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九章 太古八灵,上古八兽

王紫从房间出来的第二天青龙几人就进入了修炼,既然答应了几人这段时间就一直待在冷殇这里,王紫就一定不会走,即便在后来的几天的王紫从巫典内得到了重大的传承。

冥王在王紫晋级的那二十几天便悄悄的走了,连带着邪彤也一并跟着主子回去了,王紫当然知道,冥王留下来是是因为有她在,若是她不在,冥王恐怕宁愿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十九层地狱,只是就这样悄悄的走,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许是因为说好的演阵还没有对阵几次,也或许是因为冥王另类的陪伴和特殊的在意让她在失去了这样的感觉后并不适应。

总之冥王神出鬼没,别说她会不会想见他,下次见面一定是他想起来的时候。

“王上今天怎么有空在这里乘凉?”

这天,王紫正坐在院内的石凳上想事情,南阙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忽然凑近王紫说道,本来是想吓吓王紫,结果王紫早就发现有人的靠近了,南阙耸耸肩懒洋洋的也坐了下来。

“我在想事情你看不出来吗?”

王紫说道,这几天她的心思全扑在修炼上了,很少这么闲,也难怪南阙会这么说,虽然都在一个院子,但是确实很少见面了,王紫看了看南阙,仍旧是一身骚包的粉色衣裳,料子一如既往的少,一眼看去粉色和肉色间隔着,平躺的胸膛不似李战的健硕,更多的是诱人白皙。

身上散发着浓淡适宜的香,似乎是好多种花香混合在一起的,嗅觉感官明艳却不让人讨厌,胸膛上两点粉红若隐若现,翘着腿懒洋洋的坐着,衣摆落在一旁,修长的腿更无遮拦,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王紫本是无意识的停留的视线忽然探索了起来。

以前只觉得南阙的打扮怪,现在却忽然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妖精一样的男人,不同于慕千厷的妖孽,慕千厷的妖是冷的,是危险的,即便是对王紫也是步步深陷的勾引,那是朱雀骨子里的傲慢,掌控的*与生具来。

南阙却更像一个修炼成精的狐狸精,那双狐狸眼什么时候都能充满诱惑,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风情,身体和灵魂都带着让人招架不住的魅,世间有形容女妖精的故事,将男人迷的神魂颠倒,甘愿把自己的精魄给那女妖精,最后落得个牡丹花下死。

王紫没见过这样女人,却忽然觉得南阙有过之无不及,如果他去做勾引人的勾当,定会赚的盆满钵满。

“没看出来,属下只看到王上似乎对属下很感兴趣,若是王上想要,属下这身子随时给王上备着。”

南阙狐狸眼荡漾着笑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身体前倾,从那宽大的领口看去,平坦的胸腹一直到神秘的腰腹地带都清晰可见,那带着芳香的味道直扑王紫,声音似乎可以的压低了些,变得低沉而性感,可以营造着某种暗示。

“不用给我备着,你可以会你的地盘去,左右现在也没事,你要怎么寻欢作乐我也不拦你。”

王紫被南阙的话说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忽然发现以前不懂的事情现在自然而然的明白了,就比如男女之妨,比如一个男人的美和诱惑,不得不说,王紫的情商真的一日千里的涨,当然也听懂了南阙的暗示,但也只当他是开玩笑了,并没有当真。

“王上这么说可真伤属下的心,王上没出现的时候属下忙着找你,你出现之后属下忙着粘着你,哪有心思寻欢作乐?王上怎能怀疑属下清白之躯啊?属下如此说王上若还不信,大可亲自验明正身!”

南阙那双狐狸眼眯了眯,似乎没有想到王紫会说出这样的话,随即与其伤感的说道,还配合着做粗了拭泪的动作,若不是王紫清楚明白的知道眼前坐着的人是南阙,还以为是哪个一枝梨花春带雨的姑娘呢,这样子让别人看去,受不住会让人误会王紫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呢。

“我……我信,我真的信,你正常一点好吗?”

王紫嘴角抽了抽,南阙一口一个王上听着她怪异很,尤其是他带着那种控诉的语气,好像她是一个如何粗暴的君王,而他是一个如何可怜的属下,莫名的让她浑身的不适,是不是她对南阙太纵容了,开起玩笑来从来不知道分寸。

“属下很正常啊,王上你想看到属下什么样子不如直说,你想要什么样子属下都有。”

南阙顿时就停下了拭泪的动作,当然,抬起头之后那双狐狸眼中仍然满是妖娆的笑,根本没有什么眼泪和伤感,眉毛微挑,说的好不自信。

“行了,你就这样吧,这样就挺好……”

王紫无语的看了看南阙,手拄着头移开了视线,她才不相信南阙会做到她想看到的样子,那是不可能的,狐狸修行的再久也改不了一身的骚味儿,南阙不是狐狸身却是狐狸心,根本改不了,再说南阙除了有时候说出的话让她满脸黑线之外,这一身骚包的行头她早就习惯了。

“呵呵,那就是说王上也喜欢属下这样喽?”

虽然王紫只给了南阙一个后脑勺,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南阙脸上扩大的笑容,王紫的变化也许她并未在意,但是从他和王紫相识以来,直到刚才,王紫的眼神才是一个女人看一个男人的眼神,让他的身体莫名的热,这么大的进步,怎能不让他开心?

“南阙。”王紫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南阙,眼神里带着凝重,南阙面上的笑容一收,王紫忽然这样凝重的表情让他意外,但很清楚玩笑时间过去了,不过在他心中忐忑王紫是不是看出什么的时候,却见王紫微微思索后接着说道:“你去帮我找来九幽、穷奇和卫子楚,就说我有事情找他们商议。”

“好。”

南阙心中顿时放松,只要不是拆穿他的心思怎么都好,随即毫不犹豫的点头,也没好奇是什么事情,利索的起身出去,这几天王紫都在忙于修炼,没时间跟几人待在一起,他们自然各自找事情打发时间了。

卫子楚似乎是被王紫持续的晋级给刺激到了,虽然有了武道的传承,但是毕竟还没有熟练到信手拈来的成都,卫子谦几人修炼之后,卫子楚的目标当然瞄上了穷奇,不管穷奇怎么鄙视他,还是没有拒绝的去当陪练了。

九幽无聊便也偶尔看看两人互掐、哦是切磋对练,现在这几个男人熟悉之后容忍度也在微妙的滋长,放在以前九幽恐怕宁愿等着王紫都不愿去管别人的。

这就是九幽不可忽略的优点,只要是王紫认可的人,不管跟他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都会说服自己去接受,他知道王紫希望她喜欢的人也得到他的喜欢,而九幽、从来不会让王紫失望。

王紫正在想事情,却忽然感觉有人靠近,那速度太快,王紫本想闪身离开,却在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很快,王紫只感觉腰间钳了一双铁臂,紧紧的勒着她,好像要把她的腰折断一样,一股极具压迫的气息逼近,黑影罩下,下一刻她的唇已经被来人含在口中。

霸道而急促的吻,王紫眼睛顿时睁大,有些恼的看着眼前眼神狂肆的人,半晌,见王紫的面上越来越红,那怒瞪的眼神也快要吃了他的时候,那人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说,有没有想我?”那人抵着王紫的额头,低沉的声音说道,那眼神狂傲,要是王紫敢说个没有,恐怕后果是她不敢尝试的。

“有。”

王紫当然明白眼前的人想听什么,虽是有顺毛的意思,但也是真话,她真的有想他,而眼前的人必然就是饕餮了,本来正有事情找饕餮,问他的时候他也说了妖界一切都进展的井然有序,除了妖界的界面支柱仍然没有下落之外。

“小丫头,我且相信你。”饕餮又在王紫嘴上重重亲了一口才有放过王紫的意思,事实上就算王紫有想他,也不及他想她的万分之一,不过能让这个呆瓜一样的小丫头惦记着就不错了。

平复了一下呼吸,逗的是王紫,考验的却是他,松了松力道,真想把这香香软软的身体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啧啧,我还以为能看到*的春宫呢……”

一旁传来戏谑的声音,王紫一顿,刚才饕餮出现后夺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现在才发现原来有人跟他一块来,还观看了刚才的全过程,而这个人还是梼杌!

“哼,有兴趣的话自己找人去演,说不定我会带着小丫头去给你捧场。”

饕餮哼了一声说道,虽然跟其它凶兽没什么交情,但是凶兽从不做暗地里的勾当,做坏时也是光明正大的做,因为他们的血脉中的骄傲不允许他们遮遮掩掩,而梼杌认主冷殇却总是做背地里给人挖坑的龌龊事情。

本就觉得不对劲,如今看来他还真的没有想错,虽然现在看梼杌仍然不顺眼,但是最起码同为上古凶兽,梼杌不算丢这个称号的脸,也还好他没有真的做陷害王紫的事情,不然他定叫梼杌绝了血脉!

“有,却是有兴趣,如果到那天,我不介意你来给我捧场。”

听着饕餮嘲笑的话,梼杌却没有生气,反而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嘴角带着笑,眼神却是看着王紫,说是如此说,似乎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

“那就记着你这话,不过我衷心的希望你等不到这一天,毕竟我其实不是很有诚意看。”饕餮挑眉说道,虽然没想到梼杌话里藏着的是什么话,但是知道他在挖坑,也不给他得以的机会。

王紫只动了动身体,饕餮抱着她不松手,便也不下来了,调整了一下姿势坐在饕餮怀里,眼神忽然向门口看去,不久就见几个人的身影先后走了进来,是南阙已经找回了九幽那几个人。

“小公主怎么了?”九幽看了看饕餮,没有意外他的出现,几步走到王紫旁边的座位坐下,南阙说了王紫有事情,他便直接问正事,其它稍缓。

“王紫殿下有什么急事吗?饕餮也给你叫回来了。”卫子谦身上蒸腾着热气,一看就是刚刚练功结束的,气息还没有平稳下来,反观穷奇倒是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

“嗯,的确有事情。”王紫点头。

饕餮的手臂紧了紧,似乎有惩罚的意思,刚说了想他就立马说是有事情,虽然他知道两样都有,但是私心当然希望王紫是完全因为想念他才叫他回来的,不过也只是意思意思,不会真的跟王紫较真,这里王紫还有事情等着跟他们商议呢。

王紫想了想要怎么说,其他人却是不约而同得空看向了、梼杌,那眼神活脱脱一个嫌弃,好像都在传递着‘你不赶紧走还赖在这里干什么’的信息。

“我不能听吗?多么私密的事情吗?我说好歹我们也算是精诚合作的伙伴了吧,何必这么见外?”梼杌眉毛一挑,懒懒的说道。

“我们要说的是家事,必须见外。”穷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用,让他也听着,便不用请冷殇过来了。”梼杌正有些语塞的时候,王紫却意外的给他解了围,梼杌立马气定神闲了,虽然听起来是让他做传声筒,但是能留下就不错。

“说说是何事?”穷奇也看向王紫说道。

“我有办法找到六界支柱全部的位置。”

王紫开口,要么不说,要么直接切入了整体,这么大的事情直接冲进几人的耳朵,让己任都是或多或少的震惊,六界支柱的神秘是所有人都清楚的,当今天下恐怕没有敢说出这么肯定的话,因为真的没有人知道。

前段时间王紫一行还在困境中,一点线索都没有,而仅仅几天的时间,王紫明明中断了对六界支柱的探索,现在却忽然说她有办法找到六界支柱全部的位置!这不是一鸣惊人是什么?

“怎么说?什么办法?”震惊过后,饕餮沉声问到,果然是大事,梼杌的神色也认真了许多,眼睛直直的看向王紫,传达着同样的疑惑。

“我战巫的等级已经到了图腾战巫,在白巫术的预思当中,我已经有能力开启血镜窥探过去与未来,我想通过血镜去找到六界支柱的位置,不必再盲目的大海捞针。”

王紫接着说道,几人顿时有了悟的神色,他们当然知道巫术中分白巫术和黑巫术哇,预思是白巫术的范畴,能知过去未来,晓天时地利,王紫从不轻易用预思的能力,是因为不愿将自己的思维固定,但若是用来找六界支柱的话,却是目前为止最有效最快捷办法了。

“但有什么条件?”

穷奇问道,他到底比别人多知道一些,但是如此高级的巫术也不是他之前涉及到的,要想逆天知道过去未来,定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预思要有必要的桥梁才可以实现。

普通的预思以鲜血为媒介,通告神灵以换取想要的信息,也就是血祭,而血镜及其耗费巫元力,对巫的要求极高,虽然他不知道施展血镜的条件,但是血镜作为预思中最高规格的巫术之一,条件决计不会简单。

想到此穷奇微微皱眉,若是条件太苛刻,对王紫的危害很大的话,他是不会同意的。

“你们放心,血镜开启的条件最大的要求不在我,我并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王紫见穷奇的神色就猜到他在担心了,于是先给几人吃个定心丸,接着才说道:“血镜的预测只能对一个方向,若是想看过去,就不能看未来,相反如是,要找仙界支柱、我选择看过去。”

“未来的变数不可与之,过去的已经是定局,王上的想法很对。”南阙说道。

“血镜太过逆天,必须有世间灵物之血开启,如此作为平衡才能不打破时间的规则,而能开启的血镜的灵物就只有、太古八灵,上古八兽。”

王紫接着说道。

“太古八兽不难,自然是上古四大神兽和上古四大凶兽,你身边已有其中七人,混沌也在不久后挣脱奈何桥的魂基,八兽聚首不是难事,可太古八灵着实不易。”

梼杌挑眉,在惊讶还有这样的办法的同时,也深深的感到有些东西当真难到了他。

“太古八灵我知道,是为长生之树、精灵古树、碧晶草、死亡之木、轮回神树、和平之树、力量神树、菩提树,这每一样都是与天地共生的至灵之根,太古混沌初开之时便孕育长生之树和精灵古树,其它较这二灵出现的时间较晚,但因为其重要性也根这二灵并成为太古八灵,是这样吧?”

卫子楚说道,这一点他刚好知道阿。

“确实如此,可在太古更替、上古生灵繁盛之际,各大种族对天地灵根的迫害愈发强烈,这些灵根在修炼出灵智之后,带着天地的运数先后遁走,六界形成之后,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长生之术和精灵古树了,可在仙界支柱第一次动荡的时候,这两株最古老的灵根也化形遁走,至今全部不知所踪。”

梼杌点头,接着说道,虽然是这么回事,但是要想凑齐太古八灵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太古的天地灵根天下人谁不想找到,可合六界之力至今都没有找到,他们要想短时间内找到那岂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虽然血镜看起来很靠谱,但是以提到条件,这事情就明显不靠谱了。

“不,碧晶草生长在魔冢之中,长生之树我也知道在哪里,剩下的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找你们商议,若是有可能找到,便用血镜,若是找不到,我就打消这个主意。”

王紫说道,引来梼杌疑问的视线,这太古八灵之中,恐怕也只有碧晶草是不难找到的,碧晶草靠魔气温养而生,长在魔气最盛的地方,但之所以没人去找是因为世人根本不敢,那可是魔冢,也许他们连魔界都进不去,别说是魔界最神圣的魔冢了。

可是长生之树、王紫真的知道在哪里吗?!梼杌虽好奇,但见王紫根本没有打算说的意思,便也不再去问。

“若是找到了,要怎么做?”这时却听九幽低沉的声音问道。

“天地灵根都是至灵之物,孕有灵根之心,并非单纯的树木,可取灵根的点滴心血,作为引子。”王紫说道,既然是预思就一定有血祭,只是血镜所要求的,实在难度颇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