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8.坑深158米:顾公子半夜爬上她的床抱着她睡

他没有起身,也没有动,这个动作维持了好几十秒,晚安低着脑袋准备转过身往那边下床,身子才侧过去就被男人的手拽住手臂,然后拉近了怀里。

她蹙眉抬起头,刚好撞见男人低头望着她的眼神凡。

顾南城抱着她,视线落在她额上的伤口上,低低的嗓音缠绕着某种无法形容的缱绻意味,语气却又很温淡,“是怎么弄的?”

晚安不看他,随口答道,“撞到墙上了。”

他闻言就皱眉,但表情的变化不大,“为什么住在乔染家?”

她缄默了一会儿了,语调寻常的回答,“我遇到她下楼买菜,她看到我全身湿透了,所以带我去她家。”

顾南城没有深究和追问,只是忽然转了话题,问道,“你真的不喜欢这床单?”

晚安蹙了下眉,抿唇淡淡的道,“都一样。”

男人把她抱到了沙发上,然后动作不甚熟练地把床上白色的床单,被单全都换了一套,不过仍然没有用他以往喜欢的深蓝色系,而是全都换成了红色。

晚安咬唇,趴在沙发的扶手上没有出声謦。

顾南城回来抱她的时候她也不愿意,全当做没看到。

洗干净又干了的长发遮掩住她半边的脸颊,他抬手拨到了一边,开腔问道,“要多久?”

晚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不是不想跟我睡吗?”他淡淡的道,“不想多久?”

她静默不语。

顾南城俯身低头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发,低哑的道,“早点休息,我去隔壁睡。”

说罢又重新抱着她放回了床上,掀开被子给她盖上,手指摩擦她的下巴,站了一会儿方道,“晚安,睡吧。”

顺手关了床头的灯,带上门的时候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女人,在窗外皎洁的月色下,落在她的身上,隐隐绰绰。

晚安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过去的几天,她认床,发烧,身体不舒服,接连不断的噩梦仿佛从她的记忆深处苏醒过来,总是醒醒睡睡,乔染以为她睡不惯她出租屋的床,还特意去商场买了一套新的床褥,崭新干净又柔软。

…………

第二天早晨,晚安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脸无意识的一偏,俊美的属于男人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脑子白了白,只觉得哪里不是很对劲。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他昨晚不是去隔壁睡了吗?

男人睡得很沉,紧闭着的眼睛,呼吸很均匀,而且明明床头放着两只枕头,他的脑袋已经搁到她的枕头上来了。

晚安这才觉得自己身上很重,蹙眉低头,他的手臂堂而皇之的压在她的腰上,环住了她的身子,这样的姿势显得她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了。

她想从他的怀里出来,这样被他抱着睡让她全身都觉得别扭,可是那样就势必会吵醒他……她已经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锋了。

手臂伸出去,摸到被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开机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平常这个时间点,他应该结束早餐出门或者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她忽然想起昨天好像是看到他眼睛里不少的血丝,眼下也分布着淡淡的黑眼圈,眉眼处带着不明显的疲倦。

腰间的手臂忽然收紧了力道,晚安立即把手机放了回去然后闭上了眼睛,顾南城醒了,几秒钟后,他第一时间看低头窝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她纯黑色的长发落在红色的枕头上,衬托出一番别样的视觉感。

他轻手轻脚的起床,又转身为女人把被子重新掖好,随即拿手机看了眼时间,低咒一声。

他几百年没有睡过头了,虽然只有半个小时。

洗漱换衣服,等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醒来了,靠在枕头上,抬眸淡淡的看着他,睡了一觉,白净的脸显得精神比昨天好多了。

顾南城骨节分明的手指一边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很寻常的道,“我过来拿衣服,吵醒你了么?”

“嗯,吵醒我了。”

他笑了下,停住扣扣子的动作,抬脚走了过去,在床沿俯身朝她道,“从昨晚到今早你睡了很多了,醒来了就起床吃点东西。”

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温度没那么高了,“今天的天气不错,去花园透透气对身体和精神会更好,嗯?”

晚安没有说话,在他俯身吻下来的说话别开了脸,男人的唇便顿在了离她的脸颊一厘米的地方,也没有再继续,淡淡的笑,“不想跟我睡,也不想再跟我说话吗?”

“你去公司上班吧。”

“嗯,”男人应了,还是凑过去亲在了她的脸上,“昨天医生给你开了中药,等会儿让林妈熬好,要记得吃。”

“什么中药?”她只是淋雨感冒了而已,如果不是他的恶性折磨了她一个晚上,她也未必会感冒,她本身的体质

不是那么虚弱的。

顾南城注视她白净的容颜,“你之前不是说以前受过寒,身体的底子不好,不容易受孕……”

她的瞳眸一下就收缩了一下,语速很快的道,“顾南城,我已经说过……”

“要不要孩子以后再说,”他不温不火的打断她的话,看似温和但英俊的面庞又透着不着痕迹的强势,“调养好你的身体不会有坏处,是不是?”

见她不说话,但呼吸很紊乱,顾南城又低头辗转的啄着她的脸蛋,低低的道,“那晚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强迫你受孕,嗯?”

晚安的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

她抿唇埋头回到枕头里,“你去上班吧。”

…………

晚安在家里休息了三天,中间唐初带乔染来看过她,盛西爵一个人来看过她,左晔也来了——不过被顾南城授命林妈把他挡在外面了。

他每天晚上都会很早回来陪她吃饭,即便她基本不爱搭理他。

晚上他照例会在洗完澡后去隔壁的次卧睡,但晚安半夜会发现他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爬上她的床,躺在她的身边,第二天早上又醒得比她早,若无其事的装作回来拿衣服的——虽然明明他的衣服大部分在衣帽间。

第三个晚上晚安直接的拧开了灯,一张小脸冷冷的望着他,“你不是睡隔壁吗?还是你很喜欢这张床我可以让你给。”

也不能说让,毕竟这床一直都是他的。

顾公子被逮了个正着,也不尴尬,“把你吵醒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然的上了床,语调低沉,“很晚了,睡觉吧。”

晚安怒他这副鸟淡的样子,动了脾气,“顾南城,我那天说的很清楚了!你不想睡那边可以让我过去,你这算什么?”

他眉目不动,淡淡的看着她,“我等你睡着了睡你身边,在你醒来之前就走了,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这么生气做什么?”顿了顿,他的嗓音低沉了好几度,一动不动的望着她,“真的有这么讨厌我?”

晚安想也不想的反驳,“你没对我做什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是抱着我睡的!”

养了几天的身子,精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顾南城黑眸如墨,静静的看着她,又仿佛勾着点笑,“你知道?”

晚安闭了闭眸,却忽然没有了声息。

是,她知道。

可是她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那你岂不是这辈子都不准备要孩子了。】

有些话既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叨扰彼此的心。

顾南城看她忽然沉寂下去的眉眼,刚才掀起的愤怒和情绪全然消失了,她抚了抚自己的眉头,躺了下去,“睡吧。”

或许,被叨扰的原本就只有她,他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不过是他原本就是这样的男人,习惯如此这样对待身边的女人,或温柔或体贴,或冷漠或残忍。

你说你爱他,可他从未提及爱字,也并不想要。

女人的身子背对着他,面向了落地窗外。

顾南城看着她铺散在枕头上的长发,半响后才抬手把灯拧灭。

晚安在清晨的时候被敲门声闹醒了,她素来讨厌在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转了个身发觉男人抱着,她烦躁得很,不断地推身侧的男人,“顾南城,谁在敲门烦死了你去让他安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