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7 爹爹和娘亲

来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吴山卓和萧远山!

这两人之前各自回去下了命令,责令自己人开始撤退之后,自己却都是没有离开,反而是朝着已经崩塌的虚无山而来。

两人表面上都是装作离开,实际上心里却都是放不下对虚无山的觊觎,竟然同时回来,并且对凤长悦发动了偷袭。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却是几多了然之色。

这两人,性格虽然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贪婪。

相互之间制衡这么多年,说到底,他们互相之间倒是最为了解彼此的人,所以虽然在见到的时候有点吃惊,却是并不十分意外。

两人心中都无比清楚,虚无山是整个大沼泽最大秘密所在,尤其是从今天,虚无山崩塌,整个大沼泽就忽然发生了这样翻天的变化,就不难猜想,这虚无山之内,绝对有着不可言说的惊世秘密!

而这里面,说不定就有着什么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这等机会,怎能错过?

或许对于其他人而言,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报名,毕竟大沼泽的这番变化,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演化成什么样子,也许其中真的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但是对于这两人而言,却仍旧无法超越他们对于那未知的东西的渴望。

且不说两人多年来,都是大沼泽绝对的强者,而且多年掌控强大势力,对于自己的实力自然是信心百倍,而且在这里这么久,两人心中都是认为自己对大沼泽的了解,比其他人都要深,所以才会甘愿这样放手一搏,希望借此机会飞龙腾天。

所以,对彼此都十分了解的两人,在短暂的对视之后,便是坚定的选择了联盟——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等东西找到了,再商讨花落谁家不迟!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偷袭,此时被凤长悦发觉,并且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面对这样的情形,两人却是都毫无尴尬之色,只是过了一个眼神,便已经知晓了对方心里的想法。

不得不说,这两人这么多年相互斗法,倒也不是白做的。

于是,在决定一致对外之后,两人的视线,便齐齐落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这一看,却是都皱起了眉——

眼前这个面色冷清,周身都散发出一股凛冽杀意的少女,是谁?

其实两人常年呆在大沼泽,这个少女一看就是从外面进来的人,俩人不认识也是正常,但是这少女的神色十分淡定沉凝,眼神之中连一丝惊讶都没有,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两人,最关键的是,方才那少女的话……很显然,她之前是认识他们的!

否则,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语气!

萧远山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番,微微眯起眼睛——

“我们之前见过?”

不然,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他如果见过什么人,尤其是像这个少女一样,很明显实力超群的人,是绝对不可能会忘记的。

而这个少女…。

凤长悦却是手腕一抖,一道紫金色的长鞭陡然挥出,在身前甩出一串璀璨的火花——

“关你屁事!”

萧远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特别难看,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和他说话了,以至于一时之间竟是被完全堵住,不知如何反击,只是周身的灵力一下子沸腾了起来,隐隐有着暴动的迹象。

若是其他人或许会有些惊惧,然而凤长悦和他一样都是灵宗,却是分毫不受影响。

“你、你!真是牙尖嘴利!”

凤长悦黛眉微扬:“见过又如何,没见过又如何?你们来这里,一句话都不说的同时进行偷袭,摆明了是想要我的命,难道我还要笑脸相迎不成?那你们可要失望了,毕竟我不是你们,没那么不要脸。”

这话更是不客气,直接将一旁没有开口的吴山卓也一并骂了个狗血淋头。

吴山卓听到这话,要是还能摆着一张好脸色,除非他脑子有问题了。

而且,他性子原本就比萧远山更加的阴鹜,平素总是阴晴不定,此时凤长悦的一句话,轻松将他的怒火挑起。

虽然他原本就没有打算留着眼前这少女的命,只是现在,却是要好好斟酌了!一刀解决了她,未免太过便宜了她!

“年龄不大,脾气倒是不小。看样子,大沼泽之前是没有你这人的。现如今,跑到别人的地盘,还敢这样嚣张,真是找死…。”

“你自己没见识还怪别人?”凤长悦突然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可惜,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虚无山,是我毁的,那么这里面的东西,自然都是我的!别的人,休想染指!”

话音刚落,她便是忽然回身,一道长鞭陡然挥出!

啪啪!

有什么东西被打中的声音响起,顿时让萧远山和吴山卓的脸色微微一变。

凤长悦缓缓回身,眼神从手中的残破的冰针划过,那足足寸长的极为纤细的冰针,被她视线看过去,顿时像是遇到了炽热的光一样,快速的融化开来。

中间甚至断裂成了好几段,显然之前遭受了极重的攻击。

等她抬头,那冰针已经完全融合在她手上,连一丝丝的痕迹都没有了。

“你们的手段,还真是够失败的。”

萧远山的眸色微微一沉,却是没有说话。

吴山卓也是皱着眉头,默默平息着方才偷袭出去的那道灵力被完全打碎而起的波澜。

那强大的力量扩散开来,几乎将胸腔都震裂碎来。

纵然是他这样的实力,一时没有防备,也难免被反将一军。

两人对视一眼。

竟是小看了这少女。

吴山卓冷眼看着,等看到那一双湛黑冷冽的眸子,忽然心神一动,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原来是…。

“你是凤墨!”

吴山卓几乎是立刻说出了这个名字,语气之中还带着几分震惊。

萧远山闻言,也立刻反应过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凤长悦。

凤墨?

那可是个一身红衣的妖魔一般的少年,怎么会是眼前这个身姿笔直面容冷清的少女?

这面容,身材,气质…。完全没有一点相似啊!

可是他对吴山卓很是了解,知道他这样说,必定是有了自己的判断,因此,也几乎是毫不怀疑,在心中认定了这就是凤墨。

而且,当真的仔细去看的时候,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说不出来的熟悉的感觉。

凤长悦停顿片刻:“想不到,你们居然可以…。”

唰!

凤长悦的身形,突然消失!

一道强横的力量,陡然而至!

挟带着千钧之力,朝着吴山卓的头面而去!

她趁着方才那话,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而后迅猛出击,径直朝着吴山卓而去了!

吴山卓尚未看清,心中就陡然升起一股惊悚的恐怖感,几乎是完全遵循身体的本能,身形一转,快速闪躲开来。

然而凤长悦既然已经想好要对付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他躲过去了?

在吴山卓以为自己已经躲开的时候,尚未来得及高兴,就忽然觉察到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一般,陡然一僵!

他心中大骇,立刻调动所有力量冲击,终于挣脱了那无形的束缚!

然而虽然被困住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瞬间,高手之间的对决,一瞬间却已经足够分出胜负!甚至判定生死!

吴山卓还没有来得及将身体里面那冰霜一样的力量完全排出,就感觉下一刻,凤长悦忽然到了眼前!

而比她更加靠前的,是一点瑰丽的紫色!

那上面携带的力量,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瞬间破碎,形成了黑色的空间裂缝!

凤长悦竟是连射天弓都没有取出,直接握着射天箭而来!

目标,赫然直指吴山卓眉心!

铿!

吴山卓立刻在身前布下结界,却是毫无作用,射天箭几乎以破天之势冲击而来!

而另一边,萧远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他以为凤长悦只是冲着吴山卓而去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点窃喜的,然而下一刻,他就发觉自己错的太离谱!

因为在他身前,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出现了两只魔兽!

左边的是一只彩冰雀,看样子还没有长成,但是头上的九根翎毛,璀璨的光芒,明明白白的昭示着它彩冰雀之王的地位!

右边是一只白色的巴掌大的魔兽,看不出是什么品种,但是此时出现,萧远山可不会以为那小东西会是什么好对付的!

相较于萧远山的紧张和谨慎,小白和小彩显然要轻松许多。

“这个你上吧?”

“为什么是我?”

“这人的水平也就那样,你的实力已经足够对付他,小爷就看着就好了!”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之前你在金色手镯里面,还是受了伤的吧?现在这个人,你说不定还真是自己解决不了的。”

“……哼!小爷宽宏大量,不和你一般计较!小爷只是不想让这种东西沾了小爷高贵的爪子罢了!你要是不上,我也不强求,反正…。主人的魔兽契约限制,有一半的权利在我的手上…。”

“行了行了!我这就去!”

听到最后一句,原本十分不屑的小彩,终于改变了主意,转身专注的对付萧远山去了。

小白在后面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看不见了。

哈哈,自从它跟小彩说了它和主人签订的契约比较特殊,只要经过主人和它的同意,也未尝不可以契约其他魔兽的事情之后,这小家伙就好拿捏了不少!

小白甩甩蓬松的尾巴,有些懒散的看着,看着小彩终于被自己压制,心里简直不是一般的爽快!

哼,这小东西,仗着自己长得大一点,就没大没小的,性子也是桀骜的很,对着它的时候总是爱答不理的冷淡模样,这要是不好好整顿一番,还真是没有个规矩了!

要知道,它驰骋大陆的时候,这小家伙的祖宗都还没出现呢!

撇撇嘴巴,小白眼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果然还是欺负小彩有乐趣啊!

而另一边,小彩心里满是怨愤,它向来和小白对着干,谁知现在被拿捏住了这么大的一个把柄,事事都要受限制,简直不要太憋屈。

然而为了主人,为了它将来的契约,为了可以永远和主人在一起…。它忍了!

不过这忍耐,却是有限度的。

尤其是,对上萧远山,小彩的内心,早已经满是愤懑,自然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通过这个途径宣泄出来了。

萧远山终于沦为了小彩的发泄对象。

其实一般而言,就算是彩冰雀之王,全盛时期也不一定可以这样轻松的对付一个灵宗,只是小彩的血统一直十分特殊,而出生过程更是惊险万分,加上几乎一直跟随在凤长悦身边,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样了,每天还面对着小白,自然水平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就连它自己都没有发觉这一点,只是拼命的冲着萧远山攻击,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

萧远山虽然实力不弱,但是从一开始就出于下风,竟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反攻。

不过片刻时间,他整个人句狼狈不堪。

而这一场混战,自然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当看清那被攻击的对象,竟是三大势力的其中两大一把手的时候,无数人都震惊不已。

那个少女到底是谁?

她居然可以一个人应付那两个人,而且丝毫不落于下风!

“真是太厉害了!”

躲在暗中一直看着的岳小棠看到这一幕,终于是忍不住满心激动,低呼出声。

宫卿回头看去,正看到岳小棠眼睛晶亮的看着上风的打斗,似乎自己也参与其中,全然的激动,恨不得自己也立刻冲上去一般!

他心中微微叹气,却是没有言语。

雪栖看到这场景,到是十分平静。

她连神火都可以融合,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收拾这些人,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找准时机,凤长悦一脚飞出,直接踢在了吴山卓的胸口,让他差点吐出血来。

吴山卓从未和人这般近身打斗过,尤其是面对的凤长悦,身体几乎如同钢筋铁骨一般,硬碰硬了几次,吴山卓就发现,自己这样下去,完全就是找死!

这个少女身上,简直有太多的秘密!根本不是好对付的!

他身上的灵力铠甲虽然能够防御一番,但是凤长悦却是总能找到最脆弱的地方,而后狠狠击中!

几个呼吸之后,吴山卓的身上,竟也是出现了不少的皮肉伤。

当然,这些皮肉伤,远不止让他疼痛那么简单。

他想要先挣脱出凤长悦的控制范围,一直这样只能被动挨打,然而还未等他将身体完全扭转,凤长悦就忽然一腿狠狠踢在了他的腿窝!

那般剧烈的疼痛,立刻让吴山卓弯下了腰。

而凤长悦也就趁此机会,一手袭上!死死的扼住了吴山卓的脖子!纤细的手指用力,吴山卓的脸色便是瞬间涨红!

她掐着吴山卓的脖子,猛的带到自己身前。

两人的距离猛然拉近,吴山卓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的一张无比冷冽的面容。

“纳克兰帝国,是否和你们暗中有所联系?”

她心中一直怀疑这一点,此时终于问出口。

吴山卓阴鹜一笑:“随你怎么想……”

“不妨告诉你,我才是你们一直暗中搜寻的那个人,之前欠下的那些,从现在起,都要好好算一算了!”

吴山卓眼中飞快的划过一抹震惊,然而却又转瞬即逝,仿佛不为所动,又或者已经自暴自弃。

可是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真的直接放弃?

凤长悦心中冷笑,狠狠的扼住他的脖子,眸子中,金光隐隐——

“当年,是谁指使你们去追杀的凤琛千筠夫妻俩?!”

吴山卓短暂的愣神之后,豁然抬头看她!

眼中终于抑制不住的掀起惊涛骇浪!

------题外话------

等二月逐渐调整,慢慢多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