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2.坑深162米:你的结婚戒指不见了,你就这么一声不吭?5000

晚安看他低头研究着菜单,似漫不经心,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挺拔的鼻梁,干净的眉目温和儒雅,她抿唇淡淡道,“我说叶骁啊。”

顾南城朝她笑,低沉而意有所指,“是么。件”

随口报了一个名字,然后把菜单递给她,盯着她的脸问道,“早上是不是没吃东西?”

晚安含糊的说了句忘记了,没怎么翻也心不在焉的点了个,服务生说了句请稍等就抱着菜单离开了。

刚想抬头跟他说话,却见他一双黑眸直直的盯着她,她猝不及防,心脏猛然一跳。

有些注视可以无声无息,可是有些却带着毫不避讳的侵略性。

男人的目光盯得她很不自在,好似要将她层层的扒开,又静又深,晚安抬手去拿水杯,喝了一口水,扯开话题,“你知道是谁请了岳钟给乔染当律师吗?”

顾南城眉梢微微的挑起,“嗯?”

“岳钟之前说的接的那个案子,好像是有人请替乔染辩护的,”晚安轻轻咬了下唇,狐疑的问道,“岳钟的律师费……应该很贵的吧?”

男人轻嗤,“他可不是有钱就请得起的。龊”

然后她懵懂的看着他,“可是乔染好像不认识这种人。”

就连叶骁,那会儿也都还在手术室做手术。

这眼神瞧着,顾南城有种坐到她身边去的冲动。

晚安没发现他眼底的波动,撑着下巴托腮兀自的猜测,“是不是高家的人呢?乔染是他们家的养女。”

高家和叶家的关系很好,不好明面上翻脸,私底下为乔染请个律师,这样也说得通。

忽然想到什么,晚安问他,“你之前不是跟高芷在一起过,你应该多少了解一点高家的情况吧?你之前不认识乔染和叶骁吗?”

她一双眸黑白分明,全然没有谈及他过去情史的任何情绪杂质。

顾南城眯了眸,淡淡道,“不认识,交往不深。”

晚安撇撇嘴,“我觉得她每次见你都带着一股泫然欲泣的眼神,楚楚可怜依依不舍的,你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好像很伤人。”

高芷跟顾南城碰面的次数不多,不过好像每次她都在场,那眼神简直就是缠缠—绵绵在天涯,可惜郎心似铁,顾公子正眼不瞧,全然当做路人。

顾南城看着她白净无暇的脸,忽然起了身,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距离很近,像是黏腻的恋人,他低头凑到她的跟前,低低的笑,“我不这么轻描淡写,岂不是很伤你。”

近距离的看着她如画般的眉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应该说,是从他出车祸开始,她的情绪在他的面前就就开始收敛和寡淡起来了。

极少撒娇,极少闹脾气,愈发的温静了。

晚安仰着脸,朝他淡淡的笑,“不会啊,我知道你都不是真心的。”

他眼色微深,一瞬不瞬的望着她,“是么。”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就可以了,那些都是你的过去,”她的身子缓缓地往后仰,靠在厚而软的后座上,抬手摸了摸他的轮廓,指尖很轻的划过,“女人计较得太多,那样很容易累。”

顾南城指端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似要望进瞳眸深处,“晚安,你是不是恨我?”

“怎么这么说?”她笑笑,手指圈着自己的长发,笑意不及眼底,“后悔那晚上折磨我了么。”

低沉的两个字从喉间溢出,“所有。”

“没吧,就是觉得你这人挺可怕的,”她轻巧淡淡的道,“谁叫我倒霉呢……唔”

顾南城低头吻住了她。

不顾忌这是不是在公众场合。

想吻她很久了,但是一直都忍着,知道那晚的事情之后她不怎么喜欢他的亲近。

很安静很缱绻又很绵长的一个吻。

最后,他亲了亲她的脸颊,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道,“顾太太,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不喜欢,”淡淡的笑了下,“也忍了很久了,不过你好像有愈演愈烈的意思。”

………………

吃完饭,他陪她去见叶骁。

晚安承认,在这件事情上,她耍了心眼,岳钟几乎明示她了,乔染的事情对薄公堂无论如何对她都很吃亏,私了最好不过。

所以她把顾公子拉来了。

敲开病房的门,开门的是高芷,她先看了一眼晚安,随即目光就停在了晚安身侧挺拔而沉默的男人身上了。

顾南城出办公室的时候把西装换了,秋天温度偏低,但是不冷,他穿了一件很薄的黑色呢子大衣,天生衣架子的身材配上矜贵温润的颀长,英俊贵公子的即视感。

“顾公子,”她愣了愣,似乎没料到在这里看到这个男人,又看向晚安,勉强的道,“慕小姐。”

晚安看着她的脸,“我想见见叶少,他醒来了吗?”

高芷这下已经反应过来了,她当然清楚慕晚安

跟乔染的关系,也不难猜这次她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为了乔染的事情吗?他刚刚才做完手术没有那么多的心力,这件事情我们已经交给了警方。”

晚安眉目不动,笑了下,“高小姐是叶少的什么人?能够替叶少发言?”她顿了顿,语带讥诮,“我还不知道这年头什么时候小三能够这么堂而皇之了。”

高芷脸色一变,“慕小姐。”

“嫌我说话不客气?不好意思,我对做事不客气的人,很难说得出客气的话。”

高芷长大这么多,鲜少几乎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奚落过,偏偏这个女人还是……

顾南城的女人。

她看着对方凉薄得接近傲慢的神色,忽然笑了,压低声音道,“慕小姐,您这么针对我,莫不是因为我曾经跟顾总在一起过?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有我的爱情,顾总也有他自己的感情,慕小姐您大可不必如此介意。”

晚安失笑,波澜不惊的道,“你也说了都是过去的事情,高小姐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用得着我来针对?我看上去有这么无聊?”

顾南沉低头看着女人的侧脸,真是又凉薄又傲慢,唇畔染笑。

“芷儿,”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谁来了,这么久。”

“哦,伯母,是乔染的朋友。”高芷回答,“她想跟叶骁谈乔染的事情。”

“不见,赶出去!”

高芷望着晚安道,“慕小姐,你听到了。”

晚安眼睛都不眨,仰脸看着他,“老公,你就看着人家这么赶我走吗?”

男人抬手就搂住她的腰,低头望着她的小脸儿,忍不住阵阵的发笑,手捏着她的脸蛋,漫不经心的低笑,“那你想让给我怎么给你出气?嗯?”

高芷看得这一幕,忍不住攥紧了手,正想开口,叶夫人已经起身走了过来,她的脸色在看见顾南城的时候徒然的一变,随即笑了,“这不是顾先生吗?顾先生是来看我们家骁儿的吗?”

“不是,”男人薄唇淡笑,吐出两个字,“我只是负责陪我太太。”

明显的已经拂了她自己架的台阶,半点给面子的意思都没有,叶夫人不得不看向晚安,“慕小姐找我们骁儿有事?他刚刚被捅了一刀手术结束,暂时不方便见客人。”

“我问过医生了,叶先生伤的不重,虽然挺疼的,但是头脑清晰,也有表达语言的能力。”

“不好意思,慕小姐,我们家骁儿暂时不方便见客,请你回去吧。”

晚安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叶老夫人,你们叶家虽然有那么点名望,不过大部分都是空架子了,再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这点空架子都估计没了。”

“你!”叶夫人大怒,“你威胁我?”

她眉眼弯弯,“算吧。”

“慕小姐,”叶夫人当了这些年的贵太太,一直都是被人奉承惯了,哪里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这么当面打脸过,忍不住讽刺,“你这就是安城第一名媛?仗着自己男人的权势这么无法无天?”

“我有有权有势的男人就行了,”晚安今天穿的高跟鞋不算很高,是坡跟,但是站在叶夫人面前还是高了一截。

她抬手撩了撩自己拢到一边的长发,眉目带着隐隐绰绰的冷艳,“而且,我对着不把嫁进门的儿媳妇把人,甚至为了离婚毁她清白把所有的脏水全都倒在别人身上的家庭客气不起来,要别人尊重,也得自己配,是不是?”

她一番话说得极其的缓慢,以及轻慢。

明晃晃赤果果的嘲弄。

叶夫人看着眼前美丽冷艳的女人,举起手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高芷在一边搀扶着她,也跟着苛责,“慕小姐,你这么对一个长辈是不是太过分了,乔染跟叶家和我们家的事情你知道什么?”

“不知道什么,不过小三就是小三,高尚不起来。”

顾南城始终未曾言语,只是搂着女人的腰,好似他真的就只是陪她过来。

他知道她性子一贯护短,但是鲜少这么尖锐。

至少这段时间她在他的面前,很温和。

他将视线从她的脸上收回,淡淡懒懒的开口,“叶夫人是觉得,”俊美的男人似笑非笑,“我太太还没有资格探望你的儿子?”

叶夫人咽不下去这口气,但是又顾忌这男人的身份。

他们家确实没有底气跟他叫板。

就在几秒钟的死寂沉默里,病房里男人出声了,“妈,”有些虚弱但是表达很清晰,“让她进来。”

…………

他想单独谈,于是叶夫人跟高芷不得不出去等,晚安扯了扯男人的衣角,抿唇温软的道,“你等我几分钟?”

他淡淡的看她,淡淡的道,“那就亲一下。”

晚安不怎么愿意,他看出她的神色,也不表态,就好整以暇的站着,也不说话,就等着她主动的亲。

晚安最后还是敷衍的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下巴。

然后就抬脚走进病房,顺便带上门。

门合上的瞬间,高芷看着男人俊美温淡的侧颜,似不经意的道,“我还以为,你娶不到陆笙儿,不会娶别的女人。”

顾南城睨都未曾睨她一眼,懒散的答道,“别人的婚姻,干涉太多不好。”

高芷脸色一变。

他一句话,一语双关。

你甚至听不出什么轻视的意味,那也不过是他懒得轻视你。

病房里。

叶骁看了眼晚安,面无表情,“什么事?”

“叶少,”晚安所有的情绪和神色都只剩下了冷淡,“你们家和乔染之间的恩怨孰是孰非,我想你自己心里有数,做人何必不留余地,何况还是曾经爱过你的女人。”

叶骁嗤笑一声,“她独来独往这么多年,出门倒是一下攀上了不少的大户,顾太太亲自为她跑东跑西,还不惜搬出顾公子的身份压人。”

“大概,人倒霉到了一定的境地,总会转运的。”

她话里的讽刺,叶骁也不怎么在意,面无表情的道,“等我出院会办离婚手续,我妈报警的事情我不知情,那刀既然是我给她机会捅的,就不需要她入狱来偿还,我会撤诉。”

晚安没有料到,叶骁会这么轻易的就松口了。

不过想想也不难理解,乔染当初在病房就说了,他明白自己欠了她。

她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本来不想多说什么,可是转身的瞬间,一句话还是问了出来,“既然不喜欢,何必要娶?不过是想离婚,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离婚放彼此一条生路很难?”

叶骁没有看她一眼,语调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既然执意坚持她的选择,那我就保护我应该保护的女人,”说完这些,他抬头看了晚安一下,“你来的目的已经完成,没事的话就走吧。”

晚安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和要进去的高芷擦肩而过,听到她笑着问了一句,“慕小姐,乔染不是跟出手挺大方的男人在一起了,随手可以送套公寓,她进了局子老半天怎么也不见他现身?还是见光死呢?”

那公寓的面积不算大,但是坐落在存进寸土的小区里,价格不菲。

“你说的,是顾公子为了感谢乔染照顾我三天送给她的那套公寓么?”晚安隐隐猜测到了一点,不咸不淡的道,“顾公子不是来了吗?”

叶夫人和高芷的脸色都变了。

晚安没看她们,手挽上等得已经有几分不耐烦的男人的手臂,头也不回的离开。

医院外,晚安抿唇看着他,“你去公司吧,我去一趟警局,下午陪乔染,晚上我会回去吃晚饭的。”

男人淡然深沉的眼神看着她,“你的戒指呢?”

晚安一怔,手指蜷缩起来,“那天晚上……好像弄丢了。”

他笑,眯了眼,“你的结婚戒指不见了,你就这么一声不吭?”

她低头,“那天我上车就不见了……我想,可能是落在卧室了。”

她下车要付司机钱的时候,翻遍了全身,除了那只腕表,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值钱的东西,戒指也不会好端端的掉出手指。

除非是那晚被折磨得神智全无,不知道怎么掉的。

顾南城的心头起了几分怒火,但没有发作,沉声问道,“是不是如果我没发现,婚礼那天说不定还得出一个没有婚戒的丑闻,嗯。”

她仍然只是低着头,“对不起。”

那个戒指从给她的那天起她就戴在手上,他以为她很喜欢,可是丢了她似乎也完全毫无察觉,从未开口问过。

不过也是,如果不是乔染出事需要他帮她,她这会儿估计还是那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怎么还会提起戒指。

从大一的口袋里拿出两样东西,直接放在她的手心,淡淡的道,“乔染家就在GK那边,我到时候过去接你。”

——第一更,5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