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6 绝杀!

她抬头看去,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连那一道迅猛而至的偷袭能量,也不过是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选择自动进行袭击。

她眸色微紧。

看来,这后面的势力,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麻烦。

那些人居然早已经料到,或者说一直是这样的行事规矩,在觉察到司徒性命堪忧的时候,就先发而至,将他杀死!

这样,便永远不用担心有什么秘密会被发现,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果真是好手段。

她的心情稍微变得沉重了一些,或许那些人,比她想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

她身形急退,从那正在不断裂开的虚无山之上撤离,而后朝着某个方向飞去,而她手上,自然还是挟持着司徒。

而司徒此时,也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匕首,上面幽光湛湛,显然是带着剧毒。

片刻的怔忪之后,剧烈的疼痛终于席卷而来,将他的理智几乎完全吞没!

他想要痛呼出声,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喉咙里面一阵灼烧的疼痛,居然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强行挣扎,想要从凤长悦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是此时的他,却是已经失去了自己大半的能量,连手臂都是一阵酸软,几乎完全无法动弹。

他心中先是惊骇,而后便是愤怒!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天下间也没有几个!

毫无疑问,必定是那些人!

只有他死了,那些秘密才能永远成为一个秘密!永远都不被世人所知!

他一直都知道那些人的残忍冷酷,却是不想,自己竟然也会有这样一天!

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就被这样直接解决了!

他心里何其怨恨!而这怨恨之中,又有着无法掩藏的恐惧。

因为,他实在是太过了解那些人了。

他们若是想要他的命,那么肯定会动用各种手段达成目标的!

他曾经兢兢业业的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却还是抵不过如今的一个小小威胁!

他们甚至不愿意派人来帮他,反而害怕他泄露出去那些东西而先将他抛弃!

他不甘!实在是不甘!

然而此时,他心里就算是即将被这样的情绪撑爆了,嘴里也是无法发出一点声音,身体也无法做出一点反抗。

身上各处都传来了阵阵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耳边的声音也逐渐减小了不少。

好像整个世界都被什么东西隔住了一般,感受不清晰。

他忽然觉得身上很是疲惫,这样呆着,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然而心底却又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嚣——活下去!一定要活着!绝对不能让那些人得逞!

在不断挣扎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温热的力量传来,沿着经脉不断的游走,不仅缓解了疼痛,似乎连身体也恢复了一些力量。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努力睁开眼睛,却还是只能隐隐的看到一个人影。

冷清的声音,格外清晰的传来——

“你身后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脑子里分外清晰的知道这个在说话的人,正是凤长悦。

虽然已经看不见,但是那种紧绷的触感也还残留着,至于这让他的身体感到好转的,自然是她用自己的神火为之。

凤长悦自然不是为了救他,而是为了借此机会套话,争取让司徒多说一些。

多了解一些信息,对她而言就越是安全,日后若是对上,胜算也可以大几分。

赤红色的赤心之炎在他筋脉之中流淌而过,司徒脸色变得不那么苍白了,却是忽然冲着凤长悦冷嘲一笑,因为嗓子已经被完全损坏,所以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不仅不能说话,反而连笑声都像是嘶哑的哭泣一般,压抑可怖。

这笑声稀稀落落,却像是带着无尽的嘲讽和轻蔑。

即便是什么都不说,那斜着向上挑衅的眼神,也着实是让人心头冒火,若是遇到个脾气暴躁的,只怕是都想要将他的眼珠子扣下来。

凤长悦闻声,却是面色不变,黛眉微挑,声音落在他耳中,掷地有声。

“没错,我是想要从你这里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你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你这样的一个被放逐悲伤舍弃的棋子,我又怎么可能在你身上花费太多力气?那些人想要你死的心情,或许比我还强盛呢!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为了活下去,做什么事情。”

司徒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陡变!

果然,下一刻,凤长悦轻缓道:“我不会杀了你——那样实在是太便宜你了。纵然你永远都无法开口说话,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永远都只能那般卑陋可怜的活着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或许也值了。”

说完,她手腕陡然加力!

那些原本渗透到司徒筋脉之中的赤红色火焰,忽然变成了泛着一丝银色的紫金色!

突然而至的变化,让司徒措手不及,当即疼的浑身一个抽搐!

在那一瞬间,四种火焰分离开来,朝着四周扩散而去!连绵不断的燃烧而过!

没有了凤长悦的刻意控制,那些火焰就像是倾泻而下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至!

司徒的筋脉肌肉,都在这一刻突然萎缩!

这实在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司徒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刷白,连一丝丝的血色都没有了。

而他自己,更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身体间歇性的抽搐。

没有人知道,此时表面上看上去,只不过是被凤长悦拿捏在手中之外,到底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他的内部身体,都已经完全损毁!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力量,竟是连一点点的停顿时间都没有,直冲那灵宗之心而去!

司徒这下,是真的感觉到了绝望!

轰隆隆!

而就在两人撤离的瞬间,虚无山连续崩塌,终于完全损毁!

中间一道巨大的裂缝,像是被人硬生生的从中间劈开一样,像是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即将将人吞噬!

无数大小不一的裂缝,也遍布其上,整个山体都已经完全垮塌,碎裂开来!

一眼看去,整个虚无山眨眼间就成为了一片废墟!

而无数正在关注着这边动静的人们,在看到虚无山彻底坍塌的一瞬间,也都是纷纷震惊当场。

而萧远山和吴山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面面相觑,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样的讯息——

大沼泽,完蛋了!

他们虽然一直不知道虚无山里面有什么样的秘密,但是却也知道,虚无山坍塌,整个大沼泽都会陷入一片麻烦之中!

看看这下面还在不断扩散,甚至在虚无山彻底坍塌之后,扩散速度越发快的冰原就知道了!

“传令下去,所有人集合!立刻撤离大沼泽!”

吴山卓一声厉吼,当即下了命令。

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就是保命!

萧远山眉头皱的死紧,袖袍一挥,也是立刻离开,往自己的地盘赶回。

原本是想要和吴山卓商量一番,探讨到底是谁进入了虚无山,以及再度将绝阳楼逼出来彻底灭杀的,现在看来,所有的计划都要变化了!

而此时,整个大沼泽城内,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缝!

越来越多的人,在看到这情形之后,都是逐渐陷入了恐慌!

“怎么了?为什么这路突然塌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方才我感觉,似乎是虚无山在崩塌!难道,整个城内都被震动了吗?”

“他娘的,老子好不容易逃进来,屁股还没有捂热呢,这就要再次撤离了!?老子还真是到了血霉了!”

无数人都开始在城中叫嚷,到处都是流窜的人影,一些尚且没有坍塌太过厉害的地方,成为了所有人逃跑的方向。

然而好景不长,那些逐渐出现的裂缝,像是毫无止境一般,疯狂的朝着整个城市蔓延而去!

在半空之上的雪栖,眼神轻扫,平静如水。

不得不承认,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吃惊的。

他先前其实并没有进入过大沼泽,虽然知道里面有一座奇怪的悬浮着的城市,却也是从来没有想到,这城市,原来是靠着银魂鬼火的力量支撑的。

而现在,在虚无山之内的银魂鬼火被凤长悦吞噬了,虚无山山体彻底崩塌,而大沼泽的最后一条诡异的面纱,也终于揭开。

一旦失去了银魂鬼火,想也知道这会面临着怎样的结果。

轻笑一声,仿佛雨珠落于鸦青色的屋檐,轻巧而清晰,落于心上,悠然荡漾。

若是被人知道,凤长悦以一己之力,逼得整个大沼泽的人慌不择路逃跑,只怕也是会震惊不少人吧?

他嘴角的笑容虽淡,却是显露出几分隽永清雅。

倒是和那个呈现在凤长悦眼前的苍白自我的男人,不太一样。

而此时的凤长悦,说完了那几句话之后,显然也是没有打算让司徒回答,虽然他现在就是想说也说不了了。

她垂首,看到整个大沼泽下面,那些常年围绕着的白色雾气,此时正在缓慢消散,整个悬浮着的城市,此时也逐渐显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其实也不太对,因为此时地面上已经是满是缝隙,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子和慌不择路的人们,看起来其实已经十分狼狈不堪。

而正在这时,司徒却是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而后,越来越笑不可抑,最后甚至成了疯狂大笑。

衬着他那原本几乎已经消声的嘶哑的嗓子,听起来格外渗人,甚至为此他的喉咙之中,也一直不断冒血。

而他却是荒唐大笑,甚至连容颜都扭曲了。

凤长悦心中忽然决出一丝不对劲,几乎是靠着本能,将司徒朝着身前一挡!同时身形一转,数道灵力朝着身后飞去!

然而数道力量,几乎是同时从周围传来!

身前的司徒身体一颤,她凝眸看去,果真看到司徒身上不过眨眼时间,就已经是一片千疮百孔!

而她的身后,也是数道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身下那些原本茂密的森林,几乎是眨眼时间,就毫无声息的被切割!

下面的大片森林整齐的不可思议,几乎像是被丈量过的切割一样的干净。

可见威力之大!

凤长悦豁然手腕一抖,将已经半死不活的司徒扔向了某个方向。

雪栖轻轻抬眸,面前正出现一只粗糙的手掌,想要将司徒抓住。

他收敛了笑容,眸色微冷,右手轻抬,银色的狐裘在风中猎猎作响,骨节分明略显苍白的手掌,在空中轻轻一晃——

原本即将被劫走的司徒,就忽然像是受到了强大力量的吸引,猛的朝着雪栖而来!

而后,准确至极的停在了雪栖手掌之前的位置,相隔三指。

他眸色淡淡。

他可不想脏了手,这个人,还是交给凤长悦去杀吧。

而另一边,凤长悦也已经看向了身后!

若不是自己躲避的够快,靠着强烈的本能躲过一劫,只怕是不死也残!

那力道,分明是灵宗!

而当回头,看清眼前的人的时候,她的嘴角也缓缓浮现一丝极冷的弧度——

“正好,都到齐了。既然你们都想找死,那么——”

“不如今日一起解决了吧!”

------题外话------

亲们,最近一段时间二月自己情况也不是很好,还请谅解,等八月再争取万更,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