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51】

云裳和浅玉见了忙要阻拦,赤冰一下跳下树,拦在她们面前,面无表情的道:“听说过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俗语没有?别那么没眼色。”

云裳和浅玉一怔,这话用对吗?

傲古本来卷在沉欢床边睡觉,凌凤抱着沉欢进房间的霎那,它忽然跳起来,瞪大眼睛歪着脑袋看了半响,嗷呜一声,欢快的甩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跑出了房间。

沉欢气得翻白眼,狗家伙!见到旧主人就忘了新主人的安危了!明天不给你吃肉骨头!

凌凤感觉怀中的人儿肉很少,心中不由一痛,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将她按住,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小心的掖好。

不管她瞪着眼睛恨不得咬他,柔了声道:“你给我老实的睡觉。整天到处瞎跑,弄得身上一点肉都没有。”

沉欢眼睛瞪得更大,她长不长肉关他什么事!重点是他居然知道她没肉!

脸顿时烧红,恼羞成怒咬牙道:“关你什么事!”

凌凤看她恼怒的模样,噗嗤笑了,“总之,你要是不老实,整天深夜见客,我就每天晚上来陪你睡觉。”

沉欢气得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可知道打不不过他,无奈,将头一拧,朝床里面眯眼装睡。

凌凤笑着看她生气的样子,这个时候她才像13岁。

三年没见,她的脸已经没有了婴儿肥,长成了标准的瓜子脸。浓密飞翘的睫毛微微的抖动,暴露她又紧张又生气的神色,轮廓极美的鼻梁下,粉色紧抿小嘴越看越诱人。

凌凤赶紧坐正,看着她好半响,问道:“你究竟想要多大的天地?难不成你要和褚贵妃对抗吗?”

沉欢闻言,睁开眼睛,扭头看他。

凌凤面对她清澈的水眸,本想告诫她两句,却说不出来。

其实,走到今天,不是沉欢想要如何,而是被步步逼到这个地步。若不是她在秦府遭受的一切,她怎么会努力的让自己壮大,阻止秦松涛。若不是凌麟一再步步紧逼,她怎么会联合摩延对她施以打击?

凌凤忽然叹了口,“好。你若想如何,尽管做,一切有我。”

沉欢怔忪间,凌凤已经走到门口,站了一会儿,转头看她,“其他我都可以依你,唯有一条……你还小,莫胡想乱嫁人,否则,我饶不了你!”说完,他的耳根悄然发红,赶紧匆忙离开,将门关上。

沉欢惊愕的看着门。

若她是13岁自然不懂凌凤的话中含义。可她为人两世三十多年,若是听不懂就真是傻子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烧得发烫。

猛然拉住被子抱在怀里,压制着猛然跳动的心。

怎么回事?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对自己的?

不可能啊,她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刮目相看吗?

想不通,索性蒙头睡觉,可怎么都睡不着,迷迷糊糊到了天亮。吩咐过云裳早些叫她,她想去卤大开的酒店看看,云裳按时进来,见她瞪着一双大眼,眼底冒着黑眼圈。

“姑娘,你一夜没睡吗?”

沉欢嘟囔着爬起来,“被两个家伙闹的,以后吩咐护院,晚上谁也不准进来!”

云裳忍着笑,应着。摩延和凌凤这种人,他们谁能挡得住,何况还有赤冰做内应。

姐姐带来宫中消息,说是睿亲王和荣亲王同时上折子,请封六公主为宁国公主,以示公主身份尊贵,命六公主和亲回纥。

摩延也亲自入宫请求皇帝实行承诺,以六公主性情温婉贤淑,符合回纥正妃的德容,求将六公主嫁于他为正妃。

泓帝这才缓和心中不快,毅然应允。将六公主封了宁国公主,其母妃晋封为贤妃,为四妃之末。

诏书一下,褚贵妃和凌麟会如何生气,沉欢已经管不着了。

不过,沉欢收到了贤妃派人送来给她的礼物,礼物不算贵重,但准备得很用心,这点是她没有想到的,也不知道是凌凤还是摩延将这个主意是她出的告诉了贤妃,不过这个不重要了,起码在后宫之中已经有两人会是她这边战队的。

如此一来,沉欢得阵营已经有了雏形。

沉欢回到余杭已经到了八月中旬。秦中炬的脚伤还没好全,人勉强能下地。田大壮因为要娶秦湘,为了避免闲言碎语给秦湘留下一些颜面,自然是放了奴籍,但他是没有本事买田置地的。田大壮不过是秦府二房新来的家仆,因为和秦湘苟且,被陈氏一怒之下打断了胳膊和一只脚,如今一手一脚废了,再也不能干活。

吕氏所有的财权都被秦功勋收走,没有一点办法可以帮到他们,他们一家的处境很是尴尬。

可秦湘依旧喜欢在府中到处走动,可下人看她的眼光很不同了,她则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嫁给如此低等的下人,又被下人指指点点,反而一点不知道羞耻,常摆出主子的嘴脸,对着下人叉腰叱骂,似乎这样才得回些颜面。

说到底,秦湘嫁给田大壮实在是不甘心,秦中炬他们想尽量拖一拖。

沉欢为了自己能不沾染不洁之事,出事的当夜便将消息封锁。外面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发生了肮脏事,只是秦中矩的身份传出去了,又传出秦中矩昧了秦府的钱财才被除了籍,大家一想也就了然了,不是秦老爷亲生的儿子,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捞钱啊。

对于秦湘,大家都以为秦湘因为从千金小姐变成了贫民,不得已嫁给了一个下人。

沉欢在府里也会遇到秦湘,她总是愤恨的等着她,但是不知觉的有些畏惧感。沉欢懒得理她,就像她像空气一样,走自己的路。

沉欢从盛京回来,思维变得更加开阔了,既然和摩延谈了合作,她还得好好想想要如何做。战马,她不懂,而且事关朝廷各方关系,她得好好和程智商议一下。

程智因为要探访盛京周边的农庄还没有回来。沉欢索性就休息几天,正在和云裳她们一起剪着花枝,烟翠急匆匆的跑来,“姑娘,出大事了。”

沉欢抬头,“你都多大了,还那么毛躁。”

烟翠吐了吐舌头,压低声音道:“听说她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

沉欢一怔。

“啊!”云裳惊讶的叫了声。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也没有人防着,加上她没经验,也就没有人在意,谁知道她肚子渐渐大了起来,才让人看出来的。未婚先孕,这事再也捂不住了。他们一家子如今简直炸了锅了,老夫人气得又骂又哭的。”

沉欢叹了口气,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既然如此,便早点把事办了。”沉欢笑着摇头。

烟翠眼睛瞪大,忙跑回去,将沉欢的话传给了秦功勋。

其实沉欢不过一句顺口的玩笑话,秦功勋听了只得咬牙应了。

秦婉大婚没有请他,借口说他身体不适,只是送了些礼给他,带了口信。

他虽然很不快,但目前来说,他也不想招惹沉欢,这个小丫头恨吕氏恨得入骨,吕氏一日为主母,沉欢就一日不会对他好到那里去的。

吕氏听了这话砸碎了一对昂贵的青花大花瓶,气得浑身发抖怒骂:“这个贱人!若不是她,湘姐儿如何变得这般?她把湘姐儿一辈子给毁了,现在居然来嘲笑湘姐儿!好,好,她想要湘姐儿嫁给那个低等的贱人,那我就偏不让她嫁!”

孙嬷嬷赶紧关门,劝着,“夫人小声些,老爷就在隔壁休养,让他听见可不好。”

吕氏闻言声量顿时压低,可气依旧压不下去,提到老爷她就悲从心来,扯了帕子抹眼泪。

“他眼里还有我吗?我这辈子就白给他们秦家当牛做马了。”

孙嬷嬷忙安慰着:“老爷是在气头上,等过一段时间气消了就好了。夫人不如乘着老爷病重,不如多去和老爷说话?常主动服侍汤药,只要老爷不生气了,往后不就什么都好说了吗?”

吕氏闻言又哭了起来,“我进府就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到老了还要服侍人,真是不甘。”

“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老爷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只要夫人熬住,等老爷归天,秦府还不是夫人一人说了算?”

吕氏一怔,想想也是,顿时心平静气起来。

第二天,府中传来秦湘被堕了胎的消息,因胎儿大了,秦湘大出血,血流了一大盆子,差点就一命呜呼。后来命是捡回来了,但是从此不能再生育了。秦湘醒来后,闻言顿时昏死过去,陈氏哭天抢地的,秦中炬整个人都蔫了。

沉欢听到消息,摇头叹了一口气。虽然秦湘可恶,当她也受了惩罚,嫁给田大壮,就算没有钱也算有个夫家,田家是秦府的农户,看在秦府的面子上,自然会对秦湘不会太差,谁知道吕氏偏作死,逼得秦湘最后一根稻草都没有了。

秦湘年方17,正是一朵花的年华,从此,便如寒冬腊月的枯枝,再也无法发芽。

府中一再出事,苏氏莫名其妙的心慌,也不愿意出门,写信给秦松涛希望他接母女两进京,盛京自然有好的名医,总之,只要让她赶紧离开秦府,她就一定日日烧高香。就算不能常住盛京,借口看病也可以混个几个月,等过了年和秦松涛一道回来,秦中炬也该搬出去了。

她们不在,吕氏就不会怪罪她不帮着说话。

沉欢因为开始暗中盘点秦府的家产,时不时借口跑去秦功勋房中请安聊天。除了会遇到吕氏外,竟然每次都能看到马姨娘。

沉欢见她也懒得给好脸。她居然帮秦中炬说话。可她自己也不掂量下有多少分量,以为顺了吕氏和秦功勋的心,给他们一个台阶下,他们就会给她一个好前程吗?

最后,秦中炬不还是要落得生不如死的地步?

而马姨娘对沉欢的冷笑和不待见并没有不喜,反而对她更加礼仪周到,总是挂着一抹温婉的笑容,还常常让秦莲私底下跑到玉春院找她玩。

沉欢只要见到吕氏在秦功勋屋里,她都懒得久呆,冲着秦功勋福了福身子,转身就走。

吕氏气得瞪眼,“我再怎么都是当家主母,是她的祖母,她既然如此无礼,连招呼都不打,眼里还有我和老爷吗!”

烟翠跟在后面,正好听见,便回头走到她面前,笑着说:“哎哟,老夫人教训得是。该走的没走,不该走的倒是先走了,等会儿奴婢就告诉我们姑娘,让她给您赔礼请安啊。”

说完,扭着柳腰,款款跟上沉欢的脚步,扬长而去。

吕氏气得抓起茶盅狠狠的砸了出去,才消气,但又被秦功勋给骂了一顿。

烟翠上了车,将刚才吕氏的话说了一遍。沉欢笑笑,“好啊,明早我继续给老爷请安。顺便看看她要怎么作。”

吕氏自打听了孙嬷嬷的话,虽然对秦功勋辜负了她三十年的夫妻感情而心冷,但眼下她还不能松懈,只好每日日夜去亲自照料秦功勋的起居。

秦功勋对她的恨意未减,尤其是绿帽子一带就是几十年,想起来就要吐血。而且,自己帮她养了儿子不算,还支持秦中炬一家在秦府作威作福,充当他秦府的嫡子嫡孙。

每日见吕氏低眉顺耳的服侍他,看着她两鬓白了发,也是有些感慨。

他自然不知道其实吕氏恨他入骨,尤其是逼着她得罪吴家。在他看来,既然是吕氏自己通的篓子,为了维护秦府的名声,他就得听沉欢得,让吕氏自己去收拾烂摊子。他哪里会体谅吕氏,作为女人,最需要夫君为自己收拾烂摊子。

秦功勋从来都是先以秦府利益出发。

虽然如此,秦府二房被剔除秦府,苏氏将来是要和秦松涛常住盛京的,秦府的产业大部分都在豫州,因此,除了吕氏,也没有合适的女人掌管中馈。以他传统的想法来说,一定不会让妾氏来执掌家中主事的,会影响秦府在外的名声。

所以,吕氏一连几个月刻意的讨好,秦功勋万般权衡之下,又让她搬回了了上房住。

早上,她服侍秦功勋用完早饭,正给他准备茶,丫鬟进来禀报说四姑娘来请安,她手中握着茶盏一抖,差点洒了茶水。

秦功勋皱眉,“当了那么多年主母,越活越回去了!如此没有规矩!”

孙嬷嬷赶紧上来抹赶紧茶水,吕氏呆呆的站着,手足无措。房中还有两个丫鬟,神色各异。

秦功勋斜睨她,“你倒会学下人站着立规矩了吗?都不知道当初怎么就把你扶正了?害我一辈子。”

吕氏羞愤得差点就要掉眼泪了,孙嬷嬷悄然扯了扯她的衣角,她才青着脸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题外话------

思维2011送了3张月票,趣味小花、趣味小花送了2张月票,13464093259、palispan各送了1张月票,王843691736送了一张五分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