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一章 黑子的心事(一更)

虽然因为穷奇、饕餮、梼杌三人存在,王紫并不认为上古凶兽真正的凶在何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在她面前展现过,可是混沌她却不敢这么去想,她不相信被迫作为魂基无数岁月的混沌会没有怨气。

别说帮她,若是他知道现在第四代饕餮和第七代穷奇都跟她关系匪浅的话,不杀她就够好了。

“一码归一码,你先不用管饕餮、穷奇的事情,或者到时候让他们回避,况且你该不会不知道、就算是就你母亲,也只能你一个人去,黄泉老人的竹筏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人多了没用。”

冷殇说着,倒是比王紫轻松一些。

“好,我想想。”王紫缓缓点头,如果能得到混沌的帮忙,那该有多好……

“重点是先救出你母亲,事后若是混沌找上饕餮也好,你既然要拿他的心血,也要先让他在身边才行。”冷殇又道,这个所谓的在身边、即便是因为寻仇而来。

……

“混沌做事情向来只遵循三个字、他愿意,当年恰逢千年难遇的宇宙黑洞漂移到凡间界外,混沌想都没想就把那黑洞洞口的浮石打开了,要不是我们几个当时联手把那黑洞推出去,用一个洪荒位面堵住了洞口,后果不堪设想,我不了解混沌,但他一定不会是个轻易听劝的人。”

听了王紫的话,饕餮回头看了一眼王紫,只摇了摇头说道,此时他正站在高高的山顶,一脚踩在一块大石头上,俯瞰着赤灵内的风景,不远处的高山上就是青龙四人闭关的地方,心想这赤灵在王紫晋级之后又变大了,不知道它的极限在哪,所谓成长、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那就只能碰运气了,如果正巧遇到他心情好愿意帮忙那便好,如果运气不好就不指望他了,有七星神蒿在我不至于那么狼狈。”

王紫也面向远处的高山,缓缓的说道,此时她已经冷静了,既然四处打探都没有万全之法,那就只能拼一拼了,事关能不能救出母亲,她一定会拼尽全力了,此去不救出母亲,她也无颜再回来……

王紫眼神暗了暗,这一天她等了多久,如果还是无法让母亲重见天日,她宁愿在黄泉底陪着母亲,可是这想法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定然不会有人再同意她去的。

“小丫头你想什么呢?”饕餮忽然出现在王紫身后,看着王紫有些的沉重的表情不禁说道。

“没什么……”王紫衍眼神闪了闪,然后轻轻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每当你说谎的时候,你的眼睛就不敢看我?”饕餮好笑的说道,见王紫涩然的样子,又接着说道:“呵呵,是在担心能不能救出你母亲吗?你放轻松一点,一定没问题的,你就不想想,也许我们比你更想救她出来。

那是你母亲,也是我的岳母,我可不想你心里总有不开心的一块地方,这是唯一一个让你牵挂了这么久的事情,我们谁都想让你解脱,必然也会倾尽全力辅助你。

不要给自己压力了,我知道你会亲自进入黄泉,我们谁都挡不住,但到时候我们都会在一旁策应,你可以相信我们,如果就这样到最后都救不出你母亲的话,你非要跟着卷进黄泉,我们就一起跟你跳进去。

呵呵,奈何桥的主体魂基只需要八个,我们这么多人跳进去不知道会不会掀翻奈何桥?”

饕餮笑了笑把王紫揽进自己宽阔的胸膛里,事实上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分量,谁都不会掉以轻心,只是王紫的神经绷的太紧了,她不知道、这样的她很让人心疼……

“我是不会客气的,到时候你要是不跳下来,我拽也要拽你下来。”

王紫顿了顿,虽然被饕餮说中了她的心事很无奈,但是心里却莫名的暖,那种无论她做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陪伴的感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很依赖这样的陪伴,如果哪天这些人都离她而去,那一定是她的世界末日。

王紫转身,伸手环抱着饕餮宽厚的背,在饕餮胸前蹭了蹭,心里暖意融融让她不自觉的想笑,这便是幸福吧。

“呵呵,好。”饕餮也收紧了怀抱,只是听着王紫霸气的话不自觉的笑了,低低的笑声从胸膛鼓动着传进王紫的耳朵,痒痒的。

赤灵内的高山秀丽,灵气浓郁,王紫和饕餮所在的高山之巅薄雾缠绕,如梦似幻,饕餮总是能猜到王紫心里的想法,从他口中说出来总会带着让人信服的引导,好像催眠一样,不知不觉的灌输到王紫的脑海中。

让王紫对他总有种说不清的依赖,那双狂肆的眼神往往带着纵容,好像能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却愣是随她去做,反正结果不管好坏,他都会跟她一起承担。

王紫心中弥漫着感动,可显然有人不应景的破坏气氛,感受到身后作怪的手,王紫满脸黑线,抬头去看饕餮,果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指望他们任何一个人能正人君子真是她太天真了。

饕餮不给王紫说话的机会就低头衔住王紫的唇,撬开唇齿舌头猛烈的搅动着那里的甜蜜,双手箍着王紫的腰,将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王紫认命一般闭上眼睛,饕餮的吻跟他的人一样,霸道而蛮横,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半晌,饕餮忽然带着王紫一转身,身体的重量压着王紫向后倒去,王紫惊讶的睁开眼睛,却只看到饕餮半垂着眼眸看着她,眼中却满是笑意,很快,饕餮压着王紫轻盈的倒在地上,背后是一块大石,但有饕餮的灵力做缓冲,王紫背后贴在石头上却丝毫没有感到疼痛。

饕餮离开王紫的唇,留恋的浅啄,看着王紫涨红的脸止不住心情大好,不知是憋气的还是羞怒的,反正不影响他此刻无比开怀的心情,吻移到那天鹅一样优雅的脖颈,炙热的呼吸喷洒在王紫耳后,惹的王紫躲了躲,饕餮却反倒含着王紫的耳垂,满不正经的说道:“小丫头,你真香。”是啊,真香,让他几乎控制不住。

“你真重!”不知道是不是被饕餮流氓一样调戏的话刺激的脸上更红,王紫扶着饕餮的肩膀推了推,这么重的身体压上来她快喘不上气了。

“呵呵,真的那么重吗?”饕餮笑着说道,可是并没有多少诚意,也没有起来的意思,起来了,接下来还做什么……接二连三的吻落在王紫脖颈,虽然他想慢慢来,可是身体的冲动却好像忍不了多久了,饕餮眼神变的晦暗,感受到衣服的阻碍,手配合着四处攻城掠地。

“饕餮……”王紫唤了一声,伸手去推饕餮,可那力气根本不够让饕餮动摇的,只顾埋头苦干的饕餮只懒懒的“嗯”了一声,感受到身体的凉意,山顶的湿气涌来,接触到肌肤,王紫只红着脸接着说道:“不要在这……”

渐渐的,饕餮的动作停下,身体抬起,与王紫的视线齐平,看着身下散发着致命诱惑的王紫,饕餮呼吸急促,面上却带着邪肆的笑:“好。”

饕餮脱下自己的衣服包裹着王紫,方才脱了半晌他可不想再浪费时间给王紫穿回去,虽然他觉得第一次这个地方也不错,但更愿意听王紫的,抱着王紫一闪身便离开了。

王紫趴在饕餮身上昏昏欲睡,已经不想追究饕餮到底折腾了她多久,没有人来干扰他,这厮不知道有多不知节制,好像要不够一样,饕餮的手掌带着灵力缓缓的游走在王紫的腰上,给她缓解身体的困顿,看着王紫眼皮都不想抬一下的样子,饕餮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不要停下来,因为两人结合的时候,他才会那么强烈的感觉、她是他的。

“小七……小七?”

正当屋内静悄悄的时候,走廊里传来黑子的声音,饕餮还没来得及阻止,门就忽然开了,饕餮只眯了眯眼,伸手拽了拽被子,挡住王紫的身体,这才看向门口傻傻的站着的黑子。

黑子吸了吸鼻子,敏感的嗅觉让他不费力的闻到满室*的味道,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感觉带着这样的空气中,他的身体也莫名的躁动,不知道在叫嚣着什么。

在看到本来属于王紫的大床上两人交叠的身影时,黑子疑惑半晌,这样的场景看的他莫名的脸红,可黑子却没有关门出去,而是合上了门,渐渐走近那张大床。

“你有事吗?”

饕餮扬眉,本来以为黑子看到这情形怎么都会回避吧,却没想到他就这么直挺挺的走过来了,而且看那坦荡的神色,除了有点疑惑不解外,并没有非礼勿视的自觉,也是他的失误,回来的太着急便没有布结界,几天来没事,却在今天忽然闯进了人。

“没有,小七怎么了?”黑子摇头,很诚实的回答,蹲在床前看着王紫。

“她累了。”

饕餮扣着被角,淡淡的说道,可不是累了吗,只是对黑子的反应愈发奇怪了,他是大概知道黑子的来路的,王紫对黑子绝对是无条件的袒护,可是黑子单纯的性格似乎什么都不懂,要防备他跟王紫之间产生男女之情似乎也没什么必要,要是王紫单纯把黑子当作亲人便好,要是王紫喜欢黑子,那便是阻止都没用的。

“哦……”

黑子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看着王紫熟睡的面孔,贴着饕餮健硕的胸膛,黑子忽然想把饕餮换成他自己,虽然他以前也经常跟小七同榻而眠,但是一直都是豹子的本体,他跟小七一起洗澡都经常有,可是从来没有用过人形,而且他跟小七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是这样的气氛。

果然父亲一定说对了,小七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长不大的小豹子,没有把他当成男人。

“不能少做几次吗?”半晌,却听黑子没头没尾的冒出一句话,饕餮愣了一秒才意识到黑子这是在跟他说话,随即很是惊讶,在他以为黑子单纯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接下来黑子的话却让饕餮好笑的想,单纯一定也是戒不掉的,却听黑子很是心疼的说:“那样小七就不会这么累了。”

饕餮只是笑,动作不变的揉着王紫的腰,心想这种事情能忍住吗……

黑子在王紫房间里待了许久,最后满腹心事的离开了,饕餮早就盼着他走,好让他继续享受他和王紫的二人世界,只是这一次记得在房间外布下了阶级,不能再有人来打扰了。

“黑子你怎么了?”永安正在跟一帮灵兽嬉闹,见到黑子就立刻跑了过来,可看到黑子只低着头走,这才奇怪的问道,黑子的心事太明显了。

“没什么。”黑子抬头,见来人是永安,张了张口后泄气的说道,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可是你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啊,真的没事吗?”永安不相信的左看看右看看,黑子的样子分明是有很多心事的啊,忽然永安红眸一亮,说道:“难道是跟小丫头吵架了?不不不,不可能啊,你们怎么会吵架呢,那是小丫头怎么了吗?”

永安忽然想到刚才黑子是去找王紫了,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这样了,一定是跟王紫有关系的,早知道他就跟黑子一块去了。

“不是。”黑子脑海中不禁又想起王紫神色放松的趴在饕餮身上熟睡的样子,心里甚至有些烦躁,摇了摇头,他不想这样。

“那你怎么了……我们去找啸月玩吧,他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不然找西武他们练功也行,很快你就忘了不开心的事情了。”永安说着就拉着黑子朝胤蓝紫府而去,可黑子却抽回自己的胳膊,说道:“你去吧,我想去找父亲。”

“哦,那你去。”永安回身,红眸眨了眨说道,看着黑子转身离开,挠了挠头还是没弄清楚,算了不想了。

黑子回到父亲的竹屋时,却见黑水蛟和彩蝶也在,这些人常聚在一起打发时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三人见一向单纯的黑子现在满腹心事都样子,都是颇为诧异。

“小公子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把你烦成这样?这可是稀罕事儿啊。”黑水蛟笑着说道,能让黑子装在心里的事情,的确让他很好奇啊。

“黑水蛟叔叔,彩蝶姐姐。”可黑子只跟两人打了招呼便径自回屋了,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

“嘿?小公子还真有心事了,难不成终于长大了?……诶为什么我是叔叔这只蝴蝶就是姐姐啊?”黑水蛟看着黑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间,更加惊讶,只是话题猛的一转,被黑子叫的满脸黑线,纠正过他多少回都改不过来。

“小公子只是在用事实说话,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彩蝶笑的合不拢嘴,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年轻一点。

“我去看看。”幻影站起身,见儿子这样也坐不住了。

“大哥你去,那我们就先告辞了。”黑水蛟起身说道,当然不能继续在这里叨扰了。

幻影进门,端详着黑子的神色,好像更差了,而他并不知道,黑子现在正因为黑水蛟刚才那句‘难不成终于长大了’郁闷呢,难道他真的那么不成熟吗?

“怎么了儿子?王紫把你怎么了?”幻影开口,不愧是黑子的父亲,一出口就戳到了重点,能让黑子有情绪的人,除了王紫没别人了,这一点都不用怀疑的。

“父亲,我想跟小七交配!”黑子呼吸重了重,忽然抬头,直冲冲的说道。

“咳咳……咳咳咳咳……”幻影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平生第一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真有点怀疑刚才是不是他听错了,可是见黑子认真的神色,他根本不是说着玩的,幻影哭笑不得的看着黑子,平复了呼吸后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幻影是想问黑子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个,以前虽然有些小烦恼,但是以往的小烦恼忽然飞速的发酵,膨胀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能不让人奇怪吗?

“只有交配小七才不会当我是小豹子,可是父亲说那是要小七愿意的,我不知道小七会不会愿意。”黑子说道,要说刺激可能是真的被刚才见到的刺激到了。

“咳咳,儿子,那不是交配,人类的话应该是交合……你这个事情……”幻影轻咳几声,黑子跟人接触的很少,很多事情都还是依靠我行我素的本能,这放在别的事情上挺好,但要是他这么跑过去跟王紫说,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她。

看着黑子渴望答案的眼神,幻影只觉得头疼,这是儿子的感情问题,他怎么好干涉?在他眼里王紫是晚辈,名义上还是他的主人,要他想办法帮助儿子跟王紫交配……咳咳是同房,这样真的好吗?

“父亲,你是觉得小七不会同意吗?为什么?小七为什么不愿意?交……合之后我们会是最亲密的人,小七从来不会拒绝我的。”

黑子急切的问道,那语气好像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看到幻影不说话黑子就莫名的心慌,生怕他说出什么他不愿意听的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别的时候很自信的他在这件事情上却很担心,好像潜意识里知道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一样,这也是他先跟幻影说而不是直接找王紫说的原因。

“不会,儿子你冷静点,容我想想……”

幻影立马说道,看着黑子着急的样子有些心疼,是他让黑子从小离开的,没有尽到父爱一直是他的遗憾,虽然这事情他不好插手,但是他明知道黑子对王紫不是亲情,早晚受折磨的都是黑子,他太清楚黑子的死心眼了,眼里就只有小七小七,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他不想点办法帮帮他这个单纯的儿子,不知道他将来会多痛苦……

“如果小七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万一小七不理我,我宁愿不。”

见幻影还是沉默,黑子嗡嗡的说道,但是那声音却快哭了一样,显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的直觉更敏感的伤心了,忽然想到很久以前他第一次有想交配的念头时,小七也不理他,现在想到就害怕了。

“哎……”幻影叹了口气,见儿子这样更心疼,神识探入生命空间翻了好半晌,终于翻出一个圆润的玉瓶,顿了顿伸手塞进了黑子的手中。

“这是什么?”黑子问道,其实不太感兴趣,他现在满脑子的思绪都在别的地方。

“过几天……你去找王紫的时候把这个吃了,王紫会同意跟你同房的。”幻影说到,看着黑子瞬间亮晶晶的双眼,老脸有些微红,想他英明一世,为了儿子的幸福竟然出这样的馊主意……

“小七真的会同意吗?这是什么?”黑子满脸的阴霾顿时有云开雾散的趋势,对手中玉瓶里的东西也开始好奇了。

“咳,我想王紫只是不想伤害你,你吃了这个,王紫会认清自己的心的,你不是也说了吗?只要是你说的王紫不会拒绝的,到时候你就试试去问她。”

幻影转过头,咳嗽一声,颇有些高深莫测的样子,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胡乱说了点什么,可黑子却好像都听懂了,而且好像拨云见雾一样,刚才的心事顿时就没有了。

“我知道了!谢谢父亲!”黑子高兴的说道,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那个玉瓶。

幻影一噎,他想问黑子真的知道了吗?可是见黑子现在高兴的样子也不追问了,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跟王紫说了声对不起,其实换个角度想的话,他也好受不到哪去啊,毕竟他可是忍痛把自己的亲儿子送上王紫的床啊……

------题外话------

昨天晚上睡的早,早上五点就起来码字奉上一更的我顿时感觉自己萌萌哒(^ω^)晚上二更啊,妞儿们快起床看更新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