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六章 御赐凤冠,不平之夜

对于澹台玥派人在街道上埋伏与准备亲自出马抓捕凶手一事,夏侯渊晋自然早就已经收到消息,并且也很清楚澹台玥大致埋伏在城中的哪块区域,特意吩咐人绕道而行,避开去。当然,这么做并不是怕了澹台玥,他夏侯渊晋还从未将澹台玥放在眼里过,只是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与暴露行踪而已。

僻静的别院内,灯火通明。

乌云留在房中休息,早就料到了夏侯渊晋今夜会来,但断没有兴趣前去迎接。

当别院中的下人匆忙来敲门,向一门之隔的房间内的乌云禀告“夏侯大人来了”,让乌云马上前去大厅时,里面的乌云只是很散漫地应了一句,像极了敷衍,之后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打开门从房中走出来。

外面来请与等候的下人,已是等得十分焦急与忐忑,怎么也没有想到夏侯渊晋会突然到来,这么久不过去深怕大厅中的夏侯渊晋动怒,可又不敢催促房间内的人。对于房间内之人的具体身份,他们真的一点也不清楚,在此之前从未见过他,是前几天夏侯赢亲自将他送过来的。而夏侯赢在与来的时候,都要他们出去,不许他们靠近一步,他们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房间内之人的名字。

明亮的大厅中——

夏侯渊晋已经坐下喝茶,旁边站着两名伺候的婢女。

烛光下,只见夏侯渊晋的两鬓已有些许白发,大约半百的年纪,身着一袭蓝黑色的锦衣长袍,周身浑然天成一股威严,不怒而威。

乌云带着小奶娃进去,直接在夏侯渊晋的对面落座,虽然双眼无法视物的时间还不久,但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只要是走过一次的地方都能马上清楚地记下来,第二次就能自己直接走了。对于大厅内几人的气息,乌云自然也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么多年了,终于又见面了——夏侯渊晋。

小奶娃早已经睡了,还睡得很沉,从房间到大厅这一路都没有醒来。

夏侯渊晋从乌云出现在厅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乌云。关于“乌云双眼已瞎”一事,都是听回去的夏侯赢禀告的,并没有亲眼见过,现在算是当面见了。至于他到底是因何而瞎,夏侯渊晋并不关心,甚至他瞎了对他夏侯渊晋来说未必是坏事,他夏侯渊晋虽然需要他助他一臂之力,但并不需要他太强,以免被他反咬一口,这世上能让他夏侯渊晋如此防备的,也就只有他与现今的皇帝了。

片刻后,对着直接落座的乌云,夏侯渊晋淡淡摆了摆手,让旁边站着伺候的两名婢女都先退下去,并交代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许靠近大厅一步。等到已经看不到退出去的婢女的身影后,夏侯渊晋才对着乌云开口,“怎么,担心我会伤他,得这么时刻带在身边不可?”

“你来就是想说这个?”乌云当即冷笑一声。

夏侯渊晋回以一声冷哼,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从对面之人这一声冷笑中倒是多多少少可以看出他似乎并没有怎么变。至于他此刻这张脸,陌生得没有一点像以前的地方,没想到他竟能造出这样诡异与不可思议的东西来。

而他腿上的小奶娃,表面看上去不过只是比当年大了没多少而已,就好像才不过一岁左右,要是当年没有被送往雪山冰封住的话,如今都已经……不,要是当年没有被冰封,他夏侯渊晋一定早就杀了他,无论如何也断不可能让他活在这世上。只是没成想,当年刚出生时那么奄奄一息,几乎不太可能活下来的一丁点大的小人儿,还被冰封了这么多年后,到今时今日竟还能被乌云给唤醒。他的样子就这么看上去,真的太像那个人了,简直就像是那个人的缩小版,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听赢儿说,当夜在海上,很顺利,除了你们几个外,其他人都死了,包括她。”

乌云没有说话,面色上也没有任何变化。

夏侯渊晋全都看在眼里,一双眼比谁都来得锐利,已经快成精了,随后话题一转,“好了,其它我不想多说。你若不想这个孩子死,马上按我的命令将他送回雪山去,重新冰封住。与澹台家四小姐的亲事,定了就是定了,在我手中绝不容更改。等孩子送回去了后,我就会安排人秘密接你回府,恢复你原本的身份与名字,但别以为这样你就真的是夏侯家的人了,一切都只是个名头。”

真是好一个名头,以为他乌云会稀罕?就是哪天将整个夏侯府送到他面前,他也不屑一顾,只会将其踩在脚下!至于腿上的孩子,只要有他乌云在一天,就绝不允许任何人伤他分毫,尤其是他夏侯渊晋,他会让他知道他该付出的代价。不急,一切已经开始,“那我不妨再说一遍,孩子我不会送回去。这个亲,我不会成。除此之外,要我助你一臂之力也不是不可以,你该知道我要的是你与你儿子夏侯赢守住孩子的身世。”

夏侯渊晋顿时笑出声来,冷冽之气与之同行,“从没有人可以这样跟我讲条件……”

“也没有人可以呼来喝去地命令我。夏侯渊晋,你该知道我的底线在哪。记住,永远不要碰触。不然,你就再没有什么能拿来威胁我的了,我定让你后悔。”平静得几乎一成不变的语气,绝不是在威胁,完全是陈述,陈述一个事实一般。

夏侯渊晋顿怒,乌云的话俨然是针锋相对,完全不将他的话放在眼里,厅内原本隐暗的硝烟顷刻间转明,就好像由暗火一下子转为明火,“你的底线?呵,你的底线就是不管你怎么守,他的存在不论什么时候还是不容于世!”

“那我就毁了这整个大陆。只要我还在,不论代价是什么,都要他好好活着。”

“你……”夏侯渊晋眼中霎时有些冒出火来,端着茶盏的手一寸寸握紧,发出咯咯声响,真的没有想到对面之人为了护腿上的小奶娃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就算是这样,“就算你真有这本事毁了整个大陆,也永远改变不了他还是孽种这个……”事实……

“嘭——”猛然一声巨响,夏侯渊晋旁边的那张桌子瞬间四分五裂,骤然打断夏侯渊晋最后几个字。

夏侯渊晋的面色刹那间明显一变,自己的武功一向不弱,几乎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就算单独一个人遭袭也能轻易全身而退,平日里不到必要的时候从不轻易出手,但对面之人的武功俨然还远在他之上,高深莫测得几乎无法让人摸他的底,眼下桌子被击破的一刹那他几乎没有看到他到底是如何出手的。要不是他手中掌握着小奶娃的身世,并且为以防万一,只要他出了任何事,有关小奶娃的身世就会马上传得人尽皆知,而乌云心中要不是也很清楚这一点,刚才那一下恐怕不会只是落在他旁边的桌子上那么简单了。

这样看来,他今夜过来,似乎还有些冒险了,这在来时几乎有些没有想到,以为乌云既然回来了,就应该已经完全受威胁了,对夏侯赢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最后争取一般的再抵抗一下而已。

另外,照这么看来,小奶娃还是很有必要活着。尽管小奶娃的存在对夏侯家来说也是丑闻,是污点,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也尽量不想这件事传出去,有损夏侯府名声,但对乌云来说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以说,他夏侯渊晋可以拿小奶娃的身世这件事来“玉石俱焚”般威胁乌云,可以在威胁中不惜将这丑闻公之于众,与不惜让夏侯府付出染上污点这样的代价,但乌云不会,不论何时他都只想时时刻刻护着小奶娃不让他受任何伤害。这也就是同样是丑闻,他却仍可以拿这个丑闻来威胁乌云的原因。

伴随着桌子的碎片完全落地,整个大厅内已不知不觉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在这样的静寂中,面色黑沉难看的夏侯渊晋脑海中止不住闪过不少思量。

乌云腿上的小奶娃已经被桌子的打破声吓得惊醒了过来,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头看向乌云。

乌云伸手抚了抚小奶娃的小脑袋,安抚小奶娃的受惊,让小奶娃继续睡。

小奶娃一双小手拽紧乌云腿上的衣袍不放。

良久——

夏侯渊晋忽地笑了一声,脸上瞬间敛去前一刻的全部神色,勉强妥协半步,“那好,我可以退一步,但这两件事中你必须答应一件,要么将孩子送回去,要么成亲。你也该知道从没有人可以威胁我,现在这也已经是我的底线,你最好也不要碰,不然我一定说到做到,到时候损失的只会是你。好了,现在距离成亲还有六日时间,我给你两日考虑。日后,有任何事我会让赢儿直接联系你。能让我如此亲自出马来见一面的人,这世上可实在不多。”说完,夏侯渊晋拂袖而去。

小奶娃缩在乌云的腿上有些好奇地转头往回看,看向离去的夏侯渊晋。

乌云伸手,用手捂上小奶娃的眼睛,将小奶娃的头给掰回来。如果说当年迫不得已将几乎无法活下去的小奶娃送往雪山冰封住,是他一生中最大的痛,那小奶娃的身世则是他永永远远无法磨灭的伤。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将这个伤口掰开,用此来伤小奶娃半分。为了此,无论做什么他也在所不惜。

小奶娃似乎血脉相连般感觉到了乌云此刻心情不好,小手拉住乌云的大手,贴在自己脸上不推开。

去外面守着的婢女,见夏侯渊晋突然黑沉着脸离去,快速跟上去送到别院门口看着夏侯渊晋坐车离开后,返回大厅来,一眼看到大厅内破碎的桌子与一地的狼藉,心下不由一紧,有些大气不敢喘一下。

乌云心中自然清楚,要想小奶娃身世这个秘密永远保保密下去,单单杀了夏侯渊晋与夏侯赢这两个人当然不够,只有将夏侯渊晋的势力丝毫不漏地完全摸清,连根拔除才行,这样就算夏侯渊晋这只老狐狸做了多少安排也没有用。

街道上面,回去的夏侯渊晋在来时就已经吩咐过,回去时也绕道而行。对于今夜这样的结果,虽说他只是妥协了半步,但半步也是妥协,断难以忍受。这笔账,他夏侯渊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街道的另一边,气氛截然不同,此时正有些热闹不已,出来的夭华同昨夜一样远远地一眼就看到了街道上的乞丐与察觉到了街道上的气氛不对后,如法炮制地打晕了所有埋伏在暗处的人,一个不漏,包括街道上的所有乞丐。

当夭华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一干人身后时,有过一次教训的一干人还浑然不知,后颈上突如其来一痛后,来不及回头看就砰一声倒了下去,一动不动,再无所觉。

酒楼的雅间中,还在里面的窗边坐等着、看着与喝茶的澹台玥,忽地眯了眯眼,敏锐地抓住一抹一闪而过的“红光”。没错,就是红光,对方的身手快得简直如一道光一样,就迅速对站在一旁的人吩咐道:“你们马上……”

“马上什么?澹二公子!”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这时,在昏暗的房间内徒然凭空响起,带着似笑非笑地打断了澹台玥的话。

澹台玥的面色倏然一变,反射性地回头朝声音传来的房门口方向看去,尽管此刻的雅间内光线昏暗,但他在雅间内的时间毕竟已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房中突然凭空出现之人。这人,不是自己前几日救回府要用来替代自己妹妹澹台雅出嫁,反被她狠狠羞辱了一番的那个女人,还能有谁,看来刚才看到的那道“红光”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她了,只是没想到她前一瞬才在街道上面一闪而过,后一瞬就出现在了他身后,连他在这里都察觉到了,速度可够快的,就好像会变一样。至于房间中的随时听候他命令的人,此时都已经倒在地上。

而到这一刻,澹台玥如何还不能肯定,“人全都是你杀的?”

“倒是没想到这种事还要你堂堂的澹二公子来做。哦,本宫记起来了,澹二公子似乎是衙门中的人,澹台家的那本家谱上有写。”刚才在对街道上一干埋伏的衙门中人与一干乞丐动手的时候,她敏锐地察觉到这里有人,倒是不曾想这个人竟会是澹台玥。说着,夭华饶有兴致之色,双手环凶于昏暗中上上下下再打量起对面的澹台玥,“这可真是有些大材小用,太委屈堂堂的澹二公子了。”

“我已经说过了,以后叫我‘二哥’。”转眼的时间,已然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澹台玥很快镇定下来,看来他真的给自己救了个大麻烦,一个很不易控制的人,“不过,你杀那些乞丐做什么?还挑衅官府?”

“这不是事前不知道澹二公子在衙门里办事嘛。不然,本宫再怎么样也会给澹二公子这个面子,不会让澹二公子为难。怎么样,澹二公子现在可要大义灭亲抓本宫回去?这样可就没有人替你妹妹出嫁了,也没有人叫你澹二公子二哥了。当然,还有几天时间,依澹二公子的能力,完全可以想办法尽快再物色个人,本宫委实看好你。”

“你这是在威胁我?”澹台玥眯眼,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可恶至极。

“本宫可不敢。”夭华笑,但眉宇眼梢间却清楚显示着全然不是说出来这个意思。

澹台玥勉强再压制了一下怒气,对面这个女人绝对是冒出来让人喊杀的,重新回到之前那个问题道:“你杀那些乞丐到底做什么?他们怎么得罪你了?哦,不对,你竟然连续几夜出澹台府,府内的人竟全都没有发现,你……”意识到这一点,澹台玥猛然站起身来。

夭华挑眉,他的反应可真够慢的。

“看来,我真的有必要考虑要不要换个人了。而你,必须死。”

“这就要看澹二公子的能力了。本宫说过,替嫁这件事,其实完全可以当交易来做,澹二公子又何必非要执着于完全成为主控那方,非要控制住与制服本宫,令本宫听命不可呢?”

“在澹台家,永远没有交易,只有听命。”

“那好吧,拿你的本事来吧。”

“你会见识到的。”伴随着话,澹台玥手中的茶盏猛然袭向对面的夭华,在夭华轻易闪躲开之际已瞬间迫近,就一掌毫不留情地迎面袭向夭华。

夭华根本不放在眼里,有些耍弄澹台玥一般地再躲了躲。

转眼的时间,两个人便在雅间内大打了起来,并不一会儿破屋顶而出,一路打到外面去。

澹台玥白天的时候已经领教过夭华的伸手,这一刻在屋顶上几乎与夭华打成平手,从夭华每每轻而易举地闪躲中如何能不知夭华在有意耍他,这样更可气。有生以来,他澹台玥还没有对哪个女人如此咬牙切齿过,很荣幸眼前这个一袭红衣的女人做到了。

继续一路交手,两个人不一会儿时间就已经从屋顶上面飞掠过了数条街道。

忽然,在又穿过一条街道后,屋顶上的夭华余光一眼看到下方的街道上有一顶轿子过去,抬轿的四人步伐十分轻快,很显然都是有身手之人,并且身手还不错,不知道轿中人会是谁?

眸光一闪后,在澹台玥再度逼近之际,夭华笑着一掌将澹台玥给打了下去,若一件大暗器袭向下面过去的轿子。

抬轿子的四人刹那间神色戒备,抬着轿子立即加快速度,避开落下来的人,同时对轿中的人小声的禀告了几句。

落下的澹台玥,在轿子避开,身体即将重重落地的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空翻而起,之后翩然落于街道上,有些眯了眼地看向前方的轿子与抬轿子的四个人。

抬轿子的四人在这时看清了澹台玥的样子,有些没有料到,又快速对轿中人禀告了一句。

轿中人夏侯渊晋,没想到澹台玥会突然冒出来,不能让他知道轿子中的人是他,与他深夜外出一事,免得引起人怀疑。沉默了下后,夏侯渊晋便让其中两个人留下来断后,另两个人抬轿子先走。

四人领命,留下的两人就迅速攻向澹台玥。

澹台玥接招。

夭华立于屋檐之上,负手而立,开始居高临下好整以暇地看了起来,虽然有些好奇这么深夜出现在街道上的轿子中会是什么人,但这里毕竟是陌生的南耀国,她又没准备留下,也就没准备非要弄清楚轿中人不可。

看了一会儿后,原本漫不经心的夭华,双眸不觉一眯,下面留下来断后的两个人,武功招式竟然与那夜船上来接应乌云的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所带来的黑衣人很像,难道现在这两个人是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的人?那刚才离去的那个轿子,轿子中的人会不会与乌云有关?

意识到这一点,夭华迅速朝轿子离去的方向看去,但这么一会儿功夫,轿子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刻,眼见下方留下断后的两个人就要落败,夭华迅速飞身下去,想要阻止澹台玥,这两个人必须要留活口不可,这样她才能顺藤摸瓜查到乌云。

但落下的夭华这边才刚拦下了澹台玥,那边得了个空的知道自己已经打不过澹台玥的两个人就咬破牙齿间暗藏的剧毒,服毒自尽了。

突然听到“砰砰”两声重重倒地声,夭华快速回头看去,气恼地止不住拧了拧眉。

澹台玥同样恼怒,手掌还与夭华阻拦他的手相抵着,面色不善道:“你干什么?”

夭华收回手,不理澹台玥,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心情,快步走向倒下的两个人,就亲自动手搜查了一番两个人的尸体,但一无所获。

澹台玥看到这里,大概看出一二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想拦下我抓活口,但不想得不偿失,反而给了两个人一个自尽的机会。”

“你再说,信不信本宫马上让你和地上这两个人一样?”夭华冷然起身,眸色一阴。

澹台玥再笑了笑,当然不受夭华的威胁,但刚准备再说的时候,蓦然想到什么,看着夭华的目光反射性地一下子落向刚才那顶轿子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丝沉思,那顶轿子的其中一个檐角上所挂的流苏似乎有些眼熟,好像以前曾在哪见过。可到底是哪里,这么突然间去想,一时半会儿又实在有些想不起来。

夭华将澹台玥脸上的神色变化都收入眼底,依稀看出了点什么,现在既然有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与乌云的线索,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如果你能想来刚才那顶轿子是哪里的,告诉本宫,本宫可以无条件答应你替嫁,如何?”

“要我先想起来与告诉你,这还叫无条件?”澹台玥收回视线挑眉。他才不过突然想到点什么,她竟然就从他的神色中都看出来了,这眼够锐的。

“这对你来说,已经完全赚到了。怎么,你还不满意?”

“那好,这个交易我倒是可以考虑。不过,我该如何相信你?又如何保证你知道了后,还会继续乖乖代嫁与在夏侯府呆下去?”

“那么,有胆量赌一赌吗?”夭华勾唇。

澹台玥思忖了片刻,大不了他想起来了也当没有想起来,一天天拖下去,拖到她先嫁入夏侯府,再拖到她一天天在夏侯府慢慢呆下去等,看得出来她似乎很想查清刚才那顶轿子,“那好,这个赌,我打了,你现在先马上给我回澹台府去,在澹台府中等我。不过,回去前先回答我为何杀那些乞丐?”

“不自量力还想动本宫,你说他们该不该杀?”

“那你又为何深夜出澹台府?”

“本宫喜欢。”

“你……那好,这件事到此为止,由我来善后。不过,记住了绝没有下次。”

夭华没有接话,心中岂会不知澹台玥就算想起来了,也会一直故意拖她。不过,他似乎是眼下唯一的线索。乌云那厮,不管怎么样她也非要找出来不可,不能放过。

片刻后,夭华按澹台玥的话先行返回澹台府,澹台玥则回之前的街道去善后。

第二天一早,派了连夜找了一具死尸回来善后的澹台玥,等一切都弄好后,才命自己从澹台府带出来的人将连夜搬回衙门的那些被夭华打晕的人给弄醒,然后再次派人呈上奏折,说凶手已经抓到,在昨夜抓捕的过程中因对方拼死抵抗,已将其当场击毙,尸体还放在衙门中。至于衙门中的人,多数被打伤,不过都已经全都救回衙门医治,都没有什么大碍。

朝堂上,上早朝的皇帝,因昨天有不少官员借这件事弹劾澹台玥之故,特意让一旁的太监当众宣读了一下澹台玥一大早派人送来的奏折,之后还特意嘉奖了一番澹台玥,这件事就此过去。

昨日弹劾澹台玥的一干官员,虽很不甘心,但也能只能就此作罢,算澹台玥运气好,这么快解决了这件事。

澹台荆还算满意,澹台玥在这件事上开始时做得不不怎么样,但结果还算可以。

接下来,众文武大臣和往常一样商讨国事,之后退朝。

朝堂外面,还没有走多远,一名太监忽然匆匆忙忙追上来,分别夏侯渊晋和澹台荆躬身道:“夏侯大人,澹台大人,请留步,皇上有请。”

“哦?那皇上可以说何事?”澹台荆面上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太监摇了摇头,“皇上没有说,奴才不敢妄加猜测皇上的意思。两位大人,请吧,别让皇上就等了。”

夏侯渊晋与澹台荆忽视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地想到可能与两家的亲事有关,不过并没有说出来,一同随太监过去,一路到达御花园,没想到皇帝并不是在御书房召见他们,竟是在御花园中等着。站在走廊上一眼看去,只见刚下朝的皇帝萧恒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站在御花园中,手中正拿着一把剪刀,亲自在修剪其中的一棵树。他剪得很慢,透着一股悠然,好像在对待一个有些令他上心的女人一般,当然这样的比喻有些不恰当。皇后被废,以及和皇子两个人至今在外生死不明,很有可能已经死在外面一事,似乎并没有对他有任何影响。那个女人,怎么说也陪他同甘共苦了多年。

“两位爱卿来了。”萧恒早就已经留意到夏侯渊晋与澹台荆两个人,淡笑着开口,少了一分在朝堂上的威严,多了一分柔和,无形中恍若一个温文尔雅地年轻公子。

不知不觉停在回廊上面的夏侯渊晋与澹台荆连忙走上前去,纷纷行礼,“参见皇上。”

“两位爱卿不必多礼。来,将东西送上来。”萧恒说着,将手中的剪刀放入旁边那名太监手中一直捧着的托盘中,再在另一名太监手中捧着的金盆中的清水中洗了洗手,然后接过第三名太监送上来的干净丝帕擦了擦手,一种无与伦比的贵气与生俱来,无形中散发出来。

另外几名太监按萧恒的命令,连忙去将萧恒说的东西给送了上来,是一顶精美至极的凤冠,在阳光下金光闪闪,耀眼夺目,几乎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心动,难以侧目。当然,除此之外,这顶凤冠所代表的另一层意思,更让人震惊。

夏侯渊晋与澹台荆看在眼里,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这顶凤冠应该是当年太后亲自命人打造,前前后后用了十数个能工巧匠,花费了数月才打造好的,本是用来给长阳公主出嫁时用的,可后来出了些意外,长阳公主还未出嫁便去世了,这顶凤冠就一直由太后保管着,被太后视为珍宝,没想到今日竟被皇帝萧恒给拿了出来,还拿到他们面前,不知萧恒这是何意?

“长阳对太后来说,一直是太后心中的痛。太后一直留着这顶凤冠,也是为了想念长阳。如今,雅儿即将出嫁,还是嫁入夏侯爱卿府中,当年关于这件婚事太后也是知道的,朕与雅儿小时候也算一起玩过,太后现在要将这顶凤冠送给雅儿,让雅儿出嫁时戴。两位爱卿觉得如何?”

“这……实在太贵重了,臣等实在受不起。”夏侯渊晋与澹台荆顿时受宠若惊之色,连忙弯腰拱手。

“两位爱卿不必客气,这么多年来,南耀国的江山还多亏了两位爱卿,日后朕也还很需要两位爱卿的鼎力支持,朕可少不得两位爱卿这左膀右臂。”

“这……”澹台荆再犹豫了一下,一副愧不敢当的样子感恩戴德地将凤冠收下。而这凤冠一收,不论如何也得带着澹台雅进宫谢恩一番不可。可是,这个时候,澹台雅应该已经出城了,难道要那个红衣女人来替代?可这样会不会也太冒险了?还是说,回去后先马上派人去将澹台雅追回来,先应付过去进宫谢恩这一关再说?

“时间不早了,两位爱卿回去吧,想来府中还有很多事要准备。这夏侯爱卿与澹台爱卿两大世家联姻,场面可不能小了。到时候,朕定亲临祝贺。”

“是。”夏侯渊晋与澹台荆点头,告辞离去。

萧恒转身走进御花园的凉亭中,背对离去的夏侯渊晋与澹台荆,端起太监送上来的茶盏慢条斯理喝了一口,背影的轮廓丝毫看不见他此刻脸上的神色。

出了宫后,夏侯渊晋与澹台荆和昨日一样,告辞回各自的府中。

澹台府,澹台荆一下马车,一边往府内走,一边就让人马上叫澹台玥过来,到书房中去见他。

澹台玥初以为是为了命案一事,很快赶到书房,进入书房中,但还未来得及开口,一眼就看到了书房桌面上的凤冠。没有阳光的照耀下,它看上去虽不像之前在御花园时那么闪耀夺目,但依旧精美的让人惊叹,不知道书房中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顶凤冠,“父亲,这是夏侯府派人送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