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七十四章 解封印之法,玄霄的两疑惑

上官雪妍才不在乎宸是不是讽刺、鄙视她,她虽说是修真者可是对于那个面位的事情她知道的很少,也从没接触过。她见过的和知道的只有空间里上神留下的东西,和宸告诉她的,在不然就是那些书籍里记载的。要不是她有着长久的生命和不变的容颜、还有那超乎常人的能力,她也曾怀疑过自己知道的那一切的真假性。可是她明显的知道自己和那些古武者的不同,也知道其实自己知道的事真是存在的。现在拿着手中的水晶深蓝玉她才觉得自己是真的触及到了那个面位,知道有人和她一样,她不是孤单的,她才觉得是真的。

宸看着上官雪妍,那女人在想什么,这水晶深蓝玉制成的丹炉算是难得的宝物,可是怎么能和它原来的主人的丹炉相比,要是这女人知道、看到那个丹炉,还不乐疯了。其实只要她的修为再高一些,解开紫莲戒里天宫的第七层,她就可以见到真正的独一无二的宝物,那是上神留给紫莲戒有缘人的,可惜了她现在还见不到。

“对了宸,我答应明天帮云家解除封印,我应该怎么做?”上官雪妍才想起这么重要的事,先祖顶多就是金丹期的修为。自己想解除她下的封印其实应该不难,不过她这也是第一次做这事,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他们体内的封印是比较简单的封印术,特殊就特殊在那是下此封印的人用了自己的血液。一般人还真解不开,要解开也必须要用她的血液或者是像我这种有特殊性质的神兽的血液才行。”宸看着上官雪妍说,这女人答应的那么利索,竟然不知道怎么解,真是够蠢的。

“那云静仪早作古了,她的血液那是没有了,难道要用宸你的血液吗?可是他们几兄弟那的要多少血,会不会影响到你?要不然我们给他们下另一个可以克制这个封印的封印,这样你就不用失血了。”上官雪妍听后很是担心的问,宸对她来说比那些人重要多,她也不舍的宸有什么损失。宸只要失血就会很虚弱,修为也倒退,要等很久才能恢复,她不愿意看着那样虚弱的宸。

“说你蠢,你还真蠢。你这女人还总是嫌弃雪枫傻,你也比他聪明不到哪里去,你们真是这一世的亲姐弟。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是那云静仪的后人,你就留有她的血脉,用你的血就可以了。哪里需要本王的血液了,再说他们也不配。”宸听到那女人担心它,其实它挺开心的,可是嘴硬的它还是吐着难听的话,不过却也告诉了上官雪妍解决的方法。

“对哦,我怎么忘记,我现在也是上官家的人。那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不弄你的血液我也可以放心了。”上官雪妍也不在乎宸的话语,她早习惯了它的毒舌。要是没有宸,她都不知道在危险中死过多少次了。

“好了,我也走了,我找小墨儿睡觉去了。”宸说完就从窗台上消失,它今晚来就是告诉这女人这些的,现在说完了它也该离开了。

上官雪妍看着那没有一物的窗台,笑着倒在床上。谢谢你宸,上神师傅对我来说那是虚无的,只有你才是真实存在的,好在这一百多年都有你陪伴。我才不孤单,才能一直平安的活着。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和前几天一样,很早就起来做早饭。今天因为有两位叔叔和几位族老在,所以上官雪妍做的要多一些,起的也就早一点。

轩辕玄霄睁开眼,看着枕边空荡荡的位置,他知道上官雪妍已经起床了。但是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今天他会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什么时候睡觉睡的这么死,竟然没有一点知觉。按理说不应该呀,习武之人的感知很灵敏的,他以前也没有过呀。

轩辕玄霄只想着是他睡的死了,没想到是上官雪妍做了手脚,所以他疑惑过后也只当是自己太累了。他今天还有事要做,医谷的事他要和耀儿说一下,那些孩子要让耀儿张榜通告各州府帮他们寻亲人,还有关于东篱也插进来的事,他也要和耀儿说一下。

轩辕玄霄起来之后,就去了上官雪枫的院子,他还要陪着儿子们晨练呢。

上官雪枫的院子里,上官雪枫正在和轩辕云墨说着什么。

“好了,舅舅,我舞给你看就是了,想学我也可以教你,就是不知道你能学会几招。”轩辕云墨说完拿起脚边的木剑,走到院子中间舞起了木剑。

上官雪枫眼睛不眨的看着院子中间舞剑的轩辕云墨,看着那隐隐约约在自己眼前长成的“柳树”。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可是这一次看到的和以前看到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以前见到他只是以为那是看着很好看的剑法,他也只是看看。这次因为他知道这剑法是自己祖先传下来的,和他多少是有一点关系的。可是难过的是他一直不知道,哪怕见到了也不识的。一个和他们先祖没血缘关系的外姓人会,他这个正经的子孙却不会,他很难过。

当然他心中想的那人是轩辕玄霄可不是什么轩辕云墨,那轩辕云墨可是他的外甥你是什么外姓人。所以当轩辕玄霄走到这里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很反常的撇了轩辕玄霄一眼,竟然破天荒的没理他。他不但没理轩辕玄霄还向远处迈了一步。

轩辕玄霄看着这像小孩子一样的上官雪枫,有点莫名其妙。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自己今天起晚了。可是他即使起晚了也不碍他什么事吧,那他为什么给自己摆脸子?可是轩辕玄霄也不会降低身份去问他为什么,他只是看着正在舞剑的儿子。

看着那立在院子中间那棵大“柳树”,他笑了,笑的很欣慰。儿子的武学天赋好像比他还要好,这剑法是自己教他的,这才几个月,他已经都领悟到并掌握第十招了,而自己还在领悟第九招,还有同样的招式,自己用起来好像没儿子的有气势,这是什么回事?轩辕玄霄有了他今天起床后的第二个疑惑。

“舅舅,你看明白了吧,我刚才是舞了十二式,可是我也才领悟了前面十式,后面的两式我还没完全弄明白,要不然我先教你前面的吧?”轩辕云墨收了剑,对着走到自己身边的舅舅说。

这舅舅今天一早就去啪自己的门,自己期初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了。出来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怎么早叫门,就是让自己教他柳叶剑法。

“好呀,我一定好好学,好好练,这可是我们上官家的祖传剑法,我练的一定比外姓人好,你看第一招是不是这样?”上官雪枫听后,先是看着轩辕玄霄的方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院子里摆了一个起手式,兴致勃勃的问轩辕云墨。

轩辕玄霄感觉到他的目光和听到他的话,他才明白上官雪枫为什么瞪他了。原来就是因为自己练了他不知道的并且属于他们上官家的剑法。这,他好无辜好不好,他哪里知道这剑法是属于他们上官家的。

“可是我这个外姓人可是比你先会这柳叶剑法的,要不然我教你算了,墨儿的就是我教的。”轩辕玄霄拿过一把木剑,站在上官雪枫面前说,还故意耍着剑招。

“你,你。不需要你,我有外甥,你一个外人一边看着去吧。”上官雪枫突然像被踩着尾巴的猫,跳起来说。

“你外甥呀,可是那是我儿子。我的大舅子,姐夫我可不是外人哦。”轩辕玄霄的语气里有了一丝别的意味。他不介意上官雪枫说他是外姓人,自己对于他来说的确是外姓人,可是他不能说自己是外人。外人那就代表和上官家没什么关系,那可是自己不愿意听见的。他是妍儿的夫君,墨儿的父亲,是他们医谷或者说是他们上官家唯一的女婿,自己怎么能是一个外人。

“我口误成了吧,我的姐夫,你先站一边看着吧,要不然你等一会儿在指导我。”上官雪枫毕竟跟着轩辕玄霄七八年的时间,他还是可以从他的语气里判断出他是不是生气了。他也知道自己无意间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他立刻舔着脸赔笑说。

“这才对嘛,大舅子。好吧,姐夫不和你计较,我就站在一边看着你能学会几招,我记得墨儿可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所以的招式。”轩辕玄霄也没和他计较,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兼大舅子有时说话不过心的可是又没什么恶意,你要和他计较,那只能是给自己找气受。

“我不和墨儿比,我有自知之明,我可没有墨儿那么好的天赋。”上官雪枫掂掂手中的木剑有点沮丧的说。这外甥真不知道遗传了大姐和玄什么样的妖孽天赋,无论哪一方面都让人嫉妒的要命。

“好了,你们赶紧学吧,你大姐一会就该找我们吃早饭了。”轩辕玄霄开口和他们说。

“对,对,墨儿你看我这样对不对。”上官雪枫听后点着头说,然后又摆起了他的招式。

“舅舅,不对,你的这一只手要弯一点。对,就这样。不对,脚下是这样的……。”轩辕云墨走上前不断的纠正自己舅舅的动作。

轩辕玄霄站在一边看得想笑,也不知道该说墨儿是吹毛求疵还是故意整他舅舅。反正在自己看来,上官雪枫练的招式在儿子眼里都是不对的。轩辕玄霄看了几眼也不看了,他去教导轩辕少泉去了。他既然认了少泉为义子就会好好教导他,不说可以像疼爱墨儿一样疼爱他,至少自己也要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该给他的自己一点也不会少他的,也希望不是他的他不要妄想得到。

吃完早饭以后,上官雪妍给上官博和诸位长辈泡好茶,他知道父亲有话要他们说,那些话要说什么她也知道了。所以她泡好茶水之后,就带着儿子去了武堂,她也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轩辕玄霄要给皇帝写奏折,所以也就她带着儿子们无武堂。

“大小姐来了,请。”云霆雪站在武堂的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堂哥,见外了。叫小妹我雪妍就是。”上官雪妍笑着弯腰简施一礼。

“好,听雪妍的,那雪妍请。”云霆雪也笑着说,她能来,就代表他们今天就可以解脱压制他们几百年的诅咒。

“好,烦请堂哥找一个宽敞点的屋子,小妹这就诸位兄弟解除封印,我们再续家常。”上官雪妍没在推辞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这好吧,我们就去禅房吧,为了隐蔽,我们有一间大的禅房,是我们平时练功用的。”云霆雪想也没想的说。

“好,我们就去那里,墨儿、少泉、你们就在外面玩,等娘亲出来。宸你帮我们守着外面的。”上官雪妍的第一句话是说出声的,后面那一句是在心中和宸说的。

“好的,娘亲。”

“知道了,母亲。”

“放心吧。”

他们两人一兽答应了上官雪妍之后,上官雪妍就和云霆雪他们七兄弟去了禅房。

上一章
下一章