊,蓝花已经鼻血横流了。”

安夕颜再也无心码字,索性关了电脑,出了房间。

从六楼坐电梯直下一楼,出了电梯,她就直奔SPA而去,自然也没听到不远处的大堂前台登记处,一道稚嫩的小声音指着她说,“爸爸快看,小妈咪。”

正在办理入住登记的三个男人,听到糖糖的话,立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匆匆朝着某处飞奔而去的安夕颜时,特别是莫向北,一双原本不郁的眸子愈发变得阴沉。

恰好这时,三人的入住登记已经办理妥当,莫向北一把抓过房卡和身份证,大步朝着安夕颜而去。

龙霆和东方骁一看,也立马追了上去。

有安夕颜在的地方,也一定能找到苏叶和蓝花。

苏糖糖被龙霆扛在肩头,所谓坐得高看得远,拐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见安夕颜拐进了一个角落就不见了,她急得直哭,“爸爸,小妈咪不见了耶,怎么办?”

“乖,别急,她跑不掉。”

……

一门心思想要看帅哥的安夕颜,根本不知道后面跟了三大一小,她屁颠颠地进了位于长廊尽头的SPA馆。

莫向北就跟在她后面,一路上,那双阴沉得眸子阴得几乎能滴出水来,此刻,见她进了SPA,脸色愈发难看。

他并没有急着跟进去,而是稍等了片刻,直到龙霆和东方骁都到了,他才抬脚走进去。

一进去,便有服务员迎上来,“您好,先生,请问是做按摩还是做全身护理?”

莫向北看她一眼,冷冷开口,“刚进来的那个女的去了哪里?”

服务员见他深情冰冷,满眼的阴鸷,还以为是来找事的,顿时吓了一跳,“我……我不知道。”

一旁的东方骁见状,立马走上前,将几张红毛爷爷塞到对方手里,和善地说,“小两口闹了别扭,我兄弟是来找他小媳妇和好的,你就告诉一声,也算是做了好事。”

他的话,让对方顿时放松下来,将钱塞进口袋,立马热情地指引,“刚刚那位女士进了兰香阁……”

她话还没说完,莫向北已经抬脚,大步朝着所谓的兰香阁走去。

龙霆扛着小糖糖紧随其后,东方骁郁闷地看着什么都不管的两人,然后对着那名愣怔的服务员邪魅一笑,“美女,谢谢了,有时间请你吃饭。”

年轻的小姑娘,被他这一笑顿时羞红了脸,待她回过神来,东方骁已经走远了。

……

安夕颜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兰香阁,一走进去,就听见了蓝花调、戏帅哥的声音,“小哥哥,你有微信么?加我一个吧,没事咱可以交流一下养生心得。”

一道磁性的声音传来,“好啊,一会儿走的时候我加你。”

安夕颜天生声音控,一听小哥这富含磁性的嗓音,顿时就兴奋了,人还没进呢,声音就传了进去,“加我一个,我也要和你聊聊养生。”

那小哥一听到她的声音,连忙抬头看去,当看到走进来的安夕颜时,两眼一亮。

苍天有眼,没想到今天让他碰上了三个极品美女,不同的韵味,不同的风情,简直妙不可言。

苏叶见她进来,立马抛过来一记特鄙视的白眼,“刚是谁说对帅哥不感兴趣的,怎么这才一会儿工夫就颠颠跑来了?”

蓝花也补上一刀,“又是谁说的,除了我家莫三之外,其余的男人都看不上眼的?”

安夕颜装傻充愣,“谁说的?那人我认识么?”

“见过脸皮厚的,却从来没见过脸皮厚得连自己都不认识的!”

“花花,她和她家男人一样,都闷sao得很。”

一旁的按摩小帅哥忍不住出了声,“这位妹妹已经结婚了?”

多好一妹子,长得好看又干净透明的,他一眼就看上了,只是,看她年龄不大啊,怎么就结婚了?

苏叶听出他失望的语气,立马说,“小哥,我是单身哦。”

蓝花立马补刀,“小哥,你不觉得她太老了么?我今年才十八耶,咱俩的年龄是不是正合适呢。”

一旁的安夕颜也不甘示弱地开口,“谁结婚了?我单着呢。”

而此刻,门外站着的三个男人,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跟敷了一层冰渣渣似得,阴冷得骇人。

小糖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出声,“爸爸,我好冷耶。”

龙霆没回她,倒是里面原本说得很嗨的苏叶立马噤了声,神情紧张地问安夕颜,“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小孩的声音?”

安夕颜摇摇头,“没有啊。”

苏叶凝眉思索,“我怎么好像听到了糖糖的声音,难不成是我太想她了?”

安夕颜用双手互搓了下胳膊,抬头环顾四周,“这里的冷气是不是太足了,我怎么觉得有股飕飕的冷风呢。”

而就在这时,兰香阁的门被推开,莫向北大步走了进去,站在她身后,冷冷开了口,“冷吗?”

安夕颜根本不知道后面站有人,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冷啊。”

但下一秒,就听见苏叶和蓝花同时惊叫出声,“啊~”

后知后觉的安夕颜,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

刚那个说话的嗓音是……

她顺着另外两人惊恐的视线扭过头去,当看清身后站着的男人时,吓了一大跳,“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莫向北朝她步步逼近,一双眸子犹如淬了冰一样,散发着沁人的寒意,“你是在怪我打扰了你的好事?!”

安夕颜一边被他逼得后退一边摇头,“没有没有……”

不想跟她废话下去,濒临怒火爆发的莫向北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拉着她头也不回地出了兰香阁。

安夕颜一边被拉着往外走,一边回头冲苏叶和蓝花绝望大叫,“救我!”

而此刻的另外两人,都忙于自救,哪还有工夫去管她?

首先是苏叶,她偷瞄了一眼已经走到她面前的龙霆,以及板着一张小脸很不满瞪着站在一旁的按摩小哥的小糖糖,心虚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不等龙霆开口,小糖糖就爆发了小脾气。

只见小丫头抬起手来,指着一旁的按摩小哥怒气冲冲地质问,“姓苏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又是谁?”

她的称呼,让苏叶满头黑线,“我是你妈妈,不是姓苏的。”

“哼,你真让我失望,竟然当着我的面,让一个陌生男人摸你!”小糖糖气得小脸发红,“男女授受不亲,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苏叶连忙解释,“妈妈这是在做按摩。”

“为什么不找阿姨给你按?偏偏要找一个男人,你对得起我爸爸吗?”

“我……”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现在不想理你。”小糖糖低头对扛着她的龙霆说道,“爸爸,我决定了,从今以后我

要改姓龙,跟你过,不要妈妈了。”

龙霆冷凝着苏叶,薄唇淡启,“闺女,恭喜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爸爸,咱们走吧!”

龙霆却没立即离开,而是目光冰冷地凝着躺在按摩床上衣衫半露的女人,嗓音冷到极致,“很显然,你不适合再抚养糖糖,我会让我的律师找你,好好谈一谈糖糖以后的抚养问题。”

苏叶一听,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姓龙的,你做白日梦呢,糖糖是我生的,和你有毛钱关系。”

“苏大总监,你不是渴望单身?既如此,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完,龙霆转身,扛着小糖糖大步离开。

气得苏叶立马追了上去,“你们,苏糖糖,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妈妈不就是按个摩么,你至于这么绝情么?你当真不要妈妈么。”

小糖糖回头看她一眼,不满地哼唧几声,“也不知道刚是谁还在那儿说‘小哥,我单身哦’。”

苏叶,“……”

活了二十五年,头一次调、戏小帅哥还被父女俩逮了个正着,这悲催的命运,让苏叶欲哭无泪。

她一边追着龙霆,一边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在心底忍不住暗想:也不知道蓝花怎么样了?

刚临出门时,她偷瞄了一眼,东方骁似乎气得不轻,那一脸森寒……

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再一想想安夕颜,她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她家Boss那一张犹如阎罗般的冷脸……

苍天保佑,手下留情,姐妹们要顶住,千万别出事啊。

……

兰香阁,此刻,就剩下躺在按摩床上的蓝花和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东方骁。

两人谁都没开口,直到蓝花从按摩床上起来,走进一旁换衣间。

她正解开袍带,准备换衣服,东方骁突然推门而入,不待她反应过来,直接一把将她摁在了一旁冰凉的墙壁上。

蓝花大惊,“东方骁,你想干什么?”

东方骁也不说话,用身体死死地压制着不断扭动的蓝花,然后一个低头就咬上了她。

不是吻,是咬。

力道虽然有控制,但男人的力道够大,还是将蓝花咬疼了。

她痛呼一声,却被东方骁钻了空子,灵巧的舌直直地探进她的口腔,如狂风暴雨般侵袭着里面的每一寸每一毫。

他的疯狂,直接把蓝花吓住了。

一直以来,东方骁对她,都是温柔的体贴的。

他呵护她,就如同呵护一朵娇艳的花儿,从来不敢在她面前露出一丝不悦的情绪,甚至不管她之前如何不待见他,他都是唇角含着笑,不急不躁。

虽然他追了她这么久,但若她不同意,他便不会碰她。

到现在,他甚至只是牵过她的手,但还是在极少的情况下。

这是东方骁第一次亲她,也是她的初吻。

更甚至,他的大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蓝花能感觉到,此时此刻的东方骁,已经失去了理智。

她一边强忍着他对她的啃噬,一边用手抓住他的大手,呜咽着恳求,“求你……放开……我。”

如果是之前,此刻的东方骁肯定不舍得这样对她。

蓝花比他小了整整十二岁,在他心里,他爱着她,更疼她。

遇上她的那一刻,他就在心底暗暗发誓,这辈子,他要让她做自己的小公主,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

但此刻,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现在就要了她!

嘴上的动作愈发激狂,他的大手已经探向蓝花的小裤,正准备一把扒下,就在这时,一滴滴带着咸味的液体渗入他的唇角,疯狂的动作猛地一滞。

下一秒,他就松开了她的唇,抬眸看她,当看到蓝花满脸都是泪时,眉心纠结成团,“你还很委屈?”

蓝花一边流泪一边拿眼瞪他,冷冷地开口质问,“东方骁,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被质问的男人忍不住咬牙,“凭我是你的男人!”

“我从来都没承认过!”蓝花冲他大叫,“我不爱你,你为什么要一直强迫我?”

她不爱他!

这句话,她当着他的面说过很多次,但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么伤人过!

东方骁一双邪魅的眸子,冷到了极致。

他一向玩世不恭,似乎很少有人或者事能让他动怒,因此,也很少出现冰冷阴鸷的神情。

也许是真的气极,又或许是真的被蓝花给伤到了。

原本紧紧压制着她的身体缓缓松开,他直直地看进她的眸底,冰冷开口,“你再说一遍!”

他这样一副骇人的模样,让蓝花有些害怕,但她还是不怕死地重复道,“东方骁,我不喜欢你,你别再纠缠我了!”

她话音未落,东方骁一把将她松开,俊美的脸上一片冷酷。

薄唇抿成一线,他冲她微微点头,紧接着,转身大步出了换衣间。

见他突然转身离开,蓝花愣怔了许久,原本倔强的眸子不自觉浮现一抹伤痛。

这样不是她一直想要的结果么?

既然他成全了她,她应该高兴才对不是么?

只是为什么,当看到他大步离去的身影,她会忍不住蹙眉心疼?

……

安夕颜被莫向北一路拽着回了房间。

注意,不是她的房间,而是莫向北刚刚开的豪华套房。

一进门,她就被他摁在了门板上,一双骇人的眸子迸发着冷锐的光,“安夕颜,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敢背着我去找其他男人?”

安夕颜连忙否认,“我没有!”

她的否认,立马将男人心头的怒火又拱了拱,“都被我逮了个正着,你还敢狡辩!”

“你先别激动。”安夕颜有些害怕此刻的莫向北,觉得他看着她的那个眼神,就好像要把她四分五裂似得,吓得她心肝胆颤的,“我不过就是句开玩笑的话嘛,你何必当真。”

莫向北眯着冷眸,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下颔骨,冰冷地警告,“安夕颜,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现在变得这么无法无天忘乎所以?”

原本,见到他的那一刻,安夕颜心底还是雀跃的。

但这一刻,听着他冰冷的警告和难听的话,安夕颜也敛了脸上的表情,秀眉忍不住皱了起来,“我无法无天忘乎所以?就因为我对另外一个男人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莫向北,你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猛然收紧了修长的手指,莫向北脸色更沉了,“你敢调、戏一个男人,就不敢让我说么?”

安夕颜气得直想吐血,原本想反驳的,但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我就调、戏了,你怎么样?想掐死我吗?来啊,用力,直接给我一个痛快的!”

明明犯了错误,还倔得跟头小牛似得。

莫向北简直恨极她此刻的这个模样,特别是那张比他还厉害的小嘴,更是让莫向北恨不能咬了去。

咬!

这样想着,他就直接付诸了行动,一个低头,就狠狠地吻上了她。

这一次的吻,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可言,透着一股子浓烈的惩罚味道,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但莫向北依旧未停,直接攻城略地,夺走了安夕颜所有的呼吸。

直到感觉她呼吸急促,她的手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胸膛,这才猛然抽离,一双眸子像充了血似的,让人害怕。

差点被憋死的安夕颜,一被放开,就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不容易感觉舒服了些,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秒,她就被莫向北打横抱在怀里,大步朝卧室走去。

自知这次是真的惹到他了,与他硬碰硬是绝对行不通的,刚刚被强吻得差点窒息就是最好的证明。

硬的不行,那软的呢?

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么?

今天,莫向北这块钢,即便是再硬,她也要把他给化了!

ps:啦啦啦,凌晨更新了哦,茶花棒棒哒~

明天,看看我们的小安安,是如何化了咱家的大BOSS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