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44大结局十四:幕后大BOSS竟然是他

白若素开始回想小黑教她的自我催眠的办法,其实也不叫催眠,只是能让自己的心完全平静下来,好好的思考一些问题,或者是能让自己模糊的思路变得更加的清晰而已。

慢慢的一些画面,就像是放电影一般的,从她眼前飘过。

没错,就是一个手术台,她躺在上面,可是周围没有医生没有护士,只有一个很熟悉的女人。

白若素的眉头皱起,视线越来越向上,非常清楚的看到那个女人的脸。

白苏末!

居然是白苏末!

那张脸与胡嘉整容后的那张脸一模一样,她果然是整容成了真正白苏末的样子。

听小黑说过,白苏末想要杀死乐乐,只是她和她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恩怨,会让她如此的痛恨自己,这些她都记不得了。

可是她想再继续想下去时,头却开始剧烈的痛,眼前闪现的是几天前权浩宇在她面前死去的场景。

如果不是为了带她逃走,权浩宇也不会死,她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

在被关在这里的时候,她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权浩宇,可却在第二天权浩宇也被关起来之后,才惊讶的发现了某人的秘密。

她想,顾安之发现她离开后,第一个会怀疑的人也一定是权浩宇,后来事实证明她没猜错。

那个真正把她囚禁起来的人,顾安之一点都没怀疑过。

只要她想继续想,眼前便会出现在权浩宇挡在她面前,被枪击中心脏的画面。

他流了好多血,白色的衬衣从胸口位置开始,整个前面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白若素没办法再继续想下去,抱着头在*上打滚。

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痛,让白若素恨不得此刻就这么死去。

她用头使劲的撞*,身体的痛似乎能减轻精神上的痛,于是便继续反复着这种自残的动作。

忽然,被子被人一把掀开。

“若若,你怎么了,没事吧?”来人一把将白若素从*上拉起,搂进自己的怀里。

“你放开我。”白若素想要推开眼前的人,却无法动他分毫。

白若素嘴角轻蔑的一笑,不是说没有功夫的吗?这男人哪一点都不像一个不会功夫的人,实在隐藏得太深。

什么样的城府可以一藏就藏了三十多年。

男人紧紧的拥着白若素,下额抵在她的头顶,声音无比温柔的说道。

“你不应该这么伤害自己,我会心痛的。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你就是我活下去的动机,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想在七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男人的手抚在白若素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她,就像小时候她做了恶梦,不敢一个人睡,抱着枕头去找他时,他也会像此刻这样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哄她睡觉。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又怎能和小时候相比,那时候的感情很单纯,可现在却很复杂。

“哥,哦不,白祺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死。我还要留着这条命等安之和小黑来救我。”

没错,白若素之所以会失踪,抓走她的人正是谁都没有怀疑过的白祺睿,杀死权浩宇的凶手也正是他。

虽然他没有想要杀他,可最终的结果却依然是他亲手杀了,把他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权浩宇,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白若素虽然对白祺睿没有记忆,可是她看过他的日记,也听其他人谈论过他,在被关起来之前,她对白祺睿的印象一直特别好。

可现在,她却觉得白祺睿很自私,很恐怖!

怎么会有人可以隐藏得如此的深,又怎会有人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下得了杀手。

在被关起来的这些日子,她也知道了上次在英国她被下蛊的事件,背后的主谋也是白祺睿。

她现在已经不确定他对她如此的执着,到底是真的爱她呢,还是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一份执念。

权浩宇和她被关在一起后,两人谈了很多。

在那几天中,她知道了白祺睿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醒来,这一年的时间只不过是在秘密的做复健。

可是,在权浩宇的话语中,从未说过一句白祺睿的坏话。

他为他的所有行为都找了合理的理由,在他心里,白祺睿永远是那个把他救出地狱的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

即使到了最后,他知道白祺睿是要将她永远的囚禁起来,他也还在为他找借口。

下蛊毒的那件事,权浩宇是后来才知道的,知道后便立刻赶去了澳洲,原本是想要帮忙,结果他到的时候,顾安之已经把她救走了。

后来,他也接触过胡嘉没错,两人一共接触过两次,一次是将白祺睿的一封信交给她,另一次也是帮睿传话,让胡嘉先别轻举枉动。

权浩宇一开始并不知道那封信里的内容是什么,后来才知道是关于白苏末与白若素的恩怨,并附了一张白苏末的照片。

其实一直以来权浩宇只是单纯的相信着白祺睿。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白若素的存在,也知道她是白祺睿的心上人,可她并不爱他。

那个时候,他其实很恨白若素,不明白这么好的睿,她为什么就是不爱呢,让他活得那么痛苦。

一年前,两个月前,白祺睿与他联系,说是需要他的帮忙。

他说他爱的人失去了记忆,这一次是他的机会,也许他能在顾安之之前让她爱上他。

权浩宇那么的希望白祺睿能幸福,当然就答应帮他,他也希望失忆后的Jenny这一次会选择白祺睿。

谁知道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在爱情上,他始终都输给了顾安之。

即便现在白祺睿让他们两人囚禁了起来,他还是一点都没有恨过他,都觉得他这么做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而且,为了让她不恨白祺睿,权浩宇说要带她离开,结果却被白祺睿发现。

权浩宇拿出了偷偷藏起来的枪,威胁白祺睿,“睿,我今天一定要带Jenny离开,如果你真的爱她的话,就放她走吧。”

“浩宇,你还太年轻,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爱。听话,把枪给我,等你真正爱上一个女人后,你就会知道,爱她就会想要每天每刻每秒都和她待在一起。”

白祺睿试图说服权浩宇,放弃带白若素逃走的想法。

“睿,你这种不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就应该是想对方过得幸福,不管这个幸福是由谁来给,只要她幸福就好。”

说这话时,权浩宇回头若有所思的看了被他护在身后的白若素一眼。

“睿,让Jenny走吧,她爱的是顾安之,不是你。如果你强迫她在这里陪你的话,Jenny不会幸福,而你也不会幸福。”

白若素在后面听着,想着他刚才的眼神,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难道是她看错了吗?为什么刚刚那瞬间的眼神,这么像顾安之有时候看她时的眼神。

白若素摇了摇头,一定是她看错了。

“好,我答应你,让若若离开,你先把枪给我,小心走火,不管你们谁受伤,我都会心疼。”白祺睿的眼神非常的诚恳。

权浩宇从来没有真正的觉得白祺睿坏过,他知道他只是太爱Jenny,所以才会这样。

因此,在得到了他的承诺后,权浩宇立刻便把枪转换了一个头,递给白祺睿。

“不要!”白若素想要阻止他将枪给白祺睿的动作,可是却太晚……

当她喊这话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白祺睿在接过枪的瞬间,立刻对准权浩宇的心脏,近距离的扣动了扳机。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不会让你破坏。”在权浩宇倒下的瞬间,白祺睿如此说道——

“我记得我给你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白祺睿的眼神忽的一冷。

而他的话也将白若素从回想中,拉到了现实。

“你!根本不配说爱!”

也许是白祺睿觉得自己刚刚有些失态,温柔的笑又再次浮现在他的嘴角,“若若,乖,不要惹我生气。我爱你,我们好好相处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