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八章 造物,等我

自很久之前晋级之后,王紫已经不强求晋级的事情了,即便神识在不断的扩大,修为仍然没有见长的趋势,却不曾想今天刚学炼器却没有征兆的晋级,身体内汹涌的灵力让晋级也来的格外凶猛。

灵力畅通无阻的冲上了上丹田,王紫周身霞光围绕,气势在丹房内释放开来,威压也自然而然的蔓延,冷殇再次诧异,亲眼见到王紫的实力时,还是有些意外的,她的实力根本不能用单纯的修为等级来衡量。

天神期与天灵期的修为有着天壤之别,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天玄期,一整个境界!在修仙的等级体系内,天神期是最后一个阶段,当然也是最难到达的顶峰,从王紫在天灵期停滞了那么长时间就可以看出。

再漫长的时间内,王紫的晋级稳当而汹涌,气势持续增强,不断的冲击冲击新的关卡,天玄期一层、二层、三层……六层!并且带着滔天之势连续不断的晋入天神期!

直接跳过了天灵期!这样凶猛的晋级在这么高的等级下还能见到,的确是世所罕见的!

王紫的境界在天神期一层的时候有平稳之象,这时在所有灵兽体内积聚的灵力才开始凶猛的冲击关卡,与他们的主人一样,晋级起来疯狂的让人想都想不到,每当晋级的时候,无论是赤灵内还是王紫的契约空间,都是一副难得的盛况,晋级的霞光漫天纠缠,如此大规模的晋级,世间谁能见到?

青龙一行上古高阶灵兽的晋级自不必提,已经跳出了等级之外,其说其它灵兽,梦魇晋入了二十阶离境,直接晋级了五个层次!旱魃晋入了二十二阶离境,三目灵狐晋入了二十四阶离境,幻影晋入了十阶离境,啸月晋入了三十二阶掌神境,跳过了整整八个层次!狂鸟晋入十八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三十三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二十七阶掌神境。

雪风晋入四十阶掌神境,蓝溪九魂羊晋入四十六阶掌神境,机械兽晋入三十七阶破天境,千血鸟晋入四十阶掌神境,百变彩魔碟晋二十六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二十四阶破天境!

王紫的汹涌晋级让其它灵兽也手受益匪浅,晋级盛况空前,几乎都是晋级了五阶以上,龙骑军团全体晋入了渡劫期,西武、青山几人更是到了渡劫期巅峰,眼看着不久便是晋入天字级别!

如此浩大的灵兽晋级反馈给王紫的灵力必然是难以估量的,王紫经脉和气血一并运转开来,分担蜂拥而至的灵力,本来天神期一层的修为再次晋入天神期三层!

待灵力的晋级结束,王紫周身的霞光变成了幽幽的黑气,地面上晋级的符文也忽然变做了古朴而神圣的图腾,战巫的等级内共分九层,虽然王紫的灵力停滞了很长时间,但是巫术并未遇到瓶颈,本来已经是刺金战巫七层的修为连续进入图腾战巫,是巫术六境界中的最后一个境界!

却见王紫眉心的刺金剑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妖异却透露着浓浓庄严的图腾!从王紫的眉心开始,像是有人提笔作画,细密的图腾一点点在往的半边脸绽放开来,浓浓的墨色,待那图腾最终定型的时候,那张精致的绝色脸庞已经被妖异的图腾占据半面。

仔细看那图腾时,威严之余却感觉那充斥着奇异的诱惑,捕捉着人的视线,若是看的久了,竟有种移不开视线的感觉,心脏也‘咚咚咚’的越跳越快,最后有如擂鼓,好像下一秒就会因为跳的太快而窒息一样!

那根本不是什么诱惑,那是震慑!仅仅一块图腾就能让一个灵魂颤抖的震慑!

冷殇雪白的眼眸一闪,巫的图腾竟然如此邪门,虽然于他并无大用,但是对别人,可就危险了,巫最信奉图腾,这个世界上能够解读巫族图腾的人恐怕已经没有了,就连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

王紫的巫术修为停在图腾战巫第二层,而刚刚停止灵力晋级的龙骑军团也受到王紫的影响而开始了巫术的首次晋级,正式开始了巫术的修行,集体晋入铁甲战巫第六层!

很快,王紫面上的图腾渐渐消失,隐于体内,再次让王紫惊讶的是,司马戍也晋级了!

话说在所有的到派体系内,都有基础境界和最尊境界两个区域,而显然的,基础境界和至尊境界有着天壤之别,也许在基础境界内的人,不走到尽头永远不知道至尊境界的存在。

这也应了那句道修无边的话,修仙如此,修魔如此,修妖如此,修鬼、亦如此。

司马戍早已是基础境界鬼祖巅峰,王紫一直以为他再也无法晋级了,毕竟司马戍的后天的优势再多,先天的资质也非顶尖,因此想到够到更高层次的境界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入今,司马戍竟然正式跳出了鬼祖的境界,晋入了黄阴二阶!

鬼修的基础境界为鬼将、鬼王、鬼皇、鬼帝、鬼尊、鬼祖,而至尊境界有四,黄阴、地煞、玄平、天清!每个境界内分二十层,晋入黄阴便代表着摆脱了‘鬼’字,道行圆满,列入仙班,乃鬼中的神灵,地煞境界代表着跳出了轮回,阴司除名,玄平则是超越五行,成就六界尊位,天清便是寿与天齐,道所不缚。

修道皆是逆天而为,磨难重重,然论逆天程度,妖修为最,鬼修次之,武道论三,人修最易,六界最兼顾的法则便是轮回,要逃脱轮回之苦必与天斗,世间的法则本就偏向人类、这个最大的种族,其它种族要想摆脱束缚必然要付出比修仙之人多出数倍的代价!

王紫是随着眼界不断开阔之后慢慢才知道鬼修的另外一片天,只是没想到司马戍能进入这片天地之内。

接下来的时间王紫都在巩固刚刚晋级的修为,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当王紫退出冥想,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一双静静停滞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王紫看去,却见冷殇坐在药架之下,手肘拄着椅子的扶手,轻轻的支着头,身体放松的靠在椅子上,只是王紫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冷殇的眼神恢复了平静无波。

王紫站起身,有一瞬间的疑惑,总觉的冷殇的视线存在感很强,但当她探究时,却一无所获,好像是她的错觉一样。

“小紫你终于醒了!我等了好久。”

一旁本来无聊的坐着的青璃猛的站起身,欣喜的说道,看着又是大变样的王紫,她变的更美了,紧紧的抓住了青璃的呼吸,王紫沉浸在晋级和修炼中,可他却一直跟冷殇待在这丹房内,两人谁都没理谁,好像根本不认识一样,时间过的格外漫长,他一直都在等着王紫醒来跟他一起出去,这个丹方他一刻都不想呆了!

“过去多久了?”见青璃一副谢天谢地她终于醒来的样子,想来她这一次修炼的时间很长。

“已经二十多天了,小紫这次晋级跨度太大了。”

青璃说道,难怪,都二十多天了……王紫诧异,这次的时间出乎意料的长,怪不得青璃已经等到急躁了,又看了看冷殇,她修炼二十多天,难道冷殇一直都没有离开?

“你的悟性很高,我尚未与你说明炼器真正的意义,你便自行领会了。”冷殇也站起身来,白衣展展,仍旧是那矛盾的淡然和忧郁,对他二十多天的陪伴只字未提,只是不吝啬的夸奖了王紫。

“炼器真正的意义?”王紫不由得问,微微疑惑,炼器还有什么真正的意义吗?随即很快便想到自己的晋级的事情,难道炼器与修炼有关?

“对,炼器也是修行,是一门不亚于任何一派的修行。”

冷殇点点头,缓缓的说道,可这话却引来王紫的震惊,炼器也是修行、这是她从未听说过的!而且看冷殇的样子带着不可错认的骄傲,让王紫不得不相信他说所说的,只带着万分的好奇等着冷殇继续说。

“炼器只是班门弄斧,造物才是炼器的中终点。”没有辜负王紫的好奇,冷殇果然说出了让她震惊的话,造物……

“……你是说开天辟地,破除洪荒,点造法则,万灵生长?”

王紫思腹良久,震惊于冷殇的话,但是也止不住心里的猜测一点点滋长,造物,造的可不就是天、可不就是地、可不就是灵、可不就是法?!

可冷殇此举莫非是要让她做到如此程度?不然为何跟她说,能做到如此程度的放眼古今,也只有太古那个神话时代有了,可是那个时代早已过去了,那时的人不会再有心情干涉如今这个时代的事情!

成为这样的人何其遥远,冷殇就算说的出,她也不见得做得到,这不是她不自信,而是、她并不想要,并不愿意,也并不觉得她值得花费漫长的时间和精力为了这个飘渺的目标。

“没错。”冷殇肯定的点头,见王紫惊讶的样子,似乎也知道王紫并没有这样的野心,并不为此兴奋,接着说道:“我并非要你去做,只是让你知道,让你明白,你有造物之火,有创世之才,你愿意走多远我并不干涉。”

“……我知道了。”王紫看着冷殇,半晌说道,这才是冷殇的目的,只是有许多她理不清的思路,她需要慢慢去想,冷殇也并不需要她的答案。

王紫离开了丹房,将冷殇带给她的惊讶压在心底,她会慢慢斟酌,二十多天一直待在丹房,她现在更想早点回去去见自家男人。

回到自己所在的院子,熟悉的场景,众人围坐在石桌旁边,只是各自沉默着,王紫刚刚踏进院内众人就都看了过来,那样子像是专程在等着王紫出现,也是,从青璃那里得知王紫在跟冷殇学习炼器,不久前有刚刚结束了晋级,也是该出现的时候了。

“小公主,你离家出走也不带上我。”九幽走过来紧紧抱了抱王紫,直到感受到王紫真是的存在,闻着王紫身上浅浅的芳香,才满意的放下。

“走的太急了,没顾上。”

王紫直到九幽跟她开玩笑,知道九幽想她,也难得的开玩笑,二十多天,确实很长,可这种时候她也无法避免,在过去的所有时间里,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九幽在等她,她懂,那是以为她还太弱,总有一天九幽不必如此等待,他们会有共同的、不会被迫分开的时间。

“拿你没办法,看在你为了正事的份儿上就不追究了,要是去跟别的男人鬼混,可没这么轻易过关。”

青龙也走过来,听到王紫这么活泼的回话不自觉的笑了,端详了一下王紫,眼中的欣赏不加掩饰的流露,带着些宠溺的说道,王紫却是黑线,鬼混?她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鬼混过?青龙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小丫头你说很快回来,结果去了二十多天,要不是青璃告诉我你干嘛去了,我和黑子还在那等你呢。”永安努了努嘴,红眸哀怨的看着王紫。

“乖,下次会告诉你好吧。”王紫摸了摸永安的头,他这样无意识的撒娇,总让她有些做姐姐的感觉。

“好啊,但是小丫头你还是不要再跟那个冷冰冰的男人消失了。”永安蹭了蹭王紫的手,顿时就笑了,红眸弯弯,笑着说道,在他看来,是冷殇让王紫消失了这么多天,所以本来对冷殇没什么感觉,这会儿奇妙的迁怒上了。

“先回房间吧,炼器有没有什么成效?”卫子谦越过青龙,拉着王紫的手往回走,也没问王紫为什么忽然想到炼器,王紫想学也不是不可以,况且要是冷殇做老师,他还是很放心的。

“有。”

被卫子谦一说,王紫也才想起来她是有作品的,走进房间后从空间内拿出了那把重剑,却见那剑通体乌黑,却再某个角度时能看到上面流动着点点银光,王紫也是第一次仔细打量这把剑,那天铸剑结束后就立刻专注于晋级,哪有时间观察她的作品。

这竟是一把神器级别的重剑!王紫自己也惊讶,冷殇说玄海冰魄最多能炼制一把神器,没想到她一开始便成功了!只是迫于材料的限制,这只是一把普通的神器,并没有成长的属性。

“第一次炼制就是神器,小紫你真棒!”卫子谦拿在手中看了看,一看便知这重剑的来路,手轻轻的拂过坚韧,又道:“这是锻打而成的剑?”

“嗯。”王紫再次点头,不愧是卫子谦,这都能看得出来。

“锻打铸剑这世上恐怕只有冷殇和宿雨会做,看来冷殇是真想教你炼器,如果你也想学,尽管榨干他的学识吧,这么多年冷殇和宿雨都还没有过授人炼器之术的想法,如今也算机会难得了。”

卫子谦说道,他对冷殇的了解总比王紫多,只是王紫看卫子谦的样子,似乎他也并不知道冷殇真正的意图是想引导王紫的造物,王紫垂眸,默默的接过了那把剑,也罢,不要说了,等她自己理清了再与他们说不迟。

……

如此又过两日,王紫也没去找冷殇,只是自己摸索和消化,也试着又炼制了一些法器,渐渐的顺手了一些,冷殇并未按照常理教她,她也不必遵从常理,就比如王紫现在没有炼器师的等级认证,但是炼制神器已经不在话下,说到底那些等级对她已经没什么重要了。

这天,王紫在赤灵修炼结束,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两天的时间,终于理清了体内的灵力,战巫晋级之后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最近一段时间,恐怕她都有的忙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却隐隐听到屋内传来细小的水声,王紫自己听了听,却发现不是她幻听,她屋内真的有人,起身下床,走到屋内的旋梯往下看了看,却只看见一个古铜色精壮的背脊,靠在那圆形的浴池边上。

王紫在楼梯口顿了顿,还是顺着旋梯走了下去。

听到王紫的脚步声,似乎浴池中那人也僵了僵,却没有回头,王紫一步一步的靠近,直站在那人背后,才缓缓坐在了地上,浴池内雾气氤氲,那异常健硕的身躯上挂着点点滴滴的水珠,又缓缓的顺着古铜色的肌肤流下,最后慢慢腾腾的消失在浴池之中。

“李战。”王紫唤了一声,打破沉默,并不想问李战为什么在这里,不会是为了她的浴池而来,也不会是来看看她结果顺便泡个澡,只是对于李战的目的,王紫现在已经可以很平静的接受了。

李战缓缓转身,带动着浴池内的水轻轻响动,棱角分明的脸上并无表情,只是那鹰眸内却有些始料未及的仓促,虽然等了够久,但王紫忽然出现似乎还是让他新潮起伏。

“我……”李战开口,却没说说出完整的话,也许是此情此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天的棋局,是不是你赢了?”

见李战表面沉默的样子,王紫却知道他心中的紧绷,李战便是这样,他不善于表达,若是表达不出心中所想,宁愿一言不发,即便这会让他错过很多,王紫看着不由的轻轻一笑,盘膝坐在地上,手撑着侧脸,忽然问道。

“不,赢的是青龙。”

李战不由的也笑了,那笑容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绽放的时候格外吸引人,若是在华夏,李战如此霸气的型男定是无数女生追捧的对象,李战轻易不笑,可笑的时候却总能让人移不开眼。

“那为什么来的人是你?”王紫眼中尽是李战带着笑意的脸,又看似认真的问道。

“因为是我跟他要来的……”李战的笑意不断,因为王紫暗示的话而放心了很多,不可否认,在之前他一直都在隐隐忐忑,李战踩着脚下的阶梯,站的更高一些,小腹以上的身体离开水面,水流拨动着停留在那窄腰之处,臀部紧致的弧度隐隐可见,肌理分明的线条刺激着王紫的眼球。

李战说完仰头倾身吻住王紫的纯,只轻轻的接触,并未深入,两人呼吸交缠,都有瞬间的急促,心跳的因为彼此的靠近加快了些,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彼此,仿佛对方的心中所想都一并通过眼睛传递出来。

王紫动了动双唇,湿润的唇尝到了对方的味道,李战瞳孔一缩,张口去吻,从浅浅的品尝到缠绵的热吻,李战伸手抱住王紫,轻轻一带,只听水声响动,王紫倒吸了一口气,四面八方的水钻进衣服,衣服瞬间湿湿的贴在身上,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来。”李战不舍的离开了王紫的唇,抵着王紫的额头,心跳不似以往的平静,呼出的热气喷洒在王紫的脸上,用低低声音说道。

“我又不傻。”王紫只好笑的说道,仔细想想便知道那日他们下棋是为什么了,卫子谦的棋艺最佳,第一轮赢了众人几乎是肯定的事情,青龙和李战棋艺相当,都有可能赢,只是有些无语几人竟想到用这样的办法决定谁跟她巫山*……

“你是不傻,但你呆。”李战又笑,离的这么近,王紫对李战这种相当于诱惑的笑有些抗拒不了,只是反应过来李战的话时顿时就有些不服了,这话别人可以说,李战却不可以,因为她并不认为李战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你要是不呆,也不会这么晚才找我。”王紫低低的说道,李战却是一愣,随即笑容加大,看着王紫面上泛起的红色,鹰眸中尽是柔软,忽然异常的欣喜。

“那我承认,我好后悔。”李战倾身靠近王紫,身体紧紧的与王紫相贴,高大的身躯笼罩着王紫,带给王紫无形的压迫,呼吸滞了滞,好像身边的空气都被李战夺走了,王紫不自觉的伸手扶着李战,身高的差距让王紫的手落在了李战的胸前,掌下滚烫的肌肤和硬硬的肌肉让王紫更加呆滞,脱去衣服的李战侵略性更强,那时李战都没有意识到的、自然而然的流露。

王紫舔了舔干燥的唇,身上湿透的衣服让她更加不舒服起来,她只是想让李战放松一点,让他知道她愿意给他,可李战现在充满着男性荷尔蒙的身躯让她不自觉的紧张,张了张口有些视弱的唤了一声:“李战……”

李战鹰眸微动,眉间朱沙一般的红色线条好像活动了起来,摸索着褪去了王紫的衣裳,身体相贴的两人更加动情,李战低头,星星点点的吻落在王紫身上,尽量温柔却也带着不可抑制的急切,王紫眼中渐渐露出魅色,一直关注着王紫感受的李战露出痴迷的神色,呼吸渐渐加重,鹰眸中的墨色忽然变做了金色,带着野性的金色。

浴室内的空气持续升温,雾气模糊了缠绵中的两人,浴池内的水规律的拍打着池壁……

“小紫,你现在是我的。”李战与王紫十指紧扣,压抑着粗重的喘息,两人的中指上忽然出现一圈纤细的红线,之间凭空出现一根红线将其相连,这时很久以前李战与王紫结发的姻缘线,直到现在两人合二为一才真正的完成那个仪式。

“以后也是……”王紫攀附在李战身上,眼眸微垂,轻声说道。

不知过了多久,云收雨歇,李战抱着王紫,贪恋她身上的馨香,低沉的声音说道:“明天我们就开始破除封印,不会用很长时间,你等我,等我们。”

“好,我就在景天大陆,等你们结束才会行动。”王紫抬了抬眼皮说道,她知道李战定是有不放心她的意思,既然如此她便等着他们结束,这些时间她还等得起,再者晋级后巫典翻开了更多的篇章,不是她一天两天能消化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