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0 童养媳的定亲信物问题

等到现场的所有的东西都采集完毕之后,天都已经亮了,但是门口的人似乎是越来越多了,警察忙着疏散群众,而佟秋练忍不住打了个哈气,坐着警车刚刚回到警局,就看见大人居然坐在警局门口,佟秋练刚刚走过去,大人撒着蹄子就往里面跑,萧寒没有回去么?

佟秋练刚刚走进去,就看见萧寒翘着腿坐在警局的会客厅,面前还放着一杯咖啡,“怎么没有回去?”

“回去了,给你送早餐过来,还有这个……”萧寒将手边的衣服拿起来,走过去,一把就搂住了佟秋练,佟秋练现在真的是很累,很困,将头靠在萧寒的肩膀处,“累了?睡会儿吧,这才六点多,我七点叫你起来!”佟秋练点了点头,那眼皮已经开始在打颤了。

佟秋练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觉得有东西在自己的嘴唇上面咬着,佟秋练晕乎乎的睁开眼,就看见了萧寒一张放大的脸,佟秋练猛地睁眼,萧寒只是笑着在佟秋练的嘴唇狠狠亲了一下,“终于醒了?吃点东西吧?小白来叫你两次了!”

佟秋练却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怎么觉得重重的,佟秋练拿出手机对着屏幕看了一下,“你到底对我禽兽了多久……”

“也没有多久啊,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吧……不过……”萧寒伸手一带,佟秋练的身子瞬间和萧寒的紧密贴合,萧寒张嘴咬了咬佟秋练的耳朵:“还是很甜的……”佟秋练的脑子嗡的一声,直接从萧寒的腿上面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起桌子上面的豆浆喝了几口,“我等会儿进去估计要下午才能出来,你……”

“放心吧,大人还没有吃饭呢,我等会儿就回家!”萧寒起身走到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现在还觉得嘴巴酥酥麻麻的,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萧寒却一把上前搂住佟秋练的腰,不准她向后,手指已经直接抚上了佟秋练的嘴唇,是有些肿,但是他怎么觉得这么开心呢!

“有豆浆!”佟秋练疑惑的看着萧寒的手指刮过自己的嘴唇,愣愣的点了点头,萧寒看着佟秋练这一副晕乎乎的样子,就直接倾身上前,一下子就含住了自己肖想很久的红唇,酥麻的感觉再度袭来,“砰——老师……”

白少言这刚刚推门进来,就看见佟秋练被萧寒搂在怀里面,“咳咳……我先出去,你们继续!”

“站住!”萧寒话音未落,白少言刚刚转身的脚步就顿住了,萧寒松开对佟秋练的束缚,“等会儿好好照顾小练!”白少言是背对着他们的,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这萧大哥未免太禽兽了吧,老师睡着的时候就禽兽了这么久,现在又禽兽。

佟秋练刚刚走出会客厅瞬间就被周围的议论声音包围了,全部是讨论萧寒和她的关系的,但是佟秋练仍旧是一副高冷模样走到了解剖室。

解剖室里面,裴昌盛的尸体安静的躺在解剖台上面,裴昌盛本来就是个子不高,这瘦下来之后,尤其是躺在这里的时候,身上面简直是瘦骨嶙峋了,佟秋练走过去,仔细的检查了裴昌盛的身体,上面有一些细碎的伤痕,都不大,都已经结痂愈合了!

“这些是裴昌盛被发现的时候身上面就有的,感觉像是被人虐待一样,不过伤口都不深,愈合的还算可以!”白少言在一边解释,“他体内的血液样本已经送去检测了,报告估计下午就能出来了!”

裴昌盛的手背上面因为长期输液的缘故,整个手背都是呈现出一种青紫的状态,上面遍布着针孔,但是手臂上面的针孔更是青紫的厉害,“这个人应该是新手,选的是最突出的一条动脉注射,但是注射的时候一点的针剂都拿的不稳,而且液体推送的时候,不是匀速的推进,反而是有些急躁的,现在整个手臂都呈现半青紫的状态。”

佟秋练检查了一下裴昌盛的面部,瞳孔早就已经涣散了,佟秋练仔细的将裴昌盛的身体各处摸了几下,“尸体的温度冷却比较缓慢!”佟秋练检查了一下裴昌盛的口腔,“口腔中有玫瑰齿的症状,生前被人捂住过口鼻,造成了牙龈出血,出现了一些窒息死亡的症状!”

“不是已经注射了药物了么?还捂住口鼻,干脆直接捂死不就完事了!这人还真是麻烦!”白少言看着裴昌盛的面部已经出现了颜面部紫绀的现象。

“颜面部有紫绀现象,是因为他死前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身体的供血和造血的功能都已经衰竭了,这些伤痕想要消退会比常人多消耗更多的时间,身上面的瘀点性的出血也不太明显。”佟秋练拿起了手边的刀子,直接将裴昌盛的尸体进行下一步的解剖!

“在国际上现代法医学著作已不再将颜面部紫绀、内脏器官淤血、瘀点性出血和血液呈暗红色流动性等四种改变列为机械性窒息死者所特有的征象,因为各种自然性疾病死亡的尸体中均可见到这些类似改变,而且他的窒息性死亡的特征并不明显,他的脏器已经完全属于衰竭的状态了!”佟秋练检查了一下裴昌盛的各个脏器。

“尸体的内部器官出现了瘀血现象,器官被膜下、粘膜瘀点性出血。肺部出现了明显的肺水肿的现象,血液呈鲜红色流动性!”佟秋练刚刚说完白少言也仔细看着尸体。

“老师,这是明显的窒息死亡的特征啊,您刚刚不是说不会是窒息性死亡么?”但是裴昌盛的整个尸体所呈现的一种状态,都是和窒息性死亡的特征相符的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我没有推测错误的话,应该是氰化物中毒,我刚刚在病房的时候,在提取死者手臂针孔处的血痂残留物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苦杏仁的味道,但是我脑子里面的第一反应就是氰化物中毒!也亏得这几天的空气比较潮湿,才能让我闻到这个味道,氰化物中的氰化钾和氰化钠都是无色晶体,在潮湿的空气中,水解产生氢氰酸而具有苦杏仁味!”

“为什么我没有闻到!我那个时候也有闻过啊!”白少言明明觉得那是没有闻到的啊,最多也就是血痂的味道。

“据说四成人是闻不到这个味道的,听说是体内缺乏这种基因,这也不是你能改变的东西!”基因?白少言默了,闻个味道,还扯上了基因的问题了。

“氰化物其实一般是用作工业用途的,但是在西方社会流行的安乐死的死法中,就有一种是注射氰化物,我也是听说过,并没有真的碰见过!”

“但是尸体呈现的所有的现象都是和窒息的现象吻合啊,怎么会和注射氰化物有关啊,是不是弄错了啊!”白少言吃从来没有听说过,毕竟安乐死这种东西距离他们还是比较远的东西,平时涉猎的也比较少。

“由于血中有氰化正铁血红素形成,故尸斑、肌肉及血液均呈鲜红色。死亡迅速者,全身各脏器有明显的窒息征象!若是口服或者吸入,死者的死亡征象还会有所不同,不过等血液的检测报告出来就能知道了,氰化物还是可以检测出来的!”白少言点了点头,其实白少言对于佟秋练的话,不是不相信,而是他就是觉得不舒服为什么都是鼻子,都能闻到气味,你能闻到,我却不能啊!

而解剖完尸体之后,血液的检测报告也已经送过来了,检测的结果就是尸体内部有大量的氰化物!

裴子彤那夜从裴昌盛的病房出去之后,就沿着没有监控的楼梯下去,路过佟清姿所在的楼层的时候,就发现,哪里乱糟糟的,好像是又发疯了还是什么,裴子彤看着这么多人一时半会儿也是走不了的,也就直接回家了,而那一身护士服则是被脱下扔在了地下的停车场。

“监控追踪的车子的情况怎么样!”赵铭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这明明昨天才见到的人,怎么好好地半夜就死了,而赵铭脑子里面闪过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裴子彤,赵铭摇摇头,哎……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这个女人能这么心狠,直接杀死自己的父亲么?这可是真的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车子已经被发现在了一出荒郊野外,车子里面没有人,而且……”李耐的脸色也不太好,这都是半夜被叫起来的,哪个人的脸色能好看啊,“车子已经被烧了,没有一点的线索被留下来!”

赵铭啪的一下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面,所有人都是被吓得激灵一下,赵铭现在的脸色就像个黑面神一般。

佟秋练准备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白少言刚刚送佟秋练回家,车子驶入了萧家的大宅的时候,就看见一人一狗正在对峙着,那个一身黄色骚包颜色的人不是顾南笙是谁啊!“喂——你个蠢狗,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

“汪汪——”大人摇着尾巴,一直虎视眈眈的追着顾南笙,顾南笙的手中居然拿着一个狗尾巴草,指着大人就喊:“你别过来了,你个蠢狗!”

“汪汪……”佟秋练被这一幕有些惊着了,这大人平时懒散惯了,有时候一天都不叫,不哼哼一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顾南笙一见到佟秋练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立刻闪身躲在了佟秋练的身后,大人看了一眼佟秋练,摇了摇尾巴转身就走了!

“你家这是哪里弄来的蠢狗啊,还不能逗一下了!”顾南笙说着直接扔掉了手中的狗尾巴草!

“谁让你逗它了,快进来吧!”佟秋练招呼顾南笙进来,一进去就看见了顾珊然正在沙发上面蹂躏着小易的小脸,但是沙发上面却做着一个一身火红的女人,香肩半露,单手支着下巴,一看见佟秋练就笑着起身,张开了双臂:“亲爱的,不给人家一个拥抱么?”

“西子,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佟秋练连忙走过去,施施伸手抱了抱佟秋练,“亲爱的,你怎么憔悴了?你看看你眼角的细纹,啧啧……你才多大啊,怎么都有细纹了,还有啊,你这黑眼圈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萧寒晚上太卖力了?你晚上都没有睡好……”

“咳咳……”萧寒稍微咳嗽了一下,他也想卖力啊,可是他们俩每次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总会有人打扰!

萧晨直接从楼下跑下来,手中拿着一摞的照片:“施施姐,能给我签个名么?”萧晨完全还是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刚刚顾珊然和施施出现的时候,他就完全是傻眼的,施施穿着红裙,皮肤比电视上面看上去的更加的透亮,萧晨喜欢的明星不多,施施算是一个,因为某个人出道的第一个作品演的是一个变态的杀手!谁让萧晨喜欢这种东西呢!

施施只是袅袅娜娜的走过去,伸手就勾起了萧晨的下巴:“擦擦你的口水……”然后就是一个妩媚的笑,萧晨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

“这不三点多出了个案子么?刚刚才回来,你怎么到华夏的!”佟秋练拉着施施就坐下,佟秋练已经累得不行了,只是随意的坐在沙发上面,但是施施还是端着架子,冲着萧晨招了招手,萧晨立刻狗腿子一样的走过去,施施拿起笔,就帮萧晨手中的所有照片签字。

“亲爱的,你这也不太顾形象了,你这样会老得很快的,你看看我……”施施说着将手伸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漠然的伸手摸了摸,“还挺滑溜的!”

“拿开!”施施轻轻拍掉佟秋练还在自己手上面作乱的手,“我和你说这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你看看你的手,多黄啊,也不知道好好保养一下,以前没有男人滋润我就不说了,你看看你,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你!”

佟秋练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挺好的啊!“话说你们来我家是准备做什么!”

“这个……”施施伸手一指,佟秋练看了看家里面多出来的两个箱子,萧寒坐到佟秋练的旁边,“是验孕棒……两箱!”

“施施,你家现在难道生产这个东西了!”佟秋练说完,施施立刻捂脸,真是欠缺调教!

“这是童养夫,给珊然买的,买了四箱,够用几年了,这不送两箱给你,嘻嘻……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个童养媳呢!”童养媳!顾珊然一听童养媳眼睛都发亮了,立刻松开小易直接跳到了施施的面前!

“小练,你抓紧时间,这个童养媳我先定了,施施她的肚子八字没一撇呢,我和南笙正在努力呢,你看怎么样!”顾珊然说着直接扯下了自己的脖子上面的项链,一把塞到了佟秋练的手里面:“这是定情信物……呸呸呸……是定亲信物!”

“额……”佟秋练看着说中的项链,还没有看清项链是什么款式的,施施已经翘着兰花指将项链拿了出来,放在眼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啧啧……真是俗气,这是什么东西啊,你看看这材质,这上面的钻石只有一克拉吧,这么小,你也好意思拿出来!”

“有本事你拿啊!”顾珊然怒了,这个项链虽然上面的钻石只有一克拉,但是,这是顾南笙亲自给自己切割的。

施施则施施然的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一颗纯天然还没有切割的蓝色裸钻,顿时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这才是定亲信物好么?”

“施施,你这是做什么!”佟秋练顿时有些急了,自己和萧寒生孩子,这事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好么?这裸钻又是什么回事啊?童养媳?她难道生个女儿真要给他们两家做童养媳,绝对不行啊!

“我刚刚就是随口说说,看把你吓得,这就是我和北辰送你的,算是弥补缺席你的新婚礼物好了,你不要我就扔了,反正我是不心疼的!”施施说着就把盒子塞到了佟秋练的手中,“以后真的生个小公主,这裸钻还能给她做一套首饰,北辰既然都认了小易做干儿子,那我自然是干妈了,你总不会推辞吧,更何况我们俩大学同学这么久!”

“大学同学,你难道学的是……”萧晨玄幻了,佟秋练大学学的可是解剖医学那些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神会拿着手术刀!

“对啊,难道小练没有说过么?我比她高一届,但是我们是一个教授,所以自然是认识的,只不过她之后继续法医的工作,我就当了明星了!”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同学啊!

施施的长相只能用妖媚的形容,但是媚而不俗,妖而不艳,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妖精一样,眉眼间都是风情,举手投足都是各种魅惑,这样的女人就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性感尤物!

相反的,佟秋练的长相虽然也是绝艳,但是因为整个人周身的清冷气质,和施施相比,一个像是天山雪莲,一个像是香艳玫瑰,各具风情,很难想象这两个人会是同学,佟秋练就算了,这施施怎么都很难想象和法医这个职业相关啊!

看到萧晨还在一脸的懊恼,施施走过去,附在萧晨的耳边,那若有似无的香味,就直直的往萧晨的鼻子里面钻,“别迷恋姐姐哦!”说着还摸了萧晨身上面的肌肉,“倒是挺结实的,就是有点中看不中用啊!”萧晨的脸顿时长得通红,这可是自己睡前yy的女神啊,而此刻的女神就站在自己不到几厘米的距离!

萧晨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尤其是他能感觉到施施喷出来的热气就在自己的面前,所谓的软玉温香说的大抵就是这样吧!

“行啦,施施姐,你就别勾引小练的小叔子啦,这个毛头小子,你看看,鼻血都流出来了……”施施倒是一笑,伸手拿出了一张面纸,轻轻地帮萧晨擦了擦鼻子下面的鼻血!

“真好啊,年轻人嘛,都是血气方刚的,倒是让我想起了北辰!”施施说着将面纸塞到了萧晨的手中,“好了,仰着头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这样流太多也不好……”萧晨已经是完全处于呆愣的状态了,只能木然的转身去了洗漱间!

“小叔那禁欲的脸,难不成见到你还能彪出来鼻血……”顾南笙冷哼一声,不过要是真的是那样,想想就已经觉得很搞笑了!

其实顾北辰流鼻血的事件经过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的顾北辰回到家,施施则是刚刚从片场回去,刚刚洗了澡,想起了白天的时候拍一场游泳的戏,怎么觉得穿着泳装自己那么胖呢,难道是自己最近真的胖了?结果回来的路上面,施施去一家专门卖泳装的店里面选购了各种各样的泳装二十几件,对着镜子就开始试了起来!

“黑色的还不错,看起来显得十分的高挑!”施施看了看身上面的泳装,由看了看一边的红色泳装,伸手捏起来,这几块布料,确定能遮得住么?

但是施施还是把红色的泳装穿上了,在镜子前面照了几下,还是不满意,就接着把所有的泳装都试了一次,看的门外的顾北辰简直是血脉喷张啊!

顾北辰直接推门进去,这个楼层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上来,施施直接转身,伸手系着后面的带子,“今天回来挺早的啊……”完全没有在意顾北辰看着自己的双眼都能够喷火了!

“你穿这个准备给谁看!”顾北辰看着满床的泳装,他是看着施施一件件换过来的,顾北辰捏了一件蓝色的递到了施施的面前,“这件好看!”

“是么?你看见了?”施施直接笑着坐在了顾北辰的腿上面,还使劲的蹭了蹭,“我是不是胖了……”

顾北辰只是死死地盯着施施胸前看,“是有些……”施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顾北辰已经直接将施施按倒在了床上面,“这才几点啊,我的衣服还没有换完呢!”

“等会儿再说,我憋不住了!”顾北辰说着就埋头咬了一口施施的红唇,施施则是笑着伸手环住了顾北辰的脖子,“要不我们等会儿一边那个,一边试衣服好了,你帮我穿怎么样……”

顾北辰刚刚在门口已经看得血脉喷张了,要他帮她穿这些泳装,顾北辰想着就觉得一股热流从鼻子处流了出来,“啪嗒——”一滴鼻血流在了施施的脸上面,在施施白皙的脸上面这一抹红色显得格外的惑人,施施则是伸手帮顾北辰擦了擦鼻血,顾北辰则是整个人都蔫了!

特么,第一次流鼻血还是因为看了自己的女人换衣服,又不是没有看过,真是特么的丢人!

“哈哈……北辰,你居然会被女色所惑,我就说没男人能逃过我的手掌心!”施施在顾北辰的身下笑得灿烂!

“你只需要看着我就行了,别的男人你看一个,我就崩一个……”顾北辰恶狠狠地将鼻血擦到了施施的胸口,施施顿时觉得恶寒,这个男人确定有洁癖么?特么,你不嫌脏,我嫌弃啊!

到了房间,佟秋练换了衣服,看着正在自己房间东张西望某个人,“施施,你在找什么啊!”

“你们没有避孕套,没有避孕药,关键是……你俩这么久做了没有啊!”施施这话说完,就是佟秋练这个一直都是冰山的脸都瞬间有龟裂的现象,她能不能每次都不要这么的直接啊!

“施施,你还能别这么直接么?”佟秋练换上衣服,靠在墙上面,双手环胸,“说吧,怎么回事,什么风能把你吹到这边来?”

“还不是你和南笙说的那个事情,这事情我们帮里面查了,那批药是流出去了,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进一步的调查,不过军方插手了,我们这边不能太大动作,要是他们知道北辰来这里了,估计我们的住的地方明天就被包围了!”施施耸了耸肩膀!

佟秋练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你说北辰到这里了?”

“你别怕啊,我不是也跟着过来了么?放心吧,他不会抽风做出别的事情的!不过那件事情,你最好别插手就是了!”施施坐在佟秋练的梳妆镜子,拿着梳子,梳了梳头发。

“那你现在还在帮里面解剖尸体么?”佟秋练自然知道军部的案子牵扯众多,自己最好还是别插手得好,所以只负责解剖尸体什么的,别的事情她也懒得管!

“当然啊,演戏虽然我喜欢,但是解剖才是本行不是么?再说了,帮里面的事情都是见不得人的,只能我亲自动手喽!”施施拿着眉笔,描着眉,施施这样执笔的时候,特别像是古代的仕女图,“再说了,你帮他们警察做事,束手束脚的,真是麻烦死了,我最烦的就是束缚了!”

结果吃饭的时候就十分热闹了,萧晨直接化身成了施施的贴身管家:“施施姐,你想吃什么,这个……这个……还是那个……”施施则是一副女王范儿的伸手指了指一道菜,“一点点菜就行了,我可不想和某人一样,胖女人是没有春天的!”

顾珊然一口饭差点直接喷出来,“你想说我就说我好了,还拐弯抹角的!”

“你这么能吃倒是真像怀孕了,要不等会儿拿几个去卫生间试试好了……”试试指了指那两个箱子!

“我才不要!”顾珊然一回头就看见顾南笙这眼睛发亮的看着自己,“看什么看,老娘等会儿回去抽你信不信啊……”

“啧啧……原来你们床上面的口味这么重啊!”施施说完,顾氏夫妇直接都埋头吃饭,只要和她说话,就觉得永远都是被调戏的那一方!

“施施妈咪,口味重是什么意思?”小易伸手拉了拉施施的衣服。

施施直接将小易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面,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施施的身上面,她不会有语不惊人死不休吧……“施施妈咪和你说,就像是每个人吃菜喜欢清淡的还是辛辣的道理是一样的,他们喜欢辛辣的,就是这样!”

“那是不是要有很多辅助的配料啊!”小易天真的问了一句!

辅助的配料?“噗——哈哈……”施施得意的捏了捏小易的小脸,“这是自然要有的啊!”这皮鞭,滴蜡,绳子……吼吼,真的是辅助的配料!而所有人都是心里面一阵恶寒,这女人是在教坏小孩子么?

“那爹地和妈咪,你们喜欢口味重的还是口味淡的!”小易看着萧寒,萧寒明显看到了小易眼中的恶趣味,小易本来就比同龄的孩子要早熟,什么东西都是一点就透的,现在居然调侃到他头上来了!

萧寒直接瞪了小易一眼,“赶紧吃你的饭,小孩子不需要懂这么多!”

“爹地,就算是小孩子也有获得知识的权利,而作为父母的,你们有为我答疑解惑的义务!”小易瞪了萧寒一眼,这一大一小的,眉来眼去的倒是逗乐了佟秋练,“行了,都好好吃饭!”

而入夜医院,佟清姿坐在的病房也终于恢复了平静,一连打了两只镇定的佟清姿已经沉沉的睡着了,佟修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憔悴,他已经两天没有好好洗个澡,甚至是没有好好地刮个胡子了,看着佟清姿沉睡的面孔,佟修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在撕裂般的疼,佟修伸手摸了摸下巴,胡子已经开始扎人了。

“爸爸,你的胡子扎得人家好难受哦,以后一定要按时刮胡子啊!”佟修还记得佟清姿说的每一句话,佟修从包里面翻出了剃须刀,佟修还是用不惯现在的那种电动的剃须刀,相反的,还是喜欢那种镶嵌刀片的原始的剃须刀,佟修拿着剃须刀就进了洗漱间!

而床上边的佟清姿翻了个身,眼睛就猛地睁开了,她还能感觉到白天注射镇定剂时候的疼痛,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变成一个疯子一样的,为什么……

一切都是佟秋练,都是佟秋练,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为什么她要回来,毁了姐姐还不够,现在也要毁了我么?

“嗡嗡——”佟修的手机响了,佟修拿着剃须刀就连忙跑了出来,生怕吵醒了佟清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公司的电话,佟修放下剃须刀,就去外面接了电话,而看护正在忙着收拾地上面残留的碎片,那个警察则是在给局里面通报现在的佟清姿的情况,谁都没有注意到,佟清姿伸手直接将剃须刀拿到了被子里面,“哐啷——”

剃须刀落地的声音,看护连忙走过去,正好佟修走进来,“先生,您的剃须刀掉了,可是刀片好像没了!”

“没事,我这里有备用的,给我吧!”看护点点头,还在低头寻找着,难道是掉到了桌子底下,这边的桌字腿都比较短,贸然伸手进去摸,又怕刀片太锋利,会把手割破了,看护找了半天,确定没有刀片的影子,这才继续打扫卫生。

佟清姿则是伸手扯下了自己手臂上面止血的胶布,将刀片裹住,塞进了自己口袋中,佟清姿的心里面已经开始在酝酿该怎么出去了!

但是此刻的裴子彤却又一次经历了让她心惊肉跳的一幕,她看着验孕棒上面的两道红线,整个人都傻眼了,怎么会怀孕,这个孩子是谁的,裴子彤伸手捂住肚子,自己在和王喜那个的时候,是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防护措施的,就是和孙学初那个也是一点的措施都没有做的!

倒不是因为裴子彤真的不怕怀孕,而是裴子彤这种流产手术也是做多了,她的子宫壁已经很薄了,按照给她做手术的医生说,她以后怀孕的可能性非常小,裴子彤一开始还觉得很绝望,但是每次的寻欢作乐,裴子彤倒是觉得没有孩子倒是挺好的,若是有了个孩子,估计这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命运,那还不如不出生!

那自己怎么会又怀孕了,关键是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裴子彤颤颤巍巍的拆开了另一个验孕棒,又验了一次,这等到结果的几分钟,对于裴子彤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几分钟过去了,还是两道杠!

裴子彤捂着肚子,不行,无论是谁的孩子,这个孩子都是不能留的,孙学初那烧焦的尸体,还有王喜那满身的血污,“啊——”裴子彤扔下手中的验孕棒,她看到了自己满手的鲜血,就像是亲手把孙学初的时候一样,裴子彤使劲的用清水反复的冲洗着双手,拿着洗手液一遍遍的清洗,直到手感觉到了一阵疼痛,裴子彤才收回了意识!

水还在流着,裴子彤也不管,直接走出去,趴在床上面,这个孩子……裴子彤伸手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裴子彤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为什么这个时候来!

不对,王喜公司的董事会的那帮人不是说自己没有资格么?不是说自己就算是有资格继承王喜的那部分财产,也无权干涉公司的运行么?若是有了这个孩子的话……难道还能没有资格么?她是没有资格继承公司,不过这个孩子可是实实在在的公司继承人啊……等公司什么时候到手,也就是这个孩子能在自己的肚子里面待多久!

裴子彤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继续涂抹着指甲油,下楼穿上了十几厘米的高跟,完全都没有想过自己已经是一个双身子的人了,孩子在裴子彤看来不过是一个筹码罢了,其实这样的裴子彤和裴昌盛又有什么区别呢!

很多人往往都憎恨着某个人,但是自己却偏偏和那个人走了一样的路,或者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裴子彤完全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已经被警方盯上了,裴子彤刚刚出门,赵铭就一个电话拨了过去:“裴小姐,不好意思,你的父亲在医院出事了?现在在警局,麻烦你来警局一趟……”

“你说什么……”裴子彤还故作惊讶状,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我爸明明在疗养院,怎么会死在医院里面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麻烦你现在就过来一趟,有一些事情要询问一下,顺便办理一下手续!”赵铭说完就挂了电话,而之后的裴子彤看着挂断的电话,伸手擦了擦眼泪,简直是浪费感情啊,死了就死了呗,这些警察的办事效率还真低啊,半夜死的人这都一天,才通知家属!

殊不知裴子彤这前后的大变脸,已经原封不动的传到了赵铭的电脑屏幕上面!赵铭死死地盯着屏幕,看着裴子彤在镜头前面上演着变脸绝活,果然是演员出身啊,这演技,当时怎么没有拿个影后呢!

------题外话------

终于也到了一百章了……哈哈,裴渣渣很快就会领盒饭了,佟清姿很快也会领盒饭滴,不会太久啦!

话说潜水的亲们没事也冒个泡……人家一天几百条留言我就不说了,别的也有十几二十个留言的,我每天就一两条,还很多打广告的……已经被虐哭在厕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