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八十二章

萧守业觉得这个家里头越发的乌烟瘴气了,这都是什么人呢,嫂子们都是个不消停的,他那媳妇看起来也已经不像是自己最初认识的那个人了,当初自己看上汪碧莲是觉得她性子温和看着自己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的笑意,可现在看到她的时候,萧守业都觉得自己当初看上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自己的幻觉,这个整天不是对着自己哭丧着一张脸就在那边念叨着自己父亲当初是如何帮助了他们,现在却落得这样的田地,好似当初就是他给逼得一样,汪秀才病倒了还不是因为自己看不开的缘故,现在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守业,你看看你这媳妇都快成什么样子了!这做人媳妇的哪能和婆婆对着干的,听听她说的那些个话,都是个什么话。外头闲言闲语说的还嫌弃不够是不是?”王氏道,“要知道是这样的性子,当初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她进门的!”

“相公,你倒是说句话!”汪碧莲摇着萧守业的手臂道,“我怎地就不好了,当初我阿爹可没少帮衬着你,当初要不是……要不是为了帮了你我才做下了那等亏心事,而今又何至于耿耿于怀病倒了,我不过就是想要回去看看阿爹,不愿意我拿着东西回去就直接说了就是,又何必在这里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我头上来,说的那些个话不过就是小气不愿意罢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萧守业听到汪碧莲又开始提那件事情的时候就有些恼了,这还有完没完了,见天地拿着当初的那点事来说,而且萧守业觉得只怕不单单只是汪碧莲心中是这样想的,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怕自己的岳丈和岳母在她的面前没少说这种话,一想到这里,萧守业是更加没啥好感了,这算是个什么意思!

“你还有理了你!”王氏听着汪碧莲的话,那是更加气恼了,“咋地你隔三差五地就要回了娘家还有理了你了,你那么喜欢回娘家我看你干脆就直接在娘家常住算了,我也不拦着你,你只管回了家去!”

“我阿爹病了咋地我还不能回家看看不成?当初人说你们萧家的没啥良心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那还真是这样!”汪碧莲也是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当初怎么会会看上了这么一家人呢?她当初还觉得萧守业处处都好,可现在见到萧守业竟然还这样反驳着自己的时候,汪碧莲也火了,想她在萧家都快当牛做马了,却落得了这般的下场,当初母亲在自己的面前提了萧家似有些薄凉的话当时她还是有些不信的,现在却是不得不相信,看看这一家子的人是有多么的薄凉。

“当初你家上了我家说的时候是把崔家人说成什么样子的?都说成人家是硬生生逼着你们定亲的,说崔家的姑娘是多么的无礼多么的愚昧,说的是那样的被逼无奈。要不是你们家是这么干的,我阿爹能帮着你们?”汪碧莲松开了还巴在萧守业肩膀上的手,恨恨地道,“现在你们怎么能够就说出这样无所谓的话来,你们都不觉得亏心的吗?你们敢说自己是没说过那些话没做过那样的事情吗?”

“还嫌家里面不够热闹是不是?”萧守业一张脸也黑了,这都是什么时候的老账了现在来翻扯出来,这还有啥意思,“你说这话是啥意思来着,这是不想过下去了还是咋地的?”

“要想不过了就趁早说了,扯东扯西的干啥呢,你说你干活不利索还有那么多的闲话说的!告诉你,我们老四可是个秀才,往后可还是要当举人老爷的,没了你多的是年轻的黄花闺女愿意到我们家里头当儿媳妇!把你休了我改明儿就找了媒婆来说亲事,这个月就能够娶个人进门来!”王氏听到自己儿子放出那一句话来的时候更是一脸的得意洋洋,想他儿子这样的人哪里还怕找不到媳妇的,多了去了。

“萧守业你没良心!”汪碧莲听到这母子两人这话,她大声地道一句,随机露出了一个冷笑来,“你们想就这么简单就把我给撇开了?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萧守业你想了很久了吧,你当我不知道呢,现在的你也在那边觉得当初要是娶的人不是我就好了是吧,你是觉得后悔了吧,觉得当初娶我还不如娶了崔乐蓉是吧,我告诉你,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当初你们坑了我们汪家,现在就想拍拍屁股就把事情给了结了?反正在这个家里面现在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萧守业我告诉你,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如了你的意思的,你不想和我过也成的,你要是敢休了我,我让我爹就去衙门把你给告了,你不是一直都想在徐县令的面前长长脸么,到时候我就好好地让你在县令大人的面前长长脸,保证到时候县令大人对你印象十分的深刻!”

汪碧莲当初对萧守业有多喜欢,那现在看着萧守业的时候就觉得有多陌生,她觉得自己当初就不了解这个男人,现在了解了之后就觉得他压根不像是看上去那样的温和,这男人骨子里头就刻着冷漠。但她得不到好的为什么还要让这个男人和这一家子舒坦!

“你——”

“我什么?县令大人似乎十分看重人品呢,对于萧易他们两口子也十分的看重不是吗?到时候要是知道堂堂一个秀才竟然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你说到时候你还能秋试么?你还想当你的举人老爷么?”汪碧莲冷着一张脸看着人,“所以阿娘你也别整天在我的面前叫什么休了我的话,休了我到时候你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王氏几乎一张脸都要被气歪了:“别忘了你阿爹也是个秀才!”

“我记着呢!可你也别忘了当初的事儿还是我阿爹给担下来的,否则你以为你儿子还能够安安心心地地当他这个秀才!”汪碧莲想到这一点就觉得替自己的阿爹不值,也觉得自己当初怎么就眼盲心盲到那般的田地,觉得这个男人哪里都好呢?

汪碧莲说完也不顾他们是怎么想的,转身回头进了屋子收拾了几件衣衫打个包袱就走。

萧守业看到汪碧莲打了包袱要走,他有些急了,刚刚的汪碧莲那是自己从来不曾见到的,他想也不想地就上前要去拦着,“你上哪里去?”

“阿娘不是说我喜欢回娘家就要我回娘家常住么,那我现在就回家常住去了。”

汪碧莲道,若是以前的话萧守业要是问着自己上了哪里去那可不是担心着她,她走了,家里头的活计就得他干了,现在更是担心她家真的上了府衙里头去告上一状惹上麻烦事儿才会这么问而已,一想到这一点,汪碧莲觉得自己的心就更加冷硬了一点,这还有什么可值得心疼的一个男人。想自己也是在父母手掌心中呵护长大的,凭什么嫁到了萧家之后就要受了这些的闲气,更可恶的是这一家子还半点都不记得她家的好,这样的忘恩负义白眼狼的东西,她为何还要给他们留着面子里子!

汪碧莲说完这一句之后拿着自己的包袱那是头也不会地就走了,萧守业被自己那媳妇那般的作态弄的脸面也没了,这还是当着自己阿娘和二嫂的面半点也没给自己留了颜面,他的心中哪能不恨,指不定在围墙外头就有不少的人听了个清楚。

王氏刚刚被汪碧莲那蛮横的样子也给唬住了,自己这小儿子那是她的命根子,被汪碧莲这么一说之后她当然也是震惊的厉害,最后也就眼睁睁地瞅了人走了,想拦都拦不住,等到人都走了老远了之后她才像是缓过了神来似的大声地吼出了一句:“有本事你就一辈子都别回来!”

那嗓门响亮的似乎只有这么一来之后自己才算是有了底气一样,风氏撇了撇嘴,对于王氏这人哪里还有啥不懂的,有本事儿这话就刚刚对着人说呗,等人走了才吼出这么一句来有啥意思,平白惹的人发笑不说还是个丢人的。

萧守业大约也是觉得自家阿娘那样子有些丢人,他默不吭声地就转身出门。

王氏一看萧守业那样子还以为他是要去把人给叫回来呢,“你干啥去啊,我可告诉你了老四,你那媳妇实在不是个东西,你自己也听见了她刚刚说的那些是个啥话了啊,你可不能给我想不开眼巴巴地把人去叫回来,这说出去咱们萧家还要不要脸面了?到时候这小浪蹄子可指不定要在家里面作威作福起来了……”

萧守业被王氏说的心烦的很,脚步那是更加快上了几分,这也使得王氏更加心急了,冲过去就要把人给拉住,“儿啊,这样的媳妇你还去叫干啥呢,就让她回了娘家去,她有本事就在哪儿呆一辈子去,等到时间一长,你就不去叫她自己也得乖乖回来……”

王氏对此可算是十分有经验的,想当初她被送回了娘家的时候那每一天都可以算是度日如年啊,就日日盼着人来接,她就不相信汪碧莲能有这样的硬气真的敢一去不回头了,不回头就不回头了,难道家里面少了这么一个人还不成了。

“我去走走,家里面乌烟瘴气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萧守业拨开王氏拽着自己的手。

王氏一听自己儿子是这么说的,倒也是一下子放松了,“这都快吃饭了你还走哪里去?”但一眼瞅见自己儿子那不高兴的脸色,王氏自然地就选择了屈服,“那你就随便走走可别走远了,一会就回来吃饭了。”

萧守业也完全不管王氏说的是个什么,倒是风氏在那边凉凉地道了一句:“老四现在的气性倒是不小啊,看那样子还真是少见呢!”

风氏心中那叫一个高兴的,她就是看老四不顺眼的很,原本看汪碧莲也是不怎么顺眼,但今天汪碧莲的那点表现倒是让她满意极了,倒是真没想到那个一直都把老四当做天来看待的女人竟然还会有这么一天,不过反正只要看着老四倒霉他就高兴了。

“说个什么说,还不赶紧去做饭!”王氏朝着风氏瞪去一眼。

风氏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道:“阿娘你忘记啦,我们现在早就不在一个锅里头吃饭了,你和阿爹的饭要不就来我们这里吃呗,至于老四么,他不是挺行的么,要不你就让他自个做呗?要是在不成,你就给他再找个媳妇,不过到时候可得找一个能吃苦的媳妇来帮衬着才行,最好呢还是要找一个稍微旺夫点的,到时候老四指不定就能够被这么给旺了,我们以后指不定还能够沾点老四的荣光呢!”

风氏说着就拍了拍手,脸上还带着笑容就走了。

王氏听到风氏这话那也是气的厉害,现在家里面都是分着吃的,他们之前都是跟着老四一家子一起吃的,基本上那都是汪碧莲在做的,现在汪碧莲一走,那做饭的活计可说不定就要落到自己的身上去了,王氏这么一想,那脸拉得和苦瓜一样一个劲地开始骂骂咧咧着,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倒了多大的霉,咋地就娶了这么一些个儿媳妇回来!

风氏才不管王氏骂的是个啥呢,反正只要不让老四拖累到他们,管老四过的是个啥样子他们才不管,就看老四那样对老丈人的样子就知道老四这人绝对是靠不住的,往后指望着他还不如指望着他们自己生的种呢,那样到底也还是从自己肚皮里头出来的,可比这人贴心多了。

萧守业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的,但这走着走着就忍不住走到了山脚边,萧易家的屋子那就是近在眼前了,他还能够闻到那饭菜的香味。

院子的门开着,就算不开着院子,从那半人多高的泥胚围墙也能够瞧见院子里头的光景,晒在墙角一边架子上一早洗的衣衫已然已经半干了,院子里头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在院子里头还有三个人不怎么熟的人在,最中间的是一个身着月牙白锦服的少年,年轻的很,但身上的料子萧守业那可是个眼尖的,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那可不是寻常的料子,而是云锦。这种云锦可都是上贡的,要想买那价钱也都快赶上一寸布一寸金了,当初他在学堂的时候,镇上书院里头有个有钱人家的子嗣,萧守业也是同人打过几个照面,有一回那小子就拿了一条云锦做的帕子出来炫耀,说是云锦这东西那是有钱都买不到,当时几乎是把人的眼睛都要看直了,而现在眼前这人却是穿着云锦做的衣衫,光是看这一件衣衫就知道这个少年那是有钱的厉害了。

萧守业也不是没听过村子上的那些个话的,也都知道现在萧易和崔乐蓉两口子不但是在村子里头有了大片的田地更在镇上有了一间吃食铺子,听说那吃食铺子的生意也是好的厉害,这些也都不提了,两人现在还在那边做了什么胰子的生意,听说还有大主顾驾着马车来买的,现在看到栓在院门旁那一辆奢华的马车,想来就是这大主顾了吧?

刘言东原本是在院子里头闭着眼睛假寐的,他对于杨树村这个小村子印象也还是十分的不错,山清水秀的倒也十分的别致,今天一早起的早了一些,趁着现在还没吃饭院子里头的太阳也还不至于太过猛烈,晒得整个人懒洋洋的倒是舒服的很。

但眯着眼睛并不代表着他啥都不知道的,尤其是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对于刘言东来说那是最熟悉不过了,而且也是十分地让他觉得厌恶。

不等刘言东发话,一直侯在一旁的阿和也已经发现了人,也不过就是一个起落的功夫,阿和就已经落在围墙外,一把扣住了萧守业,反拧着手的力度极大。

萧守业哪里受过这等待遇,当下就嗷嗷地惨叫起来,这觉得自己被反拧着的手臂疼的就快断了似的,而且越挣扎那是越疼。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萧守业大呼小叫着,“你是何人,竟在这里放肆!”

阿和哪里管萧守业叫个什么,直接拧着人就和拧了一只鸡仔似的进了院子,萧守业顿觉得自己那一张脸都快烧起来一样,想要挣脱开却是半点也挣脱不开,进了院子的他顿觉丢人的很,完全不能想象一会要是见到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的时候是要咋办。

“刚刚你喊个什么?”刘言东看向萧守业,“你问我是何人?在这里放肆?”

刘言东的嘴角微微一勾,定定地看向萧守业:“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这样的资格来质问于我?”

那语气那态度看着萧守业的时候完全就当他是个蝼蚁一般不值一提,萧守业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当下就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和被打了一巴掌一样。

“你——”

“什么你呀你我呀我的,本少爷让你开口说话了么?你那么喜欢说话,那就跪着好好给我说说!”刘言东漫不经心地道,他这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阿和一下子就一脚踹向了萧守业的膝盖弯,萧守业被踹了正着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整个人一下子懵了,只觉得整条腿又酸又麻,整个人跪在地上的手更是痛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刘言东道,十分满意现在居高临下地看着人的模样。

“……”萧守业几乎是痛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会遭受这样的待遇,他疼的一张原本还算能看的脸现在已经完全皱成了一团,大口大口地喘气。

“说吧,趁着本少爷现在心情还算是不错,你要是能说出点让本少爷满意的,本少爷就放过你!要是你说不出什么让本少爷觉得满意的,那本少爷可有的是法子折腾你。”刘言东漫不经心地说着,似半点未见萧守业的痛苦神色,“要知道在院子外头偷看这一点让本少爷觉得十分不喜欢,要知道敢于窥视本少爷的人现在可是没几个,你胆子不小,要知道在我府上敢这样做的人就要做好了眼珠子被挖出来的准备。”

萧守业心惊肉跳,嘴上却还是要硬气一番:“我是秀才,可以见官不跪,你不能这样对我!”

“哦?是个秀才啊!”刘言东像是一下子有了几分兴趣,“但你身为一个秀才难道还不知道非礼勿视这四个字如何写的么,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你还有什么颜面在我的面前说你是个秀才?你说我将你扭送到府衙里头,到时候是你这个秀才有理呢还是我有理,说不定到时候你这秀才也当到头了。你说怎么样?”

萧守业脸一白,他这个样子看在刘言东的眼中那是更加觉得有趣,“怎么,怕了?刚刚不是还挺硬气的么?我这个人呢也是挺喜欢硬气的人的,你要么就从一开始就硬气一点,既然是硬气不起来呢,就别在我的面前说那些个话,听着怪叫人恶心的。”

“萧易!萧易!”萧守业自知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再加上他人多势众看着又是个油盐不进的主,萧守业自是知道不会和眼前这人硬碰硬的,能够穿的起云锦的人必定是非福则贵,自己哪是他的对手。

萧易也是听到了那叫嚷声,他刚听到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像是萧守业的声,但一想之后又觉得自家和那一家子早就已是没了什么纠葛的,怎么可能会在自家院子里头听到那人的声音。

“萧易,萧易你出来!”萧守业见萧易迟迟不出来整个人也着急了,那喊得更加的嘹亮了,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事情了,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落到眼前这人的手上。

萧易从厨房里头走了出来,看到跪在院子里头的萧守业的时候眉头皱了皱,越发的没好气了:“你来我家干什么!”

说好了从此之后半点关系也没有的,但现在算是个什么,三不五时来他们家遛弯不成?

“萧大哥,这人鬼鬼祟祟的在外头偷看呢,谁知道他是在偷看什么,我看他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咱们把他给绑了送去见官吧。掌管你们这里的县令徐瑾之我认识,人挺清正的!”刘言东道,“你看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提议挺好的,要是不送去的话,咱们就把人揍一顿,反正他那样子指不定就是要来做贼的,被我们抓到打上一顿也不算冤,别担心,阿和对于这点事儿可熟着呢,保证能让这小子得了教训又不会被打死!我看你家还养了两条狗啊,就是小了点咬不了人,要不趁着现在我们先把人给捆了,我让阿和上镇子上弄两条凶一点的狗咬他几口,你看主意怎么样?”

刘言东这上下嘴皮子一碰,那歪主意是一出接着一出,听得萧守业听得整个人都在那边止不住的心惊肉跳。

“萧易,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闯你家家门,咋地在你家外头看几眼都看不得了不成?我告诉你,你要是真敢这么干了,我家肯定是和你家没完的!”萧守业朝着萧易嚷嚷道,就怕萧易听了人的话就在其中挑了一个法子那样对付了自己,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他愿意面对的。

“哟,看几眼就表示你没有嫌疑了?指不定你就是在看哪里方便下手呢!”刘言东哪里是那么好罢手的人,这人要是搁在他府上被他逮住了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了一层皮,“是知道你那是打着什么主意呢,这人心险恶啊!”

“我堂堂一个读书人哪里是这般没有气节之人!”萧守业一脸的“你别羞辱我”的模样。

“哦?原来你还有读书人的气节?我早已为你那所谓读书人的气节早就已经被狗吃的半点也不剩下了!”崔乐蓉一手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头出来,一出来就听到了萧守业所说的那十分可笑的辩解,就萧守业这样的人还有气节可言?那全天下的读书人都足够以死谢罪了。

萧守业脸色一红,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看着崔乐蓉,当初他瞧着崔乐蓉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觉得人长得还算是秀气,可现在再看到她的时候,倒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觉得崔乐蓉那生的越发的好看起来了,唇红齿白,那雪白的肤色像是能够掐出水来似的,光是这般看着就觉得让人移不开目光来。

“吃饭了,还在那儿和不相干的人磨叽个什么劲儿。萧易,你过来端菜。”崔乐蓉看也不看萧守业一眼径自指挥着人干活。

萧守业见萧易利索地上前端过了崔乐蓉手上的菜,眼瞅着崔乐蓉还给了人一个十分好看的笑脸,他这心里头就觉得烧得慌,一想到汪碧莲现在的样子,他就觉得后悔极了,或许当初就不该娶了汪碧莲的,要是没有娶了汪碧莲而是娶了崔乐蓉的话,那现在过着这样日子的人就是他了!

崔乐蓉眼角扫了萧守业一眼,“看在一个村子的份上这一次我就不同你计较了,要是还有下一次,那你就等着见官吧!”

尤其是萧守业那眼神,光是被他看着,她都觉得恶心!

阿和狠狠地踹了萧守业一脚道:“嫂子心善放你了,你还不快滚!”

萧守业被阿和这一脚踹在肩膀上,也算是踹的有些踏实,肩膀一阵钻心的疼,但他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没啥好果子吃,只好一手捂着被踹到的地方走了,那双腿还因为刚刚切切实实地跪在地上的缘故而显得有些瘸,那样子看着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