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二章 一笑一尘缘122

“让你回宫当真如此不愿么?”

看着帝和,诀衣想了想,微微的点了两下头。即使不能为他做什么,可陪在这儿,能看到他,她心里能安然一点。在帝亓宫只能胡思乱想,她宁可在这儿风吹日晒。

见帝和面露难色,诀衣问,“你是不是很不想看见我?謦”

“我担心你身子熬不住。凡”

“只是因为这个?”

“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让你回宫?”

她这阵子晚上睡觉不踏实,他晓得是在霏灵山见到了紫红蟾蜍造成的,引起了她年少时的伤痛记忆,这种梦魇要散尽需安宁的过一段日子,心病无药可治,只能心药慢慢抹去她的伤痕,眼下看,她心里的痛苦还深得很。唯一庆幸的是,她心不安的时候,还愿信任他依靠他。最悲哀的心病莫过于谁人都帮不得,只能独自面对。他不在她身边,若说一点儿担心没有,委实自欺欺人,他自然也是想她自己眼皮子底下的。

“我挺得住。”

熬不熬得住滴水不进的日子再五天,不是一句话的事。帝和不想与诀衣辩驳耗费她的体力,她性子太倔了,想做的事,不容人反驳。为主战之神,她的脾性倒是适合,耳根子软的人难以统兵征战。可她不说了么,他不是主战之神,她不是他的将士,他只想此时的她是只温顺听劝的小奶猫,言语争执的输赢对他们此时来说没有一丝意义,她莫要比他先倒下就好。

劝不了诀衣,帝和默了。

为了多存些体力,诀衣亦不再多言,在长阶的边缘坐下,静心打坐。

第五日的天雷劈过三道之后,诀衣的心悬了起来。帝和受惩之前布下的结界出现了裂痕,过不了几次他便要用自己的肉身去承受天雷天火,多一道天雷劈在他的身上,她的心便深感欠他多一分。真真儿打在他的身上,疼在她的心尖。

提着心,整日的九道天雷终于劈完了。可让诀衣揪心的是,帝和的金色结界破碎了。从明日起,他不得不用自己的肉身去挨落下的天雷。

“帝和。”

诀衣唤帝和的声音十分轻柔,仿佛怕惊扰了他一般,双眸紧紧的盯着他,刚想迈脚走过去,听到他说了声。

“去长阶下等着我。”

“帝和?”

“不然我便叫河古来带你走。”

“我下去便是。”

诀衣的声音低低的,尽管她极力的掩饰,可声音里仍旧有着细微的疲惫之意。走下长阶的脚步无声且慢,到了长阶的最后一个,诀衣慢慢的坐下来,无力的睡在了长阶上。她又饿又渴,还有四天帝和的惩罚才能过去,她得再注意保存体力才行。

幸,天无绝人之路。

晚上近子时,一场倾盆大雨落了下来。

恨天台心坐着的帝和全身湿透,在雨中睁开眼睛,看着不见尽头的长阶,眼起忧心。叫她下去是错,让她留在上头也是错,终归两全不得。早知瞒不住她,他当初就不该来恨天台受罚。若是不来,不过是损他万万年修得的佛果,不至连累她。

他原不想损耗佛果,只因佛果难修得,果位不满不可渡劫入圣尊位。他不在意是否为圣尊,可想了想,若能入了再娶猫猫,给她一个实实在在的圣后娘娘名份,总是好的。星华那些个人每每总想给自己的媳妇儿最好的东西,他和猫猫的感情虽比不得他们那些个生死大爱,可他亦是个男人,作为情圣的媳妇儿,风风光光才像样儿。

大雨落到地上,飘起一层层的水雾,夜里原本就瞧不得多远,这会子越发看不到什么了。帝和担心长阶下的诀衣受不住这样的大雨,四天没吃没喝的她此时正虚,让一个女子为了他风吹日晒雨淋,曾经想都不曾想过。

如不是他无法离开恨天台,大雨下了半个时辰后,帝和心已不宁,甚想起身去长阶下看诀衣。哪怕此时要损去他万年佛果亦不在意了,果位不满他可再修得,只他受不得有女人为了他吃这般罪。

冰冷的大雨浇醒了睡着的诀衣,异于帝和对她的担心,她反而扬起嘴角笑了。真是一场及时雨,虽然这雨大了点,将就着用雨水解了渴后,诀衣抬头向上看恨天台,无奈雨势太大,又是大晚上,根本看不到上面。

不知道帝和怎么样了?

在长阶上被大雨落了半个时辰后,诀衣

转身朝长阶上面走,就算帝和不想她上去,她也要上。她想好了,只是上去确定他好不好,若没事,她再下来便是。

诀衣走上恨天台后,只能很模糊的看到帝和盘坐在那儿,并不能确定他怎么样了,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近他。

看到帝和的气色没有变化,诀衣心安了,转身欲走。帝和睁开了眼睛。

“猫猫?”

乍见诀衣的帝和,刹那间差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只是上来看看你怎么样。这就下去了。”

“猫猫你好不好?”

诀衣低头的看着帝和,她想说自己不好,被雨淋湿成这样,哪里可能好。可想到他比自己还要不好,她的不好再说出口就变了。

“好。”

“你在心里叫我的名字。”

诀衣不解,“嗯?”

“在心里想我。”

“不要。”

她在他的身边了,还想他做甚?

“猫猫听话,在心里想我。”

“我不喜欢听话。”

“好,不听话。想我。”

诀衣闭上眼,在心底默默的想着帝和。忽而,她左手手腕上的麒麟心发出了翠绿的光芒,待她睁开眼睛,一只墨绿的仙光麒麟将诀衣笼罩,为她撑开了一片无雨的天空,恨天台霎时被一片绿色的光芒照亮。

看到帝和还在淋雨,诀衣又在心里想了一遍帝和,却发现召唤不出另一只麒麟。

诀衣蹲下身子问帝和,“我要怎样才可把第二只召唤出来?”

“要两只做什么?”

“给你一只。”

“没用的。”

“因为你在受罚吗?”

帝和道,“猫猫你快下去吧。”

“你不让我待在这儿,是不是担心我被天雷天火伤到?”

帝和默认了诀衣的猜测。

“我不怕。”

“我当然知道我家猫猫是勇敢的姑娘。”但他无法接受身边的女人受到伤害,除了显得他无能之外,还有什么呢。

诀衣突然站起来,当着帝和的面将自己的腰带扯开,脱下外袍,双手将衣裳撑开在他的头顶。

“猫猫。”

“你别赶我走。雨停了我会下去的。”

这一场雨,一直下了两个时辰。

诀衣撑着自己的衣裳一动不动,虽然没有雨水落到她的身上,可湿透的中衣贴在身上,风吹过来,冷得她皮肤上起了一层小疙瘩。

“猫猫,放下手,淋雨对我来说没什么。”

“这样撑着对我来说也没什么。”

帝和话到了嘴边忍住了,他想告诉她,他素来不喜欢接受女人的帮助,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她日后即便是他的圣后,他亦不需要她帮助他。作为女子,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照顾呵护即可,莫要想着给他还恩情。可这样的话说出来,怕是要伤她的心。他家猫猫的心性多高傲呀,能为他这样不顾身份的褪下衣裳为他遮雨,他怎舍得惹她不悦。

“你看,雨停了。”

诀衣看了下,雨变得很小了。没多久,停了。

诀衣放下手,将湿透的衣裳用力拧了几把,一阵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浑身感觉很冷。

帝和当下觉得不太好了,她身体这几天本就不好,淋了那么久,又穿着湿透的衣裳两个时辰,恨天台不能生火,也没有干衣裳给她换,保不准要生病的。

看到帝和身上浮现金泽,诀衣急忙对他道:“你不要用意念叫御尊来。”

“你若是坚持叫他,我现在就从恨天台跳下去。”

帝和身上的金光消失了,看着诀衣,无奈得好想起身将她……哎,能怎么样呢,舍不得打,舍不得骂,无可奈何却又感动这姑娘的傻。

“猫猫,你信我?”

“信。”

“你若是信我,扒开我的衣裳,脱掉你身上的衣裳,坐入我的怀中来。”

诀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