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32 被传送走了

“啊!”

那老者因那一声蕴含骇人威压的厉喝而惨叫出声,进入他身体的灵魂也在这一瞬间被逼了出来,几乎是毫无对抗之力的被挤出那具身体,灵魂重回他的身体,全身气息逆流,原本倒立于他头顶上的老者也整个人摔向了地面。

“砰!”

失去平衡的身体狼狈的摔倒在地面,当他压住心中的惊恐迅速起身抬头望去时,正好看见盘膝而坐的沐泽那闭着的眼睛骤然睁开。

那是一双冰冷而蕴含强者气息的深邃目光,如同一汪深潭一望不见底,那双眼睛中所蕴藏着的凌厉威压与摄人的气势几乎让人不敢直视,只是一眼,便如同置身地狱之中一般,无需言语,无需动手,只是一记眼神,便已经将他上位者的气势展现无疑。

睁开眼睛的沐泽神色凌厉而带着冷冽之色,眉心间的那神秘的印记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那缕光芒渐渐的散去,那枚印记随着光芒的散去而缩小,成了一个只有筷子头那么大小的小印。

他盘膝端坐着没动,双手自然的以着捏花之势放在两膝之上,身体的气息随着他的醒来睁开眼而转动着,一股强大而雄厚的灵力气息缠绕在他的身上,过了一会,这股气息便慢慢的被他敛了起来。

似乎没料到他竟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老者惊了一下,却又迅速稳住心神,看着那盘膝而坐目光冷冽的沐泽,他咬了咬牙,低喝一声双手汇聚灵力气息猛的袭向他。

若是无法夺他的身体为他所有,无法夺舍成功他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既然如此,何不就此拼上一拼?

这个念头一起,他出手几乎是用尽十成功力,他本就是从上界下来的,实力自然非同寻常,否则也不会轻易就将灵德打成重伤,只是,面对眼前苏醒过来的沐泽,他却有着几分的不确定。

他不知自己是否真有那个能力可以将他打败?不知自己是否真能夺他的舍,毕竟,眼前的这一位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

而盘膝而坐的沐泽见对方挥出的手掌带上一股凌厉之势铺天盖地的袭来,呼咻的掌风声在耳边吹刮而过,他冰冷的眸光微动,下一刻,整个人瞬间移动,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向他挥出了一掌。

“呼!砰!”

“嘶!噗!”

极快的速度让那老者根本连闪避的机会了没有就被拍飞出去,身体重重的摔向洞府的洞口处,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夹带在那口喷出的鲜血中的还有那一枚被他含在口中的珠子。

沐泽弹了弹身上的白色衣袍,举止中带着优雅与慵懒,神情依旧冷冽如霜不曾变过,仿佛从未将对方放在眼里一般。他淡淡的抬眸,深邃的而暗藏凌厉锋芒的眼眸扫了那从老者口中吐出的珠了一眼,睫毛微动,眉心轻拧,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再看向那老者的目光便带上了几分的冰冷杀意。

“胆敢算计本君的女人?胆子不小!”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那声音中的摄人威压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气势不由的让那老者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就在他步伐因心惧而往后退时,原本站在前面的白色身影却是瞬间移动。

哪怕是那修为不弱的老者也没能看清他的身法,只知道,眼前白影一闪,一股暗劲夹事凌厉气息袭来,竟是在他的脸上左右各掴了三巴掌后狠狠的一脚再将他踢出。

“啪!啪啪啪!”

“嗯!”

老者痛哼着,整个人再度飞了出去,背部在地面磨擦着,一片的火辣辣,沙子的小石头因摩擦而陷入皮肉中,刺得生疼。

脸上由因他的掌掴而浮起剧疼,再到整张脸变麻木,感觉不到痛意,只知道嘴角被那股凌厉的风刃掴出血来,哪怕此时不用看,他也知自己的脸定是青肿的。

洞府中的沐泽掌心一翻,一道水流从手掌中引出,他以掌心之力吸起那枚灵珠清洗干净后收入空间,继而迈步走出外面。

看着那迈着优雅步伐从洞府中走出来的男子,老者的脸色白了又白,额头处因身上的伤带起的剧痛而渗出冷汗,眼中终是不可抑制的浮现着一丝惧意。

是的,他惧了,惧怕于眼前这个人,惧怕于他所展现出来的气势与威压和实力,他本以为凭他的修为可以对付他,可当他出手时他才知道,执掌一界天地的沐泽仙君根本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只怕,就是拼了他这条命他也伤不到他分毫,要怪也只能怪自己错失了机会,若早在前几日便不去理会那些顾忌而夺他的舍,也许,他还有一线成功的机会。

想到这,他吐出一口血水,那血水中还夹带着几颗牙,那是被他的掌掴打落下来的。

看着他越来越近,老者双手紧紧的抓住地上的泥沙,强忍着五脏六腑的受伤揪疼,猛然间便提气往结界外面逃去,想要逃离他的面前。

“本君允许你逃了吗?”

深邃的目光落在那抹逃离的身影上,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冷情嗜血的弧度。灵魂融合后的他有了轩辕睿泽的冷冽与冷情,少了沐泽的心怀天下,在他心中,能让他重视的只有他心中所爱之人,只有他的女人——顾七。

谁敢欺她、辱她、伤她,他势必诛杀!

旁人并不知道他早在顾家后院时便恢复了神识,只是没苏醒过来而已,顾家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

而这个老头,竟敢利用他的女人拿到那枚珠子,想到他的阿七也不知现在如何?而这老头却想夺他的舍,继承他的一切,他心中的杀意便无法压制的狂涌上来!

这个人,该死!

杀意一涌,身随心动,下一刻已经飞掠而出,一把长剑咻的一声出现在他的手中,为力的汇聚,剑罡之气的涌动,让那前面逃离的身影背后窜上一阵阵的寒意与惊骇。

“受死吧!”

身后的冷喝如同阎王的催命声,惊得那老者心神皆震,他不敢再想着与他交手,而是在看见就快被对方的利剑刺中之时,迅速的从空间中取出逃生的一张传送符箓。

“咻!”

“嘶!”

剑罡抖动,在他的背后划下深可见骨的一道伤痛,衣袍破裂,那血肉模糊,而那老者却只是紧咬着牙倒抽了口冷气,便迅速就地滚向前拉开与沐泽的距离。

身体在地上滚了数圈,他不甘而愤恨的回头盯着沐泽:“我一定不会就这样算的!一定不会!”手中符箓一催动,地面上瞬间浮现一个阵法。

见到那个阵法,沐泽目光一眯,冷喝道:“本君要你今天死!你就绝对见不着明天的太阳!”声音一落,手中的利剑一扫,强大而凌厉的剑罡之气一举破了周围的结界,同一瞬间,他手中的利剑一收,改成五指擒拿爪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扣上了对方的喉咙。

“咔嚓!”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咔嚓一声响起,极为清晰,那老者最后的一声惨叫声落下后,头部一歪,身体一软,眼见就要倒向地面。

然而在这时,正准备丢开那具已经断了气息的尸体的沐泽却脸色变了变,只因,传送阵法开启,他站在阵法当中想要退离去退不出,原不是因为这诡异的传送阵法传送时最少需要有一人在阵法内,生息带动符箓的送传,因此,那老者一死,没想到竟会这样的沐泽便也在他还没能反应过来想出办法时被传送离开。

隐隐的,只听见一声低咒声从空气中传来,便见一道耀眼的光芒冲上天空,直至消失不见。

而这周围,除了那具已经没了气息被沐泽丢出去的老者尸体之外,再无旁人,在不久之后,因这里的血腥味的散开,那老者身上的血引来了林中的野兽。

没有结界的保护,地上的那具尸体很快的被撕林中因血腥味而来的狼扯干净,只留下空气中那股淡淡的血腥味……

在前往北海的路上,顾七似心有所感一般,只感觉心头微动着,本能的抬头看向天空之处,虽然,她什么也看不见,但,那一瞬间她似乎隐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一晃而过。

“主人,主人怎么了?”跟了顾七一路,胆子越来越大的小龙蹦跳在她的肩膀上,以着神识跟她说着话。

“没有。”她淡淡的应着,伸手扯了扯身下的巨鸟羽毛:“飞快一点。”

“啊……啊……啊……”

似在回应它的话一样,那只被顾七用来当坐骑的巨大鸟尖叫着,拍了拍翅膀,却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毕竟也飞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它会拍不动飞不快也蛮正常。

只是,当明显的速度下降,那只巨鸟也在往下飞着时,顾七终是开口了:“行了,就到下面休息一下,前面是一座城,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吧!”她的目光很明确,就是到北海找治她眼睛的东西,眼睛治好后再回家。

然而,当她扯着巨鸟的羽毛示意要落下时,突然间,却从周围射来一大片如同箭雨一样的利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