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二六回 厚脸皮

因为心里有事,出宫的路上顾蕴一直都很沉默,祁夫人以为她给热坏了,上车后叫桐林取一颗仁丹解暑丸给她含了,便让她靠在了大迎枕上歇息:“……你小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不敢抱怨皇上生的不是时候,便只是小声感叹:“所幸皇上生性节俭,像这样大操大办的时候寥寥无几,不然满盛京的仁丹藿香金银花绿豆什么的,但凡能消暑解暑的药材食材,只怕都要脱销了!”

顾蕴是真的心乱如麻,一个字也不想多说,遂依从祁夫人的安排,靠到大迎枕上,闭眼假寐起来。

如此浑浑噩噩的过了不知道多久,又似是只过了片刻,耳边忽然响起祁夫人轻柔的声音:“蕴姐儿,到家了,且待回了房间后再睡也不迟。”

顾蕴应声睁开眼睛,见马车果然已停在显阳侯府的垂花门外了,于是与祁夫人说了晚上就不过去陪她用膳,明儿再过去后,辞了祁夫人,径自回了饮绿轩。

如嬷嬷明霞等人听得顾蕴回来了,欢天喜地跑了出来迎接,待行过礼后,便七嘴八舌的问起来:“小姐,皇宫是不是真的连地面都是金子做的?”、“小姐,宫里的娘娘们是不是个个儿都如仙女下凡?”、“小姐,皇上威严不威严?瞧着是不是比侯爷素日板着脸时的样子还吓人?”

顾蕴哪有心情回答她们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我累了,想先歇会儿。”便径自进了屋里。

余下如嬷嬷等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脸色不对,如嬷嬷因忙问跟去的锦瑟卷碧:“小姐这是怎么了,瞧着气色很不好的样子呢?”不会是在宫里受什么气了罢,这也难说,宫里毕竟不比外头,到处都是贵人,可大夫人难道也不护着小姐吗?

锦瑟小声说道:“听说是宫里人太多,太热,有些个中暑,才在路上便一直睡着,嬷嬷你们有话回头再问也不迟,且先服侍小姐梳洗一番躺下是正经。”

如嬷嬷听得不是受了气,神色一松,忙忙点头道:“这话很是,你们快打热水的打热水,服侍小姐卸妆的卸妆,换衣裳的换衣裳去,这么大热的天儿,我们在大日头底下走一会儿且受不了呢,何况小姐千金之躯,自然越发受不了。”

于是众人都分头忙碌起来,总算让顾蕴在一刻钟后,舒舒服服的躺到了床上。

只是身体再舒服,也缓解不了心里因被最信任之人欺骗蒙蔽了的悲愤与恼怒,最可恨的是,那个人可不只是欺骗了她一日两日,而是这么多年,为了他,她甚至改变了自己自前世以来一直坚持的信念,谁知道到头来,这一切却是一场笑话,叫她情何以堪?

顾蕴这会儿想起当时在保和殿内瞧得那人顶着那张明明她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用她同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以另一个她从来不知道的身份说着她一点也不熟悉的话时,那种忽然发现自己被欺骗了的震惊与忿怒,那种忽然发现自己一直是个傻子的感觉,都还觉得心里似有火烧。

他怎么能那样骗她,又怎么能在骗了她以后,还有脸口口声声与她说什么‘你相信我’、‘我不想有任何事瞒着你’?实在是可恶至极!

连带晚饭都没有吃,如嬷嬷端了绿豆粥并几样清淡小菜小心翼翼来劝她时,也只说是中午宫宴在宫里吃多了,这会儿没胃口,让人在锅里煨着,回头什么时候想吃了,再吃也是一样。

如嬷嬷没办法,只得替她掌了一盏灯,让屋里有光不至于让她害怕,又不会强得刺她的眼让她没法儿入睡后,退下自用晚饭去了。

顾蕴却哪里睡得着,白日里刚回来时身体累得不行都睡不着了,何况这会儿身体已缓过来了,就更睡不着了,一直大睁着眼睛望着帐顶,心里仍被那股无名之火灼烧着,只恨不能大喊大叫一场,或是打砸点什么东西来发泄一下才好。

奈何不想惊动了祁夫人,也不想让自己屋里的人惊惧担心,只得强自忍住了,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的,不时砸几下枕头或被子以出气罢了。

如此到了二更天,刘妈妈忽然满脸笑容的进来了,等不及行礼,便先小声说道:“小姐,慕公子来了!”

小姐等了这么几年,一开始还偶尔能收到慕公子的消息或是只言片语,到后来就连半点音信都没有了,也不知是死是活,如今慕公子总算平安回来,小姐也算是熬出头,再不必被人背地里耻笑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也不必让老太太和大夫人等日夜担心了,真是太好了!

“让他走!”顾蕴的态度却大大出乎刘妈妈的意料之外,“以后都不许他再来,便捷那边也不许他再去,他的任何消息也不用再传一个字到我耳朵里,从今以后,我与他势不两立!”

“啊?”刘妈妈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小姐怎么忽然就这般恨慕公子了,是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吗,可小姐明明就一直惦记着慕公子,慕公子看起来也是想念小姐得紧,不然也不至于连一夜都等不得,非要连夜赶来见小姐了,有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呢?

刘妈妈因忙赔笑说道:“小姐,慕公子他……”想为慕衍说几句好话,也是好让自家小姐下台,毕竟小姐待慕公子的与众不同是她们都看在眼里的,而且慕公子才回来,怎么就惹小姐生气了,这其中定然有所误会,可连面都见不上,这误会又何来的解开之说?

只是话才起了个头,顾蕴便猛地坐了起来,一脸冷若冰霜的道:“刘妈妈既这么看重你的慕公子,不如我将你和刘大一并送给他,让他做你们的主子去?”

刘妈妈跟顾蕴这么多年,何尝受过她这样的重话,不但她,锦瑟卷碧等人也是半句重话都不曾受过她的,可见是动了真怒,刘妈妈当即红着脸什么都不敢再说,只轻手轻脚的退下依令撵人去了。

顾蕴这才泄愤般重重的躺下了。

以为他夙夜前来,她就会见他吗,哼,把她这里当什么地方,把她当什么人了,她既说了一辈子不会原谅他,就一定会说到做到,从此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做他风光无限的太子殿下去,她过自己的独木桥,回头便离开盛京,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游遍大邺的山山水水去,不知道多潇洒自在,定能将这被耽误的几年给补回来!

发了一回狠,顾蕴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忽然就想到,以那个可恶的人的厚脸皮,就算她让刘妈妈下了逐客令,他也未必会离开,指不定连硬闯她房门的事都做得出来,反正他也不是没做过。

因忙翻身下床,三步并作两步跑至门边,把门自里面锁得死死的,想了想犹不放心,又把所有的窗户都检查了一遍,确定都锁死以后,方咬牙哼哼着躺回了床上去,你脸皮再厚又如何,那也得我买账,我不买账,你脸皮就算比城墙还厚也白搭,真以为你能吃定我了!

果然刘妈妈没能拦住宇文承川,很快门外便传来了他轻轻叩门的声音:“蕴姐儿,是我啊,我回来了……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你开开门,听我当面与你解释好不好,等解释完了,你要杀要剐,我绝无半句怨言!”

又回到了那个顾蕴熟悉的他,顾蕴却依然气得牙痒痒,也不知他给刘妈妈吃了什么*药,竟真忘记谁才是她的主子了,看她回头怎么与她交代……只作没听见外面的声音,暗自冷哼,我就不信你还敢硬闯了!

宇文承川依然敲门敲得很有耐心,语气也放得越发低柔了:“好蕴姐儿,我知道你没睡,我真的不是有心骗你的,你开门听我解释好不好,难道这么几年不见,你就不记挂我吗,我可记挂你得紧啊,你开开门,让我看一眼好不好,只看一眼……”

顾蕴仍是置之不理,不是有心骗她的也骗了,何况那么长的时间,他有无数的机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求得她的谅解,可他却一直瞒着他,一直到今时今日,若非她无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若非他们无意在保和殿遇上了,他是不是还要继续瞒她下去?换了他被她这样欺骗,他能高兴得起来吗?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宇文承川又赔了一会儿小心,不见屋里顾蕴有任何动静,只得无声的苦笑了几声,转而敲起窗棂来,只可惜等他把顾蕴卧室的所有窗棂都敲了个遍,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他知道她此番是真气得狠了,从白日在保和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远远对上,又立刻便移开那一瞬,他便知道了,却没想到她气到这个地步,话说回来,她性子本就烈,若她轻易便愿意见他,也就不是她了。

只得继续软声说道:“好蕴姐儿,我真的不是有心骗你的,我也不是信不过你,才一直瞒着你,当然一开始多少还是有些防着你的,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等到了后来,我心里有了你以后,就不是防你,而是怕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以后,立刻避我如蛇蝎,有多远躲多远了……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我欺骗你就是我不对,你开开门,给我个负荆请罪的机会好不好,我真的很想你啊……”

说了半晌,仍是丝毫动静也无,宇文承川终于还是泄气了:“好罢,既然你暂时不愿意见我,那待你气消一些后,我再来见你,再来向你负荆请罪也是一样……你保重身体,我先走了啊,如今我不住以前乾西四所的景祺阁了,而是被皇后暂时安排住在了乾东五所的润和轩,不但离皇上的乾清宫近,离后宫也近,我是吃也不敢吃,睡也不敢睡,这还不是最糟心的,最糟心的是,但凡我这边有个风吹草动,立刻便能引来万众瞩目,我又刚回来,没法儿将润和轩全换成自己的人,也不知道我出来这么长时间,宫里有什么变故没有,我真走了啊……”

顾蕴在里面听他絮叨了半日,尤其是听到他那句‘我心里有了你以后,就不是防你,而是怕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以后,立刻避我如蛇蝎,有多远躲多远了’,想起自己当初的确好长时间都恨不能拒他于千里之外,纵猜到了他的心意后,也装傻充愣了好一段时间,一时倒是没那么生气了。

平心而论,若那时候他将他的真实身份对她和盘托出,她的确会有多远躲多远,毕竟为了那一点点好感便赔上自己安闲自由的生活,甚至还会将自己的亲人们也拉下水,实在太不值得不是吗?

谁知道她这边刚有所动摇,他倒先打起退堂鼓了,就算是因为宫里如今形势紧张,他最好静伏不动,但既已来了,多说两句好话会死啊,万一就因为多说了那几句话,她就把门打开了呢?

顾蕴才消了几分的气瞬间又回复了原状,甚至比之方才还要更盛,哼,连这点诚意和毅力都没有,还想她原谅他呢,等下辈子去罢他!

可这气又没法儿对别人说,只能发狠将被子猛地一下拉过头顶,将自己整个包起来,躲在黑暗里独自生闷气。

外面宇文承川自然没走,如今宫里形势是紧张,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暗里盯着他,可再紧张,他娶媳妇儿依然是第一等的大事,天皇老子来了也得靠边儿。

只是等了片刻,没想到自己都把话说得那般可怜了,她依然不无所动,虽知道她这是在气头上,也免不得有几分委屈,我是不对,可我有苦衷的啊,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呢?

不过也就只委屈了片刻,宇文承川便开解起自己来,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么,从头到尾她吸引自己的就是她的与众不同么,她若真事事都顺着他的心意来,也就不是那个他心坎儿上的人了……一边开解着自己,一边自靴筒里掏出把匕首来,便半蹲下身子,轻轻拔起门闩来。

方才他就瞧好了,要破门破窗进屋倒是不难,可动静怎么也小不了,万一他才刚行动,她就听见了,以致越发生气呢?一样见不到人,最好的法子,还得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面前,她纵再不想见他,人都已到眼前了,总不能再硬撵出来罢?

院子里大树下背阴处被季东亭点了麻哑穴,既动不了也喊不了的刘妈妈看至这里,简直都要气乐了,怎么着也是个爷,竟做这样下三滥的事,这脸皮,好去做阜成门的城墙了罢?不对,城墙哪有他的脸皮厚,少说也得再加两个炮台才有得一拼啊!

刘妈妈气得不行,苦于说不出话来,只得拿眼狠狠瞪向了不远处的季东亭和冬至。

季东亭与冬至正挤眉弄眼呢,啧,他们爷就是全才,什么事儿都难不倒他……感受到刘妈妈的目光,季东亭忙偏头一看,立时笑了起来,小声道:“刘妈妈,你也觉得我们爷拔门闩的姿势忒帅,是个文武全才?不是我吹,我们家爷会的,那真是多了去了!”

冬至也小声笑道:“像我们爷这样的全才哪儿找去,妈妈回头可得好生劝劝四小姐,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啊。”

刘妈妈就无语了,果然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主仆仨的脸皮合起来,得天下无敌了罢?!

季东亭与冬至还待再贫,忽见那边有光影一闪,却是屋里的光透过半开的门透了出来,瞬间便又阖上了,至于门外的人,则早已闪身进去了。

二人对视一眼,笑得越发的贼兮兮了:“想不到长久不用,爷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宇文承川发挥特长的时候,顾蕴一直拿被子蒙着头在生闷气,自然也就没有听见他弄出的声响,等她终于闷得受不了了,猛地将被子掀开,“呼——”的一声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吐出时,就见宇文承川竟已站在自己床前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了。

吓得她一口气便哽在了喉间,立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你怎么会在这里,咳咳咳,你是怎么进来的……刘妈妈,咳咳咳,锦绣卷碧,咳咳咳……”

门窗明明都完好无损,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啊啊!

宇文承川见她咳得厉害,忙几步上前将她扶着坐起来,给她轻轻拍起后背来,待她总算咳得不那么厉害了,方关切的问道:“喉咙还难受吗,要不要喝点儿水?”

顾蕴没好气的一把推开了他:“我难受还不是因为你,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刘妈妈呢?你把她弄哪里去了?你立刻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虽知道她是气话,宇文承川心里还是小小的难受了一下,才赔着小心道:“刘妈妈她好好儿的,你别担心,我是怎么进来的不重要,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真不是有心欺骗你的,你别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趁此机会,方细细打量起她来,白日里在保和殿那匆匆一瞥,他其实根本没看太清楚她的脸,只凭感觉知道那就是她,是他魂牵梦绕的她,无论他有多久没见她,都能一眼知道那就是她!

就见她穿了件月白撒花的交领中衣,敞着的领口露出细细白白,曲线优美的脖子,再配上眉眼鼻唇无一处不精致玲珑的脸,还有因为生气而一起一伏的胸脯,实在是美得让人忍不住生出邪念来,又为自己生了邪念而自惭形秽,着实矛盾得紧。

宇文承川狠狠看了顾蕴的领口一眼,才移开了目光,在心里与自己说,眼下可不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让小丫头原谅她,只要小丫头原谅了他,以后那都是他的,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顾蕴哪知道这会儿宇文承川还在动绮念,她是两世为人,可她对男人的了解,简直贫乏得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立刻便冷声说道:“不是有心欺骗我的,也已经欺骗我了,你还想怎么着,难道还想让我说你欺骗我欺骗得好,欺骗得对,我被你骗得团团转是我活该是不是,太子殿下!”

后面四个字,一字一顿的,简直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本不想哭,自得知了他就是宇文承川后,哪怕再生气,也的确没有流过一滴泪的,这会儿眼泪却控制不住的自己就滚了下来,很快便在她两颊氤氲成灾了。

宇文承川几时见她这样哭过,瞬间慌了神,近乎是语无伦次的说道:“你别哭啊,我真不是有心欺骗你的,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呢?我才已说了,一开始我或许多少有几分防你之心,可后来便没有了,只担心你知道后会拒我于千里之外,都是我自私,只想着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你,不然我一定抱憾终生……等从扬州回来后,我已经决定要与你坦白了,可谁知道我又必须离京,我既担心那时候与你坦白了,这么长时间我都不在,没时间求得你原谅我,也担心你万一坚持要把你的人和银子分给我,回头连累了你。”

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想伸手去给她拭泪,被她赌气把头一偏避开了。

只得继续道:“本来我是打算此番一回来便找你坦白的,可时间不允许,几年前我去福建时,在那边发现了一个银矿,虽那年我们去扬州时,我让十一哥先去福建安排人开采了,到底时间有限人手也有限。我去了凌云峰后,便一直在等机会亲自去那里监督,可宗林两家的人盯得我片刻也没有自由,一瞅着我落单了,还立刻有死士追杀我……”

所以到后来,他找到机会暂时摆脱他们后,便再不敢传信回京来了,既是怕他们再顺藤摸瓜找到他,也是怕暴露了宇文策连累了顾蕴,所幸银矿的开采很顺利,如今的他不说富可敌国,至少在成就大业之前,是绝不用担心银子会不趁手的了。

“等我从福建秘密回到凌云峰时,已是今年的五月了,两个月的时间,原是够我返回盛京的,可大师忽然病倒了,大师于我义父——腾骥卫的韩卓副指挥使恩同再造,而没有我义父,也不会有我的今日。当年我从四岁皇后生了自己的儿子起,便时不时会遇上这样那样的危险,前几次都凭着身边几个老宫人忠心险险避过了,最后一次,我却在落单时,被人给推到了冷宫里的一口枯井里去……”宇文承川的声音很平静,就如同在叙述别人的事一般。

那一次,小小的他足足在枯井里待了三天两夜,才在奄奄一息之际被人救了起来。

救他的人却不是服侍他的宫人们,或是皇上发现他不见了,打发了人地毯式的搜救他,最终将他给救了出来,救他的人是冷宫的一名被废妃嫔,曾做过皇上的嫔,被打入冷宫前,因在乾清宫不慎惹怒了皇上,原是要被活活杖毙的,是宇文承川碰巧出现,替她向皇上求了情,皇上才收回成命,没有杖毙那位嫔,而改为了将其打入冷宫。

其时林贵妃才将将有孕,保得住保不住,是男是女且不知道,三皇子宇文承稷就更没影儿了,宇文承川还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太子殿下,皇上捧在手心里的娇儿子心尖子,听了儿子奶声奶气的话:“这么漂亮的姐姐,打死了多可惜,父皇就饶她一命罢。”,皇上连想都没想,便饶了那位嫔一命,小宇文承川无意种的这个善因,终究还是开出了善果,让他受益终生。

“那位因我一句话,而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来的嫔,正是我如今的义母韩夫人,她与我义父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只是我义父十一岁那年,家里被宗家的人陷害,以致满门抄斩,我义父也被枯竹大师救走了,等八年后我义父学成下山,打算找宗家的人为父母亲人报仇时,方知道我义母已被采选进宫做了妃嫔。我义父伺机潜伏进宗家几次后,才发现要以一己之力,替父母亲人报仇雪恨不现实,他也放不下我义母,遂凭本事进了腾骥卫,一步一步做到了腾骥卫的千户,然后设法找到了我义母。”

------题外话------

终于还是恢复大早更新了,以后再不敢轻易熬夜鸟,嘤嘤嘤……这么劳模的我,大家是不是该给点票子奖励一下捏?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