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38章 口味真重!

“你把她弄晕做什么?”

陆荣景有些不悦,双手抱着女孩儿,一脸愠怒的看着前方走来的男子。

“抱歉,这只是我的职业反应。”joe耸了下肩,英俊的脸上有歉意,他一边低下头,目光看向双眼微阖的女孩儿,眼里有好奇:“冷,这就是你喜欢的女孩子?”

陆荣景没说话。

“她会睡多久?”

他问道,一边将人横抱起来。

“这得看她的意志力。”joe答道,笑容如同温暖的太阳,他是心理师,曾经专门接受过相关的训练,他的笑容是无懈可击的,往往能在第一时间内便能让患者将信任托付于他。

“意志力?”

陆荣景皱眉,目光掠向joe,隐约带着锋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会做梦,梦到以前的一些事情,有可能是悲伤的,也有可能是快乐的。”joe答道,他的中文说得很流畅:“冷,我没有和她进行过任何的语言交流,所以,我并不了解她,不知道她的性格和内心隐藏的最真实的情感,你现在让我说,我也说不出来啊。”

陆荣景深吸了一口气。

“有没有后遗症?”

“后遗症?”joe闻言,不禁瞪大双眼,惊呼道:“我是医生,我怎么会让我的病人留下后遗症?”

陆荣景盯着她,一字一顿:“吉祥不是你的病人。”

“ok!ok!”joe举起双手,笑着道:“你说了算!”

陆荣景没再说话。

他将女孩儿抱回屋内。

“先生。”

泡茶的女子站了起来,她长相温婉可人,像极了南方人。

可是,她却是操着一口极浓的粤语。

陆荣景瞥她一眼,用粤语说道:“阿姝,去准备一间房。”

“好的,先生。”

阿姝应了一声,赶紧退下去准备房间,路过joe的时候,她被男人抓住了手臂。

“你不是内地人?”joe好奇的问道:“你很漂亮,长得像南方人。”

“谢谢,我是港城人。”阿姝答道,目光落在他抓着自己手臂的大手上,客气道:“请你松手。”

她的眼神儿很犀利,一看就是练过家子的。

joe松了手,有些讪讪的。

待阿姝走远了以后,他才回头看向陆荣景,半开玩笑的道:“冷,你的艳福不浅啊。”

陆荣景没有理会他的打趣。

他抱着沉睡的女孩儿落座,小心的让她倚靠在自己的臂弯里,一边低头看着她的眉眼,一边答道:“她叫阿姝,是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保镖。”

“噢,美女保镖?”joe双手环胸,微微眯眸:“恐怕是来监视你的吧。”

陆荣景冷哼一声。

“监视?”他脸露不屑:“就凭一个女人?”

“这个嘛……”joe摸了摸下巴,笑得阴森:“我可以替你帮忙啊。”

陆荣景闻言,不禁挑眉看向他,似是有些意外:“噢,我还以为你已经金盆洗手了。”

“nonono!”joe摇头,再次展现他的阳光笑容,道:“我只是觉得那个阿姝的屁股很大,在东方,很少有女人的胸和屁股是成比例的,我想,她不但拳脚功夫好,床上功夫也很厉害吧。”

joe是外国人,向来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哪怕是个人*,他似乎也从未有过顾忌。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国外。

“先生,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阿姝的声音。

joe瞬间转过身,诧异的看着正站在房门口的女人,她应该是听到了他刚才所说的话,只是,她的脸上竟然毫无分毫的表情变化,简直是淡定极了。

陆荣景‘嗯’了一声,抱着陆吉祥出了屋。

阿姝落在后面,看着陆荣景走远了以后,她才回头看向joe,似笑非笑:“joe先生,我是帮主派给先生的,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在先生面前胡言乱语,我一定把你的小弟弟塞到你的嘴里!”

哇哦!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joe做出一脸害怕的表情。

阿姝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而另一边。

陆荣景走进房里以后,弯腰小心的将女孩儿放在柔软的大床上,这里的装修风格是中式的,所以大床也是木质结构,上面铺着鲜红的床单被褥,像极了古时候的婚房。

joe走进来的时候,惊了一下。

“这个房间真美!”

他由衷的感叹道,一边看向床上的女孩儿:“冷,这个女孩儿叫什么?”

“吉祥。”

陆荣景答道,温柔的替沉睡的女孩儿盖上被褥。

“吉祥如意的吉祥?”joe闻言,不由得挑起眉梢:“真是个好名字!我以前治疗的患者里面有个孕妇,她告诉我,东方人取名都很注重名字里面所代表的寓意,比如,她给她的孩子取名叫做‘睿渊’,就是希望她的孩子以后能够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

陆荣景回头看他。

“joe,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joe眨了眨眼,笑得灿烂:“我知道这句话是个贬义词,你不喜欢我!好吧,我出去。”

joe说完,谦和的退出房间。

陆荣景一直看着他。

“把门关上。”

他了解joe,这个男人的好奇心很严重。

而他,并不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

“冷,你真小气!”

joe很无奈的说道,老老实实的把门关上。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连绵细雨,joe站在屋外长廊边上,仰头看着天上的阴沉天空,忽然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伦敦,那是个美丽的城市,天空很蓝,河水很清,最重要的是,他深爱的家人曾经住在那里。

一阵高跟鞋踏在青石板地面的声音传来。

joe转过头,当看到阿姝的时候,他笑了起来,并毫不吝啬的冲她摇手打招呼:“嗨,美丽的阿姝女士,你是来看我的吗?”

阿姝没有理会他的调侃。

她的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咚咚咚’

她抬手敲响了房门。

“joe,你不要惹恼我!”

陆荣景的声音霎时传来,语气很差。

joe撇了嘴,小心的嘀咕一句:“我长得这么帅,为什么冷不喜欢我?”

阿姝开口答道:“先生,我是阿姝。”

两秒后,房门打开。

陆荣景站在门内,身上的外套已经脱了,只穿了件白衬衣,使得他容颜焕发。

joe见状,吹了声口哨:“冷,你口味真重!”

陆荣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有事?”

他的视线落在阿姝身上。

阿姝明显是愣了一下,才慢慢的答道:“这是热牛奶,天气转凉了,我怕里面那位小姐感冒。”

“谢谢。”

陆荣景说了句,端起托盘上的那杯牛奶,仰头便一饮而尽。

末了,他将玻璃杯放回托盘上,说道:“吉祥还在睡觉,她不需要喝牛奶。”

说完,重新关上门。

这下,阿姝完全愣住了。

在她的记忆中,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冷漠无情的,如今,竟然会为了一个大陆女人而违背帮主的命令!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joe的声音忽然传来。

“爱情?”

阿姝转过头,有片刻的迷茫。

她出生在黑道世家,从小到大被灌输的都是该如何完美的完成任务。

她以为,里面那个男人也一样,因为他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冰冷的血液。

“你谈过恋爱吗?”

joe继续问道。

阿姝皱起眉,不悦的看向他:“joe先生,我没有义务要回答你的问题。”

joe脸上的笑意不减,他答道:“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在和你谈话,你可以拒绝回答,但是没必要对我充满敌意。”

“噢,是吗?”

阿姝眯眸,笑得无情:“面对一个想要把拐我上床的男人,你认为我会对他放下戒备?”

joe摇头。

他绅士的朝她鞠躬,并道:“对不起,如果我有任何冒犯的地方,希望女士能够原谅我,我并不是有心的。”

“你们外国人都像你这样油腔滑调吗?”

阿姝问道,语含嘲弄。

joe先是做思考状,继而,他答道:“当然不是了,我们只有在面对美丽的女士时,才会不吝啬的说出赞美的语言。”

“赞美的语言?”

阿姝想了一下,缓缓的笑了起来:“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个,他和你一样,长得很英俊,而且,也很擅长使用赞美的语言来赞美我!”

“噢?”

joe来了兴趣,他继续说道:“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过很美好的回忆。”

“不,我把他杀了!”

阿姝面不改色的说道。

joe变了脸色。

但很快,他摇了头,笑得肆无忌惮:“怪不得人们常说,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危险。”

“你怕了?”阿姝看着他。

“当然不是。”joe答道:“我喜欢征服玫瑰,特别是带刺的玫瑰!”

“哼!”

阿姝转过头。

就在这时,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一阵手机铃声。

紧接着,房门骤然打开,陆荣景扬手一扔,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他抛了出来。

“要聊天就出去聊!”

他语气不善的说了句,旋即再次关闭房门。

joe和阿姝同时朝院子里面望去。

泥泞的水洼中,正躺着一个四分五裂的女士手机。

“啧啧啧!”

joe叹气:“冷太暴力了,这样是不会招女孩子喜欢的。”

阿姝眨了下眼睛,看着那个手机,却有些惆然:“先生好像变了。”

“变了?”joe闻言,不禁抬头看向她,追问道:“什么变了?是变丑了吗?”

阿姝的表情没有改变,她慢慢的开口说道:“先生以前是不会贪图美色的,昨天帮主亲自打电话来催他回家,可是,他竟然拒绝了,这让帮主很生气,他们还吵了一架,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现在,我好像明白了。”

joe双手环胸,目光观察着阿姝的表情。

他笑得有几分邪气儿:“美丽的女士,你好像有心事,需要我帮你吗?虽然我的诊金很高,但是我愿意为你破例一次,给你免费,怎么样?”

阿姝斜睨他一眼。

“joe先生,我听说你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很高?”

“噢,这都是他们的抬举。”joe笑道。

阿姝蹙眉,她想了想,继续道:“我还听说,joe先生以前的名字好像是叫”

“哎!”

joe打断她,说道:“女孩子不要太好奇,这样就不讨人喜欢了。”

阿姝笑了笑,转身离开。

joe依旧蹲在长廊边上,他低着头,目光盯着地面上的流水,好像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

傍晚,地平线上的最后一抹光芒消失。

霎时间,整个天地都陷入了浓墨般的黑夜之中。

房间里传出一阵大动静,伴随着陶瓷破碎的声音,女孩儿的声音显得很尖锐:“冷铮,你给我滚开!”

动静闹得有些大,joe和阿姝原本在前厅吃饭,听到声音以后,连忙丢掉了手中的碗筷,等着他们赶过去的时候,男人正站在房间门口,而在屋内,陆吉祥正手拿着一块破碎的瓷片抵在自己的颈项间,凶神恶煞的威胁:“你给我让开!”

冷铮皱紧眉头。

“你在做什么,快把东西放下!”

“我不!”

陆吉祥瞪起眼,胸口强烈的起伏不定:“你太卑鄙!”

冷铮没有在意她的话,他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她手中的那块碎片上。

“吉祥,有话好好说,你先把东西放下,好不好?”他放柔了声音,一边说话,一边欲提步走进去。

“站住!”

陆吉祥尖叫。

冷铮当即停住双脚。

“怎么了?”joe问道。

冷铮回头看她一眼,用粤语说了句:“让她安静下来!”

“交给我!”

joe答了句,笑眯眯的看向房间中央的女孩儿。

“嗨,女孩儿!”

他友好的冲她挥了挥手。

陆吉祥看见他,脸色霎时就沉了。

“是你!”

她皱起眉头。

joe扬眉,笑得愈发灿烂:“真高兴你能记住我!”

“少说点废话!”

冷铮不耐烦的斥了一句。

joe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真是让人不忍心啊。”

说话间,他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阿姝站在旁边,奇怪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看,这是什么!”

joe举起了打火机,蓝色的火焰霎时喷出。

陆吉祥被晃了下眼,本能的侧头躲避,脚步踉跄着就往后退了一步。

乘此机会,冷铮一步上前,出手极准的抓住她的手腕,使了个巧力,便让她松了手。

‘哐当’一声,瓷片砸落在地。

“你吓死我了!”

冷铮说了句,不顾女孩儿的挣扎,将她强行的搂进怀里。

“混蛋,你放开我!”

陆吉祥扭动着身子,不愿意被他抱。

冷铮无所谓,强有力的手臂圈在她的腰肢儿上,将她揉在怀里,一边慢慢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好了好了,我们不生气了,你才刚醒,吃点东西好不好?”

“你给我滚开!”

陆吉祥拿手打他。

冷铮任由着她发泄,一边冲着阿姝出声吩咐道:“去做点清淡点的食物。”

“清淡的?”

阿姝愣了下,一时没明白过来。

冷铮解释道:“吉祥怀着孩子,现在不能吃太油腻的食物,你让厨师看着办!”

阿姝和joe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怀孕了?”

joe出了声,满是不可思议:“冷,你的速度真快,什么时候的事情?”

冷铮皱起眉头,忽然弯腰一把将女孩儿横抱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少说点废话,joe,如果你觉得太闲,我可以给你买张去非洲的机票!”

joe闭嘴。

冷铮抱着人来到前厅。

桌上放着丰富的晚餐,整个厅内都是诱人的香味。

阿姝疾步跟了上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收拾着桌上她和joe吃过的碗筷,一边道:“我已经吩咐好了,厨房里正好有粥,马上就端来。”

她的动作很慌张,甚至有好几次都没拿稳,差点把碗摔落。

joe站在旁边,冷眼旁观。

而这时……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

陆吉祥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看着冷铮,手掌心泛着疼,她刚才使力极大,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冷铮,你居然敢冒充我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冷铮寒着一张容颜,侧脸上的巴掌印,迅速的显露出来。

“先生!”

阿姝惊呼,欲上前。

冷铮示意她无碍,一边低头看向女孩儿,他的目光极冷,声音更像是来自寒窖里面的风,毫无温度:“陆吉祥,你不要得寸进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