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偷亲一下

这个基地里除了快速反应部队,还有常规陆军部队,另外还有专门的情报部,是云南最大的一处军事基地。

杨光他们跟着赵传奇一直走,穿过好几栋楼才被他带入食堂。

由于已经过了晚饭时间,食堂里只有几个炊事员,还有一桌看起来似乎很不错的菜。

现在接到人了,只有赵传奇一个负责人作陪,可能是都见过面的原因,气氛还算不错。

韩冬刚才一路都在观察,发现了个问题:“赵少校,我刚才看到了两种不同的臂章,这次任务是还有其它人吗?”

“有你们就够了,哪还用得着其他部队。”赵传奇让他们坐下吃饭,跟他们解释。“这里是云南陆军战作旅,我们快速反应部队只是在这里办公。”

“你们都住一起?”

“嗯,这样执行起任务来时,不会引起太多的观注。”

快速反应部队一般是执行实战任务,而常规作战旅大多是演习。

“有什么疑问我们吃了饭再说。”杨光中午都没吃,刚才又背了那么重的负重,现在早饿得前胸贴后背。

毕竟不是很熟的两个部队,也不好多打听的狼群,便都吃起饭来。

在他们埋头迅速把饭吃掉时,发现了一个问题。

徐骅是最先发现的,他悄悄抬头看盯着他们军医看的赵传奇,又瞧了瞧面无表情的长官,然后看了下战友继续吃。赵家少爷跟杨家小姐是一对儿,这玩笑般的话他听过一些,现在看赵传奇这眼神,似乎真有点那么个意思。

而也发现的厉剑他们都没有说话,在感到冷气越来越强时,只想快点把饭吃完。

被他盯着的杨光就更不用说了。她想到大哥说的话,忍了忍,到后面实在忍不住了。“赵少校,你有事吗?”

赵传奇笑眯眯讲:“光光,叫我传奇。”

“传奇你大爷的有事快说,别阻扰我吃饭!”

听到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韩冬、厉剑他们都不自禁把自己缩小,炊事员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赵传奇对她的怒火视而不见,或许他就喜欢这样的。“光光,我突然发现你比原来漂亮多了。”“以前就像个毛桃,又涩又酸。”现在想颗水蜜桃,让人想咬一口。赵传奇知道这想法很要不得,可是他就想想,反正也没人知道。

杨光瞪着他。

靳成锐扫了眼沉醉在幻想里的赵传奇,没作反应。

“光光,今年过年你要回家吗?我和你一起回去。”回去就跟长辈们说说。赵传奇说这话时看了下靳成锐。今年因为俄方的事会很忙,所以特种部队可能都是待命状态,刚好他可以趁着靳成锐不在的时候把光光搞定。

一起回家过年这很正常,杨光没多想。“还不确定,要看部队安排。”现在战狼的人多了,总要留些人值班,名额不多,让那些几年没回家的战友们也回去看看家人。

“那到时我联系你。”只要她想回,还不是她爸爸一个电话的事。

他们都各怀着心思。饭后靳成锐放下碗筷,对赵传奇平静的讲:“赵少校,带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吧。”

“不急不急,靳准将你们一天辛苦了,先休息一晚我们再来商议。”

辛苦?不,他们一点也不辛苦,他们只想火速完成任务,然后回基地。杨光和韩冬他们都看着两个老大。

对视他的靳成锐,顿了下便颔首。“既然赵少校已经安排好了,就听赵少校的。”

当赵传奇这么说时,今晚就一定不能执行任务,在别人的地盘,他不想这么干就有千万条说服你的法子。

赵传奇笑着礼貌的讲:“靳准将这边请。”

几人在赵传奇的带路下,走进一栋看起来年头很久的大楼。

这栋楼与其它的楼旧了不止一倍,想是其它大楼都翻新过,唯有这一栋没有。不过虽然破旧一些,打扫得还是很干净的。

让客人住这里,赵传奇没觉得哪里不妥,一路跟他们热情的讲解这里的历史。

“靳准将,我们现在走的这栋楼,就是灾难后最新重建的基地,当时这一带的士兵都集中在这里,完成许多灾后重建的工作,所以一直保留没有拆除。”

韩冬他们到处打量,确实看到许多那个时候的信息和特色。

杨光看到泛黄的墙壁上用手刻下的日期,不禁被代入进那个时代。

灾难前与灾难后,这些视频是每个学生在课堂上必看的,目的自然是要我们更加爱国和爱护地球,尽管该逃课的逃课,该打架的打架。杨光还记得初中考试的作文就是:说说你们对灾难的感想。

只是这里确实很具有意义,但他们又不是来参观的,也不是该基地的新兵,来老兵们的地方陶冶爱国情操,赵传奇这么做,是罢明了不让他们好过。

被带到一间宿舍,杨光被里面的景像吓了跳。

“靳准将真是不好意思,刚来了批新兵,没有空余的棉被了,不过你们应该有带吧?现在天气不是很冷,将就着一晚就过去了。”赵传奇说着歉意的话,脸上却没一点歉意。

靳成锐收回视线转向他,看了他会儿才面无表情的讲:“感谢赵少校为我们提供的床,否则我们就要露宿了。”

“靳准将说笑了,现在是你们战狼协助我们,哪能让你们没地儿住。”“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不打扰你们休息。”

“赵少校慢走。”靳成锐这下看都没看他,迈开脚步走进宿舍。

赵传奇没有在意他的脸色,在杨光也要进去时拍住她肩膀,将她往外带。“光光,许久不见了,续续旧?”

听到他的话,陈航绕过杨光进去,对刘猛虎小声的讲:“阳光一定不会去。”

杨光看看里边的战友,反头看笑得和颜悦色的发小,想了下便伸出两个手指头,夹住肩膀上的手,甩开。“赵少校你去忙,叙旧再另外找时间吧。”

看她意无反顾的走进去,赵传奇心里微怔,脸上平静没露出一丝情绪。等离开旧楼,迟缓的明白他这么做是错的,现在的光光不再是以前那个喜欢特权的女孩,现在她有了自己的战友,一群可以托付生命的兄弟,她怎么可能扔下他们?

不过木已成舟,他只能继续下去。

杨光他们倒没有赵传奇这么多想法,不过是部队与部队之间的打压,他们是外来客,又不是坐上宾,吃点苦没什么的,更何况这根本就不叫苦。

把只有框架的窗户推开,杨光眺望远处秀丽的山林,感叹的讲:“这就是家徒四壁吧?真是太贴切了。”

韩冬解下背囊,正准备帮长官铺床,听到她这话笑了起来。“小阳光,这里比家徒四壁要稍微强一点,一不漏雨,二还有床。”

“我觉得都差不多。”杨光冲过去夺下韩冬手里的背囊,大气的挥手。“队长,我来帮长官铺床。”

看她一副别跟我抢的样,韩冬没跟她争。

杨光笑呵呵,媚眼如丝的瞧了眼另扇窗户边的长官。

靳成锐正在想事情,感到她的视线,往后斜了眼。

“长官,你有心事?”迅速把床铺铺好的杨光走到他身边,担心的问。能让长官想这么久的事,一定不简单。

靳成锐看了下忙碌的部下,沉声言简意赅说了句。“这里离漠河更远。”

这里离漠河更远,这就说明,可能会被临幸的机率变小了,也相对更安全。

杨光心里一沉,皱起眉来。

他们接到命令马不停蹄跑来这里,结果却是一路辛苦了,休息一晚?TMD才飞了两个小时,辛苦个屁,这该不会是爸爸的意思吧?怕他们去漠河有危险?可他们身为特战队员,就是要去解决危险的。

想到这里,杨光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很想打电话去问父亲。

“别瞎想,长辈们这么做自然有他们的想法。”见她眉头越皱越紧,靳成锐安慰了句。

杨光点头。“现在只能这么想。”

“阳光,你的要我帮你铺吗?”刘猛虎这次早早占了个下铺,快乐的铺好就问还没动的杨光。

“我自己来。”杨光过去抱起自己的背囊,发现只有长官那床有个上铺。

杨光视线像刀子似的扫向战友,看到高博、晨曦、聂勋避之不及的样子,认命的爬床梯上去。都不敢跟长官睡,那就她来睡好了!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靳成锐,让她下来。“你睡我的铺。”

他这是好意,可是杨光心里却更想睡上铺,因为不管怎么样他要起身才能看到自己,现在他睡自己上面……感觉压力山大呀。

而靳成锐睡了上铺,在他旁边的聂勋直想抽自己两巴掌。

靳成锐没看背着他睡的聂勋,躺下后讲:“好好休息,一切等待命令。”

“是!”

在熄灯后,夜一下就安静下来,杨光因为来这里一事睡的不是很好,在半夜的时候醒来了。

她看下时间,凌晨两点。

现在她大脑清晰,想着俄方的事、漠河的事,还有这里的事,越想越精神,但她知道她得休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行动,她必须以最佳状态去执行任务。

用力闭上眼睛,杨光努力让自己活跃的思维冷静下来,却一点成效也没有。

当你遇到许多事的时候,那就去做一件更刺激的事来压下这些事。

杨光侧头,黑漆漆的房间里,只听到战友的呼噜声,屏息确定他们都在熟睡后,悄悄起身,站在自己的床上,看着上铺闭着眼睛的男人。

趴在他枕边看了会儿,杨光再次确认没有人发现,才伸长脖子亲了他一下,然后迅速的回到床上。

这时她旁边的刘猛虎翻过身,口齿不清的讲:“阳光,你醒了。”

“嗯,去了下厕所。”

“哦。”刘猛虎又接着呼呼大睡,模糊的想怎么没听到关门声。

杨光被他吓了跳,拍拍胸口老实的躺下,这下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精神满满的杨光冲每一位战友都热情的打招呼。

“早啊猛虎。”

“早好航航。”

“队长早上好。”

“厉剑……”

众人疑惑,但都同样笑着回了句早上好。

“小阳光,要一起去刷牙吗?”韩冬拿出自带的口杯和牙刷问她。

“你等等。”杨光从床头拖出自己的背囊,找到杯子牙刷就和他们一起去。

他们接连问了两个站岗的兵哥,才找到洗漱的地方。

这个时间还早,是战狼正常的起床时间,所以和人撞车了。

快速反应部队的兵也是这个时候起床,他们洗漱后还要去训练,所以抢着先用水。

看到他们风风火火的样,韩冬拉住聂勋后退,并讲:“我们等等再洗漱,让他们先用。”

在韩冬说这话时,动作快的徐骅已经打了杯水开始刷牙了,现在嘴里全是泡沫。他往水槽边上移了点,手动得跟马达似的把牙火速刷完,便喝水漱口,想着把位置让出来。

可在他漱第三下时被涌进来的人撞到了,仰着头的他一下把漱口水吞了进去。

吞进去就吞进去,反正也漱得差不多,不过是感觉不太好罢了。他从一个大兵的水拢头上拘了捧水,想清洗一下嘴边的泡沫就走,结果被人大力推着一头撞到墙上。

“兄弟对不起啊,这里人比较多,没看到。”一个士兵带着些轻挑的讲,毫无诚意。

撞到头的徐骅站起来,凶狠的逼近他。

徐骅比那个兵高,再加之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让那兵后退了步,接着那兵硬气的讲:“怎么,还想打架啊?”

听到他拔高声音的话,快速反应队的其他士兵都看过来。

韩冬看他们两个剑拔弓张的,正想上去拉人,就看到徐骅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朝他们走来。

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当这么久兵的徐骅自然知道他得忍,就像昨晚上的宿舍一样,因为这事无法解决,难道要因为招待不好而上报?这让高层看到了,只会说战士这点苦也吃不了。现在也一样,明知道别人赶着去训练,你还跟人家抢,在别人的地盘他们可不会听他们解释,所以徐骅只是吓唬吓唬他。

“切,什么个玩意儿。”看他们不敢吭声也不还手的走了,那兵跟他的战友抱怨。“真是的,我们这里又不是旅游胜地,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他们这些人进来,我们可是快速反应部队,又不是常规部队……”

听到身后隐隐传来的话,杨光撇了撇嘴,恼火的讲:“真他妈的憋屈。”

“别在意,我们让让就好了。”韩冬做为队长当然是能和解就和解。

杨光一脸不快,但也知道他们现在的处镜。洗漱完回到宿舍时,看到门口的赵传奇,这火蹭一下冒了起来。“赵!传!奇!”

赵传奇反头看到她,立即走过去。“光光,昨晚睡得怎么样?要是不舒服可以跟我提,我重新帮你们安排住处。”

“不用了!”杨光说完唰的一拳挥过去。

赵传奇迅速后退,还是被她的拳头擦着脸颊。

脸上有些轻微的刺疼,赵传奇没顾被打的脸,紧张的拉住她手。“光光你手没事吧?怎么好好的就打人了呢?”

杨光气得咬牙切齿。“还不都是你带的好兵,真是气死我了!”

“我等下就好好操练他们,你别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滚!”

韩冬、厉剑他们,看他们两打情骂俏的,都小心翼翼的瞧黑着脸的长官。

靳成锐面无表情的讲:“赵少校,我们该走了。”

听到他冷冽的话,赵传奇很快收敛起其它表情,礼貌客气讲:“是我失态了,靳准将这边请,吃完早餐后我们一起去情报室。”

渐渐醒悟过来的杨光,看到长官低冷的样子,心里很复杂。她跟赵传奇似乎已经回不到以前了,所有在以前常做的事,现在看来都带着一种暧昧色彩,不是因为长大的原因,她跟队长他们就从来不会,而是她和赵传奇都有了喜欢的人。

吃了早餐,在赵传奇的带领下,他们走向基地最僻静的大楼。

赵传奇一边上楼一边跟他们讲解初步的情况。“情报部有点偏,他们喜欢安静,有时工作起来一天都不见得会说话句,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靳准将多包涵。”

“已经见识过了,不用再包涵。”靳成锐冷冷两句话,让韩冬他们大快人心,也让赵传奇脸色变了又变。

杨光讶异长官也会有如此大脾气的时候,在走进情报室看到几位军官后,感觉糟糕的事还不止这些。

里面的几位军官看到他们,热情的握手敬礼。“靳准将,有你们的加入我真是放心多了。”

“我们还是先来了解情况。”靳成锐打断他们的恭维,直接进入主题。

这里的军官没有一个比他军衔高,他们也不知道战狼的指挥官会来。

几个军官搓手,犹豫了下还是讪笑的讲:“我们觉得这次行动,还是由快速反应队去对付军火商,这里地形他们比较熟悉。”

毒和武是不分家的,但是比起毒,武的危险度还是排在前头,现在他们这是想拿战狼来涮,任务成功了就是快速反应队的功劳,没成功或是出了什么叉子,就是战狼帮助不到位,算计的真是好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