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3章:宴会风波2

下午,5:50

冷昶睿看了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与父母老爷子他们先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没有看到他身后的亲人,眼中很是复杂的神色。

他们都知道这孩子不贪美色,可是也不代表他喜欢这么,这么那样的女孩吧。

甭说要倾国倾城之类的,最起码过得去,平凡一点也好啊。

可事实却与他们相驳,这也让他们无奈。

既然干涉不来,那只能看着他与那人携手,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只要两人幸福就好。

冷昶睿刚从总统套房出来,再从后门步入宴会厅,就让本以很热闹的会场变得寂静了一瞬间。

平时,他们都很少见到这个神秘莫测的冷大少,就是报纸上除了前几天那次的报道之外,几乎再没有看到关于他各方面的任何信息。

所有的信息都是来自传说中。

传说中他有着十分英俊的外表,凛然伟岸的身姿;

传说中他有非凡的冷然迷一般的气质;

传说中他身手了得,能以一对百;

传说中他精明睿智,智谋无双等等……

别怪这些人的信息都来自传说中,他们自小就被家族保护的滴水不漏,而冷昶睿一个孩子却要如上战场一样跟人拼杀;他们忙着与上流圈结交时,冷昶睿已经带着赫赫功绩开始走上了军界的权力位置;当他们要忙着靠家里创出一翻事业时,冷昶睿此时已经拿下从新国以来从没有人拿下过来的生杀权,并坐上军界上最高的位置。

与他们的靠家里而成长的不同,冷昶睿的每一步都是靠得自己,一身血汗所换得来的。

现在,他们能亲眼看到,这个如神一样英形俊美的男人,如古代帝皇一样霸气凌厉傲然的男子,真是让人激动,兴奋不言于表啊。

“啊,冷大少!”不知道哪家淑女开始尖叫起来。

一个人开始,寂静就变得杂吵喧闹了。

“冷大少,冷大少,”很多女人都在大声喊着。

一下子,一个长辈的生日宴会这样一个重要场合,转眼就变成了明间的追星族一般疯狂起来。

如果不是还有一丝尚存的理智告诉他们,他们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世家千金少爷,可不是那外面那些平头百姓,他们必须要矜持,严谨及稳重。

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尚有理智的话,直接冲到了冷大少的前面,后面会发生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冷大少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似乎很不喜欢他人的靠近,传说中,曾有男女靠近他,没有被他杀死,也快要被他吓死冷死了。主要是他一个冷厉的眼神,就能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频临死亡的征兆。

他们虽是崇拜喜欢这个有权有势有相貌的男人,但他们更喜欢自己,他们可不想为了能与他说个话,却让自已体验死亡的滋味。

冷昶睿看着这样场面,冷眉微皱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去管,只是往前走,想要到酒店门口迎接师妹去。

刚刚俩人用了千里传音,知道可能会在停车场耽误一会时间。

冷昶睿刚没走几步,本在招待客人林助理走过问道,“少爷,您这是?”

他还真不知道,此时冷昶睿是想要去接萧摇,他以为冷昶睿有什么事?

冷昶睿淡淡的看着他道,“无事。”

随即又开始往门口放向走去。

此时,会晏厅的人群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冲动,不过很多未婚女人眼里有着炙热的光芒,兴奋又恐慌,激动又踌躇不已。

因为她们今天能来这里,这可是冷家亲自发请帖给她们的,目的大家都是你知我知,不言于表,那就是来这里相亲,而且还相的是冷大少的亲。

既然是给冷大少相亲的,这里的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被冷大少看上?

然而,她们发现,冷大少自从侧门跨入宴会厅开始,冷眼都没有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似乎一直就朝着大门口方向而去。

萧摇看着被气的不轻的俩兄妹,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奇怪又带着自责的问道,“水大小姐,水二少,你们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吗?”就是知道你们不是正经嫡子,我才是故意说的,不回击真以为我是个软柿子啊。

俩兄妹被萧摇这雪上加霜的一问,简直要被萧摇气得吐血了,估计胸腔上的一口血还在掉着吧。

只是水幽梦和水幽连俩兄妹都知道,萧摇的话,他俩都没法反驳和辩解。

他们的长相不管是不是随了水家家主还是随了他们亲生的妈,都在提醒着他们私生子那个见不得人的身份。

水幽梦暗中深吸一口气,脸色缓和下来,说道,“没事。萧小姐,我刚刚有点不舒服而已。”

这一次,她很聪明的没有再称呼童大小姐了。要是再让萧摇给“无意”中说到他们的短处,她怕能不能控制住自己把她给撕了。

只是她想着过去,萧摇却不想。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嘲讽了她,而且这个水二少眼光可是放肆的很呢,就算现在不能马上给他们教训,不过要让他们心里不好受,梗着还是可以的。

萧摇再次惊讶的道,“吔,你和你哥都同时不舒服吗?要不要我让人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可别出什么大毛病才好啊。参加宴会虽重要,但身体才更重要不是?”

听听萧摇这话,听起来多真诚多会关心了?可是萧摇难道忘了她自己就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吗?

答案是萧摇当然是故意说的,她就是要拿着这些话唰唰他们,省得这俩人看着她,就想着嘲讽挤兑她。

上次水幽梦拿话来想离间她和师兄的恋情,她还没有忘呢。

水幽连这下脸色更难看了,他刚想开口,却被水幽梦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带着冷硬的说道,“谢谢萧小姐的关心。我和二哥都没事,时间快到了,我和二哥先走一步。”再站在这里,也只会再继续被萧摇“无心”的“关心”。

水幽梦说着,看也不看一眼水幽然,就挽着水幽连的胳膊要离开。

萧摇也只是挑了挑眉稍,却也也无意再这样无聊的斗下去,也随即要上前走去。

“诶,小摇儿,你现在可不能走。”萧摇被水幽然拦住了。

萧摇扶额,传言中这个水大少不是特别讨厌与长相一般或丑的女人说话接触吗?她想以她现在出现的容貌在别人眼中是个丑人,可为什么她这个丑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水幽然给拦住去路啊。

这人又只是拦住她,没有对她做什么,否则她就一拳过去了事。

萧摇无奈的道,“水大少,你到底有何事啊?你不忙,我还赶时间呢?”离到开宴时间只有五分钟了,她可不想给冷家人第一印象就是摆谱散漫的性子。

笪攸宁跟着严肃的说道,“水幽然,有事等宴会之后再说,我们现在都赶时间呢。今天的冷老爷的生日宴会,可比不得一般的生日宴会,更何况,摇儿为何出现在这,作为六大世家的人,你会不知道原因吗?”

既然他已经与萧摇不可能,那他就极尽权力帮着萧摇幸福。

他的奢望不多,只要能在萧摇心里占着一席之地也好,哪怕是以哥哥的身份。

水幽然他人虽纨绔,但他又不笨,当然知道萧摇此时出现在这的意义。然而正因为知道,他心里面似乎有个声音一直叫嚣着让他来阻止。

然后,他来了!

他遵从自己的声音来了!

萧摇看着这个眼前站着不动的漂亮男人,也不再搭理他,侧个身绕过他,就往前走。

笪攸宁带着自己的妹妹笪攸静跟上,只笪攸静的表情则是一直恨恨的看着前面的萧摇。

水幽然本是深思的表情,萧摇一经过他身侧,就很快反应过来,然后重新扬起他那邪魅的笑,追在萧摇的身后说道,“小摇儿,我跟你说,我是个男人,你以后不能再用美丽漂亮来夸我,你应该用帅气英俊来夸我……”

落后一步的笪攸宁和笪攸静,脸上则是一片愕然!

这是什么情况?

……

冷昶睿冷酷着脸径直往前走,很多女人看着这样的几乎完全如神一样的完美的男人,似乎忘了这个男人到底对女人有多么冷酷无情。

这不,就有个离宴会门口最近的女人开始自以为是,自作多情了。

她身穿红色礼服,摆弄着自以为最好看,最能诱惑男人的S形姿势,等着冷昶睿走过来。

她自以为冷大少是看上她,而向她走来,因为这个门口方向的未婚女人好像只有她一个。

等冷昶睿离她很近的位置时,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扭动着腰肢,看着她的屁股左一下右一下晃动起来,别人看着整个嗓门都吊了起来,生怕她就把腰扭动了。

当然了,这里的人可是很乐意的看着别人出丑,看别人笑话的。

这女人上前几步,拦在冷昶睿的跟前,说“冷少,你好,我是……”

冷昶睿根本眼皮都没抬,也不管是谁拦在了他跟前,他直接把正在招呼客人的林钊锐,喊过来,“林助理,”

林助理听到大少爷的喊声,急忙跑过来,问道,“大少爷,找……”

不等林助理问完,冷昶睿对着指着眼前的挡路的某人,冷厉的说道,“把她给我丢出去。”

冷昶睿这话一出,惊了的不止是当事人,还有全场的男男女女。

林助理看着面前的姑娘,有点为难,心想着这女人到底怎么招惹到大少爷的。只是不管怎么招惹到大少爷,大少爷在老爷的生日晏会把人给弄出去总不太好吧。

林助理有心的告诉冷昶睿这女人的身份,他道,

“少爷,她是吴市长千金,她……”

“我不管她是谁,”冷昶睿打断林钊锐的解释,眼神中透着锋利,明显是不满,“立刻把她给我丢出去,还有,”

说还有时,随即看了一下宴会厅门口,看见他家师妹顶着半脸红胎记,穿着红色礼服过来,再瞄了一下眼前的某个自以为是的千金的红色十分碍眼,就微皱了一下眉头。

本来这个吴市长的千金吴小姐,看着冷大少终于会用眼看了她一下,以为冷大少看上了她,从而改变把她丢出去的主意,正想撒娇,可下一秒她就吓晕了过去。

只听一道很是冷冽男人磁性的声音说道,“把她的衣服扒了,再扔出去。”

冷昶睿这话一出,可不惊了,而是震惊,惊炸了锅。

以前就听过某种传言,没有女人能靠近冷大少。有个女人不信邪,似乎要证明自己魅力一样,偏偏自作多情的靠近冷大少。

结果咧,冷大少也是直接叫人把她的衣服当场扒下,然后把她丢到乞丐堆家里了。

据说,那个女人还是一个一流家族的女儿。再那以后,她的家族就直接放弃了她,随她自生自灭,而后那个女人就疯了。

本以为只是一个传言,哪个女人都相信,哪有不偷腥的猫,哪有不爱美色的男人?

冷家是痴情,然而他们痴情的对象,个个可是倾城倾国,有那样美丽的女人当老婆,对其他女人,他们不屑一顾,倒是情有可原。

别说冷昶睿还没有遇见痴情对象,有女人凑上去并想方设法引诱,那是理所当然的吧,不喜欢直接拒绝就是。

可不理所当然的地方是,这男人对女人很是冷酷无情,根本就不会怜香惜玉。

一女人的衣服他说扒就扒,是他本人扒,她们倒是乐意。可他却叫着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女人的衣服给扒了。

对一个女人这样做,真是太狠又太无情了!

叫人扒一个女人衣服,与扒了她们的皮有何区别啊?可都是会让人痛苦一生。

以前他们还是不信冷大少的狠厉,可现在事实就在他们的眼前,轮不到他们不信。

这样的男人,爱上一个女人,那女人会是世上最为幸福的女人;

而一个如果不是他所爱的女人,爱上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如果不作为只是默默爱就还好,但如果一旦有什么作为,那她却可能成为这世上最为可怜悲惨的女人。

因为他冷酷,他无心,更无情!

他不会对女人怜香惜玉,不会因为女人而手下留情!

惹上他,可能就是梦魇一般的存在,

因而,要想着平安,

最后别去招惹他!

宴会厅里有想通的男女,女人则是脸色煞白的后退了几步,打定注意,不去强求不是她的男人;而男人则是脸色也是难看,同时也想着回去时,得警告家族里的未婚女儿,别主动去招惹这个可怕的男人。

冷昶睿就这样又一个杀鸡儆猴,轻轻松松就打消了大部分人的心思。

同样的,他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所有人,除了他认定的女人,任何女人在他眼中都不是女人,而是麻烦。

恰巧他处理麻烦,都会选择干净利落的方式,比如刚刚……

至始至终,能靠近他的女人,只有萧摇,能爱上他的女人,是萧摇,他爱上的女人,还是萧摇!

林助理一听这个明显是急了,“少爷,老爷会把我劈了。”

把一个女人直接丢出去,那也只是面子丢失了而已。但把一个女人连衣服都扒了丢出去,那可是面子尊严都一起丢了。如果脸皮薄的女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更何况这女人可是京城市吴市长的千金,是老爷亲自发的请帖邀请过来的,是冷家的客人。如果真把她丢出去,那吴市长对不仅对大少爷,就是对冷家的意见可就大了,到以后可别成为大少爷的阻碍啊。“耽误我与媳妇见面,他老婆会劈了他。”冷昶睿冷着脸破天荒的对着林助理多说了几个字。

好像作为儿子,这样说没有什么不对似的。

林助理无语了,还是让老爷劈我吧。最起码我只是一个小助理,而老爷可是一个大人物,真劈了他,他同样跟倒霉。

最后林助理还是叫了两三名男保安及一名女服务(女服务主要是负责扒吴千金的衣服),把这个昏过去的倒霉千金给抬出去。

吴千金的父亲今天也是受邀过来了。

他刚才在与官场几位同僚聊天,看着女儿接近冷大少,他也是乐见其成的。如果女儿有本事,让冷大少看上,那等女儿嫁进冷家,吴家也是水涨船高,肯定能一跃跨进一流家族,到时他的走到哪还不是受人恭维,不像现在都是他在恭维别人。想一想就美着啊!

正想着美的某市长,耳边就传来一阵惊叫声。

他旁边的一个同僚把刚刚事情看得清楚,他带着幸灾乐祸语气说道,“吴市长,你女儿惹上冷太子了,他下令把你女儿扒了衣服扔出去呢。”

同时眼里的鄙视显而易见,刚刚下令时,全场的人都听见了,可这人却神游天外去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美梦,连女儿被处理了都不知道。

这个吴市长听到同僚的话,惊了,忙脚底生风似的赶向那闹哄的地方。

萧摇刚进来,正好就看见这个吴市长跟几位的往门口方向走的保安吵嚷着,而几位保安手上似乎抬着一具洁白如玉的女人躯体。

“你们住手,住手,放了我女儿,放了我女儿。”

只是没有搭理他。

笑话,这是冷大少亲自下的命令,谁不怕死的给住手。

此时,冷昶睿刚刚到了门口接到了萧摇。

“师妹!”脸上则是一脸惊艳欣喜的看着萧摇。

完全忽略了站在萧摇前面,脸上挂着得体笑容的水幽梦水幽连兄妹俩。

兄妹俩也是刚进大门,就看着冷昶睿脸上有着温和的表情,以为是过来迎接他们的,忙挂上得体又讨好的笑容,可这笑很快就僵在了脸上。

为何?

因为冷昶睿直接绕过他们,往他们后面走去。

而紧跟在他们后面的就是萧摇。

被人如此忽略,而且还是被心上人所忽略,水幽梦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更俩只手的手指却掐进了水幽连那胳膊肉里去了。

水幽连心中暗苦不已,脸上的表情也是带着一丝痛苦的狰狞。

被忽视的当然还有其他人,比如这位一直跟着萧摇身后,一直在叽叽喳喳强调他是男人的水幽然。

他一进会场,看到冷昶睿直奔这而来就闭嘴了,当然他平时虽自恋,但也不是自恋到冷昶睿是为他而来的吧。

看着冷昶睿的比平常柔和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为他女朋友,萧摇而来。

水幽然看着俩人,眼神暗了暗,却没有再说话。

萧摇想着刚刚那吵闹的一幕,按理说,这冷老爷的生日宴会,没有谁这么大胆的来此吵闹不休吧。

那唯一的解释,刚刚师兄肯定做了什么。

萧摇就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

“她耽误我来迎接摇儿的时间了,所以让人把她扔出去。”冷大少少有小孩子气道。

听到这样的理由,再看看刚才那个可怜的女人,萧摇无语望苍天,哦,是望天花板,默默的为那位千金默哀三秒钟。

不过,貌似那个女人,她还有点眼熟啊。

萧摇的记忆好,她很快就想起了刚才那女人是谁了。

这不是上午盛气凌人威逼莫柯给她设计打扮造型的女人吗?

这京城这地还真是小啊,一天之内,竟然见着她俩次,一次盛气凌人,一次肯定是狼狈不堪了。

“小摇儿,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水幽然看不过俩人温馨十足,就是想要在萧摇面前刷存在感。

“小摇儿?”冷昶睿一听到这个称,刚刚的一丝萌萌气质瞬间全无,整个人就凌厉起来,用着低下几十度的冷气看着水幽然。

“小摇儿?难道她就是冷大少的女朋友,萧摇?”听到这个称呼,有人很快就分析了出来。

不是他们看不出来,而是萧摇的脸被冷昶睿的身子给挡住了,他们看不见萧摇的脸。

------题外话------

求异能派掌门票啊,

哪个亲亲有,请投给我啊,

我万分的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