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1 大人英雄救美和渣女疯了

“佟先生,为佟小姐安排头部断层扫描,已经安排好了,等会儿就会安排人佟小姐进去检查!”护士过来敲门,佟修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佟清姿的侧脸,佟清姿这几日都是靠着输送一些营养液维持体力的。

佟修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天晚上好像是个梦一样,不是说好了就是演一出戏么?到时候只要把佟清姿送到远离这里的地方,还是可以照常生活的,但是为什么好好地就变成了这样子,难道那天晚上真的是自己做了梦而已么?

其实是佟清姿自从知道了自己这一切的不幸遭遇,居然是源自一杯茶,一杯来自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亲自泡的茶,亲手把自己推向了地狱,佟清姿就算是知道佟修不是故意的,但是心里面的坎还是过不去。

一个护士推着佟清姿的床坐上电梯就准备去楼下的检查科室,小护士刚刚按下了电梯的关门的开关,就感觉到了脖子处一阵刺痛,还没有回过头就直接昏倒了狭窄的电梯里面,佟清姿快速的将护士的身上面的外套脱了下来,快速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面!

刚刚下床的时候,佟清姿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脚是酸软的,而且浑身没有什么力气,刚刚那一下子劈下去,真是用尽了她的力气了,她靠着床,深深地吸了口气,“叮——”电梯开了,佟清姿将口罩戴好,整理了一下衣服,推着床就出去了,而床上面就是刚刚被她弄昏的女护士了,被子遮住了半张脸,完全认不出是谁。

“是佟清姿吧!”电梯外面有两个护士已经在等着了,看了看床铺下面挂着名字,佟清姿将口罩往鼻子上面推了推,带着鼻腔的嗯了一声,“行了,你先去忙吧,等会儿检查结束,我们会把她送上去的,你可以先回去工作了!”

佟清姿根本没有出去,而是当床被推出去之后,直接按下了电梯的一层医院的大厅!

佟修还在嘱咐看护好好将病房打扫一番,就接到了电话说是佟清姿打昏了护士,逃跑了,看守的警察也是被吓到了,居然溜走了,“队长,佟清姿从医院逃走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正在查监控!”

“找不到人,你们就给我滚蛋,一次次的出事情!”赵铭差点没把桌子掀了,这群蠢货,三番两次的出错误!

不一会儿,就有一份视频发到了赵铭的邮箱中,电梯之中的佟清姿快速的敲昏了护士,换上衣服,将护士弄上床,这一系列的举动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精神问题,反而是干脆利落的,就是比一些平常人还有冷静。

“队长,我们已经在追查监控视频了,佟清姿出去之后,打了车子,现在正在调各个路口的监控,目前还不清楚她准备去哪个方向!”赵铭也在疑惑佟清姿是准备去哪里,她的身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不可能是潜逃出去的,再说了,佟修已经为她安排了一切了,为什么还要逃走……

难道说……不好!赵铭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立刻去调查,佟清姿平常有什么憎恨的人,或者是不满的人!”李耐和下面的一众警察立刻开始筛查。

而佟清流在接到了佟修让他查一下佟清姿的去向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佟秋练,他立刻拨通了佟秋练的电话,而此刻的佟秋练正在外面散步,难得的今天能出来散个步,手机根本就没有带,佟清流除了佟秋练的电话,根本不知道该联系谁,只能直接开车直接往萧家的方向去了!

“妈咪,你要是以后都能和我们一起出来散步的话,就很好了!”小易一边逗着茶茶,一边说,佟秋练只是伸手摸了摸小易的头发,“你去追你的爹地和小叔叔吧,你看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啊,这小脸都肉嘟嘟的……”

“别说,我这是长身体而已,吃的多了一点,走,茶茶,我们过去追爹地……”小易拖着茶茶就往前面跑,佟秋练则是走到一个椅子上面坐下了,大人摇着尾巴,走到了佟秋练的身边,扒拉着椅子就要跳上去,这总是吃了睡睡了吃的,这大人明显比茶茶胖了一点,佟秋练笑着将大人抱到了自己的身侧!

突然大人叫了一声,佟秋练本来微眯着的眼睛,睁开看了一眼,这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平时活动的人不算多,佟秋练睁开眼,没有什么人啊,萧寒他们也没有回来,佟秋练就准备闭着眼睛,大人又叫了一声,还张嘴咬住了佟秋练衣服的下摆。

“怎么了?饿了?”佟秋练只能猜测是这个懒狗饿了,佟秋练刚刚抱起大人就感觉到了脖子处一阵冰凉,佟秋练感觉到是某个薄薄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脖子,冰凉的,心里面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起来吧!”声音带着冰冷和沙哑,但是佟秋练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是佟清姿的声音,“没有想到是我吧?没有把我直接送到精神病院去,你是不是很挫败,把我们两个姐妹弄得一死一伤,佟秋练,你很有本事么?”

“我弄得?”佟秋练真是觉得好笑,但是还是慢慢的起身了,大人被佟秋练扔到了椅子上面,大人冲着佟清姿就一直叫唤,佟清姿直接用另一手拎起大人,大人不过是个小奶狗,这牙齿都没有长全,只能挥舞着小爪子,“死狗……”佟清姿把大人直接扔到了一边的草地上面!

“嗷呜——”大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声音,佟秋练赶紧想要回头看一眼,佟清姿的刀片死死地架在佟秋练的脖子上面,“别动——”

“你果然是装疯的!”佟秋练只能期望着大人别受伤才好,这大人根本是个养尊处优的狗,到了萧家更是一点的罪都受过,就是萧晨这个二货都不去惹大人,这一摔肯定是伤着了。

“佟秋练,你很难过我没有疯是不是,我要是真的疯了,你是不是就真的如愿了……我告诉你,我就算是疯了,也要拉着你,我就是死了,也要拉着你一起死!”佟秋练的心里面虽然是波澜起伏的,但是表面上面表现得却是波澜不惊的,就是这宠辱不惊的样子,更是让佟清姿心里面气愤。

她就是想要看看佟秋练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她还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这副死人脸,明明就讨厌的要死,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的人维护她,“你们还真是自私呢!小的时候看我得到爷爷的喜爱,就明里暗里的陷害我,在我们家出事了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的,将我直接赶出了佟家,就是爷爷和爸妈的葬礼我都没有来得及参加!”

“那是你活该,是你活该,你就是个克星,你就不该出生,是你克死了爷爷,克死了你的爸妈,那个时候算命不是说你的命硬么?哼——爷爷就是不信那个算命的,把你留在身边才会被你克死的!”

佟秋练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她就算是看不见佟清姿的脸,也能感觉到佟秋练喷洒在自己脖子处的气息又多么的紊乱,佟清姿的情绪有多么的激动,“你笑什么,你闭嘴,不准笑,闭嘴……”

佟清姿一激动,刀片在佟秋练的肩膀处划出了一道口子,不深,但是却冒出了血珠,佟秋练只觉得肩膀一阵疼痛,佟清姿将刀片架在佟秋练的脖子上面,看着那鲜血和白皙的皮肤,心里面居然闪过了一丝快意,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鲜血的时候,佟清姿的心里面不是害怕或者是紧张,而是带着一丝兴奋!

“我命硬?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把我留在身边,爷爷为什么会把公司宁愿留给我爸爸或者是我,都不愿意留给你们家么?留给一家都经商的你们家么?”

“为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佟家的姐妹为什么这么长久以来,看佟秋练就是不顺眼的一个原因。

“因为爷爷之前就知道了叔叔的狼子野心,什么算命的,什么风水大师,通通都是你爸爸找来的,爷爷又不傻,能够在商场叱咤风云那么久的人,你以为真的是这么好糊弄的人么?其实爸爸无心家里面的财产,但是你们却已经把我们当成了假想敌了,难道爷爷就看不出来么?爷爷会把财产留给你们?”

佟秋练说的这几件事情佟清姿都是知道的,她只是冷笑一声,“行了,别说了,爷爷都把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留给你了,你现在说什么都行了,不过我们家就不行了,姐姐死了,而我……要是被抓住,这辈子都只能在牢里面度过了!你是不是很高兴我们家现在沦落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姐妹因为你变成这样!”

佟秋练觉得佟清姿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些不正常了,而且已经是那种说不通的状态了,佟秋练只想着萧寒他们能尽快过来,但是没有等到萧寒他们,居然等来了佟清流,“你这是干什么,快松开小练!”

“果然是用情很深啊!哈哈……”佟清姿放肆的大笑,头发凌乱,看上去好久没有洗的样子,就是整张脸也是面黄肌肉的模样,佟清流有几天没有去医院了,但是却不懂佟清姿居然消瘦的这么厉害,“佟秋练,你看到没,有一个痴情种来了,你看见没?你这个狐狸精,居然把清流迷得团团转……”

“佟清姿,你快放开小练,你已经杀了一个人了,你又想怎么样?”佟清流看着佟秋练肩膀上面在冒着血,心里面快急疯了,这个女人真特么的是个疯子,好好地怎么逃出医院的,不过根据父亲说法,难道……“你没疯,你听见了那天我和你说的话?”

“呵呵……这一切还要感谢你呢,说实话,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知道,那件事情我完全是个受害者呢,佟秋练,你听好了,那天若不是我,今天躺在病床的人就是你了,你还真的以为你可以这么潇洒的出来散步?别做梦了……”佟清姿说话的时候很激动,刀片不自居的嵌入了佟秋练的脖子处。

“嘶——”佟秋练咬着牙,佟秋练是寒性体质,常年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手脚冰凉的,她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脖子处流了出来,也能感觉到刀片嵌入肉里面的疼痛感。

“疼了?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被那个男人压在床上面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受,我只能束手无策的感受着他对我的各种羞辱和蹂躏,但是我却动弹不得,明明应该在床上面的人是你,应该是你——”佟清姿大吼一声,佟秋练觉得自己耳朵中的鼓膜都被震得一颤一颤的。

而这个时候萧寒他们也过来了,一看到这个架势,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小易尤其激动,“你这个坏女人,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的妈咪!”小易迈着小腿就想要过去,萧寒从伸手直接捞起小易抱在怀里面,“爹地,你快救救妈咪……”

“佟清姿,你要做什么,你应该知道,你伤害她一根头发丝,我都不会放过你的!”萧寒死死地盯着佟秋练的脖子处,鲜血已经顺着脖子流到了锁骨处,佟秋练很瘦,鲜血就集聚在了锁骨处,在佟秋练白皙皮肤映衬下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佟秋练,你好幸福啊,有这样的丈夫和孩子,你真是好幸福呢!”佟清姿说着冲着萧寒和小易笑得十分的诡异。

萧晨已经附在萧寒的耳边:“大哥,我们的人准备好了,什么时候都可以直接击毙佟清姿!”

“嗯!”萧寒锐利的视线直直的锁住了佟清姿,还真是活腻了,居然都找到了萧家的地盘来了,真是失策,以为在家就是安全的,没有想到不怕死的人还是很多的。

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对峙的两个人的身上面,谁都没有注意在佟清姿的身后一个黑黑的一团东西正在蠕动着,你们没有猜错,就是我们的大人了,佟清姿个想要开口说话,“汪——”

大人一下子咬住了佟清姿的小腿,“啊——”佟清姿松开了对佟秋练的钳制,直接将腿上面的大人踢开,但是大人却死死地咬住了佟清姿的小腿,佟清姿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大人这一口上去,佟清姿疼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大人的牙齿虽然没有长全,不过这獠牙已经长起来了,而且还很尖锐,直接就刺进了佟清姿的小腿处,但是大人毕竟是个小奶狗罢了,佟清姿甩了几下,大人又一次“啊呜——”一声,就甩在了一边的草地上面。

萧晨的动作快,直接过去就把佟秋练一把扶了起来,而佟清流则是跑过去,直接想要将佟清姿制服,但是佟清姿手中有刀片,直接将佟清流的手臂划出了一道大的口子!

等到警察到的时候,佟清姿已经被萧寒送出去了,“萧公子,那个嫌疑人现在在哪里?”

萧寒正专心的看着医生帮佟秋练处理伤口,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差一点就割到了颈部的动脉,肩膀上也被划伤了,萧寒看了一眼赵铭,赵铭哪里知道这个佟清姿居然这么不要命的就直接冲到了萧家啊!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是看见了外面多出了许多持枪的保镖么?这个萧公子一直都是神秘低调的人,这佟家这次算是踢倒了铁板了,不过这萧公子,这么大张旗鼓的就让这些持枪的人护卫,这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

“既然已经诊断为神经病了,自然是要被关到神经病院了!还能去哪里,你们现在过去,估计还没有弄死!”萧寒压根都没有看赵铭一眼。

小易则是趴在沙发上面看着佟秋练,眼中满是担忧,赵铭走过去:“佟法医,您的伤口还好吧,是我们的失职了,没有看好佟清姿,我们也不懂她会直接过来找您,所以也没有做好防护措施!”

“一句没有做好措施就算了么?那我大嫂这伤就算是白受了!”萧晨直接跳了起来,若不是大人这一口上去,那个女人早就毙命了。

“二少爷,您喝口水!”已经碎碎念了半天了,安叔也给过来的几个警察送上了一杯水,“你们也辛苦了,喝点水!”佟秋练想要扭动脖子,发现被绑上了绷带,有点难受!

“萧寒,我就是被划出了一个伤口,又不是真的扭到了,这包扎的太严实了,我都没法扭脖子!”萧寒直接瞪了那个家庭医生一眼,家庭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其实这个吧,用纱布包一下,明天换个创口贴似的胶布粘一下就行了,这萧公子非要包扎成这样,我能怎么办啊?

“夫人,其实你的伤口还是少动比较好,休息几天就行了,我明天给你换个纱布换个药,你这样子包扎比较安全!”家庭医生擦了擦汗水。

“我是做法医的,虽然做得比较多的是解剖,不过这个包扎还是学过的,安全?是挺安全的,我现在想要扭个头只能直接扭动身子了……”家庭医生冲着佟秋练笑了笑,有伸手擦了擦汗,“赵队长,我没什么事情,你们还是去精神病院把佟清姿接回医院吧,估计去迟了,我怕她真的疯了!”

“大嫂,这女人要杀死你啊,你护着她做什么啊,真是的!”萧晨双手环胸,这时候所有人才算是真的明白了,这个和佟秋练去过佟清然车祸现场的人,居然是萧家的二少爷,为什么兄弟二人长得一点都不像啊,反而是走向了两个极端的样子,人家白家兄弟长得虽然不是那么一模一样,但是还是说是兄弟别人也不会怀疑的,这个萧家的兄弟二人,确定生的时候没有被掉包么?

等到警察走了之后,佟清流也被一起送去了医院处理伤口,这个时候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抱着大人回来了。

所有人这才注意到大人的一条后退上面居然被绑上了夹板,“这狗被摔了两次,狗还小,伤到了心肺,要好好的养一段时间了,还有啊,这腿断了一条,我已经绑上了夹板了,不过小狗吃点好的,恢复的也会很快的!”兽医抱着大人,大人则是缩在兽医的怀里面,那黑黢黢的眼睛里面似乎还挂着点眼泪。

小易跑过去从兽医的手中接过大人:“医生,大人这是哭了么?是不是特别疼啊……”

“额——”医生顿了半秒钟,摸了摸小易的脑袋,“麻药还有过,估计是困了吧!刚刚就一直打哈气!这条狗很勇敢哦,打针都没有叫……”

所有人默然,不是勇敢吧,这大人也是傲娇的厉害,也是懒得厉害了,小易现在直接将大人当成了佟秋练的救命恩人,已经帮大人铺好了睡觉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将大人放进了窝里面,边上面还放着牛奶和一些狗粮,茶茶则是走过去,舔了舔大人的脸。

大人睁眼看了看茶茶,叫了一声,又转过脑袋继续眯着眼睛睡觉了。不过大人之后的待遇可是真的是“大人”的待遇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所有人就看见了一个拖着一条断腿的大人慢悠悠的挪到了萧寒的脚边,可怜兮兮的看着萧寒,萧寒也不好像以前那样爱理不理的,直接扔了个骨头给他,大人叼着骨头,又拖着一条腿,慢悠悠的挪到了窝里面,然后很快就出来了,又一次跑到了萧寒的面前,萧寒又扔了一块骨头给他,如此循环往复……

“好了,今天已经够吃了,不许再吃了!”萧寒疾声厉色的对大人说,大人立刻转身,摇着尾巴钻进了自己的小窝,只是这拖着一条腿,明显狼狈的大人,怎么走路的时候还是这么傲娇的模样啊。

“吃饭吧!”萧寒拿着勺子就舀了一粥放在佟秋练的面前,“医生说你的伤口现在有些肿,会不好吞咽,所以适合吃点流食!”

“这个我知道,就是……”佟秋练动了动说中的勺子,示意萧寒她完全可以动手,但是萧寒已经勺子直接送到了佟秋练的嘴巴里面,佟秋练只能将食物吞咽下去,然后瞪了萧寒一眼!

这到了洗漱的时候,萧寒的无耻程度真的是再一次刷新了佟秋练的三观!

佟秋练刚刚准备换个睡衣,发现萧寒完全没有一点的自觉,佟秋练指了指门,萧寒看了看门,又看了看佟秋练,“你不出去么?我准备换衣服了?”

“这不是怕你不方便么?我帮你吧?”正好练习一下怎么解内衣的扣子,佟秋练则是直接拿着衣服进了洗漱间,萧晨则是因为佟秋练伤了肩膀,有一只手不能使劲太多,直接挤了进去,佟秋练对萧寒这种无赖行为直接无语了。

“你这是准备和我一起洗澡么?”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则是缓缓地向佟秋练逼近,直到将佟秋练逼到了琉璃台的边缘,佟秋练伸手抵在了萧寒的胸前,“你到底要干嘛,我受伤了,你没看见么?”

“我知道啊,我也没有打算和你一起洗啊,你要是真能洗澡我能放过你……”萧寒最后的话虽然是嘟嘟囔囔说的,但是佟秋练还是听见了,这个无赖,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出去,我换个衣服!”

“我帮你擦身子,难道不需要么?你这脖子真的动得了么?”佟秋练现在终于知道萧寒为什么要那个医生把自己脖子弄得像是裹了个粽子一样了,弄得自己想要扭脖子看东西的时候像个僵尸一样。

“你可以滚出去了……”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则是耸了耸肩膀,“逗你玩的,有事情叫我一声……”

而之后佟秋练发现自己真的是很难将衣服脱下来,因为是套头的衣服,而自己的一个手臂抬不起来,只能慢悠悠的将衣服脱下来,佟秋练这才透过镜子好好地看清了自己受伤的地方,佟清姿也真的是疯了!

而此刻在精神病医院的佟清姿是真的疯了,他刚刚进去,就被两个女人直接推进了一个房间,佟清姿的双手双脚和整个身子都被死死地绑在了床上面,想要挣脱,但是绑住她的东西是皮带,割的手疼。

而此刻一个女人带着口罩,捏着一个刀片,慢悠悠的将刀片在佟清姿的眼前晃了一圈:“啊——不要,不要……你们要干嘛,你们这是犯法的?”

“我们不过是教训一下不听话的病人而已,怎么就犯法了,再说了,我也没有拿着刀片架在你的脖子上面,你说是不是……”女人将刀片在佟清姿的脖子处比划了两下,“啊——啊……不要,不要,爸爸救我,救我……啊——”佟清姿闭起眼睛,不敢看那泛着寒光的刀片。

“叫的真难听,堵住她的嘴巴!”另一个女人拿着桌子上面的一块蘸了酒精的棉布就直接塞进了佟清姿的嘴巴里面,这种医用酒精的辛辣味道直接刺激着佟清姿的味蕾,佟清姿只觉得所有的感官此刻都像是被火烧火燎一般的难受,眼泪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但是嘴巴里面的感觉却只增不减,佟清姿使劲摇着头。

“怎么样?从哪里开始,话说皮肤还不错!”拿着刀片的女人直接沿着佟清姿的衣领开始慢慢地将佟清姿的衣服割开,佟清姿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变得清凉,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们这是要做什么,做什么啊……

然后佟清姿就感觉到了那冰冷的刀片从自己的锁骨处,胸部……慢慢下移,一直到了自己的腹部,然后“撕拉——”一声,是裤子被划破的声音!

“嗯……嗯……”佟清姿摇着头,她觉得自己和那些坐台的小姐是一样的,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种来自心底的羞耻,让佟清姿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而且也让佟清姿想起了葬礼那天毁了她一辈子的那件事情,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好脏啊,好脏啊,特别脏……

“皮肤还真不错,倒是可惜了……”女人说着在佟清姿的胸口划了一下子,“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不小心划到了,很疼吧!愣着干嘛,还不消毒么?”那女人一说,另一个女人才无奈的拿着一个消毒棉签擦了几下,佟清姿疼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怎么办,感觉很深的样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下次会小心一点的……”然后佟清姿的身上面就没有一块好的了,只是这个女人下手的地方都是那种出血不多的地方罢了,佟清姿已经麻木了,口鼻中都是酒精的味道,而佟清姿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是整个*裸的暴露在人前的,当冰凉的刀片在佟清姿的腹部游离的时候……

“滴滴答答……”两个女人都是一愣,就看见了洁白的床单上面出现了黄色的印记,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拿着刀片的女人耸了耸肩膀,“松开吧,这还没有开始玩呢,就撑不住了?没劲!”说着两个人就将束缚佟清姿的皮带解开。

两个人快速的离开了房间,而此刻精神病院的人都在到处寻找着佟清姿,明明刚刚送来的人啊,怎么就没了呢,佟修和赵铭也已经汇合了,佟修哪里还顾得上佟清姿跑出去是干嘛了啊,他只想现在立刻见到自己的女儿。

“找到了,在四楼最里面的房间!”一个人跑过来,所有人一窝蜂的都立刻冲到了四楼,医院是六层楼的独立几幢楼,没有电梯,所以都是靠跑步的,但是所有人到达了病房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好脏,好脏……”之间一个赤身*的女人,正拿着一瓶医用酒精在自己的身上面涂抹,“好脏啊……”但是女人的身上面都是伤痕,大大小小的,整个房间的味道是十分难闻的,但是酒精的刺鼻气味还是十分浓烈的。

“清姿!”佟修立刻跑过去,直接将衣服脱下来,披在佟清姿的身上面!

“你干嘛啊,我在洗澡呢……别打扰我,要洗干净了才行,嘻嘻……”说着佟清姿直接甩开了身上面的衣服,接着拿起酒精往身上面抹,还一直笑,佟修都能感觉到那酒精灼烧皮肤的疼痛感!

“清姿,疼不疼,爸爸带你回家好不好!”佟修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短短半天未见么,为什么好好地女儿会变成这个样子。

每次佟清姿都会带给佟修巨大的震撼,那种心被人撕碎的感觉,让佟修觉得就像是心脏被人一寸寸的割裂开来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佟修吼了一声,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赵铭连忙让别的人都出去,一个医生走出来!

“刚刚送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地,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没有监控么?立刻把监控调出来不就知道了!”佟修只能心碎的看着佟清姿一边笑着一边拿着酒精擦身体,酒精用完了,佟清姿突然看见了床下面的一滩黄色的液体,爬过去,“嘿嘿,有水……”

“我们医院里面没有监控!”这里关着都是神经病啊,有的时候就会采取一些非正常的措施,这留下监控不是把他们往死路上面逼么?

“你们都是做什么的,好好的人送进来,这才多久,你们就把人变成这样了!”佟修这话说完,这个医生不干了,这个医生冷哼一声!

“这位先生,能送进来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你要是想要带着她离开的话,我们也不反对,反正我们医院床位紧张,也不缺这一个!”佟修刚刚一路过来已经看清了这里,就算不是神经病,关到了这里也会变成神经病的!

“清姿,过来,爸爸带你回家,过来,那个不能碰……”佟修想要将佟清姿拉出床底,佟清姿却一把拉住了佟修的手臂,佟修心里面一喜,难道说她记得自己了,就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修的脸上面就被佟清姿打了一巴掌,很重,带着刺鼻的尿味,和辛辣的消毒水的味道。

那医生一看佟清姿这个模样,“我们医院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先生尽可以把她带回去!”

“我肯定要带她回家的!”佟修看了看赵铭,赵铭一看这佟清姿这次是真的疯了,反正自己是带不回去的,“我让两个民警送你们回去吧!”

当他们的车子离开之后,路口拐角处才缓缓开出了一辆车子,两个女人坐在后面,慢慢的脱下了身上面的护士服,“真没劲,这就吓尿了,我还没有开始呢!”说话的女人拿起了包里面的镜子,反复的照了照脸,“不就是吓吓她么?”

“这是吓吓她,西子美人,你是准备化身刀片女?来个连环凶杀案,我看着她身上面的伤口都疼!”顾珊然整理了一下衣服,将头发扎了起来,干净利索。

“什么刀片女,我是准备化身电锯女的好么?只是这个医院没有电锯,要是有剪刀的话,化身剪刀男也是不错的!哈哈……”施施说完,顾珊然和前面开车的黑大汉心里面都是一阵恶寒,果然和这个女人说话,你永远都想不到她的下一句会说什么!

“疯了更好,这以后估计就不能找小练的麻烦了,胆子倒是挺大的!”顾珊然撇撇嘴,因为边上的女人在车子开动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淡定自若的画着眼线,这功夫是怎么练成的,“别瞅着姐姐看,姐姐知道自己魅力很大,还有啊,你这是准备造人的人,要远离化妆品……”顾珊然不再说话!

“少爷,听说佟清姿在医院……”季远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和萧寒说了一遍,萧寒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下巴,“佟清姿已经被佟修带回家了,我们需要做什么!”

“哼——真的疯了的话,那就好办了,听说疯子都比较偏激的,若是稍加刺激的话……”萧寒的脑子里面显然在酝酿着什么血腥残暴的东西了。“对了,公司前段时间买来了几颗南非的钻石,挑两个好的送到顾氏府邸,就说是送给顾珊然和施施的!”

“是!”季远心里面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照做了!

而收到了钻石的两个人,表现是不同的,施施捏着钻石在灯光下照了照:“成色不错,改天做个钻石戒指,会不会太重了啊!或者是项链也不错,太闪了,我很低调的!真是烦恼!”

顾北辰只是看了钻石一眼,改天一定送你个更大的!

“哇——这个钻石好大啊,这个萧寒出手还真是大方啊,啧啧……这成色,绝不是凡品啊,真好看!倒是挺识趣的!”刚刚为他收拾了佟清姿,这边礼物都送来了,倒是客气了!

“有我好看么?”顾南笙指了指自己,顾珊然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别挡光!”顾南笙委屈的缩到一边,心里面却把萧寒骂了一万遍!不就一个钻石么?哼哼……谁买不起啊!

------题外话------

我觉得自己口味重了……原谅我的重口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