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97 厨艺

“天地初开,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登灵台,望生气……”

元晞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雪白,慢慢的,熟悉的场景才在她眼中清晰,而耳边,还有那些大道之音,亘古吟唱,久久不散。

她尚未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只是眨眨眼,觉得身体轻巧,神清气爽。

她想要做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转头一看,竟然发现了一个乌黑的发顶。

元晞吸了口气,反应迅速才按捺住惊讶,而没有叫出声来。

因为,她发现这个人有点熟悉。

“席景鹤?”她小声惊呼,不理解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席景鹤睡得很沉,就算元晞的手动弹了,他也没有醒过来,以盘坐在地上,趴在床边的别扭姿势,却睡得无比的香甜。

元晞有些没回过神来,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竟然没有任何愤怒生气的想法。

元晞正在思考要以什么方式叫醒席景鹤的时候,他已经动了动眼皮,醒过来了,且抬起头了。

席景鹤的做派太正常,好似自己在元晞床边醒来,是在寻常不过的事情,态度更是熟稔到亲昵。他抬手摸了摸元晞的额头,关切问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元晞诚实地摇摇头:“席景鹤,你怎么会在我家?”

“你三天没出门了,我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席景鹤说罢,站了起来,“我下去给你熬点粥,你三天都没吃东西了。”

“我睡过去三天了?”元晞愣愣的,却是忘了问席景鹤是怎么知道自己三天没出门的。

席景鹤下楼,一眼便看见自己昨晚进来时撬开的门,昨天太急,懒得走技术路线,直接暴力撬锁,所以现在门锁就可怜兮兮地耷拉着,露出一个大大的洞,一眼就能看到门外站了一宿的他的忠心下属们。

他走了过去。

“杜和?”

“主子。”杜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否一夜未睡,反正看起来精神奕奕,皮肤有光,连黑眼圈都不曾出现。

席景鹤点了点门锁的大洞:“换个锁,快点。”

他可不想让元晞看见。

“好的。”杜和微微颔首,完美的秘书风范。

席景鹤刚刚走开,杜和便已经退后让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大汉,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的样子,却提着一个工具包,两三下就把门给修好了,门锁完美如初,看不出一点被撬过的痕迹。

这样子,那大汉都犹为不满意,拿出工具顺手将门给打了个蜡,这样子,连一点划痕都没有了,大门崭新光亮,没有一点旧痕。

杜和还很贴心地关上了门,彻底抹杀了“犯罪现场”。

元晞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下来的时候,门锁都已经修好多时了,她自然没能发现任何问题,路过大门来到厨房,还未踏进去,便闻到了浓郁的粥香,没有太多添加的东西,只是单纯的米饭香,却引得人食指大动。

元晞凑了过去,意外不已:“你还会做饭?”她惊奇地看了看席景鹤,又看了看他面前的砂锅,里面正熬着粥,快好了。

席景鹤没有回答,只是说:“你三天没有吃东西,喝粥对胃好。”

其实做饭对他来说,并不是好的记忆。

他还几岁的时候,就被冷血的父亲扔去了席家训练死士的孤岛呆了两年,没人管他,他只有自己找吃的,否则就得饿死。

一开始他什么都吃,海里捞到的鱼,和着骨头都能嚼碎了吞下去——到后来挑剔了,不自觉便锻炼出一手好的厨艺,化腐朽为神奇。

他垂着眼眸,发丝乖巧地落在额头,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捏着瓷勺,名贵的西装外却套着围裙,收敛了所有的华贵和不可一世,在这一瞬间,席景鹤看起来是温和无害的,唇边带着的一抹浅浅笑容足以让所有女人都为之沉溺,这样一个居家完美的男人,竟然是席景鹤?

元晞却无暇去顾及席景鹤的魅力,她只觉得,自己是真的饿了。

三天没吃东西,就算她是再牛掰的风水师,习得一身内家武艺,通晓琴棋书画——也都改变不了她是一个普通人的本质,不是神仙,无法辟谷,自然还是需要吃饭,这会儿早就饥肠辘辘,连脑袋都停转了。

席景鹤侧了侧头,看见元晞从自己身后冒出脑袋,鼻翼微动嗅着粥香的模样,便忍不住微笑,只觉得原来清冷漠然的元晞,也会有这般可爱的一面。

“粥好了,我给舀一碗。”席景鹤顺手关了火,转身在橱柜中准确的找到了碗碟的位置,简直无比熟悉。

元晞重重地点头:“嗯,一大碗。”

小碗可不够!

席景鹤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又将手中的小碗放了回去,换了一个元晞口中的大碗,盛了满满一碗粥,端到了餐桌上。

元晞捏着瓷勺跟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坐下。

刚刚出锅的粥,还很烫,但卖相实在是好,翠绿的叶子好似翡翠在雪白饱满的饭粒中点缀出漫天星辰,为了保证营养还加了一些肉粒,更增添了几分香味。

闻着香气也不错,只是不知味道怎么样。

元晞还没等到滚烫的粥凉下来,就舀了一勺,送进嘴里,虽然烫得不断咂嘴,可入口香浓的味道,还是让她眼睛一亮。

元晞自认厨艺还是不错的,只是到了席景鹤这样一碗粥面前,却一下子变成了渣!

腾不出嘴来,元晞诚恳真切地冲席景鹤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席景鹤淡淡一笑,宠辱不惊,只是悠悠起身,也去为自己舀了一碗。

吃了一大碗粥,饿了几天的胃被填满,元晞只觉得被一股暖洋洋所包裹着,惬意地眯起眼睛,唇角微翘,难得的露出满足的笑容。

“你的粥真好吃。”元晞难以想象,一个大男人,原来也会做饭,至少她外公和老爸都是不会的,一概是厨房杀手,进则搞破坏的那种。

她正了正身子,一本正经问:“连做饭都会,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生孩子。”席景鹤同样一本正经回答。

元晞没觉得对这个回答不满意,而是歪了歪头。

“谢谢你了。”元晞觉得,这句话还是应该说的,毕竟人家席景鹤担心自己忧心忡忡跑过来守了她一夜,早上起来还煮了这么美味的粥,她还不至于吝啬到这个地步。

元晞拒绝了席景鹤想要收拾碗筷的动作,自己迅速地洗了碗,整理好厨房。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三天没出门的?”元晞随口问了一句。

这样一说,她倒是想起在自己耳边吟唱了无数遍的那些声音了,在梦中的感觉,好似才过去几个小时,可现实中却已经过去好几天,果真是观棋烂柯,不知岁月。

她直觉那道莲莲子对自己的身体有一些改变,可是什么地方,她却说不出来,只得慢慢研究。

元晞没有看见席景鹤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他需要找到一个适当的理由——

“感觉?”

元晞睨了他一眼——你在说笑?

“是真的。”席景鹤言辞凿凿,神情恳切,双眼满是真诚,实在难以怀疑。

元晞轻轻哼了一声,哪会轻易相信,不过她也没打算追问了。

要说追问,席景鹤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自己知道这件事情也是用了不光明的手段,若是元晞要跟他追究的话……

“这院子不错——”席景鹤开始扯开话题,“请我喝杯茶?”

元晞脚步顿了顿,她记得,某人曾经说不喜欢喝茶的,还很恶劣地嘲笑了好友祁静然的大龄爱好。

“……英国红茶。”这倒是席景鹤真的喜欢的,外国方式,喝点下午茶。

元晞无言以对,看了看花园的雾气,江州的冬天早晨,起来的时候,花园的所有树木总是挂满了冰凉的露珠,寒气太重,不是个适合喝茶的好地方,也是因为现在时间太早了——

“出去走一走?”元晞早就有这个打算,要是被外公知道她停了三天的修炼,可不被骂死。

虽然有席景鹤在旁不方便,不过走一走还是必要的。

席景鹤求之不得,拉着元晞就要出门。

走到门口,他步子一顿,刚刚推开的门也仅仅露出一条缝停在那里。

“我的手机好像没拿,能帮帮我?”

元晞不好拒绝,只能转身去了客厅。

席景鹤推开门,一个眼神,院子里所有明里暗里守着的人,迅速消失了踪迹。

席景鹤这才满意一笑,转头看向已经走出来的元晞。

“没找到啊。”元晞找了一圈儿,什么都没有看到。

席景鹤笑眯眯地摸出自己包里的手机:“我忘了,在这里。”

元晞无奈摇摇头,走了出去。

露出花园的时候,元晞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难道发现了?

元晞的目光状似无意的在一棵树上扫过:“没什么。”

大概是席景鹤的人吧……早就知道席景鹤贵人不凡,有些随身保镖也无可厚非。

两人并肩走出小院儿,顺着别墅区宽敞平坦的大路散步,两旁都是树丛花木,绿意盎然。现在时间还早,别墅区太大,又难得撞上晨练的人,两人走了许久,结果一人都没有遇上,整条路倒是显得静谧安宁,岁月这般安好。

席景鹤沉溺于这种感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