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四章 深夜杀人,交易(三更)

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澹台府后,夭华一个人漫步行走在空无一人的陌生街道上,一边走一边留意街道两侧,在沿途上前前后后分别选了三处不同的地方留下记号。

有打更人一路打更一路走来,每敲打三下喊一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夭华避让了一下,在打更人经过的时候飞身而起,在打更人过去了之后又落下地来。虽然一直有怀疑老头就是南耀国当年的皇普世家家主,但从未放在心上。如今,行走在这南耀国的街道上,夭华心中不觉有些说不出的感觉,那老头也定然想不到她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倒在街道上的弄堂口直接席地而睡的几名乞丐,有人在打更声中迷迷糊糊醒来,一脸气恼被人搅了好梦,正欲发火时,一眼看到街道前方走过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月光下只见她红衣如血,衣袂飘飘,美得让人窒息,忍不住伸手推了推旁边的人,起身笑嘻嘻地跟上去。

次日一早,当天色开始泛白,城中的百姓开始陆陆续续的醒来,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满地的鲜血与倒在血泊中的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当即吓得脸色发白,急忙报官。

衙门中的人接到百姓报官后,马上派了人前来查看,亲眼看到街道上的情形时同样有些被吓到了。

另一边,澹台府中,当昨日的那个婢女小禾端着洗漱用品在夭华门外敲门的时候,昨夜出去了一趟的夭华已经回来,正闭着眼躺在床上休息。

小禾听不到任何回应,再敲了敲门后,轻轻地推开门进去。

夭华不用睁眼也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从对方的脚步声与请示声中可以清楚判断出来,故意不理会。

小禾将手中的洗漱用品都放下来后,轻步走近床榻,看向床榻上的夭华,“姑……四小姐……四小姐,天已经亮了,请醒一醒,二公子待会儿会派人过来,四小姐……”

夭华依旧不理会,当没听到。

小禾没有办法,又不敢直接上前推床上的夭华,想了想后,只能又去向澹台玥禀告。

澹台玥的房间,澹台玥刚刚起身,当小禾到的时候,正在婢女的伺候下洗漱,见到到来的小禾后便让房间内伺候的婢女都先出去,“何事?”

“四小姐一直不起,奴婢叫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反应。”小禾低垂着道。

“嗯,我知道了,拿屏风上的外衣给我。”听完小禾话的澹台玥,没有生气,也没有什么神色变化,吩咐小禾。

小禾点头,快速走向屏风处,将屏风上的外衣取了下来,双手送到澹台玥的手中。

澹台玥丢了手中已经洗完手后用来擦手的巾帕,接过外衣穿上,就往房间外走去。

小禾快步跟上,跟着澹台玥一起回到夭华房间。

夭华的房间内,当澹台玥走进去的时候,夭华已经洗漱完毕,正一个人坐在桌前泡茶。这些年来,在魔宫中虽然什么都由人伺候,但并不代表夭华就什么都不会了,笑着看向进来的澹台玥,端起自己亲自泡好与倒好的茶慢条斯理喝了一口,味道真有些比不上魔宫中的。

小禾诧异,没想到才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原本一直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反应的人竟洗漱完毕,还坐着了。而她并没有送任何茶进房间中,就算桌面上有茶杯与茶叶,夭华可以自己泡,但她的热水是从哪来的?难道在她离开之时,夭华要其他人送进来的?希望澹台玥千万别误会才好,“二公子,刚才四小姐她真的……”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澹台玥当然不信小禾会故意拿这个来骗他,目光一寸不动地落在夭华身上。

小禾领命,快速退下去。

“澹二公子,早啊,要是传出去让人知道堂堂的澹二公子一大早‘横冲直撞’地直接擅入自己‘妹妹’的房间,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传?你说他们会不会说,澹二公子与自己妹妹的感情真好?”夭华笑着开口,心情似乎还行。

“我就喜欢聪明人。”澹台玥也笑,从夭华的这句话中可以听出她已经考虑清楚了,也已经做出了很明智的选择,不过他可不是什么澹二公子,应该是澹台二公子。哦,也不对,“记住,以后叫我二哥。”

“这世上,做本宫‘哥’的人,就还没有出生。”

“哦?是吗?那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人他现在已经站在你面前。好了,我现在就派人去将昨日已安排好的人都叫过来。我现在的很空,会亲自看着他们教你,直到你记住与学会了为止。”说着,澹台玥就对外吩咐了几句,之后就转身走出去,在房外院中的石凳上坐下,命人守好外面的院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这里半步。

不多久,安排好的人就都到来了,对澹台玥行礼。

夭华还坐在房间中的凳子上,还在品着茶,笑着看着一门对出去的外面的情形。

婢女小禾进来请夭华。

夭华不予理会,决定暂时留下来不走是一回事,学不学澹台玥所谓的东西又是另一回事,谁说她现在人在屋檐下,就必须得低头了?就算事情闹大,不想将事情传出去的人也是他们,而不会是她。

请不动人的小禾,回头看向院中的澹台玥,不知如何是好。

澹台玥随即命两名有身手的人进屋请夭华。

两人领命,并排走进房间。

下一刻,两人都被打飞出了房间,极为狼狈地重重倒在澹台玥脚边,吐出口血来。

澹台玥处变不惊,垂眸瞥了一眼脚下的两个人后,重新看向一门对进去的房间内的夭华,倒是没有想到她还会武功,从她吐息中几乎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一点。不过,又似乎是有些意料之中的事,要是她真的没有一点能力,身上就不会散发出他昨夜感觉到的那种气息了,就连现在也是一样。但是,她要是仗着自己会武功这一点,就以为能在这澹台中抵抗他了,那就大错特错了,永远也不要忘了这里是澹台府,“看来,刚才那声喜欢与聪明,我要收回了。”

“别急,本宫倒是很有兴趣了解了解你们澹台家的家谱。或者,你可以选择从这一步开始。”夭华唇角微勾,挑衅般地笑了笑。

“有兴趣了解澹台家的家谱?”澹台玥笑着重复这几个字,阴晴难辨。

这时,守在外面的人中,有人快速进来禀告,“二公子,府衙来人。”

“可有说何事?”澹台玥淡然无波地问道。

“好像出了大命案。”

“命案?”澹台玥皱了一下眉,他身为澹台家二公子,在朝中也算有个官职,那就是都城府衙中的官员,虽然这个官职并不是很大,因为自大皇子几年前登基后开始,父亲就有意掩藏锋芒,但也不能一下子全掩了,反而更让人怀疑,就让他在府衙中挂了个职,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大事,不常去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真出了事的时候也会有人及时来禀告他。可以说,这些年来都城虽然时有命案发生,但称得上一个“大”字的,几乎还没有,“死了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

“这个,来禀告的人没说,有些焦急的样子。”进来禀告的人回道。

澹台玥沉默了下后,又看向一门对进去的夭华,就忽然笑了声,姑且就先退一步,回来再看他怎么收拾她,“那好,你就先慢慢背熟澹台家的家谱,我马上让人送来。”

说完,澹台玥起身离去。

夭华昨夜杀那几名跟上来纠缠她的乞丐的时候,还并不知道澹台玥在都城的府衙中有官职。可以说,杀那几个人,都还脏了她的手。

街道上,府衙中的人都已经封锁了现场,不让任何人靠近一步,等着澹台玥到来。

听完来澹台府禀告的人说完整件事的澹台玥,赶来现场。

“大人,死的就是这些人。”

澹台玥站定脚步看去,只见地面上全是血,一具具尸体惨不忍睹,而从尸体身上残留的破碎衣服与地上几块已经染满了血的破布中依稀可以判断出尸体的身份。不过,尽管如此,澹台玥还是对旁边的人问了一句,“可查清这些死者的身份?”

“回大人,都已经查清楚了,全是城中的乞丐,并且查到近段时间来这些乞丐并没有与什么人结怨。”

“再仔细查看下现场,就将尸体都抬回衙门中去吧,派仵作验尸。”澹台玥接着吩咐。

“是。”旁边的人领命,就带着现场的衙门中人再度检查起现场。

一个多时辰后,四蹄被抬完,衙门中的人陆陆续续撤离现场,澹台玥也先回衙门中去。

衙门内,仵作已在等着,尸体一到就开始验。

中午时分,验尸结果出来,所有乞丐身上的伤都差不多,应该出自同一人之手。不过,所有乞丐身上的伤口到底出自什么武器,仵作有些判断不出来,不像是剑,也不像是刀,但又与刀剑的伤口很像。

澹台玥听完禀告后交代了几句,返回澹台府。

澹台府中,夭华用短短半个时辰左右就已经翻看完了澹台世家的厚厚家谱,将家谱上面的每个人都一一记下,不管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的。

澹台玥到来,来算早上那笔帐。

夭华正慵懒地靠躺在软榻上面休息,睡她的午觉。

澹台玥直接进入,一眼看过去。

夭华没有睁眼。

小禾已经在澹台玥从院门口进来到房间门口这段路上向澹台玥禀告了夭华翻开家谱一事,站在门外面没有随澹台玥一起进入。

片刻的安静后,夭华慵懒带笑的声音响起,“澹二公子,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澹台玥反手一掌挥向房门,在房门合上声中大步走近床榻,居高临下看向床榻上开口说话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的夭华,“要不要拿面镜子给你好好照照自己现在是副什么样子?”

“呵呵……”

“很好笑?马上给我起来。”澹台玥弯腰,一把就扣向夭华的手腕,就欲强行拉起夭华,不给她点真正的颜色看看,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与难以控制管教了。再则,澹台玥倒也想趁机试试夭华的身手到底如何。有些人,只有将她狠狠打服了,他才会听话。很显然,此刻床上所躺之人就属于这一种。

夭华岂会察觉不出澹台玥的动手。说时迟那时快,看似十分缓慢,漫不经心的动作,在澹台玥的手即将扣上夭华手腕的千钧一发之际,夭华反手一把扣住澹台玥伸过来的手,用力一推再一个使力一拉,自己同时一个翻身,就将澹台玥压制在了床榻上,眼疾手快地点了澹台玥身上的穴道,笑着低头俯视顷刻间落败的澹台玥,“就这么点身手,也敢跟本宫动手,澹台府的男人就这么点能耐?”

“你……”本欲出手制服与教训,不想反被制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的澹台玥,面色一沉。

“早上的时候,你可是说了,让本宫睁大眼睛看清楚。原来,就是要本宫看你这虚有其表的没用样,澹二公子可真够有胸襟的,这一点其他人可比不上。”夭华继续嘲笑,伸手拍了拍澹台玥的脸。

澹台玥的面容越发一沉,沉中带黑,十分难看。

“现在,本宫不妨将这句话送还给你,你给本宫听好了,也给本宫听清楚了,本宫现在孤身一人,正找不到一个好点的男人,要是你对本宫好点,本宫倒不是不可以替你们澹台府出嫁,出嫁后又有澹台府这么大一个娘家,一举两得。不过,对本宫的态度最好好一点。要本宫学什么,最好在开口之前用上一个‘请’字。”

“你……”

“或者可以说,本宫不喜欢被人强迫做事,但却很喜欢与人合作。如果你能做到令本宫满意,本宫可以答应眼下这个代嫁的交易,如何?”当然,这不是真的。她不喜欢受人强迫做不喜欢做的事,也没兴趣去学什么规矩礼仪,但既然决定暂时留下来不走,与澹台府完全闹僵也不是明智之举,倒不如打三分退两分,开出交易这个的条件,以此来先过了眼下这七天,等她联系到潜伏在南耀国的眼线,与让眼线将她的消息传回去再说。

澹台玥听到这里,开始微微眯起来来。

“别这么看本宫,不然,本宫会忍不住……”微微一顿,无形中透出的暧昧之气还在语气中流转,在澹台玥明显流露出轻蔑之色之际,俯身在澹台玥的耳边笑着缓缓吐出后面几个字,“挖了你眼睛。”

“你……”澹台玥的面色顿时又黑下来。

夭华再拍了拍澹台玥的脸,一拂一袖起身,去到桌边坐下,直接用内力烧热茶壶中的茶,给自己倒了一杯。

澹台玥很快冲破身上的穴道,坐起身来,看向夭华的目光恨不得捅上一刀。按照之前与澹台荆说的,控制住面前之人,让她代为出嫁,这样一来线在他们手中,完全由他们控制。可是,要说换做是交易,是合作的话,事情就并不在他们一方控制之中了,这样的结果对他们并不利,他也断不肯接受。或许,他可以用些宫中的方法,用毒来控制面前之人,让她听话。

转眼间的时间,澹台玥的脑海中已闪过诸多念头,之后表面上先忍下刚才这口气,虚与委蛇道:“这件事,容我考虑考虑,禀告给我父亲,由他决定。”话落,澹台玥起身,面无表情地朝房门走去。

“等等,澹二公子就准备这么走了?”

“你还想怎样?”澹台玥冷冷回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