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3.坑深163米:顾先生说他气饱了,不吃饭

说罢就转了身,大步的朝着停车位走去。

晚安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才收回自己的视线,低头看着有些重量的手心。

一个是镶嵌着米色珍珠的婚戒,一支是那晚她给司机的腕表。

把她的表找回来了啊。

这支表其实也没什么很特别的地方,是爷爷在她考上大学的时候送给她的升学礼,特意在某名表总部那边定制的,她一直很喜欢,戴了很多年没有换过。

她抿抿唇,只不过顾公子好像生气了龊。

…………

晚安到警察局的时候,岳钟带着乔染刚好出来,她看上去仍有点精神恹恹的,而且身体应该也不舒服,只不过始终强忍着。

晚安手扶着她,低声问道,“有没有事?要不要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想回去,在楼下药店买点要抹上就好了,”乔染勉强的露出笑容,“我想吃点东西,睡觉。”

“好,我陪你回去。”

岳钟适时的插话进来,微笑着道,“顾太太,顾总叮嘱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晚安客气的道,“不用了,我们自己打车就可以了。”

岳钟道,“顾总说,出租车司机多變態。”

乔染身体不舒服得厉害,岳钟又坚持送她们,晚安也就不多推辞。

车上,乔染系好了安全带就脑袋偏到一边闭着眼睛疲倦的就要睡觉。

昨晚被生生的折腾了一个晚上,除了痛除了哭除了绝望和恨,没有其他的感觉。

如今就好像曾经紧绷的那根神经彻底的断开了。

所有的过往,爱恨耻辱,全都烟消云散。

闭眼不过几分钟,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乔染费力的睁开眼睛,拿出手机,屏幕上是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她没有多想就接了下来。

她不出声,电话的那端也隔了几秒钟才出声,“你叫乔染?”

她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僵住了。

年轻男人的声音,除了冷漠和独特的声线,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可以辨别的因素。

她仿佛还能回忆起男人在她耳边沉重的粗喘声和极具屈辱性挑战她神经极限的言辞,握着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的颤抖,冷静的回答,“我是。”

“虽然昨晚是你自己爬到我的床上来了,但是似乎也是我占了你的清白,”男人维持着有条不紊的冷漠,“岳钟是我给你的昨晚的报酬。”

昨晚的报酬。

当她是什么,女支女么?

闭了闭眼,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而手机也一直很安静,再也没有响过。

晚安见她脸色难看,握着手机放在膝盖上的手甚至在细细密密的颤抖,手搭上她的肩膀,轻声温软的问道,“是叶家的人找你的麻烦?”

她沉默的摇摇头,“不是,”侧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没事了,晚安,麻烦你一整天都在忙我的事情。”

她现在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觉得很累,除了休息,其他的都是空白。

晚安咬唇,看着她苍白无生色的脸,“我才应该对不起……叶骁好像误会了,他们以为顾南城送给你的公寓……是包—养你的男人送给你的。”

乔染听了没有多少神色的变化,只是寡淡的道,“认识这么多年……”她兀自的笑了下,“没什么区别,他愿意这样想,无非是下意识的希望这是事实,那样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把我送给别的男人了。”

一举两得,摆脱了跟她的关系,顺便还得到了一桩人情。

打电话给她的是叶骁的妈妈,这件事情他知道多少参与多少,她也已经不感兴趣了。

用她的清白,换一个彻底的句号。

…………

晚上六点半,顾南城打电话给她,“我在楼下,什么时候下来?”

“你等一下,苏意马上过来了,我把菜切好,她过来就能给乔染做饭。”

男人半倚在车身上,闻言不悦的道,“乔染需要人照顾?我给她请个佣人。”

“不用了,她只是这两天身体不舒服。”

他拧着眉头,“嗯,我等你。”

二十分钟后,天色最后一抹夕阳已经落下了,晚安下去的时候就看见男人倚在车身上,手里夹着一根烟,俊美的脸被青白的烟雾缭绕成模糊,浓密的黑色眉毛皱的很紧,脸色并不好看。

晚安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唔。”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等得耐性耗尽的男人一把扯过来抵在车身上压住,狠狠的吻了一通。

干燥而尼古丁烟草气息立时充斥着她的口腔。

晚安睁大了眼,任他攻城略地肆意的搅拌亲吻。

等到她的身体发软几乎要滑下去,他才勉为其难的松开了她,低头瞥了一眼

她的手,被刚刚的亲吻缓解下去的脸色一下又降到了最低。

她的袖口因为刚刚在厨房切菜而弯起,露出皓白的手腕。

那支表重新戴在了手上,可是纤细的手指并没有戒指。

注意到他的视线和沉下去的脸色,晚安连忙解释,“我是觉得戴着戒指做事不方便……我明天就要去片场继续拍戏了。”

男人一张英俊的脸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他一只手还落在她的腰肢上,另一只手撑着车门,以这样的姿势将她圈在了一方天地之中。

好半响,他都没有要动的意思,也丝毫不在意来来往往的人群车辆。

晚安低头从包里拿出了戒指,重新戴到了左手的无名指上,“去吃饭吧。”

他这才撤了手,将车门打开,让她坐上了副驾驶。

晚安给自己系安全带,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吓得她的手都抖了一下。

她抿唇看着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的男人。

顾南城没看她,眼睛盯着车子的前面,发动引擎,踩下油门,黑色的宾利慕尚倒了方向,从小区前离开。

一路上,晚安不主动说话,他就没有开腔跟他说一句话。

车子行驶的方向是往南沉别墅区的。

回到家里,下了车,他一双长腿大步的走在前面,也没等她。

晚安到客厅的说话,正遇见林妈,随口问道,“晚餐好了吗?”

林妈点点头,“先生下午就打电话吩咐了,上桌就可以吃了。”

“哦,”晚安点点头,转而问道,“他在里面吗?”

别墅里就三个人,林妈自然知道晚安问的是谁,连忙摇摇头,“顾先生一进来脸色就不好看,我叫他吃饭他说……”

犹豫了下,林妈看着晚安才重复了一遍顾先生刚说的话,“他说他已经气饱了,用不着吃饭。”

晚安,“……”

林妈默默的看着晚安缄默的神色,小心的问道,“太太……你们又吵架了吗?”

吵架……了吗?

晚安低头想了会儿,“我去叫他。”

人不在卧室,那就只可能在书房。

书房的门紧紧的关上了,晚安伸手扣门,没有人回应她,

只好出声唤他,“顾南城。”

里面传来男人压抑着暴躁的声音,“你自己去吃。”

晚安顿了一会儿,道,“我进去了。”

“不准进来。”

晚安撇撇嘴,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大衣被脱下随手扔到一边,衬衫的扣子被扯开了几颗,露出几分桀骜。

顾南城瞥了她一眼,脸色极差的道,“我让你别进来。”

他好像还真的发了很大的脾气,但是晚安倒是不在意,温软的道,“先吃饭吧。”

“不吃。”

她蹙了下眉,“真的不吃吗?”

“我说了几遍了!”

晚安站了几秒钟道,很快的道,“那好吧,我不打扰你休息。”

说罢就真的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顾公子怒火中烧,原本只是片片燃烧的怒火一下飙到最高点,忍不住,直接将书桌上的东西猛然扫到了地上。

晚安才带上门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里面砸东西的声音。

她抿唇,表情很不满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这男人是不是真的有暴力倾向?

……

顾南城在书房里坐了一个小时,外面的天色从深蓝变成了墨黑,也始终安静的能听见呼吸的声音。

他止不住阵阵的冷笑,没心没肺的女人。

她就只是上来意思意思一下的吧。

准备办公,但是电脑已经被扫到了地上,桌上光秃秃的。

回去睡觉,他又不想看见那张没表情的脸。

又干坐了半个小时,他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对方还没出声就冷冷沉沉的道,“出来陪我喝酒。”

“我没空。”

“把空腾出来!”

“你女人不是回来了吗?哦,她不肯跟你睡吗?”

顾公子优雅的道,“没有人告诉你做男人不要废话太多,简单利落最好?”

那端好整以暇,“没有人告诉你女人不肯跟你睡,做男人就应该简单粗暴,做到她肯跟你睡为止。”

“你又没有女人你懂个屁。”

顾公子真的是好大的脾气,竟然骂粗口了。

“好好好,叫锦墨一起吗?”

“他最近很忙。”

挂了手机,随手拎起被扔到一边的呢子衣,手握着门把用力的把门打开。

女人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面无表情的低头,见她双手端着餐盘,上面放着两菜一汤,还有一碗米饭,她蹙着眉头,看上去很吃力。

晚安见他站着半响没有要动的意思,“你快接着呀,手疼。”

皱了皱眉,听她喊疼还是接了过来。

晚安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臂,一边指挥,“没地方了,放在书桌上吧。”

她站在偌大的书房中央,看着散落着的满地的文件,还有电脑。

“炒了你喜欢的菜和汤,先吃点东西吧。”

顾南城转过身去看俯身把他的电脑抱起来的女人,淡漠的道,“我约了朋友,要出去。”

晚安哦了一声,还是道,“那先吃点东西垫肚子吧,空腹喝酒伤胃。”

他淡淡道,“谁说要喝酒?”

她反问,“男人晚上跟朋友一起吃去,难道不喝酒吗?”

瞧着她的样子就来火,只不过语调依然温淡,“没胃口。”

说着抬脚就要出去。

晚安皱起两条秀气的眉头,很不满。

顾南城抬手去拉开门,门砰的一声就被一股更大的力关上了。

女人不知道从哪里窜了过来,背脊抵在门板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干什么?”

他语气很不好,跟这段时间自知有错的温柔显得很有落差。

晚安皱着的眉头更紧了。

“要么吃完东西出去,要么不准出去,要么你打我。”

她竟然颇有几分大义凛然的意思在那里。

顾南城怒极反笑,“我不打女人,最多扔到床上虐一顿。”

——4000字,还有一千写不完惹╭(╯3╰)╮,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