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0.坑深160米:黄泉路上我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牵扯(5000)

晚安先是松了一口气,看她的模样车祸应该没造成什么伤,她在床沿上坐下来,手抚了抚她的发,“出什么事了?”顿了顿,有些迟疑的问道,“是……叶骁吗?件”

乔染的眼神呆滞了几秒钟,随即笑,是那种脸上在笑但是眼睛里都是深刻的讽刺和冷意。

晚安几乎下意识的喃喃道,“不是他……”

叶骁怎么都是她的老公,不管如今的感情是浓还是淡,终究是爱过如今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感觉的男人,发生这种事情……不至于会让苏意担心她会自杀。

至少顾南城那么待她,她不可能去想要自杀。

晚安的手指紧了紧,一时间甚至写一句说什么,才能最低限度的不去碰她的伤。

“乔染,”她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寻常,“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给你检查过了吗?苏意说你差点被车撞了。”

“我没事,”她好半响才摇了摇脑袋,“我没事,我没什么事。”

她的唇瓣看上去很干,晚安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起身倒了一杯水喂到她的唇边,“你喝点水,嗓子会舒服些。”

乔染张口,乖乖的喝了,但是动作显得很机械。

她的唇上有伤,懂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被咬的龊。

晚安放下杯子,声音很低很温柔的问道,“乔染,要我打电话给叶骁吗?”

她的反应很大,一下就抬起了头。

晚安有点看不懂她此时的眼神代表什么。

冷笑,嘲讽,怨恨。

可她开口又是平静的,“我的手机在包里,晚安,麻烦你帮我打电话叫他过来,我有事要跟他说。”

“如果你不想见他……或者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情……暂时可以不要通知他,这段时间有我照顾你……”

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乔染没有主动的提起,晚安也不曾问过,但她知道他们好像是从小就认识的,下意识的认为即便夫妻有些恩怨,但不至于是仇敌。

可她又觉得这样的事情她无法草率的做决定,尤其是她莫名的觉得乔染的态度透着一股诡异。

不像是伤心,更像是心如死灰的绝望。

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

乔染平淡的打断她,“叫他来吧。”

她的眼睛没有看晚安,甚至没有聚焦,就这么涣散的看着地面。

“好,我替你打电话。”

晚安从她的包里找出手机,里面存的就是叶骁的名字,她拨了出去,那边竟然没有人接。

没有多想,晚安再拨了一次,直到快自动挂断的时候,那端才终于接了起来。

“叶先生,你好,我是乔染的朋友,她现在在医院,你能过来一趟吗?”

短暂的沉默,“她怎么样了?”

晚安迟钝了半响才反应过来,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他知道乔染出事了?

当即立刻冷了声音,“她不好,她说想见你,叶先生,你是她的丈夫也相当于她的监护人,妻子出事住院不出现,这种事情传出去好像也不大好听。”

叶骁似乎意外,“她想见我?”

晚安不想跟他废话,语气冷淡的报了地址和病房,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收了手机,才意识到乔染应该听到刚刚的对话了,她咬了下唇,有几分懊恼,“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好不好?”

乔染没看她,声音沙沙的道,“你三天没有去片场了吧,晚安,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有苏意在这里,待会儿叶骁会来,你去忙。”

晚安蹙眉,想了会儿还是道,“那我等叶骁来了再走,现在时间还早。”

“好。”

苏意很快就回来了,晚安让她照看着点,她去找乔染的医生问问具体的情况,出门就看进慵懒随意的倚在门边墙壁上的男人。

晚安看着他,“你还没走?”

顾南城一张俊美的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一语不发的盯着她,一看就知道很不悦。

他等了老半天,她权当他不存在?

晚安看出他不高兴,随口道,“我以为你去上班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先去公司吧。”

男人眯了眸,淡淡道,“去吃早餐。”

“我想去跟乔染的医生谈谈,问问她现在的情况。”见男人不表态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晚安还是加了一句解释道,“她之前收留了三天,而且没什么亲人跟婆家的关系也不大好……”

乔染的情况跟她其实有点类似,不过比她更加艰难。

于是他就站直了身体,自然而然的道,“那就去。”

俨然一副要跟她一起去的姿态。

晚安随他跟着自己。

看到晚安身侧跟着的男人,医生几乎是立即诚惶诚恐起来,“顾先生,顾太太,”虽然惶恐但是不知道他俩找上门是为了什

么事,随即困惑的问道,“两位找我有什么事?还是哪里不舒服吗?”

顾南城挺拔的身形立在晚安的身侧,依然是矜贵内敛而无法忽视的气场,温淡的开口,“你是今早接待乔染的医生吗?她是我太太的朋友。”

说罢,自顾自的找了张椅子坐下,一派悠闲等人的姿态。

“乔小姐吗……啊,是的,顾太太。”

晚安礼貌的笑了下,随即问道,“我想问……乔染是伤到哪里了?”

“这个,”医生下意识的看了眼顾南城,而后尽量委婉的朝晚安道,“伤没什么大碍,虽然差点撞车也只是皮外伤擦破了一点,另外就是……遭受多次粗暴严重的性—侵犯,处—女摸破裂,有不同程度的瘀伤,擦伤,撕裂伤,手骨轻微的骨折。”

晚安的眉头越皱越紧,面无表情的问道,“性─虐吗?”

“这个不大好判断……不过我认为跟身体上的比起来,乔小姐的精神似乎打击更严重,尤其是未经人事女性遭受这些,比一般人更加的难以接受。”

闭了闭眼,晚安问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除去精神上的,避免怀孕……其他的都是可恢复的。”

晚安缄默了一会儿,抿唇,“我知道了,谢谢。”

医院的走廊上,过往的护士甚至是病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他们,男人过于俊美,女人过于美丽。

顾南城始终皱着眉头低低的瞧着的她的脸,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似不经意的问道,“要不要我出面?替你的朋友收拾那个混蛋?”

晚安忽然停住了脚步,拧着眉头抬头看他。

顾南城望着她,不等她开口便道,“你别把对强女干犯的怨气撒在我的身上,不准迁怒我。”

晚安淡淡凉凉的道,“你没干过吗?”

说罢便不再看她往乔染病房的方向走。

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拉入了怀里,低沉温淡的嗓音落在耳边,“对不起。”

她的呼吸微微一窒,闭了闭眼,“你真的该去上班了。”

顾南城低头啄着她的腮帮,“有事找我,嗯?”

属于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她点了点头,别开脸,“知道了。”

“那我走了。”

“再见。”

他松开环抱她的手,挺拔修长的身形逐渐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晚安回到乔染的病房,发现苏意在外面,门已经被关上了,“叶骁来了吗?”

苏意见她过来,点点头,“刚刚到,乔染姐姐说想单独跟他谈谈,让我在外面等。”

“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还不是很清楚,乔染姐姐没有告诉我,四点多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叫我去酒店接她。”

晚安冷了一张面容,“你知道那男人是谁吗?”

既然是在酒店,那就说明多半是乔染自己过去的,虽然多半是被骗过去的,但是像她那般无依无靠的女孩儿,警惕性都很强。

她算是半只脚在娱乐圈,长相虽然在明星云集的圈子里不算特别出彩,不过胜在干净。

是的,她身上有股较之一般的女人更加明显的干净气质,很招某种男人的喜欢。

苏意摇摇头,“没有……得问乔染姐姐才知道。”

问乔染,这种事情要怎么问。

晚安捏了捏眉心,正准备坐下,病房里忽然传来椅子倒地的声音,她一下就站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眼,显然都听到了。

像是打斗声。

晚安起身,去敲门,“乔染,乔染,怎么了?”

里面寂静无声。

犹豫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想也不想的握着门把把门打开了。

跟在身后的苏意当即就吓得低叫出声。

叶骁一只手握着乔染的手腕,另一只手捂着腹部,那里插着一把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居高临下的看着冷漠苍白的女人。

滴滴答答的血滴在地板上。

像是某种时光终于走到了尽头。

他开口,表情无法用文字描述或者形容,意外,歉疚,释然,无数种情绪混杂在一起。

而乔染连眼珠都未曾动一下,唯有苍白的冷漠。

“你来之前,这一刀我本来是打算捅在你的心脏上的,叶骁,”她沙沙的嗓音没有任何的起伏和平仄,“不过你死了我好像也要死,可是黄泉路上,我不想再遇见你。”

以他的身手,她如今的身体,她不可能一刀捅到他的身上,无非是愧疚,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偿还。

“你欠我的,我给你机会还清楚,因为跟让你良心不安相比,再跟你有任何的牵扯,我都觉得恶心。”

…………

叶骁进了手术室。

叶家人闻讯立即赶到了医院,

叶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被刀捅伤进了手术室,勃然大怒,气得差点没有站稳,抖着手就直接报了警。

以故意伤人罪拘捕乔染。

本来顾忌她有伤在身,但是她的伤又都是轻伤,没断腿没折手,最重的不过是前天晚上被那个陌生的男人用力过猛不小心折了她的手腕。

警察到病房的时候,她态度相当平静的说了一句,“让我把衣服换了。”

晚安在场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说叶家在京城的权势不可小觑,乔染拿刀伤人是事实,而且她丝毫不避讳不否认。

刑事拘留,警察局根据规定拒绝探视,不过看见晚安身份特殊的份上,警方还是态度很友好的告诉她,想对话可以通过律师。

也多半是因为晚安态度好,若是换了顾南城到场,他才不会管什么狗屁规定。

又不是让放人,见个面还敢挡着他。

从警局出来苏意就愤怒至极的把手机递给她看,她也是被气得语无伦次了,“叶家那帮人简直不是人,气死我了,出—轨的明明就是那两个贱人,他们竟然什么脏水都往乔染姐姐的身上泼!还诬陷乔染姐姐被捉奸在床恼羞成怒所以捅了老公!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一家人!“

晚安的脸色巨变,这么一宗当事人既不属于娱乐圈,以往的曝光率也几乎维持零度的两个人突然占了八卦版的头条。

铺天盖地全都是来自对乔染的谩骂。

晚安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打车去了GK的总部,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认识她,稍微善于察言观色一点的人都能从章秘书和席秘书的态度上揣测出她的分量,因此几乎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很恭敬。

当然,除去某些不懂眼色都没有情商只知道嫉妒的女人。

晚安推门进总裁办公室的生活,男人正在打电话谈论公事,看见她喘着气上来明显有几分意外,但还是几句话结束了对话,挂了电话。

顾南城眉梢挑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你的样子,来找我算账的。”

他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了身,长腿走到她的面前,单手扣住她的脸庞,低低的道,“什么事,瞧上去这么生气,还主动的来找我。”

自从那晚的事情发生后,他把她从乔染那里接回来,虽然她一直没什么明显的跟他翻脸的态度,但是别说主动的来公司找他,就是在同一张饭桌上一起吃饭,除非他主动的跟她搭话,她是绝不会开腔搭理他的。

“你把岳律师的电话给我。”

男人半眯了眸,“嗯哼?”

“我有事找他。”

“你有事找他,我就要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你,”男人不紧不慢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什么人有事找他,他都得要出面解决了,岂不是显得他安城第一大状的身价不那么昂贵了。”

“我自己跟他说!”

顾南城依旧是淡然从容的态度,“出什么事了?”他看着她明显余怒未消的脸蛋,“乔染被强爆了,你要请岳钟给他打官司?”

这种事情直接把名字报给他扔进监狱不是更加的简单方便吗?

何必还要让岳钟浪费时间。

虽然乔染的事情他不上心,她上次替他照顾他的女人三天他也还清楚了,不过既然她想插手的事情,他管一管也无妨。

他搂着女人的细腰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手掌握住她软软凉凉的手,温淡的道,“不过,这些事情应该有她的夫家为她出头。”

叶家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显赫,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归是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家族,不至于让乔染受这么大的委屈。

“乔染在医院捅了叶骁一刀,叶骁现在在手术室手术,叶家告她故意伤人,现在所有的舆—论都指向乔染出—轨又下狠手要杀自己的丈夫。”

顾南城只是眉梢微微的动了几分,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淡淡的道,“叶骁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的男人了吗?”

晚安蹙眉看着他,脸蛋仍旧泛着冷意。

“不意外,”顾南城波澜不惊的道,“叶家本来就属意高家真正的大小姐高芷,一直看不上乔染这么个冒牌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