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章 欺负新兵什么的最爽了

“去给指导员送饭。”靳成锐没提她打人的事,只是让她去陪礼。

听到这话,原本一脸苦闷的杨光唰的一下雨过天晴,大声的应着就去搜刮桌上的菜,把指导员爱吃的几样菜直接整盘端走。

“哎哎阳光,给我留点!”陈航筷子伸得老长,夹住那个鸡翅不放。

杨光可怜他似的讲:“快夹快夹,瞧你这八百年没吃过肉的样。”

啃着鸡翅的陈航哀怨的瞧着她。

韩冬拍他肩膀安慰。“航航,别跟她一般见识,咱爷们来喝酒,喝酒。”

“队长,我不会喝,会醉。”

“这有什么,来,瞧我的。”刘猛虎开了瓶啤酒就整瓶往肚子里灌。

旁边的人看呆了,在他一口气喝完一整瓶后,纷纷叫好。

一个新兵也拿起瓶酒,跑去跟他拼。

这个新兵叫聂勋,一米六八并不突出的个子,脸也是扔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可他喝起酒来真跟喝水似的。

高博和晨曦他们看到聂勋跟刘猛虎拼酒,跟着参合大叫加油。

他们新兵竟然敢叫板了,韩冬他们自然不甘示弱。

“猛虎加油加油,把这个新兵蛋子喝趴下!”

“勋勋加油!勋勋加油!”

除了他们这群五百万的拉拉队,周斌和沈炎他们则负责开酒,没有阻止他们的“雅兴”。

而楼里给朗睿送晚餐的杨光,远远听到他们的呼喊声,忍不住扭头看他们。

操场上高大的刘猛虎和聂勋两人都是站着的,已经喝到脱衣服了,一个个露出威猛先生的身材。

“你是打算饿死我吗?”朗睿感到门外来了人,可她迟迟不进来,便主动开门出去。

杨光反应过来,看到一只眼睛周围乌黑的指导员,努力憋笑的把饭递过去。“指导员我哪敢饿死你,饿死你这整个战狼的兵都不会放过我。”

“他们只会放鞭炮。”良睿接过菜盘,开了瓶酒,望着操场拼酒的两人不感兴趣的讲:“结局毫无疑问,刘猛虎输定了。”

“嗯?”刘猛虎这么大块头,肚子装也装得比聂勋多,怎么可能输。“指导员,我赌猛虎会赢。”

朗睿用手抓着鸡翅,吃得起劲,心情好的问:“赌什么。”

“赌谁输了就负责打扫今天的操场。”

听到这个,朗睿笑得诡异。“没问题。”

杨光也自信的高扬下颔。“那你快点把晚饭吃完,等着打扫操场吧!”

朗睿对她小孩家家的挑衅不以为意,三两下解决完晚餐就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两。

现在的刘猛虎和聂勋两人,已经分别喝完一打啤酒,渐渐的慢下速度,五百万的拉拉队也变成五毛钱的。

韩冬做为队长,带头给自己队的人敬酒,然后是去照顾新兵,好让他们更快溶入这个团队。而高博他们看到老兵们来敬酒,自然也是喝开了。

没多久,桌上的人倒得差不多,而拼酒的刘猛虎在喝完手里那瓶时坐了下来,开始有点意识模糊。

杨光焦急的皱眉,很想大喊:猛虎你大爷的快给我起来继续喝,不然她就要打扫操场了。不过同时她又担心,再这样喝下去非得喝出毛病来。

朗睿神采飞扬的挑眉。“愿赌服输,小阳光快去准备扫帚吧。”

“指导员,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聂勋会赢?”没道理啊,他又没跟聂勋喝过酒,怎么知道他这方面高人一等。

朗睿转身回宿舍,远远的扔了句。“他小子是贵州的。”

贵州产茅台,既然他敢出来拼,自然是喝得了的,而比起白酒,这啤酒真的算是水了。

虽然他使诈,杨光还是愿赌服输,给他们准备好醒酒药就去清理战场。

周斌带人把喝高了的战友扶回各自的宿舍,就和炊事班的人一起来收拾残局,看到她在打扫有些意外。

“杨光,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周斌去夺她手里的扫帚,被她躲过只能用说的。

杨光摇头,无比坚定的讲:“我跟指导员打赌输了,所以这里都留给我,你们去休息。”

“部队里禁止赌博,这事不作数,去休息!”周斌也严肃起来。

杨光还想说什么,在想到他现在是他们的副指挥官后,立即露出笑脸。“周副官,不然我和你们一起收拾?”

周斌皱起眉头,想了想才点头。“那你负责扫地。”

“是!”

地上全是骨头和酒瓶,但比起收拾桌子和洗碗筷,她更喜欢扫地。

周斌他们把桌子上的东西迅速撤走,桌子搬回原来的地方,正打算去帮她,就见操场干干净净,而她正在拆灯呢。

“这里交给我们,杨光,你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灯光下的杨光反头看他们,又继续手上的事。“我这里马上就好,周副官你带他们去洗洗。”

几个大老爷们望着她,无语。不应该是他们照顾她吗?怎么反过来了。

很快,操场上的大灯一灭,顿时黑了不少,只看到人影。

杨光麻利的把大灯搬到杂物室,就对他们几个讲:“醒酒药放在你们的桌上,回去后记得吃一颗。”

看她晃悠的进了宿舍,沈炎问周斌。“副官,阳光是不是吃错药了?”她可是大家小姐,在他们心里,那就是手不能提的娇姑娘,虽然她很强悍,他们也一点不怀疑她的能力,可是打扫卫生这样的事,真没想到她做的这么上手,还是抢着做。

周斌瞥了他眼。“你才吃错药了,都给我滚回去睡觉!”

**

迎新会后,战狼部队又进入紧张的训练中,这次原黑豹的成员也参与,总共分为三个小分队。

第一小分队由副官周斌带领,沈炎为副队。

第二小分队由韩冬为队长,厉剑为副队。

第三小分队由高博为队长,聂勋为副队。

这只是训练中的分队,如果是实战会根据总指挥官的点名进行组队,所以他们接下来的训练,是让他们能跟每一个人都能配合的很好,默契度是他们最为关键的部分,所以先从它开始,然后是反应与单项科课的增强。

在这种紧张而密集的训练安排中,杨光他们像又回到了选拔的时光,但他们这次乐在其中,因为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国家对他们的召唤。

随着时间的推移,俄方已经进入全城恐慌的状态,新闻报道的也越来越让人惊心,尤其是受到辐射而直接死亡的人,那惨状让人无法直视。

食堂里,杨光看着电视里穿着防化服的大兵把溃烂的尸体清理走,淡定的吃了块白菜,对韩冬讲:“队长,核辐射真这么可怕?”在巡洋舰上时她就听说过它,甚至为了保护它,发生了一些让她不愿回忆的事情。

韩冬看了眼点电视,点头。“我只知道它很可怕,具体不太清楚。”

“我知道,你们要听吗?”高博转过身看着他们几个。

经过那次拼酒后,他们这些新兵老兵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迅速的拉近了战友之间的关系,甚至有些变得比亲兄弟还要好。

不过韩冬他们该保留的还是保留,没会像好朋友一样跟他们分享,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团队,只有这样才能相互进步。

几人望着他,不说话。意思是你知不知道,先说出来他们才会信。

高博对他们的冷淡没有在意,他知道想要获得他们的认可还需要一些时间。“这次的俄方实验站所引发的爆炸,可以规纳为核辐射,核辐射主要是α、β、γ三种射线:α射线是氦核,只要用一张纸就能挡住,但吸入体内危害大;β射线是电子流,照射皮肤后烧伤明显。γ射线的穿透力很强,是一种波长很短的电磁波……”

“说人话。”刘猛虎听得晕乎。

高博被吼他,还是很好脾气的换了种说法:“意思就是这次大规模的爆炸,放射粒子能随着风飘出很远的范围,而殖民卫星发射的那天,正是大风气象。”

意思就是说,辐射粒子很可能随着风进入与俄方相邻的漠河。

看来情况比他们想的更糟,他们以为是哈尼和斯科沃罗季诺的市民会因为辐射而想偷渡中方,引发漠河混乱。

“别这么紧张,辐射粒子是有可能进入中方,但它们被分解的细微,人体即使接触到辐射粒子,也不会像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么严重,最严重也只是出现甲状腺癌等病症,不会直接丧命。”

“这还不严重吗?”杨光等人心情没法平静。

坐在他们后面桌的周斌放下筷子站起来,严肃的喊了声:“高博。”

“到。”

“出来一趟。”

看到他被副官叫走,杨光和韩冬他们都低着头吃饭。看来这事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这个时候陈航凑近他们神神秘秘的讲:“我闻到了危险和紧张的味道。”

杨光、韩冬他们挑眉看他。

厉剑沉默的吃饭,不过听的一字不漏。

刘猛虎已经解决第三碗饭了,看到陈航碗里的肉,愉愉把它们夹到自己碗。

而陈航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肉已经飞了,拼命跟他们解释。“真的,上次我和刘猛虎出去买酒就感觉到了,街道上的警察增加了一班,我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有你们看,ZF的人都很少出面,肯定在忙着不为人知的事情。”

陈航虽然看起来有点神筋兮兮的,但他的直觉向来准确,刚才他们沉默并不是不信他,而是在思索这个大事会是什么大事。

漠河将最快接受辐射粒子的侵袭,这事上面肯定早就知道了,他们说了个小谎压住国人的恐慌,这并没什么不对,但是有什么事能让他们加强警卫呢?

难道这就是上面迟迟没有召唤他们的原因?

不得不说,陈航的直觉跟哮天犬的鼻子一样厉害,ZF确实又有头疼的事了。

辐射粒子虽然对漠河一带的市民造成了伤害,却是微乎及微的,因为他们成功撤离了大部分的市民,没有被撤离的也有完善的医辽设备给他们进行治疗,同时空勤部队在空中进行大规模喷散石灰粉,阻止辐射再漫延至中方的其它领土。

在这些事情上,中方都做的非常好,不好的是俄方。

俄方没人愿意接手那个烫手山芋,甚至还想隐瞒此次事情的严重性,导致救援缓慢,也没有及时的阻止放射性的辐射,致使哈呢下风处的周边城市受到严重辐射,四个大城市的人被全部撤离,撤离人数达到三千万,因此中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好战者的暴乱。

现在那些身体潜藏着反社会因子的人觉得自己被辐射了,有点亡命之徒的意思,他们起初只是一小拨人,到后面的有组织有规模,他们甚至不接受撤离安排,在辐射较小的斯科沃罗季诺城市占山为王,开始向肥沃的漠河前进,而中方对这帮人又不能击毙,只能是驱赶,仅是这样他们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因为士兵将直面接受辐射,有时还会被他们伤到,真是气得上面那帮大人物们头发都快要掉光了。

然而这些事都被政府压了下来,中方的市民仍旧过自己的小日子,幸福的不得了。

同样的,这事没有参与进来的其他部队与政员都不知道情况,战狼也一样。

高博被周斌叫出去,以为刚才自己说错话了,副官叫他去批评教育,没想到他把自己带进指挥室,在总教官与指导员面前又重述了一遍,便可以回去了。

“高博。”在他快走出门口时,靳成锐叫住他。“这些事不要再说出去,当它从来没发生过。”

“是!”高博大声的应着,跑出那栋楼才敢用力呼吸。

吃完饭出来的晨曦和聂勋看到他,跑过去叫他。“高博,你刚才做什么去了?瞧我给你留了什么好东西。”

看到晨曦手里的馒头,高博脸色大变。“不好,我的饭还没吃完!”

不等他跑回食堂,韩冬就朝他走来,非常淡定的告诉他。“炊事班的战友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了,剩下的米饭数都数不清,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杨光笑眯眯的讲:“高博没事,不就五百个五百么,多多锻炼,兴许能把你脸上的痘痘都消掉。”说完和韩冬他们扬长而去。

后面的高博:……

晨曦和聂勋也看着他一脸的痘。“高博,你是不是没撸过管啊?看你这内分泌失调的,要不要哥哥给你偷藏两本男生刊物回来给你瞧瞧?”

高博看向他们阴森的笑。“你们很闲是吧?那陪队长一起做五百个五百。”

“啊!队长,不要啊!”

听到楼下的惨叫,杨光深深的叹了口气。“队长,你说上面咋没一点动静呢?”

“再等等。”韩冬坐在椅了上,踹了踹坐在地上的刘猛虎。“床上去睡。”

现在杨光是在他们的宿舍里。

贪凉快的刘猛虎因为韩冬的话,不情愿的爬到上铺。“阳光,你干脆直接问你爸爸得了,就不用在这里猜来猜去的。”

“不行,这没动静的事肯定是保密的,我问爸爸,不是让他泄密么?”杨光很严肃的讲:“不然我早就让他翻我们战狼的牌子了。”

“噗。”听到这话的陈航,一口水喷了出来。

杨光拿纸塞他手里。“多脏啊,快把墙壁擦干净。”

“咳咳,阳光,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吓人,搞得好像我们是后宫的女人似的。”

“难道有差吗?除了我们战狼,还有飞虎突击队、雄鹰空勤队、云南快速反应部队,还有血刺陆战队等等,军部可不止有我们战狼,所以这个任务有没有我们的份,还不一定呢。”

韩冬也忧心忡忡,说着实际的事。“我们只能等上面命令,在此之前,我们就是加强训练。”

杨光点头,跟几个队友打声招呼,就回自己的宿舍。

训练了一上午,说不累是假的。杨光一沾床就睡了过去,没有因为那些烦恼的而影响睡眠。

**

下午的训练是单项加强科目训练,意思就是可以挑自己喜欢,或者需要加强的课目。

杨光自然挑的射击。她还没把长官那把M08Z1狙拿到手呢。

练射击的有四个人,杨光、厉剑、晨曦和沈炎。

晨曦看到卧姿据枪的杨光有些意外,走到她身边好奇的问:“杨少尉,你不是军医么?”

杨光看着瞄准镜,漠不经心的讲:“战狼的每个人都可以是军医。”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是狙击手,是单兵之王。

沈炎看到她手里的枪,什么没说,开始校枪。

晨曦是那种有点忧郁式的大男孩,一点小小的纠结,一点像离不开娘的娃,不过别看他平时懵懵懂懂的,各项成绩却绝不输人。

四人各自检查狙,一轮射击下来,杨光是四十八环,厉剑五十环,沈炎四十九环,而晨曦出乎意料的,也是五十环。

这下杨光不淡定了,抱着狙走到他身边,笑眯眯友好的讲:“晨曦,我和你换把狙。”

“好。”晨曦想了下,大方的跟她换枪。

旁边的厉剑和沈炎笑而不语。

又一轮成绩下来后,杨光是五十环,厉剑五十环,沈炎四十九环,而晨曦是没上靶。

杨光仰天长笑。“哈哈……晨曦呀,你要多多努力!”

晨曦一脸凛然的应着。“是!”

------题外话------

PS:香瓜是玻璃心,如果不喜欢了,请默默的离开,因为你说出来也不能改变什么,这是军旅言情,香瓜不会因为谁而把军医变成言情军旅,所以拜托拜托,你悄悄的来,也请悄悄的离开,挥一挥衣服……>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