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7 惊动

“跟着我做什么。”严大奶奶怒视身边的丫头,“蠢货,还不快去告诉大爷!”

她身边的丫头点头应是,飞快的朝前头跑去!

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对视一眼,赵大奶奶眉头紧蹙,心有余悸的道:“你可知道宋太太是什么时候让人去找岑太太几个人的?还有郭大人……我没有看到她和旁人说话。”她到此刻都没有想明白。

但是她就是觉得这位宋太太虽年纪小,可心机却是深不可测,明明一开始她处在被动的位置,可等她一开口,就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思路走,轻易的就掌握了话语权,从被动的位置上转为主动,不知不觉严大奶奶就成为了众人声讨的那一个。

这样的女子,全然不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便是那在大府里活了几十年的夫人,也不如她这般精明有城府。

她们错就错在,一开始太轻敌了。

严大奶奶对宋太太示好,宋太太就毫无反抗能力的跟着她们去这里到那里,笑语盈盈,她们就以为这个小姑娘是个单纯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反被她将了一军!

“太后娘娘那边……”赵大奶奶忧心道,“你可想好了怎么说了!”

严大奶奶望着前面各自上了马车的李氏和幼清,不以为然道:“太后娘娘向来无利不起早,她如今失势,正巴不得我们给她送好处去,今儿我们一去,她指不定心里多高兴。”又道,“至于旁的,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怎么说了,太后娘娘只要不傻,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帮着宋太太而反过来打压我!”

赵大奶奶想想也对,宋弈毕竟官位低,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严阁老以及彭尚书相比,太后娘娘只要会权衡,就一定知道帮助哪一边对她才有更大的好处!

两个人说着上了马车,李氏的车在前徐徐出了郭府的大门,严大奶奶的马车跟在后头也出了巷子,严大奶奶在车上喝了口茶,想到谢周氏方才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早知道这么没用,怎么也不会挑她!”

赵大奶奶回道:“此妇人心性不稳,见识短浅,倒是那位岑太太有些见识,可惜,这样的人也最难说服,反而这位谢周氏更容易些!”

严大奶奶想想也是,要不是谢周氏的性子这样,她也不会轻易被她们利用,要怪还是要怪方幼清,这个女人,她势必不能放过她。

马车行了小半个时辰,在皇城的西侧门停了下来,幼清由采芩和绿珠扶着下了马车,她的视线透过打开的侧门便望见长长的一条甬道,红墙琉璃瓦,青石砖冷冷清清的铺在地面上……不知从哪里隐隐传来嘤嘤的啼哭声,忽远忽近,令人心生悲凉。

这里她不是第一次来,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她转目望着又期待又紧张的采芩和绿珠,朝她们笑笑,道:“一会儿进去不要乱说乱看乱走!”虽圣上不住在这里,可皇城的规矩却没有松懈,不但不能松懈,反而比圣上在时还要森严几分……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里面的人被铜墙铁壁包围着,这一生有的人都很难再走出来。

“怎么了。”李氏笑盈盈的望着她,“第一次进宫?”

她第一次进宫是什么时候,好像就是嫁给徐鄂的第二天,她跟着徐鄂拜见太后,当时她还住在坤宁宫……

“是!”幼清笑着道,“还劳大奶奶多提醒几句,妾身怕一会儿失措会说错什么,惹恼了太后娘娘!”

现在知道怕了?李氏打量着幼清,见她垂着头目不斜视,看上去真的很紧张的样子,但是她却是觉得,幼清这个样子却是装出来的,要是真的怕,她刚才就不会那么大胆的提出来跟她来宫里了。

“那是一定的。”李氏亲切的说完,回头见严大奶奶的马车也停了下来,她便和身边的嬷嬷吩咐了几句,嬷嬷拿着锦乡侯府的名帖去找小黄门,小黄门便飞快的朝里头跑去……

严大奶奶走了过来,冷眼打量着幼清,讥诮着道:“宋太太不委屈了?可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等诡辩的本事!”

“大奶奶还是把话留着和太后娘娘说吧。”幼清根本不看严大奶奶,愤怒的道,“您这样的人,我无话可说!”话落,拂袖让开,一副不欲为伍的样子。

严大奶奶被幼清的话堵的脸一红,指着幼清就道:“你休要嚣张,不要以为今天的事被你诡辩过关了,我告诉你,事情还没有完!”幼清不理她,严大奶奶就快走了几步,瞪着幼清道,“你哑巴了,刚才不是口齿伶俐的很吗!”要打人的样子。

幼清转头过来目光如利箭般看着她,冷笑道:“严大奶奶,人活着都是有羞耻心的,方才的事情你不觉得羞耻吗,我可真是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脸面能撑得到现在让你如此的盛气凌人,我若是你便该寻一方帕子把自己的脸遮住,!”

“你!”严大奶奶听着就抬起手来要打幼清,李氏和赵大奶奶看着立刻走了过去,一人一边拉住严大奶奶,李氏不悦道,“严大奶奶就是闹也要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吧!”

“好了,好了。”赵大奶奶拉着严大奶奶往后退,低声道,“你和她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岂不是平白赵气受,你不如留着话一会儿去给太后娘娘说!”她是看出来了,宋太太就是个牙尖嘴利的,若真吵起来严大奶奶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严大奶奶气的不行,一个七品行人司正的太太,就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这满京城若论身份尊贵的,没有几个人能越得过她,这个方幼清太给脸不要脸了,她今天若不将她这口恶气出了,她就不姓彭!

“大奶奶。”严大奶奶方才派出去的丫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贴着她的耳朵道,“大爷说让您立刻回家,不要进宫!”

严大奶奶听着一愣,问道:“大爷真这么说的?”

丫鬟点了点头,严大奶奶皱眉看着方幼清,她要是这个时候走了,岂不是认输了,那她的脸面,严府的脸面岂不是要被一个小小的七品官踩在脚底下了,严大奶奶恨的牙根直痒痒。

就在这时,小黄门跑了回来,和李氏道:“徐大奶奶,太后娘娘有旨,宣你们觐见!”

李氏点点头,回头笑望着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以及幼清,道:“走吧!”幼清点点头跟着李氏往里头走,严大奶奶便有些犹豫不决,赵大奶奶问道,“怎么了?”

严大奶奶吞吞吐吐的道:“大爷说让我立刻回去,他有要事和我商议。”

“那就不去了?”赵大奶奶看看已经快要进门的李氏和幼清,道,“那太后娘娘那边要怎么解释。”这是宫里不是商铺,不是你想进就进,不想进就走的地方。

这一点,严大奶奶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胸口堵着的恶气。

“严大奶奶。”忽然,幼清回头朝她冷冷笑了笑,扬着眉挑衅的道,“你怕了?”又道,“没想到大奶奶这样的尊贵,便是太后娘娘传召,你也能思索几番,犹豫着几刻……”

这话李氏听着耳朵里,心里便升了股气出来,不把太后娘娘放在眼里,便是她们徐家最无法容忍的事情,她眯着眼睛,恼怒的道:“既是来了,也禀报了太后娘娘,这会儿去不去还真由不得你!”

严大奶奶一愣,顿时要开口,她身边的丫鬟又拉住了她,低声道:“大爷还说,若是您真的非要进去,那便去,但是定要记住一点,不管太后说什么你都不要顶嘴,他稍后便会让人去接你离开。”

“蠢货!”严大奶奶转手就给了丫鬟一个耳光,“在我面前也故弄玄虚!”话落,拂袖大步朝前走,冷笑着看着幼清,一字一句道,“怕你不成!”

幼清笑笑,进了西侧门,柔软的鞋底在打磨平滑清扫的一尘不染的青石砖上发出嗒嗒的声响,她回头朝站在门外捂着的脸的丫鬟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挑……外传严志纲自小聪明绝顶,无论什么难题到他的手中,都会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现在看来到是不假,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能派人来拦住严大奶奶,显然是明白了她的用意。

采芩和绿珠虚扶着幼清,边走心里边犯嘀咕,不是说宫中富丽堂皇吗,怎么走了一路都是这种看不到头的甬道,她们都不记得走了多久,拐了几个弯路过几个紧闭着的小门……却什么繁华景象貌美贵人都没有见着,除了高高的红墙便只是高高的红墙。

“贵人们都在那一扇扇的小门后面。”幼清看了眼走在前头的李氏和严大奶奶几人,低声和她们解释,“因为圣上不住在这里,也从不招人侍寝,所以贵人们便不再出来走动,宫里比起以前寥落不少。”圣上在她们还有争的焦点,如今圣上不在,她们还争个什么劲儿,自然是各自关了门过日子……没有盼头,自然也就没有那些话本中所说的争奇斗艳血雨腥风。

绿珠愕然,她惊诧的道:“那那些贵人,岂不是像坐牢似的?!”关在一个小院子,哪怕那个院子再美再华丽,那也是牢笼啊。

幼清点点头,道:“这还算是好的,在钟粹宫后有个乾西所,里面宫殿繁多,却都是关着被幽禁的妃子,那些人不但出了不皇宫,便是连乾西所殿门都出不得!”

绿珠捂着嘴巴,惊叹不已!外头的人都喊宫里的女人喊贵人,民间不知多少话本演义说宫里妃子的事情,无不是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要知道,她们服侍的可是圣上啊……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所谓的贵人们,过的生活却宛若囚徒一般!

“嘘!”幼清做出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前头,采芩和绿珠就顺着她的手指望着前面,远远的就看到一座侧门前立着六个小内侍,这一路走来,只有几个门外立着小内侍,但大多都是一个或是两个,只有这里是最多的。

李氏已经在门口停了下来,幼清抬头去看,便看到高高的宫门上,挂着硕大的鎏金牌匾,上头写着钟粹宫三个字!

采芩和绿珠随着李氏带来的丫头婆子留在了门外,幼清则跟着李氏进了门,钟粹宫比不上坤宁宫一半的大小,甚至有些荒废的样子,太后娘娘身边的谢嬷嬷笑眯眯的迎了出来,道:“大奶奶可算来了,太后娘娘昨儿还念叨您呢。”她说着,就朝李氏身边的几个人看了眼,视线落在幼清身上……事情她已经听说了,所以对幼清格外的好奇。

十几岁的小丫头,先皇在世时她见得多了,可是哪一个初进宫,不是东张西望缩手缩脚的,可这位宋太太却是很镇定,垂着眉眼淡定从容,跟着李氏一起朝着她行礼微笑,举止得体大方,让人挑不出错处来。

她笑着和幼清几人颔首,引着众人进了正殿。

太后端坐在一方八步床上,幼清垂着眉眼只能看得到她脚上穿着的一双秋香色福寿松底鞋,针线细致,做工讲究……随即李氏跪了下来磕头,幼清跟着她跪在了身后,道:“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都起来吧。”太后的声音不高,有些沉沉的略显得沙哑,听不出她此刻的情绪,幼清跟着众人起身,太后道,“都坐吧!”

李氏谢过,在前头的一张杌子上坐了下来,幼清也跟在她身后,坐了半个身子,但眉眼始终未抬。

“灵雪和知秋哀家是见过的,不过算算时间,也有好几年了,瞧着你们珠圆玉润的,想必成亲后过的是不错了。”太后说的不疾不徐,一字一句的压的不轻不重,透着股上位者的威严。

“是!”严大奶奶笑着答道,“灵雪上一次进宫还是成亲的时候,算起来也有四年了!”

这边赵大奶奶也是笑着道:“我比妹妹时间还要早,都快五年了。”说着掩面笑了起来,道,“不过,我和灵雪都变化极大,可太后娘娘却是一点未变,还是和以前一样神采奕奕。”

“哀家老了!”太后摆摆手,视线一转就落在最末位的幼清身上,问李氏道,“这位就是宋太太?”

李氏笑着点头:“是,行人司宋九歌的太太,今年才十四岁,正是豆蔻年纪!”

“嗯!”太后颔首,“哀家看出来了,这年纪可正当时。”幼清垂头听着,太后接着又道,“怎么这般拘谨,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幼清便缓缓的抬起头来朝太后看去,只见她穿着一件葡萄紫革丝立领宫装,梳着高高的飞天髻珠冠玉翠光彩逼人,一双杏眼中似乎还能看得出年轻时的懵懂和可爱,只是现在却已是满目的凛厉和端肃……太后的容貌其实和徐鄂有点像,皮肤很白,干干净净的算不得很漂亮,但却叫人看的很舒心,仿佛不染尘埃似的,洁净无垢。

当然,外表不过是外表,太后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了!

“不错。”太后先是一愣,继而毫不掩饰的惊艳道,“宋九歌惊采绝艳,风姿无双,没想到眼光也是这么好,娶的媳妇儿哀家瞧着都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幼清面颊微红,起身福了福,道:“不敢当太后娘娘夸赞,妾身蒲柳之姿,怕污了娘娘的眼!”

“还是个能说的。”太后朝幼清微微一笑,又去和李氏道,“听说今儿郭老夫人办了赏菊宴?她可是好多年没办这样的宴席了,哀家还记得当初郭阁老在世时她曾办过一次,不过已经过去好些年了,哀家都记不清了。”又叹道,“怎么样,今儿宴席上都哪些人去了,热闹不热闹!”

“单夫人,尤夫人……”李氏挑了几个必要说的仔细回了,又道,“热闹确实很热闹,这会儿耳朵里还回荡着戏班子的锣鼓声呢。”

太后掩面一笑,望着严大奶奶就道:“你怎么今天得空也去了,你婆母身体好了?”她这话说的极妙,既对严大奶奶出现在郭家的赏菊宴上表示惊诧,又递了话给严大奶奶往下说……

让严大奶奶先说,就等于是抬举她。

严大奶奶就得意的看了眼幼清,回道:“回太后娘娘的话,婆母她身体还好,现如今已能下地走动走动了。”说着又掩面哽咽起来,“至于郭家的菊花宴,妾身原本还不想说,怕给您老人家添麻烦,可您这么一说,妾身心里就想到了今儿受的委屈了……”说着,又道,“还求太后娘娘给妾身做主啊。”

这是打算倒打一耙吗,幼清依旧安静的坐着,不为所动!

太后看了眼幼清,望着严大奶奶问道:“你受了委屈,谁敢给你委屈受,说来我听听!”话落,露出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严大奶奶真的是满面委屈的望着太后娘娘,道:“前些日子郭府下了帖子,婆母身体不好,我们想着既是下了帖子,这面子上总不能过不去,所以妾身今儿便去了,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个妇人,她苦苦哀求让妾身带她进郭府,妾身一时心软便带她进去了,没成想她找的是宋太太……”严大奶奶说着一顿,太后便挑了挑眉梢,“哦?”看了幼清一眼,就见幼清平心静气的坐着,仿佛严大奶奶说的不是她似的,太后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找宋太太的,然后呢。”

严大奶奶受到鼓励似的,接着道:“那妇人夫家姓谢,是凤阳押解来的罪臣家眷,谢周氏说她当初求了宋太太,还拿了许多银子给宋太太,求宋太太帮她救谢大人,宋太太也答应了。可如今谢大人不但依旧在牢里待着,还得了重病,所以谢周氏便着急了,想去求别人可身上的银子又都给了宋太太,但去找宋太太,却又屡次吃闭门羹,她着了急不愿眼睁睁看着谢大人命丧,就堵了一命去找宋太太讨个说法。”她说着朝太后看去一眼,见太后依旧在认真听着,心里越发的得意。

“宋太太却一口否认了,还找了郭大人回来,将谢周氏带去大理寺审讯去了,这牵牵扯扯的不知拉了多少人进来,便是连妾身也被她们说成了蓄谋指使谢周氏诬陷的人。”严大奶奶抹了抹眼泪,委屈的不得了,“太后娘娘,我和宋太太这可是头一回见面,我为什么要陷害她,这简直就是欲加之罪,可怜我和赵大奶奶在郭府势单力薄的,那么多人那么多张嘴根本就说不过……我这心里的委屈,都……都不知道找谁说叨去。太后娘娘,您一定要给妾身做主啊。”

严大奶奶这番话说的很意思,她说她在路上遇到了谢周氏,这样一开始就将自己摘干净了,后来话语中肯定似的说谢周氏指幼清受贿翻脸不认人,事后又指明幼清反诬陷她!

她不但明指了幼清,还暗指了郭府包庇袒护帮着幼清一起欺负她们,甚至还留了余地,若是事情证明谢周氏真的是诬陷幼清,那她就很有可能是掉进了郭家和幼清设的圈套,从谢周氏拦着她求助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幼清听着忍不住朝严大奶奶看去一眼,这番话她还真是费了心思想过的,若不然也不会说的这么周全!

“竟有这事。”太后没有随着严大奶奶的话露出气愤的样子,但脸色却有意的沉了几分,望向幼清,问道,“宋太太,这事儿你怎么说?”一副很公正的样子。

幼清抬头看着太后,眼角微红却是忍着不哭的样子,回道:“娘娘,此事妾身到现在都在反复的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妾身与谢周氏是一个多月前认识的,妾身还求了姑父薛大人帮她们进了一回大理寺探望,这事妾身反思了许久,确实是妾身妇人之仁了。”说着痛心不已的道,“此事后她还妾身我一次,说她的夫君在大理寺重病,求妾身帮她请大夫,妾身想谢大人还未定罪,此时若病死在牢里总有不妥的,所以便和姑父提了半句,姑父如何做的我却是不知。这两件事后我们再没有见过,却不知道,她今日就兴冲冲的跑来,一副很绝望的告诉妾身,她夫君重症不治,她想救夫君出来,实在是没有法子了……”幼清说着,还露出怜悯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她便跪在我跟前,求我帮她,这事我如何点头。谁知她接着就说起我受她银子的事情,我这会儿还想不明白,怎么帮人也帮错了,还被人泼了这样的脏水!”

“这事儿倒是古怪。”太后看着幼清,道,“你既没有受她的银子,她又为何这样说?”

幼清摇摇头,苦恼的道:“妾身在来的路上也在想这件事,我觉得错全在妾身身上,因着年纪小没见过多少的生离死别,见着别人不如意就想帮一把,也看不清人心好赖,就给人留下了空子。往后妾身再不敢做滥好人了。”

她这番话是一句没提严大奶奶。

“年纪小是这样,心性良善又不辨黑白。”太后说完,顿了顿,又道,“那灵雪说你们诬陷她又是怎么回事。”

幼清就惊恐的抬起头来,摇着头道:“娘娘,我们谁也没有诬陷严大奶奶,正如她所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妾身何故要诬陷她。是那谢周氏自己说出来的,她是受严大奶奶指使的。妾身当时听着便气怒不已。可严大奶奶的身份不是妾身能平起平坐的说理的,妾身忍着气却又没无路可走,所以就求了大奶奶领我来宫中求您主持公道,这满天下的事儿总逃不过您的眼睛,妾身无话可说,只求能得一身清白,不要因为我做的蠢事,而连累了我家老爷被人指点。”

幼清说这番话,依旧没有指责严大奶奶,句句说的都是谢周氏,比起严大奶奶言辞犀利的指控,她这样倒更像是客观的直述,既显得她无助,却又表达了自己的愤懑。

严大奶奶望着幼清,心里没有明白她怎么突然这样说话,若是以前她大约是会觉得幼清害怕了,可现在她却不敢掉以轻心,总觉得幼清说这番是别有用意的。

“那谢周氏被关押在大理寺了?”太后望着李氏,李氏点点头,道,“由郭大人押去大理寺了,说会仔细审问谢周氏。”

太后微微颔首,道:“这事儿谢周氏才是关键,她说的到底是真有此事,还是有人蓄意指使,哀家这会儿听你们两个这么一说,还真是辩不清楚,不敢下定论!”她叹了口气,望着幼清和严大奶奶,“要我看,这事儿还是等大理寺审讯出了结果再说,到时候就什么都清楚明白了。”

幼清垂着头,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太后娘娘果然还是那个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果然,严大奶奶愤愤不平的道,“那大理寺可是郭大人做主,到时候有什么结果出来,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到时候妾身便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太后眉头一簇,幼清就接了话替太后反驳道:“大奶奶话怎么能这么说,郭大人虽是大理寺正,可在大理寺真正做主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大周的律法。太后娘娘如此说自然相信郭大人,更相信律法的公正无私!”

“呵!”严大奶奶冷笑着看着幼清,道,“你这会儿来装无辜了,方才指着我鼻子嘲讽我的人的是谁,我告诉你,两件事,头一件你和宋大人受贿,第二件,你诬陷我的事,我件件都要弄的清楚明白,你休想蒙混过关!”

幼清都说了太后做主,太后做的主就是听凭大理寺审讯,可严大奶奶这话,就等于没有给太后的面子。

幼清觉得火候还是不够,便道:“到底是我诬陷你,还是你指使了谢周氏,自有太后娘娘做主,你没有必要在这里威胁恐吓我。”说着像是被严大奶奶激怒似的,“严大奶奶不必这么狂妄嚣张,妾身知道您父亲是彭尚书,你是严府未来的当家女主人,但是我也不会怕你,事情到底是黑是白,自有公道在人心,太后娘娘也会判断!”

太后娘娘听着眼角一跳。

严大奶奶站起来指着幼清就道:“我出身好难不成还是错。太后娘娘出身高贵,徐大奶奶亦是靖国公府的嫡小姐,如今还是太后娘娘的侄儿媳!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冲着我的身份来的,谋算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背后的娘家和严府!”

赵大奶奶一听不对劲儿,忙将严大奶奶拉住,让她不要说了,宋太太口口声声说太后会做主,太后会判断,可严大奶奶却不依不饶的非要辩出个胜负来,这把太后的面子往哪里搁?!

宋太太是在捧太后,在向她示好,而严大奶奶却一直拽着对错不放。这世上什么事是有对错的,是对是错断的就只是一个人心罢了!

想到这里,赵大奶奶恨不得把严大奶奶的嘴巴堵起来才好。

果然,太后望着严大奶奶的视线便有些不善!

“你胡说。”幼清赌气似的回道,“我为什么要谋算严府,谋算彭府,我谋算了有什么好处!”

“你怎么没有好处!”严大奶奶就顺着幼清的话往下说,“你身后可不还有宋弈,还有薛镇扬,还有郭衍,还有夏堰,还有无数个南直隶的官员利益……”她的话还没说完,太后忽然出声喝道,“住口,朝中大员的名讳,也是你妇道人家能直呼的,你眼中还没有大周!”

严大奶奶被太后喝的一愣,随即喊着冤道:“太后娘娘,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全然将严志纲的交代忘在了脑后。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太后厌烦训斥道,“往后这话不要再说,别人听着只会当你没有家教。”

严大奶奶羞怒的满脸通红,就下意识的朝幼清看过去,就望见她很轻蔑的撇了自己一眼,那意思在明显不过,她气的不得了,头脑一热就顶嘴道:“他们算计我们,我怎么不能说,我怎么没有家教,娘娘,您偏心!”

太后脸色一冷,眯着眼睛望着严大奶奶……

李氏瞧着,立刻就指着严大奶奶道:“你怎么和太后说话的,谢嬷嬷,掌嘴!”

谢嬷嬷当即就上去,朝着严大奶奶就抽了一耳光,严大奶奶从小没有被人打过,这一巴掌下去,她眼睛顿时红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谢嬷嬷,赵大奶奶一看这还得了,忙出来打圆场,笑着道:“娘娘,你消消气,灵雪她一时话赶话,绝没有不敬的意思。”话落,又拉着严大奶奶,“还不快和太后娘娘认错!”

严大奶奶挺着腰跟吃了根铁杵似的就是不肯弯,太后娘娘看着就拍了扶手道:“混账东西,彭尚元是怎么教你的,养出你这么没个眉眼高低的货色。”一下子就翻脸了,但骂的不是公爹严安,而是父亲彭尚元。

女子出嫁从夫,就不是彭家的人了,太后娘娘骂的却依旧是彭家。

严大奶奶没听明白,赵大奶奶也急的糊涂了,还不等她想出办法来,那边幼清就好像被太后吓着了似的,从杌子上滑下来噗通跪在地上:“太后娘娘息怒,严大奶奶是无心的,妾身在这里代她向您赔不是。”

赵大奶奶气的就掐了严大奶奶一下,自己不得已代替她跪了下来:“知秋代灵雪向您认错,还望太后娘娘息怒。”

“你瞧瞧,知秋和宋太太多懂事,你占着哀家多疼你几分,就不将哀家放在眼里是不是?”太后说着,怒容满面,“你是不是觉得哀家从坤宁宫搬到了钟粹宫,你就不必敬着怕着,才敢在这里放肆?!”

严大奶奶捂着脸跪了下来。

“严大奶奶在家中是独女,难免彭大人会多宠几分。”李氏笑着道,“娘娘,您消消气!”

太后娘娘一副气的不行的样子,砸了一个茶盅:“来人,给哀家把彭玄正找来,哀家要问问她,怎么教的女儿!”

严大奶奶这才害怕了,膝行了几步,求着道:“娘娘,妾身错了,妾身刚才一时昏了头,求太后娘娘息怒!”她说着,怨愤的朝幼清瞪去,幼清骇然的看着她,又飞快的低下头。

“你瞪她做什么,她还给你求情,你心胸怎么就这么狭隘。”太后娘娘说完,又指着赵大奶奶,道,“你不及知秋一半的好!”话落,她站了起来,竟也掏了帕子出来捂着眼睛,道,“哀家自从搬到这钟粹宫来,说的话是一点威信都没了,哀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话落,又哭唱似的道,“先帝啊,您丢了妾身一人在这世上,现在连一个黄毛丫头都不将哀家放在眼里,来欺负哀家了。”

严大奶奶满脸的愕然,全然不明白,太后娘娘怎么就把事情上升到这个地步,她就算不敬可也不至于让太后当着她们的面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哀家要去找圣上理论去,这就是他得信臣子的女儿,儿媳。哀家就不相信,讨不回这个公道了。”太后说着,扶着谢嬷嬷的手,就头也不回的殿门,留了幼清和严大奶奶以及赵大奶奶跪在地上,李氏神色平静的望着她们!

“宋太太,你起来吧。”李氏过去扶了幼清起来,淡淡的道,“太后娘娘动了气,今儿怕是不能给你做主了,你且回去,等她老人家消了气,我再来劝劝!”

幼清朝李氏行礼道谢:“多谢大奶奶。”

李氏就笑着和她点点头,又冷眼望着严大奶奶道:“你也回去吧,你们彭严两府往后有什么事也不要找太后娘娘,这样的高门大户,我们是攀交不起的了。”

“不是……”严大奶奶还想解释,可李氏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转身就出了殿门。

严大奶奶看看赵大奶奶,又看看幼清,不是说是来找太后评理的吗,怎么就变成这个局势了,赵大奶奶也没有看明白,但心里却觉得很不妥,似乎哪里出了问题,可她们却毫无察觉,她不由朝幼清看来,问道:“宋太太,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幼清回头淡淡的看她一眼,回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着也悠悠的出了殿门,李氏自一边重新走了出来,望着幼清独自离去的背影,心里感叹不已!

过了一刻,严大奶奶云里雾里的和赵大奶奶望外走,走到半道上就遇到了常公公,一见到严大奶奶他就拍着大腿道:“我的大奶奶您可算是出来了,严大爷在外头等您半天了!”

“大爷来了。”严大奶奶提着裙子加快了步子,边走边问常公公,“太后去西苑了吗?”

常公公就忍不住鄙夷的看了眼严大奶奶,可又不敢说她什么,赵大奶奶疑惑的问道:“常公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还能出什么事,太后娘娘申饬了彭尚书,夸赞了赵御史和薛大人!”常公公无奈的叹了口气,都说妇人头发长见识短,什么都不知道,也敢往浑水里淌,人家喊你来宫里评理,你就真的来宫里评理?!真的蠢的连他都没话说!

太后娘娘是评理的人?那就是个蛰伏许久的饿狼,你把梯子递了出去,你就得做好心理准备,被她吃的不剩骨头!

严大奶奶还是不明白,却隐隐觉得不妙,她和刘知秋都已经是成了亲的,可是太后娘娘因为生的她气骂的是他的父亲,但夸赞的却是刘知秋的公爹,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您把话说清楚。我们来求太后娘娘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赵大奶奶望着常公公。

常公公左右看看,见四周没有旁人,就飞快的道:“这就是圈套,你们就不该跟着宋太太来宫里评理。你们想想,宋太太进宫之后,是不是言辞温和,一点都没有评理的样子?”严大奶奶想了想方幼清确实是很奇怪,在郭家和宫外时她恨不得吃了自己,可进了宫,她就一副大度的样子,她当时还以为她害怕太后娘娘,现在想想难道她是故意的,“什么意思?”

“她根本就不是来评理的,她是来找太后娘娘谋合作的。”常公公说着,就觉得那一老一少跟两只妖怪似的,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怎么能是她们的对手,“她们算计的不是你们,是朝中的事情。你们知道东阁现在空着的吧?”严大奶奶点点头,常公公又道,“严阁老早就和赵,彭两位商议好了,这两日便会让圣上上朝,届时便会庭推彭尚书入阁,可是现在太后这么一申饬,彭尚书入阁的事情肯定是要往后拖了,那东阁空着怎么办,自然就只有赵大人递位上去。”

严大奶奶还是没有想明白,但是赵大奶奶却是懂了,她是知道的,严阁老和赵大人,还有吏部的施大人准备明年三年考核时,来一次朝堂清洗,彻底排除异己,到时候夏堰不想致仕都不成,那么夏堰一走,严阁老升为首辅,到那个时候赵大人就能顺利进内阁直接空降为次辅。

可是要是现在赵大人就入阁,那就只能待在内阁末位,这一进一出意义完全不同!

最重要的是,三年考核是吏部和都察院共同协作的,现在赵大人不在都察院了,那会是谁坐上这个位子?若是夏堰那边的人,那么这个三年考核势必要名存实亡了!

这个损失,用什么都无法挽回和弥补,要真是这样,她和严大奶奶便是死一百次,也不足够啊!

想到这里,赵大奶奶冷汗簌簌,惊恐的望着常公公:“那太后娘娘现在去西苑,是去找圣上说这事儿去了?”

“岂止太后,夏阁老,单大人,郭大人都在西苑!”常公公道,“他们早就做了万全准备,就在那等着太后娘娘过去大闹西苑!”

严大奶奶瞠目结舌:“那……太后这么闹,有什么好处?!”

“一个凤阳巡抚够不够好处?让她搬回坤宁宫够不够?”常公公实在是没法和严大奶奶说话了,“这朝中的事情瞬息万变,事情没有大小,关键是看是谁在做,那个人是个什么目的,这才是关键所在!”

“不会吧!”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对视,这事儿是她们挑起来的,宋太太是被动应对,她没有时间和别人商量,再说,她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得到这么多,连朝堂的事情都能算得出来。

严大奶奶觉得常公公有些危言耸听了,她高一脚低一脚的出了皇宫,就看到自家相公正负手站在自己的马车前头,视线落在宋太太的马车上,她奇怪的走过去行了礼,道:“夫君!”、

严志纲缓缓的将视线从幼清的马车上移过来,指了指那边,语气平静的道:“刚刚出来的那位夫人,是宋太太?”

“是……”严大奶奶古怪的看了眼严志纲,觉得他的神色有些不对,接着她就听到严志纲道,“宋九歌好福气啊!”话落,负手转身上了马车,严大奶奶和赵大奶奶道了别也跟着上了马车,她刚坐下,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夫君。”声音还没落,严志纲的一只手就伸了过来,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目眦欲裂的道,“蠢妇,要不是看在彭玄正尚有用的份上,我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严大奶奶骇的腿都软了,拼命的喘着气,剥着严志纲的手,严志纲冷哼一声收了手,又找了块帕子在一边慢慢擦拭着,严大奶奶脸白如纸,害怕的看着严志纲,心里开始相信常公公说的事是真的了,要不然严志纲不会生这么大的气。

“你说说看。”严志纲道,“明明这件事是你占先机,却被宋太太抢了主导,还被她牵着鼻子进了宫……进去也就罢了,还敢和太后顶嘴?”严志纲根本不看严大奶奶,冷冷的道,“她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连妇人都还不是,可为什么她却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算到了这么多,几乎让朝堂都因为她这点举动惊天动地的搅腾开了,她这么聪明,你为什么这么蠢。嗯?”说着,目光阴鹫的望着严大奶奶。

严大奶奶害怕的朝后缩了缩,摇头道:“她……她肯定是早就知道了,要不然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说你蠢,你还急着和我验证。”严志纲捏着严大奶奶的下颌,眯着眼睛道,“你说,我要拿你去换方幼清,宋九歌舍不舍得?”又自问自答的道,“大约是不舍得的,你这样的,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抵不上!”

严大奶奶大怒,可是又不敢说话,生怕再次触怒了严志纲。

“走吧。”严志纲道,“大奶奶今儿受了委屈,回去叫你的老父亲好好宽慰宽慰你。你这是怕他累着,才舍不得让他入阁是吧,他一定会好好谢谢你这个掌上明珠的。”

“夫君!”严大奶奶摇着头,“我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也不会跟着宋太太进宫,我哪里知道她们会算计到朝堂去,我想不到啊!”她说着一顿,又道,“这事儿不是还没有定吗,父亲呢,他没有去西苑吗,圣上最听他的话,有他在,他们一定不会得逞的。”

“闭嘴!”严志纲咬牙切齿的道,“你敢再多言半句,我便叫你生不如死!”

严大奶奶缩在角落里点着头,再不敢开口。

幼清盘腿坐在马车上,江淮接了周芳的鞭子亲自驾车,他边走边压着声音道:“您一进宫,郭大人便和爷,还有薛大人、单大人去了内阁,拟好了对策,几位大人一同进了西苑,只等着太后娘娘过去闹腾。”

幼清轻笑,她就知道宋弈晓得她进宫里后,反应一定不会让她失望:“严阁老呢,现在何处?”

“被太后娘娘下令堵在西苑外面了,说今日是她和圣上的家事,谁都不准插手!”江淮笑着道,“严阁老在外面又不敢硬闯。”他觉得太太可真是聪明,这种牵着大家鼻子走的感觉,他想想就觉得舒坦!

“我们就在前头等等。”幼清指着棋盘街的拐角处,道,“老爷一会儿出来,定然要从这里经过的,我们正好一起回去!”

江淮点头应是,笑着道:“那属下去给您买几份点心来,前头有个问曰阁,做的几样点心不错,太太一定爱吃。”他说着把车停在了棋盘街不起眼的巷子口,自己脚步轻快的要走,刚到问曰阁门口,他步子便是一顿,朝对面的人抱了抱拳,喊道,“郑六爷!”

“嗯。”郑辕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对面的人,等江淮进了门他才忽然想起什么来,回头看了眼江淮,心头一转,转身过来,视线就落在停在巷口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上。

------题外话------

祝嘉应子小姐生日快乐,年年十八,一枝花!

我说,花儿们,你们是靠脸吃饭的,但是我没脸就只能靠票吃饭了,所以……你们饱了别忘了我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