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42章 终极大赢家!

凤七通过伏和的记忆,在知道蛇族还有后代时,已是五内俱感。他本已别无所求,他觉得一切已经足够了,只要蛇族还有血脉在延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

当凤七知道,云芷汐毁了同心锁镯,毁了与蛇王子的婚约后,他在高兴得疯掉的同时,也痛苦得疯掉了!

因为凤七知道,同心锁镯的作用,是为天蛇神体准备的!那么也就是说,蛇族出现了天蛇神体的后裔!可是——

绝代!

王族灭绝……

这怎么可以?!

他凤七不同意!

所以凤七不顾一切的,想要——

可是!

就在凤七的灵魂,想要掠入云芷汐手镯的瞬间!

在所有人,包括当事人云芷汐,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

云芷汐腕上那暗金色的镯子,陡然绽放出一片惊世白雾!

那雾!透着一层飘渺的神韵!

与此同时!有一道梵音降世!

“滚。”

这一字音,沉如钟鼓,稳如泰山!

“什么!”便有凤七惊魂的声音散出!

下一瞬!

围观群众只见那凤七化成的黑凤虚影,直接被弹飞出数丈之外!

不仅如此!

凤七形成的虚影,更是淡得变成了透明状!

“嘶嘶——”

与此同时!

那头天翼蛇王,眼看凤七要不行了,竟是对云芷汐发起了攻击!那凶势一爆而起!一股恐怖的凶威,立即是狂放而出!

这连着的一幕幕,快得让人几乎应接不暇!所有人都惊呆了!

而云芷汐本人,正是盯着腕上的镯子看,她刚才好像看到了,有小小的容煌,从镯子里跑了出来?!她有些不确定,可在她思虑疑惑间,天翼蛇王已发起了进攻,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住手……”然而凤七虚弱至极的声音,却及时的爆发而出!

“嘶嘶——”天翼蛇王那弓起的蛇躯,在发起攻击的瞬间——静止了!它回头以那冷漠的蛇目,透出不解的看着凤七。

“天要亡蛇族……”凤七的声音,就像是来自九幽冥域里,那最为不甘的灵魂之声……他确实不甘,然而他已经不再去想,方才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求你……将《天蛇神功》带回……”凤七的魂已经很淡很淡,他的声音已经很飘忽,只能隐隐的听见。

“《天蛇神功》?”这时候云芷汐警惕的眼神,才从天翼蛇王身上移开,这才看到凤七像是要消散了,她立即是瞳孔一缩的急问道,“它在哪里?”

“它……”可凤七还没有说完,他就已完全淡去!恍惚间,只余留一面透明的,不甘和苦痛的脸。

“收!”云芷汐亮声一喝,一面魂幡被迅速的放出,她试图罩住凤七!她想尝试用魂幡,去保留住蕴含一丝执念之魂的凤七,可是凤七所在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云芷汐无奈的收起魂幡,眼神复杂的盯着,凤七消失的方向。她身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此时显得十分虚弱。

“小心!”但就在此刻,几道惊呼声齐齐而起!

云芷汐先是一怔!便感觉到莫大的危机,直接是朝她袭击而来!

“嘶嘶——”天翼蛇王!

失去了凤七的掌控,此时的天翼蛇王,忽然朝着云芷汐扑了上去!它仿佛认定了,凤七就是她所杀!

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此刻的天翼蛇王,那双恐怖的猩红蛇目,竟在瞬间黑化!犹如一双恐怖的恶魔之眼,闪烁着一层阴森的绿光!

“云姑娘!”伏和虚弱苍白的面色,瞬间被吓作青色!他手中羽扇飞扑而出!无论如何,他都要尝试啊!

“云芷汐!”紫衣男子甚至冲了上去!

皇甫傲和癫狂和尚也不慢!

唯独九婴什么都没做,它当然什么都不会做,它巴不得云芷汐死,这个时候看到这么好的机会,它没有出来拍手掌大呼“好好好!”,那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然而!

就在众人惊魂的这一刻!就在众人齐齐出手的这一瞬间!

圣城!

忽然从地底,裂放出了一道“轰隆”声!

那声音,就像是有地雷,在地底之下爆破了一般!

紧接着!

无数道“轰隆”声滚滚而起!

与此同时!

那要攻击云芷汐的天翼蛇王!就像是被人用了定身术,给直接定住了一般!完全就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下一刻!

这头被定住的天翼蛇王,开始一层层龟裂,然后直接在所有人面前——碎散?!湮灭?!

那时候!

整一坐圣城!

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圣城之内!

更有一片尖锐的“叽”声爆发而出!

所有的怨灵,好像是面临了灭顶之灾,它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它们在迅速的被消散着!

本来已经要没入了玲珑仙境的云芷汐,看到这突兀的一幕,直接又是爬了出来,她懒眸一亮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魂幡!散!”下一瞬,云芷汐直接散出了,容煌送给她的宝贝魂幡!

喵了咪的,这是个大好的时机啊!

“鬼灵!收!”那些惊慌失措的鬼灵,这时候根本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什么心神去抵抗什么,魂幡的吸收之力!

于是刹那间!

这些乱哄哄的鬼灵,直接成了云芷汐魂幡的最好补品!

云芷汐强撑着伤势,为了收鬼灵也是拼了。她一面吞疗伤丹药,一面拼着头疼也要收了这些鬼灵!

特喵的!

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啊!

如果让这些鬼灵散完了,她的魂幡上哪里去,找这么多的鬼灵来补充啊!所以无论如何也就拼了!

于是在那一刻,云芷汐直接将她手中的十亿魂幡,放到了她力所能及的,最大最大的面积,然后“呼呼”的,迅猛的在收着那些完全不反抗的鬼灵!

鬼灵们不仅是不反抗,它们甚至是争先恐后的,“逃”进了云芷汐的魂幡里!它们虽然大部分没什么意识,可是它们有本能啊!

这时候在外面,就是——被灭的下场!那么当然是要“逃”啦!于是鬼灵们全部都,自告奋勇的,前赴后继的,“逃”进了云芷汐放出的魂幡里!

就这种坐等收魂的效率,简直不要太猛!

“这样也行……”伏和摸了摸胸口,安抚着惨遭几次蹂躏的小心脏,这才是缓缓开口道。

他今儿这小心脏一波三折的,差点没被吓死。不过不得不说,眼前还在拼命捡漏的少女,真是拥有着打不死的小强命格啊,明明几度被摧残,这都还能活蹦乱跳的……让人想不服都不行……

“咳。”紫衣男子之前圣光使用过度,底子也正虚着呢,这时候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但看起来似乎没有危险了,他才算松了一口气。

“阿弥陀佛,没想到小姐还能普度众灵,善哉善哉。”癫狂和尚惊叹的看着这一幕,最终叹了这一句话出来。

九婴面色严凝,它目不转睛的盯着云芷汐,有种刚才好像站错队的感觉……

“圣城的鬼灵真不是一般的多。”皇甫傲看着那些争先恐后的鬼灵,十分唏嘘的说道。

而随着鬼灵的消散,整一坐圣城原本充斥着的煞气,也正在快速的消散……

就在最后一批鬼灵,被云芷汐收入魂幡之中时,她感觉她已经不好了!头很疼,非常非常的疼!

那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本就受伤的识海,再经由她的这番压榨后,已经完全承受不住了!

“噗——”她体内的伤势,在精神力大幅度匮乏,她的脑子罢工的瞬间,也完全压制不住了!于是一口鲜血,从云芷汐的嘴中,华丽丽的喷出……然后她一头栽的,晕厥过去了……

真是,用生命在捡漏啊。

……

等云芷汐有意识的时候,她感觉躺在了一处陌生的房内。她正要爬起身,脑子却迅速的抽痛起来。

“小东西。”有轻柔的梵音,立即落在了她的耳边,她迅速的感觉到,有精壮的怀抱已将她拥住了,也有清雅的梵香,袭入了她的呼吸里。

“嘶——”云芷汐呻吟了一下,一双懒眸才张了开来。入目的,就是容煌清俊的脸,还有他那透着柔意的墨目。

紧接着,有柔如凉凉雪羽的吻,落在了她的眉眼之间,“本来想打你的。”这是容煌的话,他本来是真的想打这人儿的。

就她,为了区区几个小鬼魂,直接把她自己拼得伤上加伤的,这真是最该打的!可是她现在醒了,他却是舍不得打了。

“嘿……”云芷汐本能的缩了一下身体,想要埋进他怀里撒撒娇,卖卖萌什么的,结果——

“嘶——”身体也很疼……

她这一次,真的是太拼了。尤其是后来的伤上加伤,更是把她的底子掏空。要在这样的“空壳子”里恢复,纵然《通天诀》有天大的本事,它也没办法让她一下子活蹦乱跳回来。

“先疗伤,回头再收拾你。”容煌扶她起来,敦促她快点吞丹药疗伤。

如此大约过了半天多的时间,云芷汐的伤势总算是好了六七成,虽然跟人火拼的话还力不足,但进行寻常的活动,已经是没有问题了。

“《天蛇毒经》呢?”云芷汐收了功,想到这件算是最紧要的事情。

可惜,云芷汐这一次,模糊了主次!

因为什么《天蛇毒经》,压根不应该是最紧要的事情,真正紧要的是,她眼前的男人心情不太好!

“嗯?”容煌修长的剑眉挑了挑,墨目里有一层黑光潋动。

“哎,当时那个老凤凰男散得太快,我根本就没来得及问《天蛇神功》的下落,现在只能送那《天蛇毒经》回去了。”云芷汐揉了揉眉心,还不知道死的说着。

其实对于蛇族,云芷汐的感情也是比较复杂的。虽然说是蛇族先强迫了她,才会发生后面的,她和容煌毁掉同心锁镯的事情,但是谁能想到就那么一个破镯子,居然会令一个强大种族绝代?

当然了,蛇族这本来也是罪有应得,谁让他们先招惹了她呢。可是蛇王子却是她欣赏的朋友,她还挺不舍得,让那样一个风华大好的青年,就这么平白的没了性命,还是在绝望中没了性命,因为蛇族自他开始,会……

容煌彻底的沉默了,可下床的云芷汐还什么都没察觉,她还“自投罗网”的,在下地之后就朝着男人身上靠过去。

“咦?不对,你后来找了没有,有没有找到《天蛇神功》?”云芷汐感觉脑子还是有点不好使,看来是前面使用“过度”的后遗症。

“没。”容煌应了一声,抬手抱着人儿的力度有点紧。

云芷汐闻言,自然是一脸失望,可是她却顺手的抱住男人的腰身,然后叹了一口气的埋在男人怀里。

“小东西,你还有没有别的话说。”容煌搂着人儿的后脑勺,很是大度的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这个镯子,我好像看见它跑出了一个小小的你,你在里面放了‘你’?”云芷汐好奇的抬眸问道。

容煌:“……”

男人没有回答她,甚至只给她摆一个棱角分明的下颚,她等了一会,正是要……

“啪——”容煌的手掌,已经不客气的,拍在了云芷汐的臀上!

下一刻!

“呀——”云芷汐惊呼一声,瞬间就被抱上了榻,还被压在了某位美男的身下!

“嘶——”一道呻吟,忽然从云芷汐的嘴里散了出来!

容煌墨目一凝,抱紧人儿急问道:“怎么了?”

“头疼……”云芷汐缩了缩身子,柔弱的蜷在男人的肩胛处。

“不是让你疗伤了么?”容煌的声音明显有些恨铁不成钢。

“疗了,精神力比较难恢复……”云芷汐虚弱的嗓音,在某位美男子的肩胛上散出来。

容煌性感的薄唇抿了抿,翻身将人儿抱好道:“那你再歇会。”

“躺太久了,盘坐太久了,想出去走走。”云芷汐小声的表示。

容煌低头看着,乖顺的趴在她怀里的人儿,明显感觉到她的气息,确实是不太好。而这些天躺着,估计也确实不太舒服。

“好,我陪你出去走走。”容煌本来那些账呢,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更在意的,是他的人儿好不好。至于其余的,当然都是靠边站。

“好!”云芷汐懒眸一亮,暗呼完全过关,已经是从容煌身上下来,一手拉着他的手掌朝外走去。不过她心里还在暗暗嘀咕,不就是问那什么“小小人”嘛,不说就不说,怎么还反应这么大……

容煌墨目微微狐疑的,看着忽然又活蹦乱跳的人儿,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不过这时候,他已经被拉出了屋。

“主人!”九婴率先朝着云芷汐躬身行礼,而且居然还发出了声音!竟然不再是奶声奶气的声音?!

看起来,九婴是非常适应这具身体,现在已经完全契合进这具身体里了。

“小姐。”同样守在外头的癫狂和尚,此时也是行礼拜道。心中却为忽然冒出来的,这个称呼云芷汐为主人的家伙,感到了震惊和一丝威胁!

想当日,他还为他堂堂一名高阶玄皇,委身在一个王阶之下而感到憋屈。可是今时今日,人家坐下分明不只他一个高阶玄皇属下,而且还是个如此年轻的高阶玄皇!

年轻代表着什么?癫狂和尚当然知道,那意味着此人的资质,远要比他好得多!

这么一来,癫狂和尚开始担心,将来云芷汐会不会,更器重眼前这个真正的青年,而忘却了他的存在?

见两货大献殷情,云芷汐点了点头道:“有没有什么发现?”

“回主人,没有。”九婴连忙回复道。

癫狂和尚跟着点点头,不过却上交了一批储物戒给云芷汐。这都是从此番进入圣城,然后死在这里的强者身上搜下来的。

在这些储物戒中,有着不俗的收藏。其中还包括了,秦老祖的储物戒,他们收纳的东西,自然多是珍品。

云芷汐对癫狂和尚的行为非常满意,当下也不客气的将储物戒收起来。

一旁的九婴一看,顿时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机会,可它以前是拉风的上古凶兽,对这些贫贱的储物戒根本看不上,它一时忘却了,这些东西其实对于现在的它,那也是有用的……

而此时,外出的伏和正是归来,他一看到云芷汐,立即落下身道:“这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要长睡不起,让容公子苦等了。”

云芷汐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凉凉的说道:“我真要长睡不起,你的升王丹就没着落了。”

“咳,嘿嘿……你说的也是,要不先给我把升王丹炼了,然后你再接着睡?”伏和一想也是啊,连忙是要掏材料道。

云芷汐立即挥拳想打人,伏和连忙退到了容煌身上,灿灿然笑道:“云姑娘,要注意形象啊。”

不过这时候,容煌已经淡淡的看了伏和一眼,伏和被这么一看,立即正了正色,迅速的转移话题道:“那什么,《天蛇神功》也知不知道在哪里。”

听说这个,云芷汐应道:“这个自然要问你,你不是神棍么?你现在算算看,看它到底在哪儿?”

“没消息?”伏和看着云芷汐的眼神,朝容煌身上斜了一下。

“没有。”云芷汐明白伏和的意思,但容煌显然没找到线索。

“那我算算。”伏和知道这事关蛇王子的生死,当下没有怠慢的,立即拿出了看家的龟甲,连并着天机喵也出来了。

不过这一次,小白喵却没有出现,这让云芷汐微微奇怪。按说当时小白喵逃开,事后就会回来的。

不多时,伏和已经推演完毕。

“如何?”云芷汐立即询问道。对于伏和的本事,她如今还是比较相信的。因为这一路南下,伏和已经多次用他的神算,算出了不少预示。

不过伏和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对着卦象沉吟着。

“明珠暗投?”过了好一阵子,伏和才狐疑说道。

“怎么说?”云芷汐没听明白。

伏和拧了拧眉道:“按照卦象显示,这明珠指的就是《天蛇神功》,但这卦象的意思,好像是说《天蛇神功》落入了,不识货的人手中?”

“不识货的人?”云芷汐愣住了,那就是说着《天蛇神功》出现了,但是被一个不懂的人拿走了?那这是谁捡到“死鸡”了?

可是不对啊,在这圣城里,能存活下来的,也只有他们这几个人啊!

“你行不行啊,这都什么破卦。”云芷汐顿时觉得,伏和这卦象不对。

伏和一听不乐意了,“你可以怀疑本机子的人格,但是不能怀疑本机子的专业水平!”

“你这卦象还在演化,你看看清楚。”这时候容煌却指出道。

“咦?”伏和闻言一看自己的龟甲,果然上面的铜钱还在轻微的波动着。

“这是……明珠蒙尘,缘者得之。”伏和在卦象完全稳定之后,再度是冒出一句话来。

“看吧看吧,就你这样的,还要我们家容煌提醒你,你才看得完整的,还跟我说什么专业水平。”云芷汐顿时调侃了一句道。

伏和:“……”他表示,通常卦象定局后,是不会出现变卦的。而且就算变卦,他们不是一直在讨论着么,他在收龟甲前肯定会看到,不过这一次是先被人提醒罢了,怎么就成了他不专业了……

“算了,反正此行我们尽力了,没想到也没有办法。”云芷汐自我安慰了一下,神情却有些失落。

“不是说明珠蒙尘,缘者得之么?如果他命不该绝,总会得到的。如果注定如此,你多想也没用。”容煌见她心情不好,担心她一会又头疼,已经是柔声安抚道。

“嗯。”云芷汐点点头,但是情绪依然有些低落。

“跟我来。”容煌见此拉了她,已是掠空而出。

余下伏和三人,正是有些面面相觑。

……

容煌拉着云芷汐,去到了此前的楼宇废墟之前。

“来这儿干嘛?”云芷汐不解问道。

“去了你便知。”容煌才抱着人儿落下身,一道白影就掠了上来!云芷汐顺手一抓,就抓到了白绒绒的小团团。

“喵!”只听一声喵叫,小白喵小小的脑袋,就从云芷汐的手心里钻了出来。

“你带我来找它?”云芷汐看到这个见色忘主的小白喵,有些奇异的看向容煌,他俩不是素来不合么?

“不是。”

“喵!”

异口同声的否决,倒是十分的有默契。

“喵喵——”小白喵指着废墟,正在用喵星语说明它的意图。

“它是发现了,我要带你去看的东西。”容煌已经明白。

“什么鬼?”云芷汐不解。

“下去就知。”容煌买了个关子,已经拉着云芷汐走进废墟。

进入废墟之后,云芷汐看到在最初,老凤凰男盘坐的地方,出现了一片裂痕。

容煌挥手劈出一个窟窿,就带着云芷汐跳了下去。

这里面陡然一黑的,云芷汐起初有些不适应,在开启了心灵之眼后,才慢慢的适应了黑暗。

“这祭台除了破咒,还有其他的玄机?”云芷汐狐疑询问身边的男人道。

“想知道?”容煌挑声一问。

“嗯嗯。”

“晚了。”

云芷汐:“……”什么意思?怎么就晚了?!

容煌扫了一眼脸上还挂着疑惑的人儿,顿时就不客气的,朝着她的唇咬了一口,并是不过瘾的,深入攫取了一番。

“这里有什么玄机,可没有《天蛇毒经》重要。”容煌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方面反应通常迟钝的云芷汐,这才是真正的醒悟过来,明白了这个男人怎么好像,心情有点儿不佳的真正源头了!

喵了个咪的,原来是在傲娇呢!

“嘿嘿……”于是,她就谄媚的抱着男人的颈,笑眯眯的说道,“我这不是本来以为,这里面就是个诅咒源地,被你灭了就灭了,你没说肯定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嘛。”

“哦?”容煌明显不信。

“你不信?”云芷汐表示,她真这么以为的!

容煌别开脸,目光看向了下方。

“好嘛,我错了,容煌师父你就行行好,跟我说说这什么情况?”云芷汐勇于承认错误道。

“那你说,去你家提亲,需要准备什么?”容煌反口一问。

云芷汐:“……”这事不是说好了,先不急的么……

“怎么?你还打算,此番回去接着这么静悄悄的?”容煌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危险。

“当然不是,你可以跟我先回青城县,让我爹娘他们先看看你,如果满意了嘛,那咱们再讨论下面的。你说呢?”云芷汐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很想拍自己的大腿,然后大夸一声机智!到时候她再跟爹娘说一下,让他们拖延拖延婚期,那不就得了嘛!

“带我回去?”容煌听到这里,还算是稍微满意。

“对!你也知道的,我爹本来呢,对你还是有点芥蒂的,那事情……”云芷汐提醒道。想当初他刚到他们家,就对她“欲行不轨”,直接被她爹抓了个正着!

“我能解决。”容煌一语落定,有说不出的自信。完全没有见家长的紧张,好像依然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那也要听我爹娘的意思嘛,我可是孝女。”云芷汐打哈哈道。

容煌盯着她这脸儿,就很清楚她还想玩,她就不想那么早嫁给他,觉得若是成亲对她有束缚。

“汐儿。”容煌觉得,她这想法得改。

“快看!那是什么?”云芷汐一听就知道,男人要说教了,连忙是转移话题道!

容煌:“……”

不过他们的目的地,是真的已经到了。

“这是……”云芷汐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幅巨大的,散发着层层金光的骨架,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

“渡过八重劫的金凤遗骸。”容煌此前在下来祭台时,也没想到这里会出现这样大的一副骨骼。

“八重劫?不会这么巧吧……”云芷汐感觉世界有点玄妙,她炼化了那金凤之魂,获得过对方的一些残缺记忆,知道那是一头渡过八重劫的金凤残魂。

那么现在,这里却有一具度了八重劫的金凤遗骸,这……

“怎么说?”容煌对云芷汐此前遭遇的事情,还并不清楚,而那金凤残魂,在经过她的炼化后,气息自然是变了,除了知道那是金凤魂,他也无法看出更多。

“哦,当日……”云芷汐将拍卖会得到魂珠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也是八重劫?”容煌听完明显也有些惊讶,紧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着云芷汐的目光,就微微的深了深。

“怎么?”云芷汐正盯着他呢,自然看出了他眼神里的变化。

“八重劫凤魂,八重劫凤骨,你在修炼的神功,现在是在第二层的淬骨阶段。”容煌勾连起来道。

“然后?”云芷汐还没听懂容煌要表达的意思。

容煌墨目沉了沉,在停顿了好一阵之后,才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一种密法。”

“?”云芷汐越听越迷糊了。

容煌宽大的手掌,轻按在了云芷汐的脑袋上,他那双墨目里有一层层暗光演绎,如果他推算的不错,那么——

------题外话------

如果本座推算得不错,乃们的手上,还拽着月票,嗯哼——来投吧!哈哈哈!表忘却了!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 ̄3)(ε ̄*)

圣城一行结束,就意味着要回宗门了,最近都会有一些伏笔,是提供下一个地图用的,会比较难写,亲们要多多打鸡血支持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