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2章:停车场事件

4月18日,下午5:00

京都大酒店

门口用彩色气球及鲜花,摆着“生日快乐”四个大字,而客人们就从这些字中间经过。

因着冷家在京城最为尊贵的身份,根本不宜亲自出面接待这些客人,因而在门前接待客人之事,是冷家管家林云宗及儿子代替冷家人及冷昶睿。

冷建锋本是想往年一样,不想高调过这个生日,就想着一家人及几个亲戚朋友吃个饭就好。

然而,儿子冷昶睿猛然给他找了一个无貌又无家世的女朋友,让他的老脸脸面无光。

往年过生日,冷昶睿要不就不回来,要不来了一会就离开,冷家人根本就找不到机会让冷昶睿相亲去。

这一次,冷昶睿亲自答应他妈妈厉梦娴会留下来给他父亲过生日。

冷家人很是喜悦,认为这是一次让冷昶睿与各大世家交流的好机会,一定得操办一场生日宴会。

因而冷家就给各家族发了请帖,冷建锋瞒着老婆厉梦娴,还给那些年轻未婚女子发了请帖。

难得大办一次生日宴会,难得儿子会全程参加,当然有让儿子相亲的打算,虽说儿子有女朋友,可那女孩要相貌没相貌,要家世没家世,怎么配得上他儿子。

他儿子值得更优秀的女人,虽然在中夏国没有女人能配得上他儿子,更总比那个无样貌无家世的强。

唉……

冷建锋在总统套房里,不知道叹气多少次了。

他老婆厉梦娴得知他的打算后,竟然跟他大吵大闹起来,甚至用上了离婚威胁。

没办法,他只能退一步,在生日宴会上不能在再插手了。

儿子冷昶睿能看上其他女人,正符合他的意,如果儿子对那些女人真的不屑一顾,那他也只能接受萧摇这个可能是他未来儿媳妇的女孩儿了。

三楼宴会厅

大厅里布置的布置也都以花样、彩球、彩灯及喜色织纱彩布为主要装扮样式,再加上那些国内外的知名品牌各类水晶、名画等等……

特别是那席台墙上的一个大大的“寿”字,据说用得是9999颗价格昂贵的天然水晶石组合镶钻而成,再用金粉粉刷。一入眼,鑫色光芒就反射在眼睛里。

红色墙“寿”的上面金色写着:祝冷建锋先生五十岁生日快乐!

“寿”的前面是如真人一般高的用雕像寿仙,一手拿着龙头拐杖,一手拿着硕大蟠桃,栩栩如生。

“寿”的前两边则是写着金色的对联:五岳同尊唯嵩峻极,百年上寿如日方中。

再寿仙的前面是一张大圆桌,在席面上放着一个用纸剪的大红“寿”字,席桌上用着五十根蜡烛配以银质、水晶质烛台搭成的宝塔形发。

总之整个席台,周边都是围绕着“寿”字来装饰。

大厅的两边,则是酒店提供的是自助餐,酒类饮料及瓜果等一些稀有又昂贵的特色小吃……

冷昶睿此时并没出现在大厅里,他现在酒店套房里正在陪着冷老爷子下棋。

“睿儿,真决定了吗?”冷老爷子严肃威严的问道。

冷昶睿看着棋面上的棋子,冷淡的应道,“嗯。”没有多说一个字,也没有再解释一个字。

冷老爷子看着沉默冷淡的大孙子,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已经决定好了,以后不要后悔就好。”

冷家人的痴情是骨子里的,一旦爱上,就是倾注全部情感。

今晚的宴会看似很普通,然而只有冷家人知道,这是冷家继承人冷昶睿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公布他的恋情。

因着冷昶睿和萧摇两个孩子,门不当户不当。这就意味着,他俩的爱情之路很长远啊。

睿儿现在是可以强大的保护萧摇那个孩子,但因着冷昶睿身居高职,手掌重权,还是他指定的下任继承人,那么伴着他身边的人,可是让很多有未嫁女儿的家族虎视眈眈,相信只要有机会一定会下毒手。

萧摇如果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或许,他就一直能保护着她。

然而,冷昶睿的身份是军界最高权力执掌者,国家安全之事,他职责所在。因而可能会长期在外执行任务,在这段时间内,如果萧摇没有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的话,后果可能……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相信他的大孙子选择这女孩肯定是聪明又有自保能力的。

冷竞尧在这自顾自的想着以后的事,可他不知道,他这未来孙媳妇会怎么震惊世界的存在。

爷孙俩再没有交流,在各自熟思着棋中的路线。

没有多久,这盘棋就下完了。

“睿儿,你就不能让让我这个老人家吗?”冷竞尧假装生气的道。

冷昶睿只是再次“嗯”了一声,就也没有在说什么辩解的话。

不知何时,冷建锋夫妇进了这个房间。

厉梦娴打趣的说道,“爸,这棋如人生,走了就走了,你还想反悔啊。再说了,睿儿这也是走得自己的路,可不是你的路,您怎么让他让您啊?”

这话听着打趣,然而也未尝不是一个哲理。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每一个人走得步子都不一样,就算他让了这一次,再拐个弯他又走回去了,他难道又得让路吗?

厉梦娴其实也是在向冷建锋暗示着,这是冷昶睿自已的路,别去干涉,就算再让他多走几步弯路而已,到了最后他还是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冷昶睿既然认定了那个人,他们作为长辈的做再多的干涉也无济于事。

厉梦娴走过来,试图拉着儿子的手,冷昶睿只是僵硬了一下,没有以前一样直接甩开她,她兴奋的继续拉着道,“睿儿,无论你做怎么样的选择,妈妈都会支持你。妈妈亏欠你太多,所以妈妈现在只希望你开心幸福就好。”

厉梦娴说着说着,眼睛里还透着红红的。

冷昶睿看着这样一心为他着想的厉梦娴,整个人有点不自在。整个人僵在那,不知要如何安慰着像要大哭的女人,这个身体的母亲。

冷建锋看着妻子为着儿子,又要哭了似的,只能抱着她的肩膀,然后双眼冷瞪着儿子冷昶睿,似乎他是欺负他老婆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实质是他特别希望儿子能抱抱他的母亲。就算他们夫妻俩亏欠他良多,他母亲终究是为他着想博多。现在更是为了他,妻子三番两次的哭,他们夫妻俩还好几次大吵呢。

冷昶睿终究没有抱抱他的母亲。

对他来说,这些人他都还是不算熟悉,在他以前的经历中,他除了抱过师妹,就再也没有抱过别的人.

所以,他也是知道房间里的人都想要他抱抱这个母亲,以给她安慰。现在说他冷血也好,无情也罢,但他终究做不到,目前来说做不到,至于以后……

所有人的眼神里有着失望及了亏欠内疚,但也知道,他们逼迫不了这个冷情冷漠的孙子(儿子)。

场面一时有点冷却了下来。

厉梦娴虽很失望,但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让儿子对她敞开怀抱的。

就在冷老爷子想要再下一次棋时,有人进来汇报道,“老爷,时间到了。”

“嗯,下去吧。”冷建锋淡淡的应道。

5:30

那些客人们陆陆续续进入会场。

特别那些个个找打扮精致的穿着美丽晚礼服的女人女孩,未婚女子差不多都是挽着自家家族人的男伴出席的。如果真想让冷太子看上自己,挽着以前那些男朋友或那些自已的男宠般的男人出现在这个正式的场合,那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吗?

一进入会场,这些女人们都翘首以待的等着今晚另一男主角的出现——冷昶睿。当然了第一男主角肯定是今晚的寿星了。

只是冷昶睿除非萧摇出现,否则他哪会出现的这么早。

不过,现在萧摇却在酒店停车场碰上了一点小麻烦。

萧摇没有男伴,童俊冰和莫柯现在是没有资格出现在京城上流圈子的活动场合。萧摇当然不会去为难他们,一定要他们当中的一人作为男伴。

萧摇今晚唯一的男伴便是现在在会场里的师兄冷昶睿。

萧摇坐在自己的红色轿车上,抬起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差不多了。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正想往会场上赶去。

一袭红色礼服,配合着适合她的发型,再佩戴了一件极其稀有的蓝色翡翠衬着她雪白的肌肤,真个人看起来高贵典雅、雍容大方,比京城那些上流圈那些名媛淑女有过之无不及。

就是刚关上车门,一转身就看到前面一辆炫紫色轿车挡在前面,然后从上面下来一个还算穿得正式人模狗样的男人,深红色西装,配着一件银色衬衫,搭着一根浅灰色领带。

萧摇稍微惊艳了一下,水幽然的脸庞五官长得比女人还精致漂亮,平时随便穿一件衣服,都会让人看着就是妖艳邪魅。但现在打扮的这么正式,而且穿得是红色衣服,显得他的皮肤更是细白,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出水芙蓉一般的美丽。

呃,出水芙蓉的美丽虽然一般形容在女人身上,但谁让这个水幽然却比她所见的任何女人都美丽呢,就是缅甸那个敏澄也是逊他三分呢。

“嘿,小摇儿,真是巧啊!我们为么快又见面了。”水幽然从车上下来,挡住萧摇的去路,然后很是熟络的打着招呼。

前两次见到的萧摇,打扮的都很是普通,现在第三次见面,看到萧摇穿着这么红色的礼服,水幽然暗自在心里惊叹了一声,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即使萧摇一个乡下女孩,即使她脸上顶着一声红艳的胎记,可一旦穿上礼服,却完全突出了惊艳了所有人,更显示她的风华。

水幽然看着这样的萧摇,心中有点窃喜,可是窃喜欢过后更多的是烦闷及不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萧遥都想翻白眼了,她都想着大喊,水大少,我们不熟,请别用这语气跟她说话。其实她更想做的是,绕道走,当作没有看见他。

只是这人都直接拦在她的跟前,她可能吗?

萧摇假装对他现在出现在这,十分的惊讶,“呀,水大少,这么巧?只是多不见,你变得……”后面这一句话,萧摇故作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像是不好意思说下去。

水幽然心情十分愉悦,然后问道,“我变得什么,你说呀?”

萧摇故作变得更不好意思的说道,“水大少,你变得,变得……”

水幽然一双桃花眼很是好奇欣喜的等着她说下一句。

“变得更漂亮更美丽了。”萧摇突口说道。

“噗嗤。”萧摇的话一落,萧摇的后面就传来一声好笑的声音。

萧摇转过头,看着笪攸宁和她妹妹在她的后面,刚刚那笑声就是笪攸宁发出的,他旁边的笪攸静则是眼睛如着迷般,脸色红红的看着水幽然。

萧摇嘴角撇了撇,水幽然这个妖孽,把笪大小姐都给迷得不知身在何方了。

但萧摇却没有看到,在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笪攸宁里的惊艳及痴迷,很快又黯然起来。只是他的情绪调整的很快,没有让人注意而已。

“水幽然,摇儿说得没错,我也觉得你变得更美丽漂亮了。”笪攸宁火上浇油的笑着说道。

“摇儿?萧摇?”

“摇儿?”

“嗯,摇儿?”

前面一句是笪攸宁妹妹笪攸静惊讶中发出的,她是听到自家大哥说话,才回过神来,就听到“摇儿”这个称呼,然后才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穿着红色晚礼服的萧摇。

中间一句似是咬牙的声音是水幽然发出的,他怎么听着这么刺耳呢?

后面一句则是站在水幽然后面的水幽梦发出的疑惑声,随即脸上却是狂喜。

一声“摇儿”,就表明了笪攸宁与萧摇的关系很熟悉,然则,听在在场人员的耳中却并不相同。

水幽然本是不想来参加这什么狗屁宴会,但似乎想到什么,又决定参加了,还破天慌的打扮很正式。

没承想,竟然会在停车场碰见了萧摇(其实没人知道他是故意在这等萧摇的),就想着与她打个招呼,顺便炫耀一下自己今天的打扮。他是有这个信心,他会比所有的男人都帅,甚至比那个冷冰块更帅。

他呢,就等着萧摇花痴般的看着他,进而喜欢上他,然后他就可以借此奚落她,嘲笑她。

只是他没有想到等着的竟然是,萧摇眼中是有惊艳,却不花痴。本以为嘴上也能夸他一个帅吧,结果夸是夸了,却把他当作女人一样夸奖。他虽然长得很,很那个,但他却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把他当女人,不是在侮辱他吗?

这个萧摇竟然三翻两次的侮辱他,真是、真是太可恶了,简直不可原谅。

正当打算想要教训一下萧摇,让她知道他是男是女,结果那个最讨人厌的笪攸宁突然出现,还同样的方式嘲笑他,真是、真是气煞他也。

可更让他可气的是,这笪讨厌是什么时候认识萧摇这个丑女人的?

“萧摇!”笪攸静咬牙切齿的,满脸凶光恨恨的看着萧摇,似乎要把对萧摇全部出来的说道,“你竟然有脸出现在这京城。上次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丑。””

“哦,笪大小姐,你出丑跟我何干呢?”萧摇风轻去淡的问道。

笪攸静听着萧摇这莫不关已的事,更是恨得咬牙,她愤怒着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冷大哥怎么可能说抓我就抓我,让我出丑,让我受这么大的侮辱。让我几个月都受到京城所有人的嘲笑。这都怪你。”

萧摇淡淡的回击道,“如果不是你先言语上侮辱我,睿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她这是告诉笪攸静,她这是自作自受,怪不得任何人。

笪攸静还想再指责谩骂萧摇几句,被笪攸宁喝斥下去,“小静,住口!”

笪攸静以为有大哥在跟前肯定会给她作主的,可没有想到她竟然被大哥喝斥了。

心里真是又委屈又伤心。

为什么他大哥也像别人一样不维护她呢?这是她从小疼她爱她的大哥吗?

笪攸宁不知道他妹妹所想,只是带着无奈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群,然后小声的劝道,“小静,你可是一个淑女,你现在脸色狰狞,如泼妇一般大声指责谩骂别人,你这形象传出去,让人怎么看你啊?你以后还要不要嫁人啊?”

笪攸静被笪攸宁这么一提醒,猛的脸色苍白的看了一下四周,果然除了他们这一伙人,四处还有其他人在。

上流圈子要的是淑女闺秀,而不是泼妇或刁蛮公主似的女孩子做自家的媳妇。

因为中夏国自古流传一句话,娶妻自当娶贤,一个坏媳妇可是能祸害三代人。

因而,京城哪个大家族要一个泼妇似的女人进自己家门,然后祸害自已的子孙三代啊。

正是想到这一点,笪攸静的脸色才会发白,表情也是明显的有一定的慌张。

笪攸静如何,水幽然才懒得去管,他现在必须先让萧摇清楚他是男人事实,三次见面,三次说他长得像女人,他可别下次再见面时,再说他长得美丽之类的。

不过,让他很奇怪的是,为何别人说他美丽漂亮,他会很生气,很愤怒,而萧摇说他长得美丽漂亮时,他心里会有那么一点点窃喜及骄傲呢。

算了,想不通就想不想了。

现在立刻马上要让萧摇明白他是个男人,然而……

“咦,原来你就萧摇?”水幽然后面的一个年轻长相秀丽中透着某种邪乐的男人从水幽然后面走出来,很是惊讶的问道。

只是不等萧摇回答,就带着挑剔似的眼光,往萧摇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不过,眼光最后射向就是萧摇带着蓝色翡翠的洁白的颈脖子上,很是轻浮及放肆。

萧摇对他这样的目光微皱眉头,不过萧摇没有动作。

那男很是高傲嘲讽的说道,“我还以为传言中冷大少的女朋友有所夸张的呢,真儿个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就光你脸上的胎记,就让人印象深刻啊。啧啧……,你”

特地把深刻二字咬重,他这是赤祼祼的讽刺萧摇长得很丑啊。

“二哥。”水幽梦轻声叫道,似有意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很是抱歉的对着萧摇说道,“童大小姐,不好意思。我这二哥向来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也不是特意说,说你,”说你丑,然而到了水幽梦嘴时里,显得特难说出口似的。

她这也是间接性的提醒,说萧摇相貌丑。

水幽梦给萧摇的称呼却是“童大小姐。”这可是与称萧摇或萧小姐有着天差地别啊。

萧摇出现在这京城可不是以她自已的身份,独立创建公司。再就是萧摇要以“萧摇”这个本人身份与冷昶睿谈恋爱的。

但水幽梦一称呼“童大小姐”,那整个身份都变调了。

这样的称呼如果在香江市,根本就没有什么都不对。

可到了遍地是贵人的京城,这个称呼就代表着萧摇是以童家人的身份来京城游玩,就是有一种重纨绔子女的意味。二是,这个称呼就好像冷家人与童家人联姻一样。

总之,这个称呼,完全改变了众人对萧摇的看法。

萧摇第二次与水幽梦见面,可不得不说,水幽梦真是聪明,就单单一个称呼,就把她与其他人隔开来了。

萧摇笑了笑反击回道,“水大小姐,真是客气了。子女长像父母所赐,既然是父母给的,人家怎么说我也得欣然接受不是?就像三位,都长得如此妖娆美丽,肯定也是因父母的基因,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说是不是,水大小姐?”

萧摇的话一落下,水幽梦与她的二哥水幽连的脸色就铁青起来。

为何?

因为他们不是水家正夫人所生,是水家家主情妇所生,却养在水夫人的名下,叫着水夫人,娘,水夫人真正的孩子只有水幽然一个。

萧摇这话也是暗讽了两人私生子见不得人的身份。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

明天也是只有一更,

以后都有可能是一更,不过当字数达到一万五时,可能会分两更,一万五以内,都作一更上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