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杨光为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打出五十环,然后向长官把枪申请下来,但前提是……她要先打出五十环。

十倍光学瞄准镜头里的事物无比清晰明确,杨光进行校准后,不迟疑的扣下板机。

“呯”的一声,不是很大的枪声,在寂静的夜里还是显得有些大。

枪声吓飞树林里的飞鸟,它们扑哧扑哧着翅膀飞走了。

杨光没看那些小鸟们,听到电子报靶的结果,没有任何的表情坐起来,拆下弹夹。

现在这把狙的专箱里已经躺着一个空弹夹,杨光一颗一颗压子弹,把两个弹夹的子弹全压满,又趴下继续打。

她已经来这里四个小时了,打掉了四个弹夹,但是成绩仍然在四十八四十九之间徘徊。

在又把两个弹夹打完后,杨光把弹夹装满,便把野狼收进它的专盒里。

野狼,难以训服,难以驾驭。这是她为这把狙取的名字,如果它最后不属于自己,这个名字将永远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在萧瑟的月光下,杨光背起盒里离开训练场,穿过静悄悄的操场回到宿舍。

把野狼收进武器柜里,杨光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每天晚上都是一样,在熄灯后她会一个人去那若大一望无际的训练场上独自练习,尽管每晚她都没有突破,但她还是一直坚持着。

朗睿打了个哈欠,睡意浓重。“这是第几天了?”

“第八天。”靳成锐坐在电脑前,抱着手臂。

“你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没有。”

朗睿垂下头,似是睡着了。许久后他才讲:“那就给点激励的东西吧。”

第二天一早,周斌组织全体射击,但这次用的不是他们熟悉的狙,而M08Z1狙。

“哇噻,M08Z1狙!”看到周斌抱来的盒子,聂勋眼睛都要冒光了,跟见着女神一样。

高博也是,少年老沉的脸上也隐隐露出一丝期待。

“那就是M08Z1狙?”晨曦皱眉。他之前居然没认出来。

“这还用说,只有它才会配那种盒子。”聂勋激动的讲:“我告诉你们啊,这把狙全世界只有十三个人能驾驭它。”

晨曦小声讲:“是十四个。”

“啊?你说什么?……”

“全体立正!”周斌一声嘶吼,所有人都噤声,瞪大眼睛直视前方。

周斌在他们都站好后,拿出M08Z1狙放到桌上。

众人盯着它流畅优雅又帅气的设计,跟看到*美女似的。

杨光很不开心,感觉像是别人在窥视她的东西。

“正如你们所见,这是把世界排名第一的M08Z1狙,它的射程及精确度和声音,都是最好、最先准、最独一无二的,世界能驾驭它的人很少,现在我要从你们当中挑出一个人,来做它的配拥者。”

周斌视线扫过他们每个人的脸,大声的喊:“你们想不想成为它的配拥者!”

“想!”

实在是太想了!如果现在不是在列队,聂勋一定会跳起来。

他又不是狙击手,激动个屁。担任小队狙击手的晨曦,淡淡的撇了他眼。

“报告!”聂勋压抑不住内心的狂热,主动打报告。

周斌走到他面前。“讲。”

“我想第一个尝试!”

“批准。”

“谢副官!”聂勋敬礼,双手并在腰侧跑到桌前,朝圣般的以最正确的持枪姿势拿起M08Z1狙。

他趴到地上,迅速的进行校准,脸上已恢复平静,他透过瞄准镜看着目标,就像只雄狮盯上猎物一样。

杨光看他架势,紧张的手心冒汗。她不希望有谁比她打得更出色,尽管她这样想很狭隘,但这是她唯数不多愿意为它付出努力的东西,所以她想得到它。

站在旁边观看的朗睿望着冒汗的杨光,低声对旁边的靳成锐讲:“我看她紧张的快忘记呼吸了。”

靳成锐看了眼直勾勾盯着聂勋的女孩,平静的道:“如果真这样,我会把她救过来。”

朗睿没听出他话里的其它意思,忧心忡忡的。“要不要直接把M08Z1狙给她算了,这里没有人比她更适合。”

“这样会缺少竞争性。别小看她,在她身上存在无限可能。”

当聂勋五枪全部打完,杨光指甲都要扣进肉里了,直到报靶的声音响起,她才整个人放松下来。不过她还没有彻底安全,因为接下来还有三十多个人要去尝试,说不定里面就有个能驾驭它的。

而听到一枪没中的聂勋不信邪,查看M08Z1狙抗议的讲:“副官,一定是刚才我太大意了,我请求再来一次。”

“拒绝请求,聂勋,归队!”周斌不容商量。

聂勋只能像只斗败的公鸡,恋恋不舍的回到队伍里。

“现在你们想尝试的可以出列。”

即使有聂勋这个无比让人沮丧的开头,但还是有许多人愿意去尝试,更多人是想着能打几枪也不错啊,这摸也摸了,打了打了,过瘾了!

看到一个个上去尝试的战友,杨光感觉头上的太阳越来越大,她越来越热,尤其是在有些人打出二十环的成绩时。

其实,今天的太阳并不大,所有人都感觉凉爽。

整个战狼只有晨曦和厉剑没去打枪,因为他们深知试也是白试,而他们都已经用过它。

等他们所有要尝试的人都打完后,周斌看着记录册失望的讲:“打得最好的成绩只有二十五环,看来你们当中没有一个人适合做它的配拥者。”

“报告!”杨光眨掉滑落到眼睫毛上的汗水,大声的喊:“我想尝试一下!”

周斌望向她,看她瘦弱并不高的个子站在最左边,他犹豫了下才点头。“批准。”

“谢副官!”杨光出列,跑到M08Z1狙后边。

放在地上的M08Z1狙,被太阳照得泛起金属的耀眼光泽,它静静的立在那里,像在等候一个真正懂它的人来征服它,然后它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杨光标准的趴倒,拿起有些烫的枪托。

晨曦看她趴伏地上,从容缓慢的调试各项参数,心里有股预感。这个女孩,会给他们惊喜。

杨光摒弃后边的战友,排除微弱的清风,无视身体炎热,眼睛透过瞄准镜执定的盯着靶子。

所以战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拥有它,这不代表她就是胜利的,最终的胜利是她打出五十环,打出厉剑那样的成绩,打出最好最好优秀的成绩!

后面看着她的韩冬他们都屏住气息,静静的等着她,没有催促,没有不耐,他们像在等待最后的奇迹。

在这一刻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而这种无声静谧的天地间,最终被枪声打破。

金色的子弹壳飞出枪膛,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在它还未落到地上时,第二枪便紧接着响起,然后是第三枪,第四枪,第五枪,它们就像音乐家用生命的演奏华章,那么决断、果敢、无畏。

枪声停止后,杨光爬起来,看着遥远的前方。

“五十环。”电子音冰冷的声音,一点不能冷却大家的喜悦及欢呼。

满头大汗的杨光露出久违的笑容,她坐到地上,仿佛力气在那一瞬间被抽离。

“杨光你真是太厉害了!”

“小阳光,你亮瞎了我的狗眼!”

“哈哈,连世界记录都被我们打破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杨光……”

在他们叽叽喳喳围着杨光诉说激动的心情时,一边看着的靳成锐和朗睿及周斌都露出微笑。

靳成锐瞧着女孩骄傲的讲:“看到没有,她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看来竞争果然是更能激发一个人对胜利的渴望。”朗睿点头,看向他。“要过去说点什么吗?”

“当然。”靳成锐说完便大步朝她走过去。

在总指挥官及指导员来时,晨曦跑到八百米外把靶子扛回来,他气喘吁吁的把靶子扔他们面前。“五发子弹,三个洞!”

意思就是说,有两颗子弹是从一个洞里穿过去的。

杨光自听到自己打了五十环后就晕乎乎的,像做梦一样不真实,现在看到晨曦扛回来的靶子,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表达了。

“感觉怎么样?”靳成锐走进士兵自动让出的路,半蹲在她面前。

看到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脸,杨光有气无力的讲:“我只想睡觉。”说完直接往后倒。

“杨光杨光……”

在晕过去前一刻,她听到战友的惊呼声,还有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抱了起来。

做为一名合格的军医,杨光为自己的晕倒做了以下几点总结:

第一:她每晚都连续加训,导致她体力有所下降。

第二:战友尝试M08Z1狙时她太过紧张。

第三:射击时她太过集中精力,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第四:太兴奋引起的暂时性休克。

但不管她有多少条理由,都抹不去她晕倒的事实,而且这一晕,就晕了一天。

黄昏时间醒来的杨光,想她可能是太累的原因,不然她不会睡这么久。

想到晕过去前的事情,杨光突然没有之前那么兴奋开心了,感觉像是橱窗里的糖果终于被自己想尽办法拿到了一样,得到了之后,她反而觉得没拿到之前更有吸引力。

心里空荡荡的杨光坐起身,缓了会儿才下床,抬头时看到静立在桌上的M08Z1狙,僵硬停止动作。

黑色的枪身,在黄昏下显得非常低调,像个灰姑娘似的。

杨光奇异的想:如果它是灰姑娘,那自己是不是给予它魔法的那个人?

哎呀,想像实在是太美好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对它又有了新的意义。

从现在起,它叫野狼,一把能自带魔法的狙击枪!

杨光摸了摸它,便走出宿舍,看到在外训练的战友成群结队的回来,正想跟他们打招呼,就听到紧急集合的警铃。

在他们迅速集合的时间,杨光三步并做两步,一步跨下几个台阶飞也似的跑到操场集合。

终于要来了吗?那场他们期待已久的战争。

“现在请点到名的出列。”周斌走到他前面,拿出一份名单。

所有人都崩直的站着,期待副官的嘴里能念出自己的名字。

周斌看了他们一眼,开始念他们的名字。“韩冬!杨光!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到这里时,周斌停了才继续喊:“高博!晨曦!聂勋!出列!”

九人整齐划一的出列。

“其于人解散!”

在沈炎他们都离开操场后,周斌对韩冬讲:“十分钟后在机场集合,解散!”

“是!”

杨光他们斗智高昴,迅速的背起装备跑到机场,像是早就准备多时,就等着一个指令,他们就指哪打哪。

而指挥室里,朗睿不放心的讲:“成锐,这次有三个新兵,虽然有韩冬他们带着,但我还是不放心。”

“我相信韩冬能把他们安全带回来。”靳成锐看着地图,似在思考什么。

朗睿见他盯着俄方的领土看,知道他也想去漠河。去漠河谁不想?可现在上面迟迟没有指令,他们也只能干等着。朗睿无意一撇,看到他们即将去的地方,状似不在意的讲:“好像赵少校也是在云南吧?”

靳成锐抬头,望着他。

“这次任务,好像要跟他们的快速反应部队联合作战。”

“这里就交给你了。”话还未落音,靳成锐人就已经出了指挥室。

朗睿看他急匆匆的背影,露出得逞的笑。“靳成锐,你也有这么一天啊?真是大开眼界。”

杨光他们在机场列队站好,一个个用无邪的眼睛看周斌。副官,十分钟已经过了,你咱还不让我们上机呢?

就在他们捉急的时候,周斌看向他们身后。

杨光和韩冬他们跟着反头,看到背着背囊姗姗来迟的总指挥官。

看到他,杨光更加肯定是去漠河了。

自入侵者一战之后,长官便不怎么同他们一起出任务,更多时候他都是在无线电的这头控制大局。

韩冬他们也是一样,都以为是去漠河。

周斌向靳成锐敬礼,在他回礼后对韩冬大吼:“登机!”

韩冬他们哗哗的冲进直升机里,没半分钟就全部登机完毕。

走在最后的靳成锐在舷梯前停下,对周斌说了两句才弯腰走进机航。

陈航已经熟识这台虎式武直的驾驶,因此便一直由他担任驾驶员。

坐在机舱里的杨光和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一排,高博和晨曦、聂勋还有靳成锐一排。

他们三人都非常怕靳成锐,是怕,不是非常尊敬或非常敬重,而是非常怕他,当然这个怕当中也包括前面那两个。

所以此时他们三人崩直了背脊,仿佛稍有松散就会被他们的总指挥官扔出飞机一样。

同样端坐着的杨光他们,不是怕长官,而是在想漠河,想他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在他们个个怀着心思,坐立难安的大半个小时后,靳成锐一份资料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云南?”韩冬是队长,他第一个看完资料。

“我们要去那里剿灭一伙庞大的军火份子,他们个个都是老手,在云南那一带盘居已久,现在情报局得到消息,他们将在那里进行一批毒品交易,我们要赶在他们交易前将其击毙。”

刘猛虎疑惑的讲:“长官,为什么是交易前?我看电视里都是要等着他们交时,抓个正着的。”

战狼成员:……

被长官一看,刘猛虎渐渐没了声。

靳成锐严肃的讲:“我们这不是拍电影。”

车里气氛很凝重,高博压着剧烈的心跳,朗声喊:“报告。”

“说。”

“如果我们提前击毙那伙军火商,那些毒贩不是逃了?”

靳成锐看了他眼,在他心惊胆战时讲:“毒枭会由当地的快速反应部队接手,我们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是否明确?”

“明确!”

再不明确他就要明冥了。

杨光看看高博,又看看长官,心里疑惑的想:也不知道长官对他们做了什么,会让他们几个这么怕他。

在机舱又恢复沉默后,韩冬把资料上面的主犯及共犯记牢,然后传给下一个战友。

这个任务虽然不是去漠河,但他们还是很好的调整心态,去严肃、认真对待这个任务。

当他们直飞到云南某军事基地周边时,陈航跟该基地通话,进行身份确认。

杨光他们趴在窗户上往下看,个个惊叹。“不愧是云南,依山伴水,景色漂亮极了。”

“毒枭也很喜欢这里。”

靳成锐平静的一句话,让他们飞舞的心落回肚子里,在陈航把飞机停在该区基地机场里,都老老实实的出去,不再进行什么任何不附规矩的举止。

外面该基地的人员已经来迎接他们,看到一个个全服武装走下来的战士,快速反应部队的兵站得越发的直了。

他们是谁?眼神和狼一样,像能吃人似的。

赵传奇在他们走近后,笑着迎上去,跟靳成锐握手,压着声说:“成锐哥,没想到你会亲自来啊。”

“不放心他们,陪他们来玩玩。”靳成锐说的轻松。

赵传奇笑了笑,退开些拔高声讲:“靳准将这边请,我们已经为什么你们准备好晚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