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八三:赫连情泽的急迫

夜幕凝重,星河漫漫!

赫连部落的主帐中,更是沉浸在一片无法挣脱的悲伤气氛中。

“锦瑟,我的锦瑟!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暴毙了呢!”

彼时,云曼扑倒在赫连锦瑟的身上,泪水连连的样子好不悲痛!

赫连锦瑟被赫连情歌命人以担架抬回到帐中,其结果可想而知!

一个失踪了两天的人,突然出现后却带回了赫连锦瑟的尸体,不禁是云曼无法接受,就连赫连拓看着赫连情歌的眼神,都开始变幻多端!

“情歌,你的意思是,你发现锦瑟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赫连拓眯着眸子望着赫连情歌,眼神内的打量不言而喻!

尤其是此时他身侧还站着赫连情泽,两人同时凝注在他身上的视线如锋芒在背!

面对赫连拓言辞犀利的质问,赫连情歌却暗暗低下头,定定的点头道:“父王,的确如此!”

“混账!”赫连拓一掌就捏碎了虎皮大椅的扶手,怒瞪着神色淡漠的赫连情歌,冷哼道:“什么叫的确如此?!

在我赫连部落内,郡主突然惨死,你就给本王这样的回答?”

赫连拓暴怒着瞪着赫连情歌,仿佛赫连锦瑟的死是由他直接造成的一样!

而云曼不停的哭声,也让赫连拓烦躁不堪!

“赫连情歌,且不说锦瑟是怎么死的,但本世子倒是十分好奇,你是在哪里看到锦瑟尸体的?!

还有,这两天你又去了哪里?!不如你来看看,本世子身上这些伤口,你一定不会陌生吧!”

赫连情泽看着赫连情歌的眼神内充满了不屑,就连表情上都挂着一抹明显的嗤笑!

在他开口质问的一瞬间,他便直接将自己胸前的衣袂拉开,胸膛上遍布着还未结痂的伤口,看起来狼狈又血腥!

被赫连情泽如此一问,赫连情歌的脸上明显浮过一抹疑惑!

仔细的打量着赫连情泽胸膛上的伤口,想要反驳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如果赫连情泽想要害他的话,完全没必要以此种自残的方式!

更何况,赫连情泽的眼里容不下他,这是整个部落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他对自己的不屑和轻蔑,早在他还没被送去齐楚国当质子的时候,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这样说来的话,他胸前的伤口一定是外人所为!

而此时赫连情歌脑海中忽地灵光一闪,隐约好像记起自己在被苏苓和尘救走前,似乎赫连情泽在那时出现过!

难道,真是是他们为了给自己报仇,而对赫连情泽下的手?!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欠他们的人情,怕是真的还不清了!

“大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我要加害于你,何必又回来自投罗网?”

赫连情歌语气平平,面色上也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样子!

然而,他越是这样,在赫连情泽的心里就越是难以容忍!

下一瞬,赫连情泽蓦地从赫连拓身边迈步,在走向赫连情歌之际,他眉眼之间是一片明显的轻谩,眸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冷笑道:“情歌,这么说来你是承认本世子这些伤口是你所为了?!

别说什么自投罗网!如今谁不知道你和尘王的交情匪浅,现在恰逢尘王驾临,说不定在你眼里,即便你杀了本世子,仗着有尘王撑腰,你也不必有什么忌讳!

至于这些伤口,若非你所为,本世子还真想不到第二个人!

现在锦瑟莫名身故,而你又如此‘巧合’的将她带回来!这没准就是你用来转移我们视线的方法!

本世子还就奇怪了,怎么尘王一来,你就突然出现了!还说你不是他们的同盟?!”

赫连情泽几乎没有给赫连情歌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将他所想象的各种可能性‘如数家珍’的全都说了出来!

此时,正如赫连情泽所言,他的话也让赫连拓看着情歌的眼神中,开始充满了怀疑和打量!

“情歌,这事你怎么解释?”

赫连拓低沉的语气不容拒绝,而这时候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云曼,挂满涕泪的练级爱猛地从赫连锦瑟的身上抬起头,呜咽的说道:“王上,这事一定就是他做的!

一定是他对我们当年送他去齐楚国的事而心怀恨意!所以他才会杀了锦瑟,达到他报复的心理!

王上,锦瑟是我们唯一的女儿,也是赫连部落唯一的郡主,她现在这么不明不白的惨死,你一定要给她讨回公道啊!

我的锦瑟,我可怜的锦瑟!”

云曼此时的表现虽不乏对赫连情歌落井下石的嫌疑,但是她撕心裂肺的痛哭,也的确承载了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实!

眼下,面对赫连拓和赫连情泽的咄咄逼问,赫连情歌半垂的眼睑,敛去了自己一片轻嘲的神色和难掩的痛楚!

他终究在他们眼里,永远是个外人!

哪怕,他十几年未归,如今一朝归根,却还不如一个下人在他们眼里来的重要!

“父王,母上,我没有杀锦瑟,也没有对大哥动手!

尘……尘王的驾临,我本也不知,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曾与他见过!”

赫连情歌默默的开口,却很巧妙的隐去了凰老三杀了赫连锦瑟的事儿!

他知道自己无能又渺小,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省去一些麻烦!

如果部落中人真的要将锦瑟的死怪罪在他的头上,那他认了就是!

“呵!赫连情歌,你说你没见过尘王,你认为本世子和父王会相信吗?

你在齐楚国这么多年,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已经交好到什么程度了?

这次,父王好心召你回来,结果你归来这么久却不曾给父王问安一句,你该当何罪!”

眼下,赫连情泽过于迫切的想要给情歌定罪的心理已昭然若揭!

但,能够囚禁白虎多年而不被世人发现,同时又能在当年的割据战役中统一外族部落的赫连拓,若是轻易的就能被左右思想,那么他恐怕早就坐不稳酋长之位了!

此时此刻,主帐之内,赫连拓和赫连情泽目光如炬的睇着赫连情歌。

而云曼则快要哭晕在赫连锦瑟的身上!

明明是同出一脉,但他们的表现却像是对待外敌一样,这也再次让赫连情歌痛苦的无法自拔!

或许,他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也许,他这辈子唯一的用处就是去齐楚国当质子,从而给部落带来了将近十五年的安宁!

可他的心事,又有谁能明白!

他只不过期盼些许的温暖,结果不论怎么做,他们都始终如一,不曾改变过分毫!

“大哥,我没有!”赫连情歌淡淡的抬眸看向赫连情泽,从他的表述中,他已经知道自己这次被他囚禁毒打的事,父王是肯定不知道的!

他暗暗喟叹一声,再次转眸看着赫连拓,两人有几分相近的眸子却噙着不一样的情绪!

少顷,赫连情歌沉沉的开口,道:“父王,锦瑟的尸体是在几里外的河畔发现的!

若父王不信,可以派人去调查!至于大哥的伤,还有儿臣与尘王勾结一事,都是子虚乌有的!

儿臣不怕父王责罚,只请父王查明真相,莫要被谎言蒙蔽!”

赫连情歌平平的态度,却直指赫连情泽从中作梗的嫌疑,心性骄傲的赫连情泽自是难以接受,不由得怒气爆棚之下,右手成拳直接就对着赫连情歌的胸口打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赫连拓的眼神蓦然一厉,正要开口阻止时,却为时已晚!

而赫连情泽在出手后,也心里惊觉,他的做法恐怕有些不妙!

然而,事已至此,一切都来不及了!

但见……

赫连情歌陡然间被赫连情泽的拳头狠狠的击中了胸口,甚至没有任何防备的就后退了五步!

在他趔趄的身形好不容易站稳脚跟时,他单手捂着胸口的指缝间,却潺潺的流出了鲜血,瞬间苍白的脸色也难以掩盖他瞬间席上伤口的剧痛。

至于赫连拓,则倏地起身,呲目瞪着赫连情歌被一拳便打出鲜血的伤口,怒喝一声,“情泽,你在做什么?!”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