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2 人为流产,裴子彤暴露

佟秋练将身上擦了一下出来的时候,萧寒已经换了衣服躺在床上面看书了,只是这个书名——《答病人的一百问!》这又是什么书,萧寒看到佟秋练出来,立马跑过去,鞋子都没有穿,直接扶住了佟秋练的胳膊,“那个,我是脖子受伤了,不是手臂也不是腿,我能自己走……”

萧寒还是扶着佟秋练坐到了梳妆台前,佟秋练拿起梳子才发现了自己还真是不好梳头发,萧寒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梳子,这一下子下去,佟秋练觉得整个头皮都有点发麻了,“嘶——轻点!”

萧寒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哪里知道怎么下手啊,只能小心翼翼的帮佟秋练梳头发,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帮自己梳头发,即使偶尔会扯到几根头发,但是佟秋练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暖的,“以后我会越来越顺手的?不会扯到你的!”

“你还想有以后么?我的头发会被你扯完的!”佟秋练刚刚想要回身夺过梳子,但是这脖子被束缚的实在是动弹不得,萧寒则是笑着微微侧头,佟秋练的嘴巴就直接碰到了萧寒的侧脸!“你……”

“你要是每次都能这么主动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佟秋练真的觉得自己这脖子要是再不好的话,能给萧寒气疯了,因为萧寒现在正趁着佟秋练的脖子不方便之际,直接一只手护住佟秋练的脖子,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别动,要不然疼的可就是你了……”

那你这么禽兽,我还不能反抗了啊,佟秋练只能任由着萧寒堵住了自己的嘴巴,直接长驱直入,攻城略地,萧寒也知道什么叫做点到即止,“我刚刚让安叔炖了汤,你喝了再睡!”萧寒说着就下了楼。

而佟秋练好奇的拿起了萧寒放在一边的那本书,什么《答病人的一百问!》!“病人:请问在恋爱中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有时候爱乱发脾气,我该怎么办?女朋友已经不想和我爱爱了!”这是什么问题,关键是下面的回答!

“医生:根据你的说法,或许是你床上能力不足,女朋友才会抗拒你的!好好提高自身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噗——”佟秋练要不是脖子不能大动作,直接会把书扔了,你丫的,萧寒,我以为看的是什么养身的百科类的书,结果这是什么啊,这些书的名字都是怎么回事啊!还病人?医生,真是够了!

萧寒已经端着汤上来了,“温度正好,喝了正好睡觉!”萧寒从佟秋练的手中把书抽回去,“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啊!”

“鬼才喜欢,还答病人一百问,无聊!”佟秋练接过汤,瞥见萧寒随手翻了一页:“病人:请问医生,当我的女朋友和我说已经不爱我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关键是他居然找了个比我老的老头!这绝对不能容忍啊!”

“你猜医生说了什么!”萧寒挑眉看着佟秋练,佟秋练摇摇头,根据这本书无厘头的回答,还有这种无聊幼稚的提问,佟秋练真的懒得想,只是悠哉的拿着勺子喝了口汤!

“医生说:这个说明你的能力还不如一个老头,你该自身寻找一一下原因了!”

“噗——”萧寒这话说完,佟秋练那一口没有咽下去的汤直接喷了出来,“咳咳……哎呦……”弄得佟秋练还把自己给呛到了,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后背,佟秋练因为脖子刚刚动了一下,有些疼!

“你还能淡定一点么?不就是个荤段子么!”佟秋练瞪了小萧寒一眼,看了眼手中的汤,“好像口水进去了,不喝了!”

“真浪费!”萧寒接过汤,直接一饮而尽,佟秋练张着嘴巴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怎么?笑话还要继续听么?”

“不用了,我们睡吧!这种笑话不利于我的伤势恢复!”

“那就等你的伤好了,我们研究一下!”萧寒笑着说,研究一下?这种荤段子有什么好研究的,真是够了,她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三观居然这么的不正呢!

但是此刻的佟家可不是这么的和谐了,佟清流刚刚回到家里面,就发现了家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他刚刚走进客厅,就看见了佟修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你回来了?”佟修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一些嘶哑,佟清流只是应了一声,就转身准备上楼,“站住!”佟清流回头看了一眼佟修!

佟修则快步上前,一把扯住了佟清流的衣服,“你也去帮着外人欺负你姐姐?”佟清流根本懒得回答,手臂上面的伤口缝合了七八针,现在正是麻药褪去的时候,整个手臂都开始隐隐作痛,佟清流根本不想提佟清姿的事情。

佟修见佟清流完全不想说话的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姐姐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居然联合外人把你姐姐逼疯了,佟清流,那是你的亲姐姐……”

“没有一个亲姐姐会想要把亲弟弟弄死的!”佟清流直接甩开了佟修的束缚,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佟修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佟清流,佟清流冷笑一声,“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和她们的关系不好么?那我就告诉你,小时候我刚刚到这家的时候,第一次落水,就是老宅前面的泳池,是她亲手把我推下去的!她以为我不记得了,其实我记得很清楚,还有她站在池边一遍遍的说我是野种!”

佟修知道佟清姿的任性野蛮,但是也不知道佟清姿居然做过这样的事情,“之后的事情大大小小的也很多,我也就懒得说了,我不是圣人,做不到原谅她,那我躲着她还不行么?再者说了,她本来不就疯了么?”

佟清流注意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佟修表情的不自然,佟清流也不是什么蠢人,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佟修的表情中蕴含的意味了,原来一开始他就是知道的,知道佟清姿的疯癫是装的,佟清流摇摇头。

“现在是真的疯了……”佟修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气中,佟清流觉得佟修似乎瞬间老了许多,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女儿,能不老么?

佟清流一下子没有听懂,但是父子二人之间的沉默,楼上面传来的笑声就显得越发的明显了,佟家这别墅也是很大了,而到了这个时候,佣人都不在宅子中,整个宅子显得空荡荡的,这笑声似乎一直特别诡异的在屋子里面飘着,佟修看了看楼上,“我从精神病院接她回来的时候就疯了,现在被我绑在家里面!我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冒险去萧家……”

“因为那杯茶!”佟清流说完,佟修是怔愣的,茶?佟清流看佟修还是一脸茫然,“就是那杯掺杂了安眠药的茶水,是她喝了,昏迷之后才出的事情!”

佟修的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他的脑子此刻是一片空白的,那杯茶说起来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罢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名流政客都在外面,佟秋练又不是一个人来的,佟修只想着让她睡一会儿就行了,不过佟秋练没喝。佟修也没有很在意,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的这一切居然和自己相关,他怎么能够原谅自己……

“你骗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不可能……”佟修摇着头,向后退了几步,直接跌坐在沙发上面,仍旧是不相信,绝对不可能的,怎么可能这么的凑巧。

自己的女儿的一辈子居然是被自己毁了,自己亲手毁了的,佟修怎么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而佟清流则是直接上楼,路过佟清姿的房间的时候,房门没有关起来,透过那些许的缝隙,佟清流看见了穿着一身蓝色病号服的佟清姿双手双脚都被绑在了床上面,脸上面还挂着那种让他心里面有些发毛的微笑,说不出来的诡异,嘴巴里面念念有词,而且头发凌乱,露出的手腕和脚踝处也都是一些伤口!

佟清流直接将门关上,去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这个家里面他实在是不想待下去了,佟清流本来就是心理有些问题的,现在更是觉得这个家里的气氛让他浑身不自在。

而此刻的警局气氛也是显得格外的沉闷,赵铭一直在抽烟,所有人都是坐在一张桌子的周围,而桌子上面摆着的是,最近凶杀案的所有的照片和资料:“队长,这个王喜被害的幕后黑手不会真的是裴子彤吧,其实要说作案动机也不是没有的,这个王喜死了,他中年丧妻,没有孩子,独自出来打拼了大半辈子攒下的家产也是很丰厚的!”

“不过裴子彤是怎么能够让佟清姿杀死王喜,还有把自己的老公送到别的女人床上?这个也说不过去吧,王喜肯定是清醒的,不然也不能实施侵犯,那佟清姿是怎么昏迷或者是失去意识被人摆布的呢!”重点来了,这一层关系,无论是怎么想都是想不通的。

“这个先放一边,裴子彤的嫌疑还是很大的,对了,对那款红色指甲油的排查,和所有整形医院的排查结果怎么样?”赵铭也真是忙糊涂了,最近被佟清姿和裴昌盛的死,弄得整个人的脑子炸了一样的,怎么就忘记了这个事情!

“有一家医院的医生承认是私下接的活儿,医院方面并不知道,所以他和雇主之间没有任何的劳动合同关系,或者是医患之间的诊治的签名书确认书之类的,因为对方出的钱比较多,所以他根本没管对方什么来头,除了孙学初,他说接触的人都是电话联系的,钱是被存放在超市的存包的柜子里面的,他自己直接去拿的,所以没有和雇主直接接触,电话也是经过变声处理,号码已经确认是冒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

“那超市的监控呢!”赵铭吸了口烟,神色有些倦怠,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王喜的案子,因为很多人在场所以这事情的影响很大,关键这佟清姿现在是真的疯了!

谁会用酒精往身上面抹,还那种挂着笑的样子啊,这完全是没有一点的痛觉的神经啊,这酒精碰到伤口,看到都觉得疼啊。

“超市的监控显示是个女人,不过包裹的很严实,暂时就发现这么多,这是超市的监控视频截图!”赵铭接过照片,上面的人很明显是个女人,不过大大的遮阳帽,口罩,眼睛,就是衣服也是包裹的密不透风的,而且很宽大,就是体型都很难看出来。

“指甲油那边的情况就有点复杂了,这款颜色的指甲油很受人青睐,买的人预定的人都很多,在葬礼名单上面,就有不少于是个女性用过这个指甲油!”赵铭将烟头掐灭,示意李耐去把窗户打开,李耐赶紧打开窗户,这屋子里面的味道着实有些难闻,毕竟大家现在几乎没日没夜的在这里。

而此刻正一个人在实验室的白少言,正百无聊赖的进行着DNA的比对工作,眼睛已经有些酸涩了,边上的眼药水就剩一点点了,白少言随手拿起了一边的一张DNA序列表,只是随便看了一眼,眼睛瞬间一亮,这是哪里来的,白少言赶紧将资料收集整理了一下,这个是那个高跟鞋子上面的血液样本DNA。

这张序列表很熟悉,白少言将最近的所有做过的DNA报告都拿出来,进行比对,发现和那个焦尸身上面断裂指甲的DNA以及王喜凶杀案中烟头唾液中的DNA,在电脑中的比对居然是完全吻合的,这完全是出乎白少言的意料之外的,这么说的话,那天佟清姿所谓看到的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很可能就是这一双鞋子。

白少言立刻拿着报告就去找到了赵铭这里,一推门进去,就感受到了里面的死气沉沉,“佟法医受伤了,法医那边的工作最近辛苦你了!”赵铭说话有些有气无力地,白少言则是拿着报告走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赵铭手边的这个超市的视频监控截图!

让白少言在意不是这个监控中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而是女人穿着的鞋子,白少言将报告放在了赵铭的面前:“赵队长,这双鞋子,您还有印象么?”

赵铭拿起照片,照片中的鞋子是在法医部拍的,包括长度尺寸,就是鞋跟有十厘米都标注出来了,赵铭只是觉得眼熟,一个在医院守过佟清姿的警察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葬礼那天裴子彤追出来打佟清姿扔下的,佟清姿抱着这只鞋子去的医院,我们以为这是什么证物,就一起带回来了!”

“这是裴子彤的鞋子?”赵铭似乎也想起了那个时候混乱的一幕,佟清姿是抱着一只鞋子,疯疯癫癫的上车子的,只是当时已经很混乱了,那裴子彤要死不活的,这佟清姿又疯疯癫癫的,又有那么多人围观,赵铭哪里记得一双鞋子啊!

白少言指了指桌子上面监控视频截图中的鞋子,和他手中的鞋子照片……

赵铭和一群警察瞬间围了过去,视频截图是彩色的,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鞋子是黑色的高跟,而且鞋子的外侧镶嵌着碎钻,只是裴子彤的这个鞋子,外侧的碎钻好像多了一点,不过大体看上去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这双鞋子最近修理过,因为这一圈的碎钻明显是后镶嵌的,和之前的材质明显不同,下面是个划破的口子,应该是被利器割开过,用碎钻做掩饰而已,这上面的碎钻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这双鞋子肯定是价值不菲的!”而且鞋子的底部还有商家的logo,赵铭立刻让人打电话去咨询。

只有几分钟的功夫,“队长,他们说这双鞋子是限量款,一共就引进了三双,裴子彤那里恰好有一双,这是鞋子原版的照片!”一个警察将笔记本搬到赵铭的面前,上面是鞋子的宣传照片,和超市里面的别无二致,几乎是一样的,和裴子彤的这双鞋子,除了那多出来的一圈碎钻别的地方也是一模一样的。

“立刻将裴子彤带回来,要快!”赵铭立刻拍桌子,吼了一声,要是裴子彤真是焦尸案的凶手,那么王喜的案子,裴昌盛的案子和她是不是也有关系,这中间的关系就很值得人玩味了。

“我再去检查一遍这个鞋子,当时没有来得及细细检查,只是粗略的提取了后脚跟处的皮屑组织,和焦尸案,烟头的DNA是完全吻合的!”白少言这话一出,就像是黑幕中拨开了一层云雾一般,瞬间整个案子出现了重大的转机,这就是所谓的峰回路转吧,裴子彤的嫌疑现在是最大的。

此刻的裴子彤完全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已经成了警察密切关注的对象了,裴子彤刚刚从公司出来,更是一脸的春风得意,一想到公司所有的股东那些便秘一样的脸,裴子彤的心里面就是一阵快意。

此刻的裴子彤正在商场里面惬意的随意刷卡挥霍,孙学初,这个贱人,居然弄坏了我的那么多鞋子,当时没有多捅他几刀,也真的是便宜他了,我的鞋子都是限量版啊,一双都够那个贱人赚一辈子了,居然给我弄坏了那么多双,有的我都没有怎么穿过呢!一想到自己的鞋子,裴子彤就恨不得将孙学初拖出来再狠狠地补上几刀。

“裴小姐,不好意思,你父亲的案子还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裴子彤正选购东西呢,警察就从天而降了,裴子彤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几个警察看着裴子彤异样的目光,裴子彤伸手指了指一排鞋子,“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那三双……不要,别的款式38码的,一样一双,送到这个地方……”裴子彤说着写了个地址给售货员,售货员自然高高兴兴的接了这笔生意了。

一个女民警就是瞥了鞋子的价格,就是最高的折扣下来也是六位数的价格啊,裴子彤将金卡随后塞进了包包里面,“别看了,你就是一辈子的工资也买不起一双!”裴子彤看了看女民警的黑色皮鞋,“你这鞋子是地摊货吧,做个警察也真是辛苦,对了,那双黑色的,给这个警官包起来,你是36码的脚吧!”

“裴小姐,不用了,您还是和我们赶紧回去吧!”女民警的脸色一阵青白,见过势利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势利的,“售货员,你别忙了,我不需要,裴小姐还是赶紧走吧!”

“穷鬼,不要就算了,反正一双鞋子而已,她不要就扔了吧!”裴子彤说着扭着腰肢就往前走,而身后的一群警察看着裴子彤的背影,都在后面气得牙痒痒的,这还是那个前几天在警局哭成一个小白花一样的裴子彤么?果然演员就是演员,贱人也是改不了本性的。

白少言正在实验室里面将鞋子的断口处剪开,碎钻上面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不过在裂口处还是找到了一条线索,因为这双鞋子是两层皮的,外侧虽然被割开了,但是里面却是完好无损的,而就在裂口处,透过放大镜,白少言在缝隙处找到了一点点的血迹,不知道怎么弄上去的,很小一点,也不知道是谁的,或者是修鞋子的人的,还是先检测一下好了。

而此刻的裴子彤坐在审讯室,当她被带到这边的时候,裴子彤心里面就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每次都是在会客厅,有时候甚至是在赵铭的办公室的,现在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审讯室很黑,就一张桌子上面和一盏昏黄的台灯,整个审讯室的四个角落都是监控摄像头,而且周围的白色墙壁,就是一扇窗户都没有,裴子彤瞬间觉得一阵寒意袭上心头,裴子彤看着面前的一杯水,伸手将水捂在了手心,水是温热的,裴子彤慢慢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们肯定是掌握任何的证据的,不然不会只是把自己带过来审问,还不是直接将自己抓起来,这就说明他们现在不过是把自己当成嫌疑人罢了,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

其实审讯室的裴子彤对面的一道不是墙壁,是特殊处理过的屏障,外面的人可以将里面的情况看得很清楚,而里面的人则是看不见外面的。“队长,这裴子彤肯定有问题,你看她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么紧张!”

“是谁被这么关在这里都会紧张的,这不能作为她犯罪的证据,你带人进去盘问吧,不用客气,就是她哭哭啼啼的你也不用在意,只管问,我倒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反正已经申请了关押了,没事,先去审问吧!”

李耐进去的时候,门被推开的瞬间,裴子彤几乎是整个人僵了一下,但是很快裴子彤就笑着,看着李耐,“李警官,你们这是做什么,把我当成是犯人么?你们这么审问我真的合法么?我不是那种平头百姓,可不会任由你们摆布的?你们没有理由这么审问我,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李耐走到了裴子彤的面前,当着裴子彤的面,直接将裴子彤的一只手拷在了凳子上面,“这才叫审问,放心吧,我们也知道裴小姐你不是一般人,没有正式的拘捕令我们也不会贸贸然的把你带过来的!”负责记录的警察则是坐到了李耐的身侧,两个人就这么看着裴子彤。

裴子彤这会儿心里面才觉得有些慌乱,尤其是此刻手腕上面冰凉的手铐,让裴子彤觉得现在整个审讯室都有些寒气逼人,尤其是此刻李耐这黑面神一样的,对面的两个人完全是面无表情的,李耐用笔敲了敲桌子,“裴小姐在今年的5月23号这天,是在哪里,做什么,见了什么人……”

“5月23号?”裴子彤怎么可能不记得,也就是这天裴子彤的一生也算是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吧,前一天没有联系到孙学初,而之后疗养院通知父亲失踪了,急匆匆回到家之后,就和孙学初发生了冲突,这一天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裴子彤另一只手握着水杯,靠在椅子上面,斜着眼睛看着李耐:“在我的律师来之前,我是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的,还有啊,我饿了,你们赶紧给我去打包一份好吃的,必须是天香阁的,不然我不吃的!”

李耐和另一个警察都瞬间无语了,你以为这是来做客的么?“裴小姐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委屈你的,我们不会让你饿着的,你就放心好了……”

裴子彤不再说什么,而是慢慢的喝了口水,脸上面都是诡异的笑,那模样反正是我不会说什么了,李耐软硬兼施了半天,愣是没问出半个字,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队长,这娘们儿比佟清然还难缠,除非我们拿出直接的证据!”

“证据暂时先不拿出来,先磨她一阵子,我不信她真的扛得住……”

半天过去了……

“队长,不好了,裴子彤突然昏倒了,还流血了……”一个一直看监控的警察赶紧去报告给赵铭。

“昏倒?流血?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赵铭赶紧跑过去,几个女警察已经将裴子彤抬到了局里面的一张值班室的床上面,“好像是流产的样子,这是在审讯室的地上面找到的!”

赵铭接过包装,就一个铝制的包装,都是英文的,他这个大老粗的英语早就还给老师了,女警察看赵铭一脸苦恼的神色,“这时打胎的药,不过要吃两粒的包装,她只吃了一片,所以才造成了流产的症状!”

“赶紧送医院吧,特么,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偏偏这个时候怀孕!”赵铭将剩下的打胎药直接仍在了地上面!

“队长,我们这边已经掌握了她的很多的证据了,难道现在又和佟清姿一样取保候审,这中间保不准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李耐一想到佟清姿在精神病院那赤身*的还在那里撒泼的模样,心里面就是一阵恶寒。

“不然还能怎么办?要是孩子真的没了,你担待得起么!赶紧送医院!”

而就在裴子彤被抬上120急救车的时候,裴子彤的眼睛瞬间睁开了,居然已经掌握了证据了么?这群警察倒是速度挺快的,这孩子也算是来的及时了,若是能保住的话,还真的能成为自己的护身符。

其实今天之前,裴子彤就发现了自己下面有些流血,她知道自己这个孩子是留不住的,在去医院开证明的时候,医生也和她说,这孩子要能保下来,一定要定时打保胎针,不然很可能会随时流产,有的时候甚至会引起大出血,很危险,流产还是保胎,必须尽快做决定。

而裴子彤现在已经是孑然一身的人了,亲人之间的淡漠,情人之间的相互利用,游戏人间,裴子彤完全没有想过留住这个孩子,只想用这个孩子获取王喜公司更大的利益罢了,之后这个孩子自然就会流掉了,裴子彤对人与人之间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信任了,亲生父女之间也不过是相互利用,这个孩子留下来指不定是个祸害。

最主要的是,保胎针要打很多次,也许是十几针,有可能更多,裴子彤刚刚获得了巨额的财产,怎么甘心让自己被一个孩子困住呢,打胎药出医院的时候就备好了,只是没有想到用到它的地方居然会是在警察局。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没有直接的逮捕令,不如趁着这个机会逃出国也是不错的,反正王喜的财产已经全部被转移出去了,哼……

“少爷,裴子彤被警察带去警局了,后来听说是流产了,被紧急送往了医院!这是照片!”裴子彤穿的是青色的连衣裙,裙子的下摆已经被染成了青黑色,萧寒将照片扔在一边,“把我们手中的照片有用的就扔给警察,我看她蹦跶的已经够久了……”

“是!”季远一直低头憋着笑,萧寒冷哼一声,“怎么?想笑就笑,别憋出内伤!”

“噗——少爷,我先下去了!”季远连忙捂着嘴巴跑了出去,迎面差点撞上了佟秋练,佟秋练正请假在家,“夫人,我先走了,您注意身体!”佟秋练点了点头,这季远平时也是挺稳重的一个人,这是怎么了?

佟秋练推门进去,就看见了萧寒正在书房里面走来走去的,而他身后的大人,拖着一条腿,上面还夹着夹板呢,还屁颠儿屁颠儿非要跟在萧寒的后面,眼睛还一直巴巴的看着萧寒,“咳咳……给你送杯茶!”

大人看见佟秋练摇着尾巴走了过去,佟秋练脖子上面已经换上了简单的纱布胶带,佟秋练伸手将大人抱到腿上面,检查了一下大人的伤口,“小可怜,你怎么这么可怜啊!”大人只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佟秋练的手指,懒洋洋的缩在佟秋练的怀里面。

“这个小畜生,还真会找地方休息!”萧寒瞪了大人一眼,佟秋练则是笑着伸手抚摸了一下大人的毛发,“大人虽然平时不叫唤,不过还是挺护主,挺聪明的!”

“是啊,会咬人的狗不叫唤!”佟秋练怎么觉得萧寒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怪怪的,怎么听着这么的不舒服呢!“过段时间,公司的周年庆,我想带你过去!”

佟秋练抬头看了一眼萧寒,眼中有些迟疑,对于萧寒的提议,佟秋练的心里面是惊喜参半的,“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

“亲爱的,你平时不看报纸么?”萧寒走过去,坐到佟秋练的身边,将报纸放在了桌子上面,上面的照片都是佟秋练和小易、萧寒的居多,有的甚至有和萧家别的长辈的照片,佟秋练确实平时很少关注这些,“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现在你只需要和我一起走出去就行了!”

萧寒幽蓝色的眸子,就像是一碧如洗的晴空一般的湛蓝,让佟秋练片刻失神,看着佟秋练呆愣的模样,萧寒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拿起了佟秋练的一只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佟秋练看着萧寒的嘴唇慢慢的靠近自己的手背,温热的触感,稍纵即逝,佟秋练觉得心里面就像是瞬间有十几束礼花瞬间齐放,瞬间五彩斑斓!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们的!”萧寒说着吻了吻佟秋练的手指,萧寒的眸子一直盯着佟秋练,佟秋练的眼神从羞涩变成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样子,“怎么了?”

“我的手指大人刚刚舔过……我没擦也没有洗!”萧寒的本来那温润邪魅的笑容就这么僵硬在嘴角,萧寒直接倾身压住了佟秋练的玫瑰色红唇,“这里总没有舔过吧?”佟秋练无奈摇头。

我们的萧公子现在真是堕落了,已经沦为要和一个小狗争宠了。

裴子彤刚刚被带进去检查,白少言这边的电脑检测结果出来之后,会自动的在数据库之中进行比对,看看这个样本的主人是否是被警察或者是公安系统登记过的,白少言刚刚转身就看见电脑上面显示血样比对成功!

成功了?难道是裴子彤自己的?白少言点开了被比对出来的那个样本,居然是他的……白少言立刻将结果打印出来,拿着小跑到了赵铭的办公室,但是刚刚还是人很多的办公室,怎么此刻稀稀拉拉的就剩下这么点人了。

“小白,队长去医院了,裴子彤在审问期间,自己偷偷服用了催产药,刚刚出血了,被送到医院去了,队长也跟着去了?”

“怀孕!”白少言整个脸就像是被人劈了一样,他们这是在和他开玩笑么?“不可能吧,她怎么会怀孕呢?”

“小白,确实是怀孕了,不然怎么会流血啊,你又不是她男人,怎么知道她不会怀孕啊!”那警察还调戏起了白少言,白少言这孩子看起来就是一副小受的模样,他们也跟着佟秋练叫白少言小白,这时间长了也都喜欢调侃起了白少言了!而且白少言虽然出生富贵,但是身上面完全没有沾染上不良习气。

“我就知道她不会怀孕!”白少言直接拿着资料,准备开车去医院,中途给佟秋练拨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老师,你说,怎么可能怀孕啊,这个王喜的精子的存活率那么低?”

“存活率低不代表不能怀孕啊?”佟秋练喝着茶,她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峰回路转,所有的矛头居然全部指向了裴子彤,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裴子彤时候的模样,她是趾高气扬的,那时候她还是万人追捧的明星,富家小姐!

而现在说她家破人亡也不为过吧,而且还没有结婚就死了丈夫,说起来她这几个月的遭遇比别人一辈子还要跌宕。

“你说这孩子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王喜的啊,这王喜这么大岁数了,而且那功能都丧失的差不多了,我觉得这孩子百分之百不是王喜的,这裴子彤又不是那种贞洁烈妇!”佟秋练也想起了照片门的事件,裴子彤的胆子真的这么大,和王喜都要结婚了,还能在外面偷吃?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对夫妻结合就不纯粹,这偷吃也是一起的,说起来他们两个人要是真的结婚了,倒是挺好的,省的去祸害别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