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5 杀人灭口!

而这番巨大的变化,也终于是引起了城中众人的注意!

无数人在这一刻,都是立刻觉察出了不对,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唯有大势力的人,才惊觉此时的危机!

原本正在商量着的萧远山和吴山卓两人,在即将踏出门的时候,就陡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波动,而后便是猛的发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太一样了!

两人心中都是猛然一沉,而后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隐藏的惊慌,以及深深的不可置信。

“这、这是…。”就连一向心狠手辣的吴山卓,此时竟也是震惊过度,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个猜想,实在是太过可怕,以至于就连他们两人,都无法第一时间接受!

萧远山见此,当机立断,立刻飞身而起!而后低头看来——

这一看,却是让萧远山的脸色顿变!

看到这般场景,吴山卓心里也明白了什么,带着万千的不可置信,也飞上了半空,一同朝着下方看来。

这一看,却是让他的心,都凉了半截。

只见诺大的城市之下,正有一片片的冰原,飞速产生!

看样子,似乎是从最中间的位置产生,而后朝着四周扩散而去的。

那些厚厚的冰层,冻结的速度极快,眨眼时间,就已经将下面原本的大面积的沼泽完全冻结!

猛的看去,竟像是一片冰原在逐渐形成一般!

两人的心头,都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成了这个样子?!”

就连向来稳重的萧远山,此时也是完全按捺不住,急忙开口询问。

吴山卓眉头紧锁,目光先是紧紧的盯着那不断扩散的冰块,心里却是已经知道无力回天。

这样的速度,即便是现在停下来,要消除那些冰层,也需要很多人很长久的力量。

那显然不是一般的自然场景,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既然如此,那么就连去复原都是白费了。

吴山卓从来不做没有把握没有好处的事情,此时自然也是如此。虽然这场景着实让人震惊,但是无论是他,还是萧远山,其实都明白那根本是杯水车薪了。

所以一时之间,两人竟是都没有动。

“到底是……”

能够引起这样动静,想必是有人进入了大沼泽之中!

而就在这片刻时间,下面的大沼泽,被覆盖的距离更加广泛。

整个大沼泽,原本就是一片了无边际的沼泽地,而在这上面,一直有一座城市悬浮在上面,也不知道是借助了什么样的力量,导致整个城都是这样悬浮在半空,丝毫没有着力点。

而在这中间,无数的迷雾飘散开来,看起来神秘而遥远。

而现在,却是瞬息之间发生了这样巨大的变化!

而这番动静,除了这两人,自然也是引起了极大的波动。

不过是眨眼时间,天空之上的影子,就瞬间多了不少。

而当看到那场景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都变了脸色!

这些人,可都是知道这件事后果的人!

不少人原本满脸的不可置信,而当转头看到萧远山两人的脸色的时候,便是瞬间明白了什么。

甚至都来不及震惊居然看到了三大势力之中的两个在一起,那些人便是眸色一沉!而后涌出无尽惶恐!

这两人都这样了,可见这件事情,的确是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这样想着,不少人都是身形一闪,艰难的看了几眼脚下整个城市的变化,便飞快的离开!

眼下,保命要紧!

其实谁也不知道,这些冰层扩散到最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毕竟大沼泽万年时间以来,都是呈现这样神奇的状态。

而现在,却是不知为何陡然变幻,让人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便是已经逼迫到了眼前!

而正在这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也忽然传来!

扭头看去,却是那伫立了多年的虚无山——彻底崩塌了!

果然有人来了!

在看到这场景的时候,吴山卓便是认识到了当初他的猜想果真是正确的!虚无山怎么可能会突然爆发裂开?

虽然说司徒在里面,然而就算是炼制七品丹药,也绝对不是眼下的这个样子!

“到底是谁!”

萧远山却是忽然眸色一变,猛然指向那远远的虚无山之上的一道身影!

纵然距离很远,可是却也能够看出,身材纤细,脊背笔直,这个背影,让人一下子响起了某个人!

凤墨!

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青松一般的挺直身形!

难道是他又回来了!?

可是…。这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女子的身形,怎么会是凤墨!?

“上前看看!”

而同一时刻,看到那身影的岳小棠,也忽然凝固了笑意。

她好不容易才让岳大川答应了她可以来到这边仔细查看,原本看着那冷凝而霸道的气息,她已经认定是凤墨无疑,可是越是靠近,就越是奇怪——

这个人,怎么看起来是个少女?

虽然远处看起来和凤墨很是相似,然而那在崩裂的虚无山之上的那个人,的确是个女子无疑!

她脚步不受控制的朝前再度前行,却是被一把拦住——

“这里已经是你能靠近的最近的距离了,再往里面,就连我都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了——别忘了你出来之前,跟我留下的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承诺。”

岳小棠陡然一个激灵,这才回神,定了定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竟是差点将自己的性命送出去。

而看着那情形,兴奋的同时,终于还是心生疑惑,忍不住仔细打量。

越看,心里的怀疑就越多。

她怎么看,都觉得那少女真的是有着莫名的熟悉…。

宫卿在一旁,看到她的反应,也是沉默不在言语。

然而很快,岳小棠就重新被那精彩的战斗场面吸引了注意力,所有的怀疑也都抛到了脑后,只是无比兴奋而解恨的看着,每当凤长悦狠狠挥下一道灵力,便是引起一阵波动。

咔嚓!

城中的某个地方,忽然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碎裂而让人陷入一阵惊慌。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过诡异,分明是牢固的地面,也没有遭受任何的攻击,反而是忽然裂开来!

然而这样的场景并非只有一处,片刻时间,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片动乱之中!

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凶神恶煞之徒,在感觉到那诡异的震动之后,大多数人也都是在短暂的惊慌之后,迅速选择撤离。

然而,整个城都已经被封堵,无人可以逃出去,这些人又怎么可能真的逃出去?

而此时,在半空之上的凤长悦,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匆忙之中向下看了一眼,当即就发现了不对劲。

而后,当感受到那不同寻常的波动,她才恍然——原来这大沼泽,还有着这样的秘密!

她想了想,便是猜到,或者这变化,正和自己将银魂鬼火收为己有有关。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

银魂鬼火万年前降落在这里,逐渐形成了奇特的景观,让一座城市完整的漂浮在了那上面。

无数人曾经猜测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支撑着,而现在,凤长悦却是骤然明白——其实就是自己手中的银魂鬼火!

所以,才会在将火焰夺取的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忽然变幻!

她心思闪过诸多想法,身形却是不停,将已经被困死在原地的司徒,死死的困在自己的范围之内。

司徒此时简直恨极,他疯狂的挣扎着,想要逃离出去,却发现没有什么作用。眼角余光看到凤长悦的身形,心里更是痛恨,艰难的抬头扭过脸,死死的瞪着凤长悦——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我!”

凤长悦黛眉微挑:“谁又给你的资格,这样对我说话?”

啪!

一道火线缠绕而去,瞬间将司徒的身上灼烧出了一道清晰的伤痕。

司徒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低头看却,却是凤长悦真的下了狠手!

他纵然召唤灵力铠甲,也是毫无作用,完全无法阻挡那份炽热的力量突然而至!

“你!”

司徒恨极,声嘶力竭。

“你可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也算是欺师灭祖了!我也是苍离的徒弟!我跟着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如今你居然、居然敢…。”

凤长悦嗤笑一声,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屑。

司徒的话音突然停下,因为那话语之中的轻视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

果然,下一刻,凤长悦走到他眼前,看着他的眼睛,满是嘲讽。

那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小丑。

“那又怎样?”

司徒心里一沉,似乎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凤长悦却是缓缓勾唇,轻缓道:“现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可见师父是早已经将你驱逐出门,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喊着你是苍离的徒弟?”

这话正说到了司徒的心坎上。

他的眼眶瞬间猩红,哑声吼道:“你胡说!”

苍离不可能真的这么绝情的!

当年他是或许偏激,可是却也从未后悔过选择,只因为那样,才能走的更远!

只是那个老家伙冥顽不灵,最后两人才彻底分道扬镳。

却不想,他居然真的这般狠心!

而今,无人知晓他的身份!无人相信他!

人人只知凤长悦,对司徒毫无所知!

凤长悦微微眯起了眼睛,靠近一步,声音像是从地狱而来,挟带着无穷力量,让人躲避不得——

“你当初,是为了什么,选择了背叛他?”

“你的身后,又是什么人?”

“你和三大势力,都分别有着怎样的关系?是否曾经有人从你这里得到银魂鬼火的子火?”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缓缓从凤长悦的口中问出,带着无形的力量,让司徒避无可避。

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似乎早已经看透了一切让人无所遁形。

而他也好像忽然脑子一阵混沌,好像有什么力量催促他将事情都说出来——

“我……我……不是我的错…。是他太固执呆板……那些人……”

凤长悦眸色微紧,却在下一刻,陡然感觉到一到力量从身后突然袭来!

她神色顿变,身形急转,手上的一团火焰,已经是狠狠扔出!

几乎是完全靠着直觉,她直觉做出了反击!

砰!

一道璀璨的力量,在空中陡然炸开!

司徒的眼神,也在一瞬间变了回来!

凤长悦极目看去,却是未曾看到有什么人的身形。

回头看去,果真见到司徒已经清醒。

心下有些遗憾,看来,要下次再尝试了。

嗤!

而正在她思索的片刻,司徒的身上,陡然刺穿了一道匕首!

正从心脏穿过!

她心中一沉——这是要杀人灭口!

------题外话------

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二月已经快坚持不住,身心都已经到了极限,今天码字,昏昏沉沉,睡几分钟清醒几分钟,这段时间还请大家包容,谢谢,等之后会努力调整修改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