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四章 一笑一尘缘124

心中焦急的诀衣跑到恨天台上时,天火刚刚烧完。

“帝和!”

“别过来!”

诀衣停步在不可触及帝和的地方,看着他身上有没有被天火天雷弄出伤口。让她心里暗暗着急的是,两人相隔虽不算特别远,可她看不出来他的身体是否受伤。她不得不猜测,他不让她过去,莫非是受伤了不想她看见龊?

过了一会儿,诀衣试探性的说道,“我帮你帮衣裳穿上。”

帝和没有出声反对,诀衣走过去把他背后被扒下的衣裳披上他的肩膀,转到他的身前蹲下来,一边给他整理衣裳一边仔细查看他的身体。

腰带束上之后,诀衣并未立即站起来,静静的蹲着望着帝和。轮回后封印被解开,去了异度世界的她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再不要跟他有丝毫的牵扯,认识他的日子不算短,他是什么样的人,不敢断言了解十分,有三分却是很明白,那三分便是他对女子,对十丈红尘情爱的想法。御尊问她,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刹那时,她似乎听见一个声音在心里说,是。

但很快,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否认了。不是!

她没有喜欢他,也不敢喜欢他。

但是为何看着他盘坐恨天台,她的心里除了感动便是满满的心疼呢,就像当年的珑婉心疼他要舍身封天一般。当初的珑婉那么喜欢他,难道说她还是无可避免的又一次掉进了他的温柔里吗?如果早知今日之事,她一定不要在异度与他相遇。

“下去吧。”

看着睁开眼睛赶自己走的帝和,诀衣恍然觉得喜欢上他似乎并不是一件跌份儿的事。人无完人,神亦是如此,世间的东西没有完美之说,万事万物皆是带着缺点行走天地之间。比起他的不好之处,他的德行和脾气,好出了她的预料。

“我知道你不稀罕我报恩,可是我想你知道,你今日为我承受的,我必铭记一世。”

“然后呢?”

然后……她觉得他此时的目光仿佛有温度,像昨晚他的胸膛,让她浑身感觉被一道金色的阳光照射着;然后……他说话的声音真好听,清晨在他的温柔里醒来,耳朵尖尖似乎也舒服透了。然后……她身子被他瞧光了,他怎么一点儿羞臊没有。

眼前蹲着的姑娘让帝和看得心尖发软,他并非毛头小儿,不愿道貌岸然欺人,亦不会违心自欺。她与别的女子不同,旁人撩不起他的身,而她却可。对他来说,不是好事,可也不会让他恐慌到不安,娶她已是必然的事,虽不能予她整颗心,身体神合倒也算是责任之外的一个不错的意外。

对视良久之后,诀衣微有犹豫的道,“然后……我还没想好。”她会记得他的恩情,会对他好,可怎么才算好,她尚不知。

忽然之间,诀衣的身子朝后飞了起来,看着帝和离自己原来越远,当她平安的落到长阶下面时,看到天雷劈下。霎那之间,诀衣急得跨出一步,却强忍着没有跑上恨天台。

帝和你这个傻子!

受罚之时怎么可以强行用法术,这一记天雷可是需他肉身直接承受,若是不妙的话,他可能……

诀衣急忙在心底否认,不会!不会的!帝和是上古神兽,是万神之宗,即便强行用法术送她来下,也不会出事的。

纵然担心帝和,诀衣仍旧在心底一遍遍的告诫自己,担心也不能跑上去,会给他添麻烦。她已连累他一次了,不能再有第二回。

煎熬随着时辰越来越难以抵抗,担心随着天雷落下的越多越深,前一晚没有休息好的诀衣强撑着精神在长阶上面打坐。说是打坐,不如说强自闭着眼睛让自己不去想帝和。明明困了,却睡不踏实,天雷劈下的时候,她的心仿佛被吊起来放在天火上面炙烤,又急又疼。

一日。

两日。

诀衣仰头高望,明知看不到帝和,却固执的不肯低头。再有两日他的惩罚就能过去,他现在还好吗?她担心他,此时不管是谁来问她,她都愿意实话相告,她很想见他,想确定他安好与否。女子的矜持和害羞现在于她无所谓,只要他好。

第八日的太阳格外恶毒,还没到午时,诀衣已汗流浃背,身上的衣裳被汗水沁透,扯开广袖放在头顶遮挡日光,却仍难抵烧人的气温。熬不过内心对帝和的牵挂,诀衣一步一歇走到长阶的中间,看着剩下一半的天阶,头昏体虚得十分厉害,不得不坐下来缓口气。

这一坐,便在烈日下昏了过去。

深夜的最后一个天雷将诀衣震醒,夜里的凉爽让她的力气恢复了些,硬撑着坐起来。帝和这个祸害,若是没有禁她的仙术,何至于让她无能至此,也不晓得他现在怎么样了,要是能用仙术,飞上去偷偷看他一眼也好呀。

借着月色,诀衣慢慢朝恨天台上走去,不过几步,全身无力的她便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如此反复,走走歇歇,终于要到恨天台了,看着剩下的五个天阶,诀衣微微笑了。将要上去的时候,想到帝和见自己便会担心,为了不给他增添麻烦,退下了抬起的脚。默默的,慢慢的站起来,偷偷朝恨天台上看去。

一点点探起身子的时候,诀衣最害怕的,是那恨天台的中间没有人。直到,见到帝和仍旧盘坐其中,心才安下。

真好,他还在。

缓缓的,诀衣坐了下来。她想,今晚天雷应该不会劈下来了吧,她就在此陪着他,明日九道天雷之后,他们就能一起回宫了。抱着双膝,她在长阶上坐了一晚上。

尽管是最后一天,可已八日未入食的诀衣仍难以支撑住极虚弱的身体,天雷落下的时候,强劲的气劲将她震得跌下好几个天阶。爬起来之后,不愿下去又不能上去的她,就地坐下,等着最后八个天雷。

毒辣的太阳晒了一天后,惩罚帝和的天雷只剩下三个了。而诀衣也虚脱得倒在天阶上,气若游丝,每一次的呼吸皆轻得仿佛下一瞬便提不上气一般。

三个……是剩下三个了吗?

诀衣看着全黑的天空,夜里了,还有三回便能回宫了。欢喜的心,让她决定走到恨天台上去,她想看着为她受罚的那个男子从惩戒里解脱,想和他一起牵手回到宫中,想告诉他,她很感动他为自己做的一切。

天雷落下的时候,诀衣刚好走到能看到帝和的长阶上,天火的光芒让她能趁机看清帝和,却是在看清他的一瞬,眼泪刹那急出了眼眶。

血!

“帝和!”

诀衣想靠近帝和,无奈天火阻隔,只能在长阶上泪眼朦胧。他受伤了,嘴角的血迹让她揪心。虽然晓得天雷劈在他的身上会有伤,可没想到当她亲眼见到他伤到了,却是如此承受不了心里的疼。

天火烧尽后,诀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气力,冲上了恨天台,跌倒在帝和的面前。

“帝和。”

“帝和你怎么样了?”

诀衣抬手抓住帝和的广袖,轻轻的拉扯他,“帝和,你好不好?”

帝和的眉心紧紧的蹙着,她怎么又上来了。

诀衣用力撑起身子,从帝和的身后抱住他,他的脸色如此苍白,再来一个天雷,她不敢确定他是否还能承受得住。

帝和缓慢的睁开眼睛,声音很低沉,“走!”

“我不走!”

“走啊!”

“我不走我不走。”

帝和强行用仙术想送诀衣离开,她死死的攥住他的广袖,“我不走,帝和,我不走。”

一道金光将诀衣送到了长阶的中间,滚滚天雷瞬间劈下。

本是想护住帝和的诀衣发现自己无能护他,反而让他受伤更为严重,恨自己恨得几欲呕血。恨天台上的帝和听到黑夜里传来了嘶哑的喊声。

“不要劈他了,劈我。老天爷你听见了吗?劈我!”

天火顺雷而下,狂烈的大火里,帝和听见诀衣发疯了似的喊着。

“别伤他了,老天爷我求你,别伤他了!”

她从来不晓得,她竟如此舍不得他受伤,强大如他能苍白不见血色,她不傻,他藏下不被她知晓的伤必然更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