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八五:打开天窗说亮话

“娘,怎么办?你说那赫连情歌会不会将我们做的事告诉父王?”

主帐不远处,赫连情泽一脸焦虑的睇着云曼。

而从他的口吻中,不难听出他此时六神无主的状态!

闻声,云门站在原地,略有疑惑的睇着他,不免猜度的问道:“泽儿,你何必如此慌张?就算他告诉你父王,又能如何!

我让你和锦瑟去问他关于齐楚的事,也不过就是想为你父王增加对付齐楚的砝码!

你不必担心!他一个质子身份,如今能再次踏上赫连部落的土地,已经是老天厚爱了!他若真的说了不该说的话,哼,那就走着瞧!”

云曼的态度很明确,话语中也不乏冷意和蔑视!

然而,在她话落不久,赫连情泽依旧担忧不迭,最终他心一横,望着云曼低声嗫嚅道:“母上,有些事……儿臣并未告知于你,所以……”

“什么事?”云曼先是诧异的睇着赫连情泽,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语气骤变的望着他,试探道:“泽儿,你该不会对赫连情歌……”

事已至此,赫连情泽只能暗暗点头,低声的将自己之前对赫连情歌下了毒手的事全盘托出!

直到赫连情泽将所有事情都诉诸出口后,云曼半饷都没有回神!

她怔在原地,双眸闪烁的看着不知名的前方,良久才找回理智,瞪着赫连情泽斥责道:“泽儿,你怎么如此没有分寸!

这么说来,你身上的伤很明显就是他所为!而你刚才打了他一拳后,他胸前的伤也是你下的手?!”

赫连情泽点头,旋即云曼便恨恨的叹息一声,“泽儿,你真是太冲动了!

还有刚才你怎么能对他出手!别忘了,在你父王面前,你们两个都是部落的世子!

即便你不愿承认他的身份,但是部落之中,他是二世子的事实,是谁都不能改变的!

难怪你打他一拳,他就瞬间变得那么虚弱,看来他受伤的确是真的,但也未必有那么严重!

哼,这个赫连情歌,许久不见竟然也学会尔虞我诈的招数了!”

云曼的口吻表现出对赫连情歌极端的不屑!

而话落不久,她一思及赫连锦瑟的惨死,眼眶又不禁微红,声音哽咽的继续说道:“我的锦瑟死的不明不白!

他不但没有安慰一句,结果还一副与他无关的姿态!对了,泽儿你赶紧派人去他说的那条小溪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快去快回,不要让别人捷足先登!”

云曼说风就是雨的便催促着赫连情泽,而后她目光一瞬,恰好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帐篷内,正烛光闪烁的情形,红唇微抿,便二话不说向前走去!

而前行了几步后的赫连情泽,听到脚步声回身一看,就见到云曼已旋身走向了部落一侧的帐篷。

若是没看错,那几座灯火通明的帐篷,应该是之前为凰胤尘他们所准备的!

见此,赫连情泽心中蓦然一紧,难不成母上是要去找尘王他们?!

但,所为何事?!

*

夜晚愈发空灵深幽,当云曼红着眼眶走到帐篷前时,她清了清嗓子后,便对着门口的玉树和临风开腔道:“麻烦二位通报一下,臣妃有事参见尘王!”

此时,已经临近亥时。

云曼的到来,也令人相当诧异!

眼下,玉树和临风对视一瞬,两人眼底都划过一抹了然。

旋即,临风点头,“赫连王妃请稍后!”

帐篷内,在临风入内之际,凰老三便已经拉着苏苓安稳的坐在软榻上!

若非是苏苓有些凌乱的秀发和嫣红的脸颊,恐怕两人此时的姿态看起来就如同闲聊一般。

临风的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脚尖,颔首低着头,道:“三爷,来了!”

闻声,苏苓便和凰老三相视含笑,似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感,在两人身边萦绕着。

“请进来!”

话落,临风低着头转身就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凰老三和苏苓一眼!

开玩笑,他又不是嫌自己命大!

刚才他和玉树站在门口静候,里面传来的不和谐声音,他们又不是耳聋!

早就听的一清二楚了!

明明最近是秋意正浓,可是怎么三爷的兴致还这么高?!

难道又不曾考虑过他们这群暗卫的感受嘛?!

现在他不知道有多么羡慕墨影和醉清,凭毛他们可以带着俩毛去遛弯?

王妃你太偏心了!

天知道,他们每日听着俩人之间腻腻歪歪的吴侬软语,他们都快忘了三爷曾经睥睨天下的姿态到底是什么样了!

待临风领着云曼从门外走进来后,凰老三和苏苓的表情几乎一致。

双双看着云曼那双红彤彤的眸子,神色莫名!

“臣妃云曼参见尘王,尘王妃!”

云曼说着就作势要倾身行礼,而苏苓暗中拧着凰老三搂着她腰际不老实的胳膊,语气平淡的开口,“云王妃不必客气,免礼吧!”

闻声,云曼便再次起身,眨眼间的功夫,眼底就蓄满了泪水,望着苏苓淡雅的脸蛋,哽咽的开口:“臣妃深夜来打扰,还请尘王和王妃海涵!

只因为臣妃的孩儿锦瑟莫名死亡,所以便想着和尘王妃询问一二!”

“哦?锦瑟郡主怎么会突然死亡?本王妃明明白日时还和她见过面,这才多久的功夫,竟会发生这样的事?”

要不说苏苓善于扮猪吃老虎呢!

就凭她此时一脸诧然的模样,不管是谁恐怕都很难看出她真实的心思是什么!

苏苓诧异的表情尽数被云曼收入眼底!

虽然对于赫连锦瑟的死,云曼心里也有诸多猜测!

但眼下见苏苓惊讶的神色并非是假装,她一时也没了主意。

停顿半饷后,才找回声音,继续说道:“尘王妃所言甚至!臣妃也是意想不到!

毕竟……毕竟锦瑟她还是如花年纪,结果在自家门前就死的那么惨!

身为人母,我真的……真的是没有办法,才会越矩前来!

尘王妃大人大量,不知能否告知于臣妃,白ri你和锦瑟在一起的时候,她可有发生什么事,或者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云曼的话瞬时就让凰老三的冷眸一厉,一瞬不瞬的睇着她,声音冷若寒霜的道:“云王妃可是在怀疑本王的王妃?”

见凰老三明显不悦,云曼心里一惊,连连摇头,“尘王误会了,臣妃只是想找尘王妃打探一番锦瑟生前的事!

并非是怀疑尘王妃!只不过,锦瑟死的太过突然,而后又被部落二世子带了回来!臣妃……臣妃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突然暴毙的事实!

所以……”

也许是说到了伤心处,所以云曼忍不住便开始涕泪连连!

此时站在门外的玉树和临风,两人再次对视一瞬,彼此的眼底都划过一抹感叹!

三爷和王妃这么双剑合璧的对付赫连王妃,估计等着事实真相大白之际,部落之人死的心都有了吧!

不过,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赫连锦瑟的确是死不足惜!

目前唯一让他们心里担忧的,便是曾经被他们以礼相待的情歌世子,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成为三爷计划中的绊脚石!

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太滑稽的一场戏了!

“赫连王妃,你痛失爱女,本王妃能感同身受!

不过,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酋长,此事本也事关赫连郡主!既然王妃今晚恰好造访,不如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苏苓忽地变了语气的态度,让云曼心里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但她故作镇定,以袖管擦了擦沾染泪花的眼角,随即抬眸看着苏苓,余光也不停的打量着凰老三的神色,道:“不知尘王妃想要说的……是什么?”

眼看着苏苓虽然没有故弄玄虚,但她的口吻和姿态却不似之前那般和悦!

云曼本就聪慧老练,此时心里也有些底气不足,似乎她今晚突然造访的事情,太不计后果了!

这个尘王妃,看来的确不容小觑!

明明是她来询问锦瑟的事,结果三两句之间,就被她再次主导了话语权!

这一点,云曼始料未及!

“不知道赫连王妃可还记得白日我问过你,关于白虎的事情?”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