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9.坑深159米:可是我担心……担心她会自杀

男人已经起来了,低头就瞧见她闭着眼睛暴躁的低吼,“顾南城,有人找你你去开门!”

然后一头把自己的脑袋闷进被子里。

薄唇不自觉的勾出笑意,俯身温和的安抚她,“你继续睡,别发脾气。”

说罢下床去开门,林妈站在门外,很不好意思,“对不起顾先生,这么早吵醒您。凡”

“什么事?”顾南城也没发脾气,他在国外一个人生活惯了基本不会请佣人,林妈在这里工作几个月一直都本分,工作到位也不会逾矩,没有必要的话不会来卧室敲门打扰他们。

“是这样的,我刚起来准备去买点菜,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小姑娘,她一个劲儿的求我要见太太,我起初是不同意,可是……我买完菜回来姑娘还在,我看她哭得实在是可怜,又说出人命了……太太的手机打不通她没办法,我看挺可怜的……就让她进来了。”

小姑娘?易唯吗?

“谁找我?”沙哑而没怎么清醒的嗓音从后边传来,顾南城回头就看见已经坐起来的晚安,“林妈,是谁找我,怎么出人命了?謦”

她到底是被闹醒了,又不可避免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说她是一位叫乔染乔小姐的朋友,说乔小姐出事了在医院……”

晚安本来还有一半的困意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乔染?乔染怎么了?”

她一边说还是一边掀开被子下床了。

林妈连忙道,“具体的没有说……但是我看那小姑娘挺着急的,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晚安蹙眉,“你让她等会儿,我穿好衣服就下去。”

“好的太太,我先下去跟那姑娘说。”

如果她没猜测错的话,林妈说的那个小姑娘应该是之前在乔染的影楼做兼职的女大学生,她在乔染家住的那三天一直都病着,中午都是她过来给她做午餐监督她吃,虽然她一再的说不要,而且也吃不了多少。

顾南城没有阻止她,视线撞上的时候莫名的有些尴尬,他的视线深且沉,看不透他在看她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

晚安别开视线,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还很早,你继续睡会儿吧。”

说完便不再管她,快速的洗漱,穿好衣服就下楼了,顾南城回去躺了会儿,还是觉得没什么睡意,慢悠悠的起来了。

坐在沙发上等着的果然是乔染之前的小店员,叫苏意的大一学生,也是服装设计系的,乔染为数不多关系很好的朋友。

她才走到楼梯口苏意就直接冲了过来,还没开口眼泪就往外冒,“慕姐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找不到其他可以帮忙的人了,乔染姐姐的店关了之后我就没找兼职了,连医药费都凑不齐。”

晚安听了半天都没听出重点,只知道乔染住院了,“出什么事了。”

乔染昨天还给她打了电话,说她已经搬进了顾南城送给她的小公寓了。

那天顾南城虽然没在那小破屋里待多久,但看得出来那跟整个出租屋格格不入的高级床褥估计是乔染新买的,让章秘书在离GK写字楼附近的小区里选了一套精装小公寓送给她,谢谢她照顾晚安的三天。

面积不大七八十平米,但是地段很方便,小区的保安系统也做得很好。

乔染开始不肯收,后来章秘书说服加上晚安也说她可以收下,顾南城那么有钱有势,送一套公寓答谢她跟平常人送给小礼物没什么区别。

一说这个苏意的眼泪掉的更加的厉害了,“乔染姐姐她……”她几度想开口却说不出口,“慕姐姐,你先跟我去医院把手术费交了,我去酒店接她的时候她又差点出了车祸。”

晚安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车祸?”

“车祸没什么事,只是擦伤了一点,”苏意语无伦次的,“可是我担心……我担心她会自杀。”

晚安已经不指望能从苏意的嘴巴里听到完整的过程了,她不仅语无伦次而且几度欲言又止,仿佛难以启齿。

或者是因为都是女人,她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了一点。

“我上去拿手机和钱包,你等我会儿。”

“好的,慕姐姐你快点。”

五分钟后,她回卧室拿东西,顾南城刚好洗漱完换好了衣服,见她行色匆匆的,“你要出去?”

“哦,是,”晚安没有看他,只是蹙眉看着自己钱包里的钱,她不知道乔染住院伤的多重,如果是要动手术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她担心钱不够,“乔染出事了,我去医院看看。”

在中间的夹层翻到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是领证第二天顾南城扔给她的,衣帽间的衣服鞋子会按季换上新的,都不需要她操心,她平时花不了多少钱,也没有用过他的卡。

应急的时候应该可以用。

等她把钱包合上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我送你们去医院。”

晚安想也不想

的拒绝,“不用了,我可以打的——或者自己开车。”

“打的?”这两个字似乎触到了男人的雷点,他脸色一沉,抬手就扣住了她的下颚,眉目覆着一层薄薄的戾气,下巴紧绷,“你知道你上次坐得那辆车司机是个變態?专门挑你这种年轻漂亮的女人下手?你知道他手里毁了多少个女人?!”

这件事情,晚安后来在报纸上好像看到了,当时确实有一点后怕来着。

不过她现在不怎么为意,“一堆人里总有那么几个不正常的,这种事情的几率很小,不比出门被车撞的几率大,难道因为这样我以后都不要出门了?”

顾南城相当不悦她的态度,“慕晚安!”

“我还没出事呢,不过你上次开车出车祸来着,是不是以后都不要开车了?”晚安似乎没看见他差劲的脸色,淡淡的道,“我赶时间,不跟你说了。”

说着就转身要离开。

手腕被男人拽住,她直接一个踉跄跌回了他的怀里。

顾南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时间还早,我送你过去。”

不让他送他还很不乐意,晚安不跟他争辩,他想送就送吧,反正方便的是她。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医院的停车场停下,晚安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道,“你去公司吧,谢谢你送我过来。”

他原本也只想着送她过来,时间确实还早,而且这么早不想再让她打车,但她这副清清淡淡的道谢,让他无意识的蹙起了眉,跟着撤了身上的安全带,淡淡的道,“我陪你去。”

“苏意会带我去,你回公司吧。”

顾南城瞥她一眼,懒懒的道,“时间还早,不想去公司。”

晚安不想耽误时间,苏意带着他们到四楼的病房,顾南城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等着。

推开病房的门进去,晚安一眼看到蜷缩成一团的女孩,静静的,好像整个人都都没有了一丝的生息。

晚安心头微微的震了一下,带上门走了过去。

她的长发落在脸上,看不到表情,晚安放轻了声音,低低的唤道,“乔染?”

她微微的动了一下,但是没有很大的动静。

晚安把黑卡从钱包里拿了出来,然后低声把密码告诉苏意,“你先去把住院的钱交了。”

苏意不放心的看了乔染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

等她出去,病房只剩下了两个人,晚安俯身把她的头发撩开,露出一张苍白至极的容颜,双眼无神得厉害,像是一潭没有任何波澜的死水。

晚安无端的心惊,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更是凉得厉害,“乔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乔染的眼睛动了动,忽然自己坐了起来。

一双静到仿佛无物的眸看着她,蓦然的笑了,轻轻的道,“那天我在浴室里看到的你身上的伤,是我误会了吧。”

晚安怔住,她知道乔染误会了,但是没有解释,一是无从解释,而且有些事情的性质差不了太多。

“乔染……”

乔染低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像个失魂落魄的布娃娃。

晚安的瞳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因为她一眼看到了她领子下的锁骨处那密密麻麻的痕迹。

较之顾南城那天在她身上留下的来的更加的深和密集。

——明后天万更,有票票的美人可奖励下哦,╭(╯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