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15.215你看人家云多效率呀

再次踏入齐王府,天已经黑了,一盏一盏红灯笼在夜空中摇曳,投下柔和的光晕。

齐王府永远都是这么平静,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除非宇文辙重病,要不然它看起来永远都静谧无比。

可谁知它安静外表下的波涛汹涌呢?

就如同宇文辙一般件。

那男子在外总是一副温文尔雅、贤良宽厚、甚至文弱无比,可谁曾知道他文弱的外表下的城府和算计呢?

从进入齐王府的那一刻,周璇开始被他算计过了,而她每天都要防止他的算计……

曾经有一段时间,她迫切地想要跑路、脱离他的魔爪,可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却没有跑路,她甚至那么迫切地想要跟他说声再见。

为什么龊?

仅仅因为他曾经说过无论何时,只要她想离开,告诉他一声,他就会放她走吗?

周璇一边思量,一边行走,难免有些漫不经心,突然有个东西撞到了她。

周璇一个不留神,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好在她敏捷地抓住了一边的护栏,方才稳住了身子。

“对不起……咦?是璇姐姐……”

说话的小东西眼睛一眨一眨,一眨的,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是喜宝。

“璇姐姐,你可算回来了!我担心死你了……”

喜宝一把抱住周璇。

“喜宝,你怎么在这里?”

周璇有些意外,出了这样的事情,喜宝是万万不能回周府的,无痕大哥说已经将她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了,却没想到这个地方竟然会是齐王府。

也对,眼下齐王府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白衣姐姐带我来的,她说这里是璇姐姐的家,璇姐姐一会儿就会回来。”喜宝撒娇地靠在周璇的怀里。

家?

喜宝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在周璇心里激起惊涛骇浪。

她在这世上活了十多年,一直以来,对这个词都非常陌生。

大魏很大,却无处让她安放一个家。

周府自然不可能是她的家,有时候孤身在外面,天之将黑,常常想不起回去哪里……

直到后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每当天黑、或者累了、或者忙完了事情,她总会不自觉地想要回到齐王府……

原来,她竟不自觉地已经把齐王府当做自己的家了……

“璇姐姐,姐夫他人好好呀!他知道喜宝来了,让人给喜宝送了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

喜宝天真无邪地凝视着周璇,漂亮的眼眸里写满了欢乐,好似一只快乐的小鸟。

“姐夫?”

“就是齐王殿下呀!璇姐姐,是不是喜宝太冒犯了?不过姐夫真的好温柔、好平易见人……”

喜宝越说越激动,显然是很喜欢这个“姐夫”。

宇文辙温柔?

周璇听到喜宝的这个形容词,差点被吓到。

那家伙一向阴晴不定、性格乖张,根本与温柔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好不好!

想来这小丫头应该是被他的演技给骗了,谁让人家是影帝级人物呢!

因为喜宝刚来齐王府,对府内不熟,周璇便打算先送她回住的地方,再去找宇文辙。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宇文辙竟然把喜宝安排在观柳居。

“齐王姐夫说,璇姐姐平时就住在这里,喜宝可以和璇姐姐一起住……”

那家伙……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

“璇姐姐,我晚上可以跟你一起睡吗?就像以前一样……”

喜宝一脸期待地看着周璇。

周璇想起以前在齐王府的时候,喜宝经常会来梅园“蹭床”,缠着自己给她讲故事。

不得不承认在那些孤独的岁月里,喜宝和王姨娘给了她很多温暖。

如今,姨娘不在了,喜宝便是她唯一的亲人,于情于礼她都得好好照顾她……

她想无痕大哥应该不会介意自己带上小喜宝的吧……

周璇安顿了喜宝之后,再次出发前去绿萝院。

夜晚的灯笼影影绰绰,照亮长长的回廊,幽静而又漫长。

终于,来到绿萝院,周璇却突然踌躇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有些犹豫……

一会儿若宇文辙问起来她为何突然决定离去,她该怎么跟他说呢?

许是周璇在门口徘徊太久了,引起了慕雨的注意力。

“王妃,您……”

“宇文辙在吗?”

终于还是开口了,周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只觉得胸口有些涩涩的,喉咙有些嘶哑,竟然回答不上来。

“主子睡了。”慕雨说道,“王妃找主子有事吗?若急的话我去通报一声……”

睡这么早?

周璇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用,我明儿再来吧。”

周璇冲着慕雨点点头,转身走了。

天空黑如泼墨,星子寂寞地在天空之中眨着眼睛,月儿不圆,带着孤寂的苦涩。

人间,回廊里的摇曳的灯笼将周璇婀娜的背影拉得长长……

一阵夜风吹过,卷起绿萝茂密的枝叶,发出“沙沙沙”的声响,隐隐伴着一声叹息。

“叹什么气呀?是你自己怂恿人家跟你离开的,现在又装睡,这是又不让她走的节奏吗?”

薛进画不解地看向宇文辙。

他实在没见过宇文辙这么别扭的人,想方设法地怂恿人家跟他走,这下人家终于答应了,他却又别扭上了……

就没见过这样的奇葩!

“怂恿她是南宫无痕,不是我。”

宇文辙的声音淡淡的,好似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般,有些虚无缥缈。

“南宫无痕不就是你吗?”

薛进画无语,却听到某人特别认真地说:

“宇文辙才是我。”

南宫无痕不是他,说白了,南宫无痕只是他的一个化身,他刻意扮演的一个角色,终归不是他……

所以他才会这么矛盾。

当他询问周璇愿不愿意跟自己走的时候,一方面自然是希望她能够答应,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将她锁在身边了,另一方面,他又在心里默默地期待,期待她能够拒绝,期待她心里对宇文辙会有一丝不舍……

毕竟宇文辙才是他……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有些矫情!

可是……

四周很安静,可以清楚地听到夜风翻动每一片树叶,听到昆虫的嘶鸣。

这样的环境容易让人集中注意力去思考、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薛进画就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宇文辙那种绝美的脸上,将自己的全部脑力都用来研究宇文辙。

他盯着宇文辙那张并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以及那双深潭古井一般波澜不惊的脸看了很久,突然非常认真地说:

“小辙辙,你不要跟说你在吃南宫无痕的醋!”

“神经!”

宇文辙冷冷地白了某人一眼,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哎呦——好酸呀!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

薛进华先是瞪大了眼睛,一副被惊吓到的模样,随即,他突然咧开嘴,笑得绚丽无比。

“哈哈……居然自己吃自己的醋!小辙辙,你真是史上第一醋缸,醋王之王……”

“咻——咻咻——”

三把无痕刀,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薛进画飞过来,毫不留情。

好在薛神医反应够快,躲过了两刀,虽然第三刀很不幸地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是他却觉得值了!

嘿嘿,能被这么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醋王所伤,那是他薛进画的荣幸!

薛进画看着某人郁闷的背影,嘴角越咧越夸张,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辙辙加油!不管是南宫无痕还是宇文辙,先抓紧和小璇璇生一个再说,到时候还可以和云的孩子结个娃娃亲!云的孩子呀,想想都知道绝对是美得不像话……”

“你说什么?云他有了?”

宇文辙顿下脚步,眼中闪过一丝意外,薛进画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不是云有了!是百里飞燕有了!小辙辙,你不能因为云长得比女人还美就以为他连孩子都能生呀……”薛进画捂着嘴笑,“你看人家云多效率呀!三下两下就把下一代就造好了!你给我抓紧点,可别到时候云的孩子都打酱油了,你还是个处!”

*****

乐乐:云真效率!大家觉得飞燕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