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八四:情歌,你不会让本王失望的对吧

至于赫连拓,则倏地起身,呲目瞪着赫连情歌被一拳便打出鲜血的伤口,怒喝一声,“情泽,你在做什么?!”

眼看着赫连情歌胸前衣襟上的血迹越来越多,赫连情泽的脸颊也瞬息万变。

他眼眸中浮现出隐晦的暗芒,眯着眸子睇着赫连情歌的胸前,沉默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主账的气氛顺然凝滞。

就连云曼的哭声都因为赫连拓的低吼而渐渐收敛。

彼时,赫连拓睇着赫连情歌胸前莫名的伤口,不禁问道:“情歌,你受伤了?”

赫连情歌此时脸颊煞白,缓缓抬起低垂的眉宇,望着赫连拓看似关心的神色,不由得自嘲一笑,道:“无碍,只是小伤,让父王担心是儿臣的不是!”

在赫连拓的面前,赫连情歌所表现出的卑微和自怜,令在场之人都不免蹙眉侧目!

而赫连情泽更是看不惯赫连情歌的表现,暗暗思忖了一瞬,便冷声嘲讽道:“情歌,你该不会是害怕被我们怀疑,所以才自导自演这一出苦肉计吧!

呵!你现在这样子,还真是让本世子大开眼界,没想到你在齐楚生活了这些年,学会的东西还真是不一般!”

赫连情泽的冷嘲热讽终是让赫连拓和赫连情歌纷纷侧目睨着他!

然而,不待赫连拓开腔,就见赫连情歌低低一叹,深沉的目光中蕴含着一抹痛心,低沉的说道:“大哥,我究竟是不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你难道会不清楚吗?!”

这番话,任谁也能听出其中暗含的深意,而赫连拓何等精明之人,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们二人间怕是发生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的隐事!

少顷,在赫连情泽目光狰狞的瞪着赫连情歌时,赫连拓蓦地开口,“你们都出去!本王有事要和情歌商议!”

“父王?!”

“王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云曼和赫连情泽异口同声的看向了赫连拓!

两人的眼里都明显写满了惊诧和慌张!

但,即便如此,二人依旧没能改变赫连拓的决心,他目光凝注在赫连锦瑟的尸体上,一副不容拒绝的神色冷冷的说道:“都给本王出去!”

话落,赫连情泽满心不愿,视线不免看向同样微微怔忪的云曼!

母子俩隐晦的对视之后,见赫连拓心意已决,便只能双双以警告似的目光瞬了一眼赫连情歌。

随即,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而主帐内此时只剩下赫连情歌和赫连拓父子二人!

帐篷的木门被赫连情泽从外面狠狠的关上,而声音传来的一瞬间,赫连情歌也再难以支撑,身子一斜,步伐凌乱的后退了几乎。

好不容易定住身形,而赫连情歌也只能依靠着帐篷内的圆柱来支撑虚弱的体力!

“让父王见笑了!”

赫连情歌站定之后,胸前的伤口让他的脸颊更加虚弱了几分。

而抬眸看向赫连拓时,他不免略带歉意的口吻说了一句!

也许是分隔多年,所以哪怕站在赫连拓的面前,赫连情歌的口吻和态度都还是带着几分明显的生疏!

赫连拓一瞬不瞬的望着赫连情歌,许久未见的儿子,此时在他的眼里也同样陌生的紧!

他曾经常年征战沙场,略略一眼就能看得出情歌胸前的伤口一定不是新伤!

尤其是从他指尖流下的血色,仔细辨别还能够看几分黑色!

他受了重伤?!

“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赫连拓锐利的视线定在赫连情歌的身上,仔细打量着他的脸颊问着。

闻声,赫连情歌正了正身形,面对着赫连拓的同时,他轻轻摇头道:“只是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受了伤,没什么大碍!”

“是吗?”赫连拓精明且狡猾,自然是看出了赫连情歌不愿明说的事实!

片刻之后,赫连拓也并未在赫连情歌受伤一事上有太多纠结的情绪,转念之间,他旋身再次落座,而后手掌摩挲着身侧的虎皮,剑眉一厉,道:“情歌,这次本王召你回来,你可知所为何事?”

赫连情歌摇头,“还请父王明示,情歌愚钝,无法揣度王者心思!”

此话,不乏几分恭维,也蕴含了赫连情歌对赫连拓的崇敬之意!

身居高位,早就习惯了此等奉承的言论,但赫连拓仍旧不免因赫连情歌的话暗喜在心!

王者,并非常人所能及的高度!

赫连拓心中暗喜,但面色上仍旧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睇着赫连情歌,笑道:“情歌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告诉父王,在你心里是否有过怨怼和仇恨?

毕竟当初你少年之时,本王就将你送去了齐楚,这些年你可曾恨过本王?”

在阔别多年后,赫连情歌猝然听到赫连拓的询问,心里咯噔一想,一股子悲凉的情绪油然而生!

他双眸噙满凄凉的看向赫连拓,眼前这个正值壮年的王者,在他眼里其实和陌生人没有分别!

他年纪轻轻就背井离乡,多年不曾回归故土,很多印象里的人和事早已变得模糊!

可是,面对赫连拓直截了当的询问,赫连情歌却不得不再次违心的回答,“父王严重了,情歌身负部落兴衰的巨任,又怎会因此而恨责父王!

此次能够重归故里,情歌感激不尽!”

话已至此,不管是赫连情歌还是赫连拓,两人心里也都对彼此的回答而产生了不一样的情绪!

赫连拓老歼巨猾,即便情歌的回答看起来无懈可击,但他还是从他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出了些许的不同!

虽是如此,但赫连拓却顺着情歌的话笑道:“情歌啊,你能这么想,本王深感欣慰!

这一生,本王只有你和情泽两个男丁!当年情泽身为部落的王世子,送去齐楚不免有失偏颇!

毕竟部落的长存和储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当初本王也只能忍痛割爱,无奈之下将你送去齐楚为质子!

但你要明白,这一切都不是父王所愿,若非是齐楚国咄咄逼人,对我部落大兵进犯,本王又怎么会做出这等无奈的决定!

归根结底,都是齐楚皇帝不给我们活路!这一次,本王将你召回,一方面是不想部落的世子流落在外!

至于另一方面嘛……本王也是想看看你对齐楚国的态度!身在齐楚多年,相信你所见所闻大都是外人所不知的!

不知你这次,可愿意助父王一臂之力?”

说到最后,赫连拓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和目的!

赫连情歌闻此,半垂着眼睑遮住自己的嘲讽之色,心里愈发的复杂和难过。

他早就应该知道,自己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能否被充分利用的质子罢了!

“父王,不知你需要儿臣做什么?”

赫连情歌不动声色询问了一句,而赫连拓则不乏惊喜的看着他,就连口吻都有些急促的说道:“情歌啊,父王就知道从没看错你!

这样吧,相信你现在也应该知道尘王驾临部落的事!本王也听说你在齐楚国和他交情颇深!

如今,事关部落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本王要你擒获尘王,你可能做得到?”

“父王?!”

赫连情歌完全没想到赫连拓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甚至让他心头一悸,连呼吸都开始紊乱。

见赫连情歌面露惊诧和疑惑,赫连拓便开口安抚道:“情歌,你不要多想!

本王是不会伤害尘王的!但是你应该知道,这几年部落的生计愈发困苦,接连三年都没有给齐楚进贡!

这件事,想必已经让齐楚国对我们心有忌惮,所以这次尘王的到来一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而既然你和他交情匪浅,相信他对你一定不会有过多的防备!你只要将他擒获,那么本王就可以利用他去和齐楚国谈判!

如此一来,相信本王一定能够向他们求得更多宽限的时间!说不定,若是这次事情顺利的话,本王还能够将部落彻底脱离齐楚掌控的范围!

这样,何乐而不为呢!

情歌,你一定不会让本王失望的,对吧?!”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